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桃花源上 > 正文 第27章 源溪镇(27)
    这孩子,说不听啊。7k7k001.com

    姚白静静的看着姚小墨堵着气地走进厨房,顺便再摔了厨房的门。

    “我的老木门,可不禁摔”

    “透风进雨是小事,破了相可就不好看了。”

    姚白自言自语的说道,说完,她悄悄的将酒坛子与小板凳从地上拾起,小板凳摆在厨房窗户下面,酒坛子就放在窗户上。

    “不是不走啊,等等小墨吧,她每次和我赌气之后都会幻想一阵子,然后打瞌睡。”

    “这要是一不小心栽到灶炉里可就出事情了,就是烧掉了一缕头发丝她都会心疼半天的。”

    窗户不算很高,但是也到了姚白肩膀处,倒是对于雇的后厨大厨子们正适合。

    此刻的厨房却没人一个人,不知道大厨子哪里去了,一早上起来听说后厨没了些调料,大厨子得去乌镇一趟,可是过了半晌也没有回来。

    这么一来,后厨就只剩下还在收拾上午渔村老大爷送来的鱼的小厨子了。

    “掌柜的”

    小厨子提着一串子刚刮完鳞掏完骨头肝脏的鱼从后院外的池塘上回来,就看见姚白一个人扒着窗户往里面瞅。

    “嘘”

    “别说话”

    姚白听见小厨子轻巧的脚步声,转身说道。

    “你这是要腌咸鱼吗?”

    “对啊,弄两条咸鱼这次大伯送过来的鱼太多了点。”

    “这鱼能去柴房腌一下吗?”

    “不是,掌柜的,盐还在厨房里呢”

    小厨子一手提着剔骨刀,一手提着用草绳串在一起的咸鱼,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家掌柜的不让他进厨房。

    厨子进厨房又不是啥错事,咋还问来问去的?

    “要不等一会儿?”

    “”

    小厨子剔骨刀一甩,直接砍下来一直扑腾扑腾绕着草绳上的鱼飞了半天的苍蝇。

    “掌柜的,这还没到秋天呢,蚊蝇有点多了,您要是有啥事呢,最好快点办。”

    小厨子盯了一眼已经快到西面山头的太阳。

    “这要是天黑了蚊蝇就得更多了。”

    “放心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姚白说罢,左手握着扶柳剑的手一松,剑鞘自然的杵在地上,而姚小墨现在正呆呆的坐在灶火前,刚才一瓢一瓢费劲的舀水使得她额头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她随便的用手背擦了擦,又继续坐在凳子上开始发呆了。

    “掌柜的,你这剑我可从来都没见过,真漂亮。”

    小厨子并没有注意到厨房内发呆的姚小墨,他看着姚白手中银白色的扶柳剑,有些羡慕的说道。

    “掌柜的,这是你的剑吗?你还是一名剑客?”

    “”

    看着小厨子带着“听故事”般期待的眼神,姚白摇了摇头。

    “这是我之前一名老朋友的剑,我只是借它一用罢了。”

    “借它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要不这样吧。”

    看着小厨子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

    “你把鱼给我吧,你先回家去,就当给你放了个假。”

    “给你?”

    “掌柜的,你会腌咸鱼吗?”

    “哈”

    姚白笑了笑,她拍了拍比她要高上一点的小厨子的头。

    “这我还不会吗?小时候我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的,什么苦没吃过?”

    “可是”

    “可是自从我第一次见到掌柜的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有钱的样子啊。别人还都叫你侯爷”

    “那我也不是天生就是侯爷的啊。”

    “所以我现在没钱了,也不是侯爷了,但是这不带便我连条鱼都不会腌了”

    “阿宁,你怎么还是长不大的样子?”

    “哪有”

    小厨子不开心的说。

    “再过十多日阿宁就三十岁了,是大人了。”

    小厨子的表情就像个小孩子一般,一说的自己要长大的时候,笑的像个傻孩子一样。

    “是啊,阿宁都快三十岁了,三十而立,阿宁是大人了。”

    “你爷爷听了一定很高兴的”

    “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庖宁呲着牙,嘻嘻哈哈的说道。

    “可是爷爷已经半天都没有回来了”

    他嘻嘻哈哈的脸又变得哭丧起来。

    “说不定,你爷爷是有什么事需要解决呢那既然阿宁是大人了,就该帮爷爷分担点家务活了”

    “阿宁一直都在帮爷爷做家务的。”

    “那今天爷爷还没有回来,家里过了大半天一定落了好多的土,阿宁快回去收拾收拾吧。”

    “至于这些鱼,就交给掌柜的来好了。”

    “嗯”

    庖宁呆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将穿着鱼的草绳往姚白手里一送。

    “那我就先回去了哦。”

    他说道。

    “嗯,路上别跑,慢点走。”

    “知道了,掌柜的。”

    说罢,庖宁一扭一扭的走了。

    而厨房里,姚小墨早就打起了呼噜。

    ——————————————————————————————

    庖老爷子不是遇见什么熟人了吧?

