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困城(男出轨H) > 章节目录 所属(剧情/少量回忆/微微微H)
    微风吹起高定西装的衣角,男人宣誓般单手覆上妻子的纤腰,像是想要抹除什么痕迹地用力抓揉。

    抬起下颌,他的目光犹如蛇信冰冷,寸寸舐过对面男人藏在身后的胳膊,潮湿而阴戾,“你对她,什么意思。”

    帽子男被他盯得心里发毛:“我不是故意……”

    “我全都看见了。”蔺观川不仅没有暴躁抓狂,上去给他来几脚教训,反而还气定神闲地提醒对方。

    早在他走回来的那一刻,蔺家隐匿于人群的保镖就有所察觉,已经里里外外地把这个狗东西给围了起来,根本不用担心他会跑掉。

    “……不好意思哈兄弟。”帽子男张着嘴巴哑然,讪讪道:“我这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她有主了。我刚看她才身边没人,这才——”

    “你什么意思?”许飒一改之前的温和,把手伸进外套,厉声质问:“你是故意的?”

    瞧着对方嗫嚅着半天放不出个屁来,她往前一迈步,“什么叫作‘不知道我有主了’?不论我有没有‘主’,你都不应该碰我!更何况我没有‘主’!”

    帽子男一怔:“他不是你男朋友?”

    “他是我的丈夫,不是我的‘主’。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属于我自己!”许飒愤愤,简直不能理解这个男人的逻辑。

    “而且你为什么要和他道歉,不和我道歉?你冒犯的到底是我,还是他?”

    面上因羞愤而青一阵白一阵,帽子男咬着牙道:“对不起。”

    “把话说全!”她冷着张脸。

    他低下头:“我不应该冒犯你,故意用手摸你的腰,请你原谅我!”

    “我不会原谅你。”许飒舒了口气,“我要报警,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用想着跑,你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在对方难以置信的注视中,女人从外套兜里摸出一只录音笔,晃了两下,瞳眸闪着明亮睿智,神采飞扬。

    随身携带录音笔,这是她作为记者最基本的素养之一。

    这个男人的手……才是真的丑。

    她在心中默念。

    蔺观川歪了头,瞧着妻子顾盼神飞的模样,心里又是骄傲自豪,又是隐隐的不甘。

    自己的宝贝太优秀,优秀得……仿佛不需要他。

    幽暗的目光直勾勾地锁住对面的帽子男,他真想把这个人现在就拖走,扔到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去,却又盼着他再说些什么。

    为什么在听到那句“她有主”的时候,自己的心漏了一拍了呢。

    那种不可言喻的,变态般的满足感。

    宽厚的大掌包住妻子,他倾身贴在她耳边:“警察到了。”

    蔺观川深知许飒所坚持的是程序正义,她必然会选择走法律程序。

    所以他早为橙橙准备好了一切:就在陈胜男调集保镖,进行摄像的同时,吴子笑已经报好了警,还去调出了监控。

    从收集证据到报警,再把这个帽子男送进去,一路的事项都顺得不行。

    事毕后,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站在街边,将妻子抱上车,诱哄道:“我还有点公事要做。你先回去,乖。”

    “别只顾着工作,注意身体,学长。”许飒搂着他的脖颈,在蔺观川下巴上亲了亲。

    呼吸不由得一窒,他抬头,在橙橙额上落下一吻,比羽毛还轻,“谨遵家主指令,我会的。”

    望着车辆远去,原本温和的假面瞬间被他撕了个干净,脸色阴沉,唯独一双眼睛里烧着烈火,“打过招呼了?”

    “是。”吴子笑站在他身边回应,陈胜男顺势递上份帽子男的资料。

    一目十行地扫过,蔺观川在掠到“已婚”二字时凉凉地嗤笑,转身进了座小楼。

    左拐右扭地走了几步,他独自推门而入一间小房,屋内空空荡荡,只有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帽子男望着来者,嘴唇都在颤抖:“对不起。”

    这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没想到就踢到了铁板,除了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是左手吗,对么。”他完全无视了对方的道歉,手上拎着个吴子笑送上来的小锤,修长的玉指寸寸抚过,动作优雅至极。

    “你想干什么……”帽子男慌慌张张站起,左手攥紧了椅背,牙关忍不住地颤栗。

    蔺观川闻言笑得妖艳:“干什么……哈哈哈哈——”

    “是你要干什么!”他忽地止了笑音,目光里仿佛淬了毒似地阴狠,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谁允许你碰我的东西!”原本俊美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他把铁锤随手扔掉,长腿一抬,上来就是一记猛踢,把对方撂倒在地。

    冷眼瞧着帽子男爬起,他狞笑着又是一扫,把他整个人直接掀翻。

    从小锻炼的身体素质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男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狠狠发力,简直是恨不得一脚就能把对方踹到墙面上。

