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意淫时刻 > 章节目录 刘春潜藏的情欲浮现
    一个多月的放纵让陈功的成绩从年级前十跌到年级两百多名,连续几次的考试都是如此。

    陈功的班主任找了陈功问了几次情况,都被陈功支支吾吾的混过去了,后面成绩还是没有变化,陈功也就理所应当的被请家长了,过后陈功也理所应当被刘春没收了手机。当天晚上陈功躺在床上,心焦急躁想着静静的事情,最终忍不住才在凌晨偷偷溜进了刘春的房间。

    南城五月中旬的天气虽然已经回暖,但是冬季的床被还没有换下,刘春就严严实实的裹在被子里躺在床上。

    陈功在房间翻来覆去半天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害怕把刘春弄醒,没有办法只能偷拿刘春的手机,拿上手机的陈功立即就回到房间,登上了QQ赶忙回复静静几十条信息,低头道歉负荆请罪。

    陈功解释了半天,静静才知道陈功被收了手机,无法回她的消息,静静也没有办法只能原谅陈功,但是想到陈功成绩下降的如此厉害,一边又开始想这样的关系到底正不正确....只是这几乎都要等到静静高潮之后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陈功回到房间立马就和静静开始了日常活动,压抑了几天的欲望在这一次对着静静那玉滑酮体释放出来。玩到陈功最后只能射出稀水,静静手指也成功泡发,才结束。

    看着窗外天有些蒙蒙亮,陈功删除了QQ的照片记录,又退出了QQ才重新摸会主卧室把手机放回床头。只是陈功忘记了QQ拍了照片,会自动保存相册,所以刘春手机的相册里,多了几张宏伟的肉棒。

    又过了一个月陈功成绩依然糟糕,老师都已经放弃了,就没有再给刘春汇报陈功的成绩了。

    这段时间里,刘春经常发现自己的手机里总会有淫秽的照片出现,一开始刘春看见了就立马删除。

    时间长了刘春也懒得删了,可是就在有天深夜刘春看着照片里的肉棒,不禁的把手伸进了某片黑森林.....

    随着期末考试结束,刘春把陈功的手机还给了陈功,并且嘱咐陈功不能天天抱着手机玩游戏,鉴于由于成绩下降的厉害,在暑假期间刘春还给陈功报名了全科补习班。

    陈功听到全科补习班过后,不悦的和刘春抗议,可惜抗议无效。

    静静在知道陈功成绩的情况后,也限制和陈功打视频的次数了,不管陈功硬的软的静静都决定让陈功把成绩提高了再决定放宽政策,只有在陈功特别需要的时候,静静才会给陈功偶尔发一些福利,视频更是少之又少了。

    这天下午刘春正在打扫卫生,刚被静静拒绝打视频的陈功,郁闷地跑到客厅打算看看电视缓解一下心中的不满。

    这时刘春准备打扫沙发底,可就在弯腰时硕大丰满的大肉奶泄露在陈功眼前,被陈功看了个精光。

    陈功的二弟立即就抖动了一下,还没等陈功看仔细呢,刘春就起身要打扫其他地方了。

    没过几天,某天晚上静静故意摆弄搔首,发现陈功只是草草射了一次就说困了,连续几次的冷淡态度,让掌握主动权的静静第一次出现心慌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抓不住了。

    现在的陈功满脑子都是妈妈刘春身体的画面,肉腿肥臀巨乳熟妇。

    躺在床上的陈功,握住自己那根超级大屌开始撸动,意淫对象从静静变成了刘春,直到二十分钟过后,射出了一发为了妈妈而射出的精液,滩在陈功肚子上发出浓厚的腥味。陈功惭愧的对着精液向妈妈道歉,闭上眼睛感受着高潮所带来的余温,陈功发觉自己不堪的行为居然愧疚的流出了眼泪。

    第二天晚上静静又一次打来视频通话,陈功接通了,这一次静静身穿紧身小皮衣,这是陈功早就想看静静穿的服装,但是静静一直推拒不行,让陈功遗憾了好些天。

    现在看到静静一身皮衣的妩媚模样,就像黑夜里的小色猫一般妖娆,陈功立刻对着屏幕就和静静像曾经一样相互慰藉起来。

    静静随着陈功的喜好,拉开下体的拉链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身后的炮机被掌握遥控器的陈功开到了最大。

    “啊啊,老公,啊~静静好骚,嗯啊啊啊啊,静静的小骚屄要被老公的大鸡巴肏死了,求求老公轻一点,静静的骚屄要被老公肏烂了,好疼啊~啊啊”