    姚白有些糟心的想到。

    可真会挑时候啊偏偏是今天

    她可是顾首不顾尾,实在是分身乏术

    “罢了”

    “听天由命吧”

    “老爷子,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

    “天都黑了啊。”

    姚小墨揉揉还有些朦胧的双眼,她前脚踏出了厨房门口,后脚立马缩了回来。

    “渴了吗?”

    一碗已经不再是温乎的水被洗干净的木碟子盖住了碗口,等到木碟子被取下来的时候,除了用手指能感受到的湿润外,这碗水已经没有了一点蒸腾的热气。

    “我来的时候这个碗就已经倒上水了,应该是你姐姐给你晾上的。”

    “还有架子上窗台上的那串刚腌上的咸鱼,应该也是掌柜的腌的。”

    “不过说回来,掌柜的腌咸鱼的手法真不错。”

    姚小墨咕嘟咕嘟的将碗里的水喝干。

    “晚上吃什么啊?”

    “嗯,粥和些咸菜。”

    “李春哥你什么时候熬的粥啊?”

    “我在小灶熬的,看你睡的正香就没打搅你,擦擦你嘴角的水渍。”

    姚小墨刚想用袖子抹一下了事,白李春眼疾手快给她递了个帕子过去。

    “还想当女侠呢,你见过哪个女侠用袖子擦嘴巴的?”

    姚小墨红了些脸,她接过帕子,却嘴硬的说:“我见识没你们多,我可不知道有哪个女侠用袖子擦嘴巴的。”

    “哈哈哈”

    白李春无奈的笑了笑。

    “其实你姐姐的见识也不少的,只是”

    “只是她不说罢了,这话你都跟我说过多少次了。”

    “可我真的没说错啊。”

    “切,就糊弄我吧”

    姚小墨不相信的说道。

    “我就知道,跟你小丫头说了也不信。”

    “不是我不信,你倒是跟我讲讲啊。”

    “行行行,给你讲,咱们先去吃饭,吃饭的时候跟你讲好吗?”

    “哼哼哼”

    姚小墨得意的走了。

    “去叫你姐姐吃饭了,她可能也是在屋子里睡着了。”

    “我先去乘粥。”

    ——————————————————————————

    “唉!小春子!我酒呢?”

    钱打铁欢送了一个个听书群众们,正好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也是到了打烊的点了,他将最后一壶桃花酒送给唏嘘的看客与那位满身沧桑的刘百户之后,却又后悔了送出这一坛子酒了。

    可是送出去的酒泼出去的水,你总不能再讨回来吧?

    “我酒呢?咋找不到了?”

    钱打铁在柜台里翻来覆去的找酒。

    “我怎么知道你酒在哪里,我又没动。”

    “吃的傻”钱打铁从柜台里冒出头来。

    “怎么又是粥和咸菜啊?”

    “庖老爷子一天没回来,小宁也回家了,你做菜啊?”

    白李春说道。

    “这庖老爷子干啥去了?”

    “早上说去乌镇买调料去了。”

    “这路程都到杭县了吧?”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说不定老爷子真去杭县了。”

    “他去杭县干嘛?”

    “乌镇买不到,当然要去杭县了,那里是大地方,什么没有啊?”

    “也是,还有花魁呢”

    “啧”

    “得,我自己说话注意点。”

    钱打铁装模作样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咋说话越来越像掌柜的掌柜的怎么还没回来啊?”

    “掌柜的出去了?她不是在楼上睡觉呢吗?”

    “没有啊,她出去了啊。”

    “是吗?”

    白李春奇怪的问道。

    “我姐姐没在屋里啊。”

    这时,姚小墨从楼上喊道。

    ——————————————————————————

    “师姐!你这来的也太慢了!”