    反反复复,帽子男爬起、倒地、再爬起、再倒地……不过短短几分钟,就已经再起不能,窝在地上抱作一团。

    “就只有这些吗?”他扶了扶略歪的金丝眼镜,眯着眼去看蜷缩在角落的人。

    扭得宛如蛆虫,还在地上蠕动的男人。

    真丑,真恶心啊。

    皮鞋踏在地上,于空旷的房间里哒哒作响,蔺观川在呜咽声中一脚踩上了那坨颤抖的肉体。

    “只凭这些,你也敢动她吗。”男人的声音轻到不能更轻,温柔极了,可在帽子男的耳朵里却宛如阎罗召唤。

    “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我惹不起你们这些有钱人……”他顶着张因为来回摔倒而肿成猪头的脸,用基本看不见的眼睛在流泪,心中无限后悔。

    一贯情绪内敛的黑眸里几乎快要涌出火来,隔着镜片喷向地上的男人,尤其集中于那只碰过橙橙腰部的脏手:“你的手,真丑。”

    灼热的视线落在那里,提醒着帽子男不得不注意,他哀嚎出声:“我再也不敢了!”

    “不许你……碰她。”蔺观川提脚,转而朝那只手踩去,癔症般地开口。

    他用力地踏着,一字一顿:“谁都不许碰她……不可以,不允许!”

    “她是我的,我的!”宛如陷入了一场噩梦,男人魔怔似地不停地跺脚,压根是拿着把对方手踩烂的心思在继续。

    “谁也不许碰她,不许见她,不许想她!她是我一个人的,只能属于我——”

    帽子男痛发出杀猪般的嚎叫,越往后挪越是被蔺观川踩得发疼,自己的左手好像断掉了,骨骼碎在肉里,叫他痛不欲生。

    眼看求饶无用,他双瞳瞪到极致,撕心裂肺地怒骂:“你这样是违法的,你们会遭报应的!”

    “违法?”西装革履的男人动作一顿,沉重的呼吸几下,鄙夷的眼神仿若是在看一堆垃圾,带着浓浓的不屑与讥讽,“违法的是你。”

    “就是因为你干了不该干的事情,所以我才会来惩罚你。”

    说着,他蹲下身,给自己套上件硅胶手套,完美地将两手包裹,有些兴奋地扭住对方的脖子。

    “你呀你,明明都结婚了,还要出来做这种事……真是烂人一个。”

    他笑眯眯瞧着帽子男在自己手下扑腾,胡乱地蹬着两腿,一张脸涨成猪肝色,还试图用右手来掰蔺观川的胳膊,却被他一巴掌呼开了。

    唇角勾到最大,显得简直有些骇人的诡异,他蔑视地睨着帽子男,疯狂的笑声在房屋内回荡:“烂人一个!”

    “像你这样的渣滓,才是最会遭报应的人呐。”男人满意地盯着他,仿佛看到了生命的流逝,时不时递上句嘲讽。

    双掌皆因过分用力而暴起青筋,却都掩在了一双沾着血迹的手套之下。

    男人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死了,他呼吸不到半点空气,两眼都狰狞凸出,直至隐约听到一阵敲门声,又猛地出声挣扎。

    “先生。”走廊外是陈胜男在呼唤:“夫人说过,注意身体。”

    禁锢着自己的力气忽然就离去了,帽子男瘫软在地上,右手护住脖子,剧烈地呼吸咳呛。

    他半阖着眸子,看见涌进房间的几个白大褂围到自己周身,有些放下心地闭上双眼。

    旁边蔺观川从容地摘下手套,扔给陈胜男。

    她顺势接下,再丢进走廊外的垃圾桶里,尽职尽责地继续汇报:“这位男士的违法事件,已经通知了他全部的家人、同事、朋友。  ”

    闻言,地板上的一滩烂肉发出了几声粗喘。

    而衣冠楚楚的男人则面不改色地迈过他,施施然在下属地簇拥下离去。

    出来迎着太阳的那刻,双眸遇光一阵刺痛,他下意识地合上眼,攥紧了双拳。

    直到坐上了车后座,自己的手还是亢奋得颤栗个不停,男人半捂住脸,发出低低的笑。

    烂人。

    那个男人是烂人,他蔺观川也是个烂人。

    烂到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外表有多漂亮,内里就有多惨败。

    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都说人类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他们有理智,会思考。

