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困城(男出轨H) > 章节目录 调剂(剧情)
    老板已经连着两周没有在外找过女人了。

    吴子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未免有些惊讶。

    “什么情况,BOSS转性了?”他边开车边瞥了下副驾驶上的女人,语带不解。

    “我这才多久没来上班,他就成功蜕变成正常人类了,难得啊。”

    “我看未必。”陈胜男靠在座椅上,手中还攥着钢笔往文件上圈点,一副工作狂人的样子。

    “你这几天请假,不清楚状况。先生近来脾气异常古怪,你最好别招惹他。”

    “懂。”他明媚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仍旧难掩面上倦色,“我才不惹蔺家的疯子呢。”

    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男人想着蔺氏庄园里的见闻,眼神微冷,“我要钱,但更得要命。”

    黑色豪车一路驰行,稳稳停在蔺家公馆,两位秘书齐步下车,朝别墅正门走去。

    一个阳光开朗,一个沉稳优雅,不同的派头,却都是蔺氏的“忠仆”,同样的精英。

    与此同时的楼内化妆镜前,映着两张截然不同神情的脸。

    女人正满意地摆弄着自己的新造型,而身后蔺观川的脸色简直堪称阴暗。

    妻子说要修修头发,身为丈夫的他自然温笑附和,不仅立马找来了造型师,还准备再送她些珠宝搭配。

    但他的笑只持续了仅仅几秒钟,就又因许飒的一句话而僵在了脸上。

    ——“不用太麻烦,直接剪成板寸吧,这样以后行动也方便。头发也不是太重要,还是以工作为先比较好。”

    男人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望着许飒叽叽喳喳有些兴奋的样子,他当然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就像之前一样,夸赞她为“许大记者”,接着表示自己的支持,最好再温柔地落下一吻。

    可为什么,现在的他却说不出这样的话了呢。

    心中顿时无名火起,蔺观川盯了她白皙的脖颈许久,眸里情绪暗生,在许飒的一再呼唤下才猛然惊觉。

    他刚才在想什么?

    举起皮带,打断她一身逆骨,驯得她再也不敢离开。

    又或是掐住她的脖子,不消太久,只要她身躯乖顺地软下,挚爱就能永远停留在自己身旁。

    疯了吧。

    男人咬着后槽牙,瞳孔缩起。

    不要这样想,不要打她,不要重复半年前的错误。

    别去控制她,橙橙不能接受这些,她是真的会和自己离婚的。

    他在心中一遍遍地告诫自己。

    绝不要和她分开。

    可即使再想冷静,心中所想仍是不过脑子地脱口而出:“要离开我,就这么高兴?”

    “你为什么这么想?”许飒一怔,拧着眉转过头来。

    “我只是正常出去工作,又不是不回来了。”

    了解自家丈夫性格有些偏激,她主动安慰道:“不要担心我,就算工作危险,我也有能力照顾自己,学长。”

    “别出去工作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蔺观川卧到妻子颈窝里,深深地吸了口橙香,有些孩子气地蹭蹭。

    “你以前不是一直鼓励我,让我继续做这些事?”她轻声问。

    “你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们还没结婚。”男人慢慢地答,“而现在的你,是蔺太太。”

    “可是你前几天还——”

    “抱歉。”他舒了口气,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在许飒看不见的地方,镜片背后的一双瞳眸阴得发狠。

    “我最近心情不好,说错话了,你别生气。”

    “……工作和婚姻并不冲突,不论结婚与否,我都是许记者。”她顺势摸了摸男人的头发,眼睛亮亮的。

    “这就是我想做的事,也是我的事业,我绝对不会放弃。”

    男人应声,用力地搂住她,平复了几秒,极力控制自我地问:“你头发本来就不算长……别剪那么短,好不好?”

    她卖乖地点头答应。

    于是等造型师到场,妻子原本及肩的暖棕色头发就被“唰唰”地剪短,飞舞着掉落下来,落在地上围成半圈。

    他慵懒地倚在不远处的门框边,眼神斜着示意了一眼,旁边阿姨就几个跨步上前,端起定制的木质盒子,把地上碎发规则地收拢起来,等之后再交给自己老板收纳。

    略一挥手,众人退下。

    蔺观川看向正坐在梳妆台前的妻子,瞧着她放弃原本的板寸方案,转而剪成了的齐耳短发,心里不住地发笑。

    原来她也是会考虑他的意见的啊。

    那为什么不能再多考虑他一点,或者干脆只考虑他呢?

    他明明可以养得起她,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缺。

    她帮了那么多人,又有什么意义呢,坏人恶事捉不完、管不尽、理不清。她一个人的努力,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明明已经结婚,她已经是蔺夫人了,可为什么自己还是觉得抓不住她。

    不要工作,不要出去,不要离开……

    什么都不要,只要他,不好吗?