    即翠柳嘴里抱怨着,她伸手朝着四肢僵硬倒地的男人胸口摸去,不一会儿就摸出一个秀着“即”字的深色钱包。

    周围吃瓜群众私底下议论纷纷,即翠柳推开周围的人群,噘着嘴,朝着即墨走去。

    “刚才为什么不把剑?”

    即墨即墨轻轻的拍掉即翠柳衣服上的灰土,她细声细语的问道。

    “那个男人哪里配我拔剑嘛明明我一只手就能制服他的”

    即翠柳嘟囔着说道,她眼睛不好意思的乱瞅。

    “那下回要记着,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直接拔剑啊,还有,不要跑那么快”

    “明明是师姐你跑的慢!”

    “是是是我跑得慢,可是师妹你下回也不要再这么冲动了,让我先点住他不久完了?”

    “切我又不是对付不了他”

    即墨看着小师妹又开始生闷气了,她只好将刚买的糖人递给她。

    “给,这是你最喜欢的兔子糖人。”

    “嗯”

    即翠柳盯着糖人一秒钟。

    “哼。”

    她装模作样的哼了声,可是还是接过了糖人。

    即墨看到小师妹不再耍脾气了,她才转过身,从地上拾起那柄被她指尖迸发的剑气穿透的折扇,递到朱英面前。

    “这位公子,真是对不起,毁了你的折扇。”

    “那个我我愿意照价赔偿。”

    话说出去,即墨心里就一阵疼。

    喵了个咪的,又要破费了。

    朱英拦住身旁几个要上前的侍卫,他上前一步,从即墨手底下接过已经碎掉扇面的折扇。

    “姑娘我这柄折扇可是精钢打造的,这字面还是大师颜卿的真迹”

    说着,朱英一挑眉毛。

    “可贵的很啊。”

    少女并没有想象中脸红了一下,而是突然惨白惨白的。

    “公子还是说一下价格。”

    “这个”

    朱英故意拖长声调。

    “怎么着也得五十两左右吧”

    然后少女的脸色算是彻底一点血色都没有了,朱英甚至看到她额头渗出来的一点点冷汗。

    难道是自己其实没有桃花眼?

    京城里的姑娘们都骗我是吗?这位少女怎么都吓得脸色这么白了?

    “师姐,他骗你呢。”

    这时,即翠柳一边舔着糖人,一边慢悠悠的说道。

    “颜卿的字迹怎么可能五十两?就是四个字都得百两算起的。”

    “这位公子,这么骗我傻师姐可不好吧?”

    即翠柳倒是小小的脸红了一下,这个张口骗她傻师姐的小公子长得确实俊俏,尤其是那双桃花眼

    “呦,看来姑娘是明白人啊?”

    这是,朱英看向即翠柳。

    即翠柳添糖人的节奏都慢了半拍。

    即墨闻言,好不容易脸上恢复了点血色。

    “可是,在下的价格可没有半点欺骗哦。”

    说着,朱英将已经碎掉的扇骨往侍卫手上一扔,然后又从侍卫背上的包袱里抽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折扇。

    然后唰的一下抖开折扇——酣畅淋漓的四个大字:难得糊涂。

    字确实好看,可是即墨脸上刚有些的血色又没了。

    “公子,我这位师姐又傻又抠门又穷,你就别吓唬他了。”

    说着,即翠柳从即墨背后踮起脚,两手搂住她的肩膀。

    她右手还拿着糖人,左手指间夹着一张五十两银票,朝着朱英。

    “”

    “师妹,你怎么说我傻呢?”

    即墨悄声的在即翠柳耳边说道。

    “你本来就傻嘛,要不然师父怎么会让你带着我一起下山来。”

    “你不是”

    “其实吧,这五十两在下也不在乎。”

    朱英的话打断了即墨。

    “在下倒是想用这五十两,请两位姑娘前往红柳阁一叙,如何?”

    “还是免了吧,公子。”

    说着,即翠柳就想拉着即墨走。

    “我们师姐妹俩自己去搓一顿就好。”

    说罢,她将五十两银子的银票往朱英身上一扔。

    “”

    即墨突然眼疾手快接住了银票。

    “师姐你干嘛?”

    即翠柳在即墨耳边惊讶的问道。

    “不不就是吃顿饭吗还有人请客”

    即墨支支吾吾的说。

    “哈哈哈哈”

    “对啊,何乐而不为呢?”

    朱英一个没憋住,笑出了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