201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桃花源上 > 正文 第43章 源溪镇(43)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www.luanhen.com

    等着不怒了,不哭了,不喜了,不悲了,往镜子前一坐,才觉得自己怎么就风风雨雨的过了这么多年。

    到头来,倒是留下了诸多悔事。

    “师父,你为啥子要收我为徒嘛。”

    “因为这么多年,就你小子敢往我的酒里撒尿。”

    “这就是他娘的缘分啊,注定了你小子要继承我的衣钵。”

    衣钵,胡不归说给自己听。

    皇甫遥一个,他一个。

    “继承了师父的衣钵就要继承师父的前尘往事……嘿!多大的事!”

    无非就是欠了债没还,欠了孽没赎。

    可活着还是个人样。

    “徒儿……你说……这世上的仙人有没有愁事儿啊?”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仙人。”

    “唉……你咋就不是仙人嘞。”

    “仙人的事管我啥事情嘛,仙人爱愁不愁。”

    “反正我爹说,这世上只要是活着的东西,都他娘的有愁事儿。”

    “至于那些个仙人,又没见过是不是活的,谁知道咧。”

    “你个混小子,啥子叫不管你的事?”

    “你读的书比师父多,师父问问你还不行吗?”

    “你读过那么多的诗,为啥不给师父想想?”

    “你的事儿,咋就这么多。”

    “快点的噻。”

    “等我想想啦……那就这个好咯: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说起来,这也算是个仙人的诗了,诗仙李白的诗句。”

    “不过这个诗仙,还被人称为剑仙,到底还真是个嫡仙人喽。”

    “啥子嘛,又是诗仙又是剑仙的?”

    “写诗写不过,就要拔剑砍你喽?”

    “啥子嘛,砍我干嘛?”

    “人家是嫡仙人,谁和你似的嘛,动不动就砍人。”

    “快睡觉吧,别打扰我喽,明早上我还要上山去挖笋。”

    “嘿……你个瓜娃子……”

    “闲师父烦……”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胡不归还是很小声的说。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嘿!嫡仙人哎!”

    “你的头发是不是得有三千丈那么长啊?”

    “那得多长啊……”

    ……

    “怪不得说是嫡仙人嘛……和别人就是不一样。”

    说罢,胡不归拽着自己也算是灰白的头发,一捺一捺的量了起来。

    可怎么量都不到一丈长。

    他娘滴。

    胡不归摸着头顶还留下的八个戒疤,低声骂道。

    ——————————————————————

    听琴声,听在春湖之上的琴声。

    春湖无声,春湖亦无春,春湖之春,是好酒,花灯,是娇娥,是美人。

    美人抚琴,如春湖之上,三弦两声,眉目生情,薄纱微掩,落花小灯,一寸轻舟,两杯清酒,十余银子,五对玉镯,没钱勿来,来要带钱。

    能将买春卖春说的如此诚切委婉,又不失老俗平常,雅中求俗,俗中生雅,除了颇有诗书风趣的那些官宦子弟,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当然,没钱的买不到,一夜**不说的千金,十两银子是打底,再往上做一些别的事儿,甭管姑娘是不是掩面轻笑,还是欲拒还迎,再来十两银子。

    没钱,那就是姑娘陪你饮上一杯酒,还得是姑娘自个儿掏钱,若非两情相悦,说白了就是你长得帅,姑娘喜欢与你共度一夜,当然,舟儿里的姐们,没几个有心思的,都是指着今年过明年,唱着前夜酌后夜,这世道,哪里来的什么盛世太平,活的起的人儿活的好,活不起的人儿,死皮赖脸的活着,靠着一些执念,毕竟谁都不想死,还有没品过的菜,没喝过的酒,没尝过的唇,没试过的姿势。

    多新鲜,多想要。

    红杏是个雅姐儿,但是名字俗。

    可红杏却真真切切的是个雅人儿,别的姐儿就算再怎么眼红红杏周身总是环绕着些俏哥们,俊公子,却总是比不上红杏,也只能陪一陪那些痴肥枯瘦的大官宦,老财主们。

    因为公子哥说了,红杏骨头里就透着些雅致,不是你们这些妖媚凡俗能比得上的。

    就好像红杏骨头里都透着桃花香,而你们这群人就算是身上沾满了桃花瓣也埋不住骨子里的臭味。

    骂个姐儿骂道这种地步,大多都是公子哥不说透,姐儿们脑补太多。

    可红杏上舟这些年,陪过睡的人不能说是一点朱唇万人尝,那也是一双手脚数不过来的数了。

    怎么就你这么雅呢,怎么就我们这么俗呢?

    说话都不讲理,难道就因为红杏少了根镶金的钗子?多了身没绣彩线的青衣?

    这群姐儿们又盯不上红杏哪里不如她们,可她们接过的客人也没几个比红杏少的。

    到头来,只得从红杏这个名儿上做文章。

    终有个和红杏说得上话的姐儿问了红杏这个问题,红杏却连答都没怎么答。

    应该说是这个问话的姐儿没怎么和别人说。

    红杏那时绣着一只大雁,而她的脚腕上还拴着细铁链子。

    “俗的人才要雅致的名。”

    “那雅致的人呢?”

    红杏不再绣着大雁,她将针线放在桌上。

    整个人都变了模样。

    “有吗?”

    变成了什么模样?

    变成了红杏再也不敢想起的模样。

    “若是真有雅致的人儿,那有舟儿干嘛呢?”

