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寻梦灵异记 > 正文 第34章 知恩图报造驴车
    这乌都国地处偏僻,加上历来的国王都是自我封闭,不与外界互通,导致样样都落后。www.83kxs.com因此,没人知道车是什么也不奇怪。

    巴君楼也很吃惊,他没想到堂堂的鱼富庄主竟然不知道什么是车。心想,这个乌都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难道连车都没有吗?这么落后?但这样的话他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伤感情,除非是大傻蛋聂曲山才会这样说。

    他想了想就对鱼富、鱼夫人、鱼鑫鑫说:“伯父、伯母、鑫鑫,车是用很多木材做成的,可大可小。下面接地的是圆形的车轮,车底和周围,都是用木板围起来的,里面可以放很多东西,还可以坐人。周围和车顶都是封闭的,还不怕风雨,也不怕太阳晒。做好之后可以用驴来拉车,也可以用两头驴并排来拉,只需一个人在车前面控制驴行走的方向和速度就可以了。这样车就会在驴的拉力下滚滚向前行走,非常省力省时。这样一次至少可以拉动一千五百斤的货物,再减去车和人的重量,一次拉动一千斤左右的货物是没有问题的。伯父您想想,有这样的车那您以后的生意不更是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对吧?再远的货、再多的货还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抵达,这样还可以节省更多的人力,减少开支,多出的人可以做更多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这番话说得鱼富双目放光,他情绪很激动的说:“君楼,你真能造出这样的好东西来?你没骗老夫?”

    巴君楼笑道:“能!当然能!只要伯父信任,巴君楼我愿意为您造一百辆这样的大车,让伯父在生意上更进一步,大展宏图。”

    鱼富太高兴了,虽然他不知车是什么样的?但他坚信巴君楼所言不假。

    “爹,您看,我帮你捡回了一个大活宝,以后你会赚更多的钱,你打算怎么谢女儿呀?”鱼鑫鑫显得非常高兴。

    鱼富笑问道:“鑫鑫,那你想爹怎么谢你呀?”

    鱼鑫鑫想了想说:“嗯!我还没想好呢,等我想好了再告诉您。”

    她不是没想好,而且不好说出口。什么呀?鱼美人爱巴坏蛋,婚姻大事呗!

    鱼富说:“那你慢慢想吧!反正爹不着急。”

    聂曲山感觉自己在这里就是多余的,心里特憋气窝火,一撇嘴又嘀咕上了:“想什么想啊?还装呢,别人又不是瞎子看不出来,干脆以身相许得了,多干脆呀!还拖拖拉拉的,真不爽!”

    鱼鑫鑫听见了,轻轻拍了一下桌子说:“哎!聂曲山,你在瞎说什么呀?刚才你吃那么多,还没堵住你的嘴啊?”她说完居然笑了,看来不是真的生气了。

    聂曲山还不解气,只是换了个话题说:“我是说······说这乌都国怎样这么落后?连车都没见过,真是笑死人了。www.83kxs.com”此话一出口,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

    鱼富今天心情特好,所以不在意他说什么,就问:“莫非你那个地方有很多这样的车?”

    聂曲山很自豪的说:“那是,那是自然,咱们那里可是大国,车马牛羊遍地都是。只是咱们那里的车是用马来拉的,所以叫马车。你们这里没有马得用驴来拉,那就只能叫驴车了,驴车!”他说到这里”噗“地一声笑,差点把鼻涕给呛了出来,马上又说:“驴车?哎哟我的个后娘哎!听着都别扭,哈哈······太可笑了。”

    鱼富这回彻底信了,他急忙拜托巴君楼为他造一百辆大车,说需要多少银两尽管开口。

    巴君楼说:“伯父,如果鱼富庄自己有木材不用去买的话,也用不了多少钱,问题就是乌都城没有铁匠铺,因为造车需要大量的“铆钉”。否则!是很难造成的。”

    听到此话,鱼富面露失望之色,连连摇摇头叹声说:“唉!乌都国是没有铁匠铺,连你这个他国之人都知道,真是可悲啊!”

    聂曲山说:“不会吧?若大一个国家连个打铁的都没有?不是太奇怪了吗?”

    鱼富又叹声说:“是啊!乌都国是禁止打铁的,不光不允许有铁匠、铁铺,百姓家也不准私藏带刃的铁器、兵器之类的东西,一旦查出,就以叛逆论处,谁不怕啊!每家只许有一把菜刀和几把农具而已。”

    这些话巴君楼听金库说起过,所以也不足为奇。但他让鱼富不用失望,说总会有办法的。

    鱼富的脸上原本是一片愁云!此时见巴君楼信心满满,又高兴起来。他也相信巴君楼是一定有办法的。

    巴君楼虽是信心满满,但心中也没底。可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自己要想娶到鱼鑫鑫,就必须要在鱼家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本事来,不能让鱼家人失望!

    当晚,巴君楼和聂曲山就住在了鱼富庄里。二人同室而眠,一夜睡得很香,一觉睡到第二天清晨。

    清早的时候,鱼鑫鑫带着蜻蜓给二人送来了早餐和洗脸水。

    聂曲山见到蜻蜓,心里憋的一股子怨气全没了,板着的一张黑脸也从阴云密布转成阳光明媚了,笑得一双大眼睛都找不着了。

    早餐用毕之后,四人相对而坐,商量造车的事。

    不过,鱼鑫鑫还是有点不相信巴君楼的话。因为巴君楼他有时一本正经,有时又一脸的诡诈,让人分不清他哪句是真话?哪句又是假话?所以,她又问了巴君楼一次。

    巴君楼说:“鑫鑫姐,这当然是真的。我就算对全天下的人说假话,也不会对你说假话,你要不信我带你去我那里看看,怎么样?”