    停——别这么想。

    不要重复错误。

    男人认真做了几个深呼吸,竭力控制自己近来愈发暴躁的情绪,率先开口:“很漂亮。”

    修长的手指在妻子胸前一晃而过,他主动提议:“要不要再加上条项链?我前几天——”

    “不用啦。”许飒几乎是脱口而出。

    还算温馨的气氛忽地就此凝滞,意识到自己的拒绝或许过于直接,她又开口解释道:“工作的时候戴这些不方便,平常我又不出去,更用不到了。”

    “好。”他想着早已准备于礼物盒里的珠宝玉石,勾着嘴角温言应了,仍是那副百依百顺的模样。

    明知妻子并不喜欢这些,可他依然甘愿沉溺于这场独角戏中,将己所欲强施于人,自我感动于自我付出。

    该说自己蠢呢,还是贱呢。

    僵局被一阵敲门声所打破,女人率先回头望去,只剩他还看着镜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见进来的是陈胜男和吴子笑,她立刻高兴地打了招呼:“陈姐,吴哥。”

    陈胜男温和回应,吴子笑和她认识得更久更熟,打着哈哈道:“的确好久没见,你这又变样了啊。”

    “刚剪的。”许飒站起身,注意到他眼下的青黑,很是关切:“听学长说,吴哥这几天请假了,怎么没休息好?”

    吴子笑自嘲地扬唇,“嗐,没什么事。和女朋友分手了而已。”

    “你当初不是追了她好几年,喜欢得很吗,怎么突然就分了?”蔺观川闻言吐了口气,扭过身体,大掌习惯性地抚在橙橙头上。

    刚剪的发尾还有些尖锐,扎得自己手心微痒,心里轻疼。他面不改色,一下一下梳着妻子的短发。

    “不合适。”男人面上疲惫,摇了摇头,“三观、个性、爱好、家庭、生活习惯都不一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磨合起来实在是太累了。”

    “爱应该让两个人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坏,如果在一起这件事变成了负担,那还不如分开。”

    “还喜欢她?”手掌滑下,有意无意地按在橙橙的后颈上,他若有所思,少见地关心起下属的感情生活来。

    “喜欢。”吴子笑答得干脆,“但我更喜欢分手之后变得更好的她,而不是在我身边,被夹在感情和事业中间为难的她。”

    “比起结婚生子,从此被孩子困住一生,她还是更适合在世界环游,继续自己的摄影事业。”

    说到最后,他不得苦笑:“而我,也是一样。”

    “爱情是生活中的调味剂,只有放好适当的剂量,才不会对生活这锅汤造成负面的影响。”许飒听他说完,似有感慨。

    “汤里的主料只会是你自己,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以后的日子还长,放宽心吧,吴哥。”

    对面的吴子笑从容应下,可她身边的蔺观川心中却是警铃大作。

    男人抓在妻子脖颈上的大掌不由得用力,他再次重复:“可是,你还是喜欢她。”

    “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会分手。”她被抓得有些疼,轻拍了拍丈夫的手背。

    “爱一个人,是希望对方能够开心,而不是要占有对方的情绪,甚至让对方放弃自己所热爱、坚守着的事物。”

    那就是还不够爱。

    蔺观川在心里不屑,凉凉地讥讽:真正的爱,赤诚热烈。爱就是无法理智的,疯狂的。

    爱一个人,就应该为对方付出一切,渴求对方的全部。

    就像他爱橙橙,就只想要橙橙,其他什么都不稀罕。

    男人安静地想。

    或许这就是他与妻子的不同?

    如果许飒待他,能如同自己对她一般……他怎么会有如今这般两难的境地,甚至被低级欲望支配了理智。

    为什么,她就不能学乖一点。

    “先生。”许久未言的陈胜男骤然打破冷场。

    作为现场唯一没有感情经历的人,她对这种话题的讨论实在是没什么参与的欲望,光是听着都觉得困倦。

    但秉持着对工资的热爱,她还是插了个空,负责地提醒:“再不出门,中午的饭局就来不及了。”

    “走吧,学长。”许飒率先起身,回头瞧了眼自己沉默不语的丈夫,一眼之内情绪万千。

    她伸出有些粗糙的小短手,牵住蔺观川白皙修长的手指,把他拉了起来。

    男人走在她身边,珍惜地将妻子圈进怀里,贴近颈窝,嗅着熟悉的苦橙味道,再一次压下翻飞的心绪,扬起唇角。

    从邻家公馆到车内,再到商场的一路,二人并肩,两手相握。

    女人一米七的个子,硬是在蔺观川一米九几的身高下显得矮了一头,休闲和商务两种穿衣风格混搭在一起,带着种怪异的和谐。

    直至到了商场外面,男人低下身,贴了贴橙橙的额头,朝她告别:“这么久没出来,去逛一逛吧,我吃完饭就来找你。”