    “若是真有雅致的人儿,那还要钱干么呢?”

    “可到头来,这几年也只有你攒下了二百多两银子”

    能说上话的这个姐儿不能称作姐儿,她只算得上是个丫鬟。

    “过着好日子,吃的是大厨们煮的白米饭,喝的是老师傅酿了十多年的老酒。”

    “冬天冻不着,夏日热不到。”

    “红杏姐,你到底有个啥不足的呢?”

    “那么多公子帅哥都愿意花钱来与你共度一晚,那可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呢。”

    “我小时候娘想让我嫁给一个大我好多岁的农夫,就因为农夫家里是全村唯一能吃得上饭的家,可是那个农夫实在是长得太凶了。”

    “我不答应,娘就只好将我卖到了舟里。”

    “说来我不恨娘,娘不卖我我就会活生生饿死,弟弟也恐怕吃不上饭。”

    “娘把我卖了,家里也吃得上饭,我也饿不死。”

    “虽然伺候姑娘们累了点,可也没有下地累更何况”

    说到这儿,丫鬟轻轻的摘下头上的簪子:

    “我还能穿上细布做的衣服,还有镶着银的簪子。”

    “我都很是心满意足了。”

    丫鬟心爱的摩挲着簪子,那就是她今天最珍贵的东西了。

    “”

    红杏不言语,她只是又拿起了针线,对着刚刚绣出轮廓还未绣骨的大雁,迟迟未动。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怎样。”

    不由得,红杏说道。

    “好啊!”

    丫鬟兴冲冲的将簪子插回头上,端坐着。

    “从前有一个叫做李世民的皇帝,他有一个臣子叫魏徵。”

    “魏徵是个强项之臣,敢于犯言直谏,说话根本不会在乎皇帝李世民的面子,可是就这样,李世民依旧没有杀了魏徵。”

    “等等,红杏姐,什么叫强项之臣啊?”

    “就是他为人正直,敢于直言直语,实话实说。”

    “有些日子李世民喜欢上了鸟儿,他就找来了好些珍奇美丽的鸟儿养在宫里。”

    “后来魏徵听说了这件事,他就要进宫来劝说皇上不要因为贪恋玩乐而荒废了朝政,当他进宫的时候李世民正在**着一只鸟,听见内官说魏徵求见,吓得连忙将鸟儿藏在了袖子里,而装成一副勤于政事的模样。”

    “魏徵看穿了皇上的心思,他故意和李世民扯东扯西,过了好长时间,才起身而去,等到魏徵走了,李世民才发现他袖子里的鸟已经憋死了。”

    说完,红杏才绣下第一针。

    “可是,红杏姐。”

    “皇帝为什么要怕一个大臣啊?”

    “你为什么要怕毛虫啊?”

    红杏反问道。

    “这两个真能比嘛,哪有将大臣比作毛虫的!”

    丫鬟说道。

    “哎”

    “有的毛虫变成蝴蝶,喜欢在花丛间飞舞,它觉得自己飞在天上是多么的美好。”

    “可是天上的大雁折断了翅膀,只能在花丛间摇摇晃晃,它觉得自己一生都再无希望,只能独自苟活着花丛之中,再见不得广袤的天空。”

    “它这不叫飞翔,叫零落,叫飘摇。”

    “一生飘摇。”

    红杏似乎在自言自语,她微微抬起头,露出颈子间赤红的一片。

    “我本生在北方的天上,纵使看倦了冷秋寒冬,也不愿意冻死在春夏的花丛中”

    将军是魏徵陛下却不是唐太宗

    父亲哭死在昭狱之中,身首异处,不得全尸入葬。

    全家男子皆被杀,女子皆入贱籍,永世不得脱。

    红杏不懂,为何陛下不是唐太宗。

    可她当初一直都没想过,她的父母,还有她,是不是陛下为了讨魏徵欢心而闷死袖中的鸟。

    更何况,魏徵早死了,连骨头都成了泥土。

    怎么还会再有魏徵?

    ————————————————————

    “红杏姐?你的脖子怎么了?”

    冷不丁看着红杏颈上那刺眼的红,丫鬟吓了一跳。

    “你还记得那位侯公子?”

    “记得,红杏姐,不就是那位一出手就是好多好多银子的俊公子吗?别的人可都没他给的钱多!”

    “你呀就知道钱。”

    “那位侯公子,是南京户部侍郎侯大人的亲儿子。”

    “哇!难怪出手这么阔绰,原来是大官子弟啊。”

    “只是他”

    “只是他总喜欢将我脱光了,却又不动我罢了。”

    “他喜欢用麻绳将我困起来,然后勒着我的脖子”说到这儿,红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待到我快要死了,他再松开手”

    “所以他给的钱很多。”

    红杏闭上了眼睛。

    “还有些别的公子哥儿们”

    “都是俗人,哪来什么雅人?”

    还说着,冷不丁的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风,吹得红杏两手一抖,针连着线掉在桌子上。

    “”

    “怎么有些冷呢?”

    “红杏姐,现在是夏末,还未到秋呢。”

    “不冷啊。”

    丫鬟说道。

    这时,春湖对岸传来两声笛子,隔着整片春湖,吹动湖畔两三枝柳条。

    “怎么?”

    “哦!红杏姐!”

    “应该是舟儿里不知道哪个姐被大官人给赎出去了!”

    丫鬟乐乐呵呵的说道。

    ——————————————————

    红杏不回话。

    那根细铁链却叮当的响。

    ————————————————————————

    求留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