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桃花源上 > 正文 第28章 源溪镇(28)
    南风又见麦黄映着四月天,一花未落一花又新添。swisen.com

    南风吹过南岭的时候,就是整个源溪镇最后一道夏季的风了。

    可惜今夜有心事的人,却无人灯下陪。

    一坛子酒,要分两口喝,才能喝出力气,才能喝出味道。

    而无论酒仙还是酒鬼,不过是酒后如何骂人罢了,要么好听的骂,要么难听的骂。

    骂道痛快,人们听了却字字珠玑,口齿噙香,纵使你酒后反胃嘴里再怎么臭也得敬你一声酒仙。

    骂道痛快,人们听了巴不得找块抹布把你的嘴给堵上,脾气暴戾者更想狠狠的把你打到酒醒,即便你脾胃再怎么舒畅,人们也会斥责你一声酒鬼。

    酒鬼就酒鬼吧,管他是仙是鬼,饮酒的人喝醉了,都得睡上一大觉,大梦将醒,太阳照屁股后依旧头疼。

    而萧如晖特别享受烈酒入喉之时那种激荡甚至是撕裂的感觉,他浪荡多少年了,纵使身上在没有半个铜板,也宁可去跟哪个好心对乞丐的老板佘那么一壶半杯的酒来,甭管是佳酿还是酒糟,能让他品出一口酒味就好。

    一口酒味下去,整个人都舒畅了。

    然后随便找棵树下面通透去了,透完还和猫一样扒拉点土埋起来。

    萧如晖无所谓,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一身破布麻衣和棉花套子不知道披在身上多少年。

    萧家本是前朝世家,还曾有一门出两侯,兄弟居三元之盛况。

    而到了萧如晖这一辈,家道早已衰落,萧如晖其父生**荡,经常混迹于勾栏瓦肆,青楼赌坊之间,萧家祖父还在之时,尚能镇他一镇,可萧父确是这一辈萧家独子,等到萧家祖父去世时,萧家祖母也因为思忧之心弄得一场害病,找萧家祖父去了。

    这下没了五指山,萧如晖其父算是彻底没了怕的,短短几年,就将千贯家财与近百亩良田赔的赔,输的输,嫖的嫖,弄得是一干二净。

    萧家虽然家道中落,可是萧家毕竟还是出过有眼光胆识之辈,为萧家累积下了不菲的家财,可即使是帝国国库内的金银财宝,也接不住整日整日的挥金如土。

    败落是肯定的,萧老太爷早就料到这个事情了,于是他临死前将萧如晖的娘叫到床前,几乎是从嗓子里抠出来字的感觉跟萧如晖他娘说:

    “若是哪天就带如晖回你娘家!”

    老太爷说完,把一封早已写好的休书递到萧如晖他娘手里,上面还有萧老太爷模仿萧父的签名。

    萧老太爷说的清清楚楚,可萧如晖他娘却对萧父这个浪荡子弟爱到骨子里了,不管萧父如何挥霍,如何夜不归宿,甚至一个月几乎二十天都是在青楼里度过的,萧如晖他娘也下不定决心带着萧如晖回娘家。

    于是她一直忍啊忍,直到有一天,萧父将债主领到家里,要将萧如晖他娘送给人家做丫鬟,萧如晖送给人家做阉童。

    萧如晖当时不过两三岁,可是他这辈子记忆最深的那几段之一,就是当时他娘的眼神。

    萧如晖他娘好像疯了一样,先后用刀砍死了萧父与另外几个债主。

    萧如晖他娘整日做家务,甚至还下田里做农活,身子骨虽然显得瘦但是却瓷实的紧,萧父与几个债主都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骨的人,愣是让萧如晖他娘拿着刀都给砍死了。

    萧父是最后一个死的,他之前被萧母一刀背敲晕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萧母像个疯子一样跪坐在他面前,满身是血,手里还提着一把已经崩了刃的剔骨刀。

    萧如晖看着他父亲像条狗一样在萧母面前不停的求饶,然后萧母大哭着一刀一刀的将萧父的脑袋砍碎。

    等到萧父的脑袋已经连个形状都看不出来了,萧母将手中的刀子一丢,颤抖的站起来,走到厨房里,不一会儿就拿着跟燃烧的柴火往床上一扔。

    萧母便躺在了床上,怎么着也不动弹了。

    ————————————————————————

    庆幸的是萧如晖那天没有死,他不停的哭,终于有一个老乞丐将他从大火里救了出来。

    老乞丐操着一根两指粗的木棍,叮叮当当的打飞不停掉下来的房梁瓦片之类的,将只知道哭的萧如晖带出了火场。

    如实萧如晖那年便有了一个师父,据说是前朝的前朝,一位姓杨的武将世家后裔,自从前朝的前朝覆灭之后,他们一家就像死绝了一般,半点消息都听不到。

    于是那年,萧如晖便改了姓,师父活着之前他姓杨,师父死了之后他姓萧。

    他萧如晖就操着一根齐眉短棍,带着一个破碗,这么浪荡了五十多年。

    浪荡来浪荡去,人变得老了,再也禁不起北方寒冷的冬天,也走不动崎岖不堪的山路。

    他想去南方找个地方,挣点或者偷点钱,垒个小院子,搭个小木屋,从山脚下种上一排粮食,能够自己活着就行。

    于是他先去找到据说是南方最大的一个镖局,说是自己要当镖师,人家见一个半老的乞丐来门前说他要当镖师,就要轰他走,谁知道这老头子一手棍子耍的虎虎生风,打晕了好几个门口站岗的,这一下镖局里十多个镖师们纷纷操着兵器就冲了出来,萧如晖一见拔腿就跑,他一手棍子再怎么耍的好,也挡不住这么多的硬手字。