    他有理智吗?当然。

    能从家族多位继承人中厮杀出来,把蔺氏企业管理得蒸蒸日上,蔺观川当然是个理智的人。

    可再理智,也照样是被那点最低级的欲望控制住了自我。

    可恨的是,他居然还觉得快乐。爱许飒,快乐;爱出轨,也快乐。

    就连刚才废掉那只脏手,他都快乐。

    像是在动物世界里,为了雌性给出头受了一身伤还沾沾自喜的傻瓜雄性一样。

    殴打那个男人,毁掉对方的人际关系,这样宣誓领地,展示占有欲般的举动,居然让他自傲。

    宛如是血脉里的基因作祟,这种蠢得不能更蠢的事情却让他感到得意而满足。

    软了身子靠在座上,他抚着自己右手上的戒指,爱惜地摩挲,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蔺氏坐拥权财,所用无不珍奇奢华,而蔺观川的婚戒却总是被人惊讶于太过简单。

    毕竟那不过一圈素银的戒指,顶天三位数的价格,哪值得他偏爱。

    眼高于顶的大少爷当然看不上这种小玩意,真正让他珍视的只是戒指的含义——

    这是许飒对他求婚时,用的戒指。

    就在两年前,许飒毕业后不久,她刚开始第一份调查工作时,他正想着怎么不被发现地帮助女友,就突然被约出来散步。

    这肯定不是简单的散步,她正忙着工作,哪有时间来找自己。

    二人手牵手贴着走在河岸边,青年万分警惕,直至少女突然停下,对他打开小盒子的那一刻——

    “学长,”单膝跪地的姑娘全不在乎周围人的诧异,只拿着那圈素戒,仰头望着他,“你愿意娶我吗?”

    当时是怎样的感觉呢?感动,满足,愉悦?

    他只记得,在那个瞬间,自己一直觉得心里空着的某个地方,终于被填满了。

    满得眼眶发酸。

    她愿意嫁给他啊。

    她愿意归属于他啊!

    于是他也跟着跪下,在女友惊讶的轻呼中,摸出了一颗粉钻戒指,足有五克拉的重量,光芒耀眼。

    “橙橙,”单膝跪地的青年两行清泪,笑得温雅清俊:“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两道“我愿意”同时说出,他们在众人欢呼中拥吻,羡煞旁人。

    在河浪声中,两个单膝点地的笨蛋慢慢给对方双手戴上戒指,套紧一生,喜欢得笨拙。

    蔺观川爱许飒吗?

    爱,毫无疑问的爱。

    爱到可以为她死,爱到愿意为她活。

    “橙橙。”他着魔似地念着妻子的名字,胯下肉茎本能地苏醒,斜着顶起个鼓包。

    骨节分明的手按上那里,男人仰着头,开始自我疏解着触碰。

    驾驶坐上陈胜男丢过去一个袋子,面无表情地按下控制,车上前后座之间挡板升起。

    她对这种事早就见多不怪,毕竟蔺家的男人随时随地发情都是正常行为,就让老板自己发疯去好了。

    蔺观川也确实是快疯了,他躺在后座,扭来扭去地渴求更多,但可惜无人抚慰,只好自给自足地从纸袋中摸出件T恤。

    透着一阵橙香,这是妻子穿过未洗的衣服。意识到这点,男人立刻把它捧在脸前,深深嗅了口。

    “哈啊——啊……橙橙,橙橙……”他剧烈地喘息,任谁没想能到,平日里杀伐果断的人叫起床来竟是这么的蛊惑动人。

    竟是这么的……欲。

    副驾驶上的吴子笑震惊于陈胜男的熟练应对,立刻掏出了手机联系许飒,让她来门口接人。

    陈胜男默默又加快了速度,毕竟只有橙橙管得了这个神经病上司,她还等着发工资呢。

    后座上的男人扭出了一身薄汗,极不合规矩地解开马甲扣子,单手扯开领带,很没礼节地歪在后座。

    那件T恤像是他此刻的救命稻草,又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知道该紧抓还是该扔,逼得他在坠落的边缘不上不下。

    碎发下的双眸迷蒙着,似乎在看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看,漂亮得摄人心魄。

    他仰着头,犹如天鹅折颈,一滴清泪划过眼角,轻唤道:“橙橙。”

    “我的橙橙。”

    -

    看似三更,实则双更(目移

    (蔺观川对帽子男的违法行为会在后期遭到报应的

    前座的吴子笑:我不应该在车里

    开车的陈胜男:(面无表情.  jpg)(已经失去了性欲了呢)

    搜了一下,最贵的钻石是红钻与粉钻,五克拉的粉钻价格大概是半亿(虽然比起其他霸总文而言貌似很便宜但请大家记住这是求婚戒指不是结婚戒指(蔺狗刷卡.jpg

    问:遇到男对女的咸猪手事件,不同的人生气的原因是?

    A、男人冒犯了该女性,对该女性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B、男人冒犯了我的女人,侵犯了我对这个女人的所属权,对我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橙橙是前者,蔺家其他男人是后者。

    至于蔺狗,大家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