    “好。”许飒温柔地向他一磕脑门,摆着手就走了。

    他遥遥眺望着橙橙的身影变小,又瞥了眼跟在的橙橙身后的几个人,这才安心地收回了视线。

    因为妻子的职业关系,自己总是担心着她的安全。

    于是蔺观川特地从蔺氏庄园调来了几个人,平常守在公馆,外出时候也护在橙橙周围,时刻关注她的动向,并对陈胜男进行报备。

    自新婚以来,他就清晰地掌握妻子的一切行踪,窥视她的一举一动。

    也正是因此,原本聪慧敏感的许飒却从未察觉过他的出轨,甚至就连一丁点的蛛丝马迹也不曾发现。

    摩挲着掌心残存的温度,蔺观川熟稔地换上张温和的商人皮子,投身到今日饭局中。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几位身着高定西装的社会精英们落座畅谈。

    正位上的男人眉眼带笑,眼镜闪着反光,内里是法式袖扣白衬衫,中夹一件有领款单排扣条纹马甲,外套平驳领西装,饱满的胸肌将其完美地撑起,同时显出劲痩的腰线。

    比起其他人刚好与地面平行的大腿,他的两腿简直是有些无处安放。

    毕竟过于修长的下身与店内的软椅还是有些难以配适,只能懒散地横在地上,露出一截被黑色所包裹的脚踝。

    斯文禁欲的外表光鲜亮丽,惹人爱慕。

    冰凉柔顺的衣物下层层包裹着一具火热的肉体,烧着永无止息的欲念与偏执,哪怕把他整个人都焚尽也不会轻易停止。

    父母的先例,品性的教化,婚姻的承诺……

    这些事物没能教诲他,让他成长为一个正常人,反而是更加直白地提醒他,自己的本性有多丑陋,合该遭人厌弃。

    越去想,越在乎,心中的火才燃得愈旺。

    那么,烈火需要多大,才能把熔断这层皮子,进而燎尽所有,把自己也烙得发焦?

    锃亮皮鞋依次踩下台阶,蔺观川边同饭局上的合作方告别,边听着陈胜男收到的汇报。

    他沿着妻子的足迹一路寻找,环顾四周,在热闹人群里搜寻自己的挚爱。

    眼镜薄片后面是一双认真的黑眸,却在看到许飒的身影后猛地收紧了瞳孔——

    妻子站在个很受欢迎的小摊跟前,正在瞧着手上的什么东西。有个戴帽子的男人被挤出人群,不小心撞在了她身上,进行了极其短暂的身体接触。

    或许在旁人眼里,这不过是次再也简单不过的意外小事。但时刻同为男人,关注着她的丈夫却能清楚地瞅见这场“意外”的真正细节——

    帽子男的目光,早在被挤出人群前就落在了许飒身上。

    他看似惊慌得手足无措,实则却故意把手压在了橙橙的背上,二人分开时,手掌下移,还在她腰窝处有意无意地用力抚摸。

    若非妻子躲得及时,那只脏手就要接着游移,再掐上她的臀部了。

    蔺观川遥遥看看这一切,脑内绷了两周的弦,在此刻拉伸到极致。

    终于,断了。

    -

    蔺狗发疯准备中99%/100%……

    本文的最大矛盾之一

    结婚前↓

    许飒:(独立)(自信)(明亮)我是许小姐,不是蔺夫人,我是我自己,不属于任何人!

    蔺狗:(星星眼)(冒泡泡)这姑娘好优秀,我喜欢她,我想和她成为夫妻。

    结婚后↓

    许飒:(独立)(自信)(明亮)我是许小姐,不是蔺夫人,我是我自己,不属于任何人!

    蔺狗:(阴暗)(发疯)(拎着皮带冷笑)为什么你不能独属于我,依附于我,臣服于我?为什么你的眼里还有其他事物,为什么你的世界不能只有我?

    许飒吸引他的,也恰恰是他最痛恨的。

    许飒从来没变过,同样的,其实蔺观川也从未变过。许飒看清他了,but没看全……

    (蔺狗从一开始就不是好人,出轨了还到处甩锅,反正“不论是谁的问题都不·可·能·是·我·的·问·题·”,一个活脱脱的渣男人渣科科

    ((大家可能觉得时间线乱了但其实没乱,因为蔺狗橙橙领证和办婚礼隔了快一年,之后会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