    然后他一路朝着城外跑,顺便又敲晕了几个追他追的最快的镖师。

    虽然他没被镖师们追上揍一顿,但是他倒是弄得整个城里人人都知道,城里最大的镖局被一个老乞丐给挑了,这事越传越奇怪,传到最后倒成了一个老乞丐挑了镖局的镖旗,还带着镖旗给跑了。

    这一下事就闹大了,挑了人家大门虽然也不是小事,但是始终是比不上挑了人家镖旗这个事情闹得大。

    于是第二天满城的人都知道了,上到那些达官贵人,下到城里卖糖葫芦的,人人都说城里最大的那个镖局的镖旗被一个老乞丐给挑了,弄得那个镖局连忙挑出镖旗来游街澄清。

    这事儿后来闹得更大,那个镖局挑着旗子游街的时候可真真正正的让人家砍了镖旗杆子,当然,这是后话。

    却说这萧如晖虽然安然无恙的跑了出来,第二天就饿了肚子,还把身上仅有的那么几个铜板给跑丢了。

    于是他就想着,要不要进城来弄些吃的,甭管是偷是抢,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可他一进城,就被一帮人给堵在一个小巷子里。

    看这身衣裳也不像是镖局的人,萧如晖实在不知道他在这城里又得罪过谁。

    “几位爷”

    他忍着肚中饥饿,右手始终不离棍子。

    “几位爷这是”

    这几个人虽然身配刀剑,看样子也算是个好手,可这比昨天追他的镖师们差远了,况且这区区四五个人,想留住他

    就等着什么时候左脚一挑棍子,当头就能敲死一个。

    可是这群人迟迟没有拔刀。

    “我家老爷想请前辈进府一叙。”

    “啥?”

    萧如晖一懵,他居然就跟着这群人颠颠的走了。

    ————————————————————————

    “大大人,还有吗?”

    萧如晖已经吃了足足四个白面大馒头以及一只半的烧鸡,看的余归海一阵心惊胆战。

    这个老乞丐,就不怕撑死?

    “”

    “前辈等我说完话再吃也不迟啊。”

    萧如晖已经吃了整整半个时辰了,余归海到底还是年轻人,开始沉不住气。

    “也对,大人您说,您找我来干什么?”

    “”

    余归海看了一眼身边的侍女,侍女们纷纷走了出去。

    “前辈,杀过人吗?”

    等到侍女都走干净了,余归海关上屋门,他强忍着萧如晖身上的酸臭气息在萧如晖的耳边轻声说道。

    “没我可是良民,只乞讨不伤人的”

    “可你知不知道,昨天追你的几个镖师,其中一个让你打碎了后脑勺,当场就咽气了。”

    余归海说道。

    “不不可能,我力度掌握的很好的”

    “可你不知道他后脑受过伤,脆生的很呢。”

    “”萧如晖咽了一口口水,不敢说话了。

    他虽然浪荡了这么多年,可出奇的一个人都没杀过,最多只是打晕了。

    “没事,别用我叫你的东西杀人,除非你走投无路的时候。”

    师父临死前,这么跟萧如晖说道。

    “知道不,前辈,那个镖局的牌子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应天两个字,跟着两个字能攀上关系的,必定上面有人。”

    “前辈,你是今天真的不该进这南京城。”

    余归海笑着说道,他轻轻拿起身前的茶杯,押了一口。

    “不过前辈你遇到我了。”

    这时萧如晖还木木的不再说话,余归海显得有些坐不住。

    于是他继续说道。

    “只需要前辈你帮我一个小忙,我就保前辈你安然无恙。”

    “什么忙。”

    萧如晖的声音闷哼哼的。

    “既然前辈你已经杀人了,就再帮我杀个人好了。”

    ————————————————————————

    师父,我这算是走投无路了吧?

    还是你让我换枪头,再一路杀出去?

    “给多少钱。”

    萧如晖笑呵呵的抬起头。

    余归海一时间蒙了,他还以为自己已经说到了这个乞丐心里面去。

    他到底还是年轻,自以为是的认为一个在江湖上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乞丐,一手棍子耍的虎虎生风,又怎么会怕失手打死个人这点事情?

    余归海发红的脸对上萧如晖肮脏的脸,他沉默了一阵儿。

    “你要多少钱。”

    为了打通应天府的关系,余归海已经抛出去太多太多的银子了,要是这个乞丐

    “那个嗯”

    “给我十两不!十五两!不对!三十两!三十两我就去!”

    余归海是想笑又不敢笑,他怕老乞丐再反悔了。

    “好啊。我给你五十两。”

    “好啊!”

    萧如晖乐的一拍手,腾地一下就蹦了起来。

    “杀谁?”

    “”

    余归海定定的瞅着萧如晖的双眼:“你从我这个院子往前数第三个院子,然后把这个人给我杀了。”

    他说着,拿出一张画像,画像线面还有一行字。

    “成!我这就去!”

    “哎哎!不急不急,等晚上就行”

    “我再请前辈吃点好的。”

    余归海说道。

    “哦对了,大人,你有刀吗?”

    “怎么,前辈你会用刀?好,我这就有一把。”

    要是用刀更好,起码会比棍子保险点吧,余归海想着,他掏出一把短刀,这是他从不离身的一长一短两把刀之一,就一个应该算是他师父的女人送给他的。

    刀身雪亮,又没有一点修饰,余归海将这两把刀保养的很好,这么多年了依旧是吹毛发断的锋利。

    “刀?我不会用啊。”

    “我就是用来换个枪头。”

    说着,萧如晖接过短刀,在短棍一头上削起枪头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