    鱼鑫鑫说:“我才不去你那里呢?谁知道去了还能不能回来?”

    聂曲山笑道:“鱼姑娘你放心,你去也不怕,你这么美,我楼哥是舍不得把你卖掉的,你就放心吧。”

    鱼鑫鑫没理聂曲山,而是对一旁的蜻蜓说:“蜻蜓,你看这聂曲山这么傻,话都不会说,一张嘴就说傻话,会有姑

    娘喜欢他吗?”

    蜻蜓又是脸一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低头不语。

    巴君楼在苦思冥想,怎样才能不用铆钉而造出车来?

    聂曲山突然说了一句:“没有铁打的铆钉,难道用别的东西不可以代替吗?”

    鱼鑫鑫说:“对呀!君楼你坏点子不是挺多的吗?难道就想不出办法来?”

    真是语惊醒梦中人,巴君楼眼前一亮,急忙从聂曲山的腰间摸出来一枚竹钉,仔细看了起来。

    聂曲山不解,忙说:“楼哥,你拿我暗器干什么?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上面留着我的血汗,别给浪费了。”

    巴君楼喜道:“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不就是铆钉嘛!还上哪去找啊?”

    聂曲山还是不解,茫然地说:“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暗器,什么铆钉?简直是胡闹,快还给我。”

    鱼鑫鑫突然有所顿悟,忙说:“君楼,如果你要用竹子的话,乌都国到处都是。”

    巴君楼说:“有就好,其实多年的老竹子非常坚硬,绝对可以做成铆钉来造车。”

    ”哦!原来这样啊“聂曲山这才恍然大悟。

    鱼鑫鑫说:“那好啊!我现在就带人去找竹子,不知需要多少?”

    话音刚落,只见鱼富走了进来,问道:“什么不知需要多少啊?”

    鱼富一来,大家都起身相迎。他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大家这才从新落座。

    鱼鑫鑫才说:“爹怎么来了?我们正在讨论造车的事呢!我们打算用竹来来代替铆钉,不知爹有什么意见?”

    鱼富一听大喜:“哦!君楼,这样真可以吗?

    巴君楼说:“伯父,当然可以,如果是多年的老竹子,我们可以把它做大一点,其实就跟铁制的铆钉差不多了。”

    鱼富一拍大腿,赞道:“嘿!真聪明!君楼,你也太聪明了。”

    巴君楼连忙说:”伯父,您别夸我,这办法可不是我想出来的,我可没那么聪明。”

    聂曲山总说别人不要脸,其实他也一样,他居然连忙说办法是他想出来的。最可气的是,他还不停地夸自己够聪明。

    鱼富看着呆呆傻傻的聂曲山,表示怀疑?问道:“是你?可能吗?”

    巴君楼笑道:“伯父,当然可不能,这家伙笨也就算了,天生的嘛!可他特不要脸,这就令人生厌了。这办法是鑫鑫姐想出来的,鑫鑫姐才是聪明又美貌的姑娘。”

    鱼富还是表示怀疑,就问鱼鑫鑫:“鑫鑫,是吗?”

    鱼鑫鑫看了看巴君楼,然后说:“哦!是,是吧!应该是。”

    聂曲山又嘀咕上了:“切!还有比我更不要脸的人,居然还是个姑娘。”

    鱼富心里其实都明白,暗想:“君楼这小伙子的人品一时之间倒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看着还行,人还很聪明,或许将来有出息吧!只是他来路不明,又不是本国之人,看样子还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能配得上我的鑫鑫吗?我的鑫鑫能嫁给一个这样的人吗?他若只是单纯的喜欢鑫鑫倒没什么,万一是冲我鱼富的家财来的,那我可就不能容忍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他真对鱼富庄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我绝对是不会放过他的,要没有,我的鑫鑫或许跟他还有可能。”

    巴君楼和聂曲山就算正式进入了鱼富庄。之后的几天里,鱼鑫鑫除了晚上,白天都一直都陪着巴君楼,简直是形影不离,还为巴君楼做了很多新衣服。

    如今的巴君楼吃得是山珍海味,穿得是绫罗绸缎,而且身边还有鱼鑫鑫这样一个大美人儿陪伴,那日子好得没话说。按理说他应该是苦尽甘来,过上了好日子。但他心里总觉得很别扭,好像自己完全是在靠女人在活着,觉得很丢脸,很不自在。但是他也想到了,自己刚来乌都国不久,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暂时是不会有什么作为的。想要完全靠自己的本事活着,那从现在开始,就需要努力,别人再有钱毕竟是别人的,只有自己富有才算是真正的富有。有钱有地位,才能赢得美人儿的芳心,才能和喜欢的女人相守一辈子,不离不弃!否则,一个穷光蛋是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的?心爱的女人也会离自己而去。

    聂曲山除了想法和巴君楼不同,其他的都差不多。他也是吃好的,喝好的,蜻蜓还用多年以来的积蓄,给他做了几身衣服,他感动得要死要活的,天天抢着帮蜻蜓做事。他这个人嘛!心眼不坏!就是人笨点儿,不太会说话,也不会和人相处,天天在蜻蜓面前转来转去的,心里是爱得不得了,但是一句动人的情话都不会说,很多时候除了傻笑还是傻笑。或许这就是他表达心中爱慕的一种方式吧!好在蜻蜓原本就是一个下人的出身,对自己的感情和配偶要求不高。否则!呵呵!聂曲山是没戏唱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