    陈功看着屏幕里被炮机猛烈抽干的女人,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征服欲。

    “静静,喊主人”

    “啊啊主人,静静要高潮了,主人”

    “再喊一喊爸爸”

    静静犹豫了片刻,咬牙忍住还是喊出那些羞淫的话语。

    “爸爸,肏死静静了啊啊啊啊,爽死了,静静的骚屄就要被干翻了”

    片刻时间后,静静就像被高压电击了一样不停的痉挛抽搐,静静勉强睁开眼看着屏幕里的男孩,不甘心的想站起来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个能力,自己的双腿已经软的不行了。

    陈功虽然看着很刺激,但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坚硬如铁棍一样的鸡巴始终没有高潮的势头。

    就在陈功撸动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陈功关掉手机放到床头,然后盖上被子侧身遮挡坚挺的肉棒,果不其然几秒钟后房间门被打开。

    是刘春,她只是单纯进来看看陈功有没有睡觉,确认了陈功安静的躺在床上,才悄悄的关上门离去。

    陈功听着隔壁关门声后,才放心拿起手机,静静发了几天信息问陈功“发生什么了,怎么突然关了电话”

    陈功回答说:“刚刚妈妈查房,差点被发现”

    静静知道是查房才安心,并且又回复说道:“那要不继续,你还没有射呢”

    “算了吧,今天感觉不想弄”

    “老公,你怎么了嘛”

    “今天有一点点累”

    “那...好嘛,老公先休息吧”静静有些茫然的发送完最后一条休息,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红肿的阴唇,拿出床头的消肿药膏涂抹在周围。这是陈功第七次这样做了,药膏也用了一半多了。

    其实刘春是故意跑去陈功房间,自从那天对着手机相册里的超大肉棒自慰后,就像枯旧干木逢春水降临一发不可收拾。

    每次想要偷偷安慰一下自己,都会去查看一番陈功是否已经睡着了,在确认了陈功已经安然入睡,刘春才敢偷偷的释放一下长时间得不到满足的欲望,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而刘春正是虎狼时期赶上家里空虚,几年都熬过来了,只得怪陈功留下了几张自己肉茎的照片没有销毁还被刘春发现了。

    刘春有仔细观察过照片周围的环境,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又没敢往那方面想,毕竟自己儿子才十六岁,怎么可能长了这么大的鸡巴,刘春就只能当手机中病毒了,可是这个病毒确实毒中了刘春,让原本已经孤寂的欲望重新复燃。

    只是看着照片里的坚硬凶猛,时常就让刘春沉迷不已,跟着就不自觉的分泌出大量的淫水。这段时间刘春每隔半天就得换一条内裤裤子,索性在家就只穿内裤以免弄湿了外裤麻烦清理,但这也正好便宜了陈功。

    刘春躺下床闭着眼睛,两只手抚摸着自己身体上敏感的部位,享受着身体给予刘春最原始的反馈,一波波浪荡刺激的感觉好像回到当初新婚时候,那时候陈功爸爸的鸡巴好几天都泡在刘春的屄里,虽说没有陈功变态夸张的大小,陈功爸爸还是超越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男人,有着一根也算是巨屌的阴茎。

    回想起那段激情时光,刘春腿间更是传来无法克制的瘙痒。

    与此同时陈功也在房间里,脑海里都是白天刘春身体的样子,已经挂掉静静语音的陈功心情莫名的烦躁,此刻就想到隔壁妈妈的房间里狠狠地真枪实弹的干上一场,可是这样的事情始终是自己的幻想,不管如何那还是自己的妈妈,而这种事情和任何人都有可能,唯独和自己的妈妈是不允许的。

    房间里陈功早就已经握住那根火热的肉棒开始套弄,控制不住的从嘴里嘤吁出几句妈妈,幻想着道德伦理的崩坏,妈妈撅着肥大的肉臀趴在床上浪叫,自己勇猛的肏弄着身下的母亲,随着一道暖流从身体里射出。

    “呼呼呼”刘春泥泞不堪的小屄喷洒出的清水白汁侵湿了床单,身体原始的肉欲才得到略微的释放,翘起的乳首映射着刘春还需要更多更爽的高潮来满足自己那淫骚的本能欲望“好想要这根大肉鸡巴插进屄里,这么大的鸡巴插进屄里不知道有多爽”

    月过天半,猛烈的精液从陈功马眼泵出,一股股白色粘稠的液体被陈功肆意的射在裹住鸡巴的纸上,腥臭味充斥着整个房间,纸团被陈功从窗户丢到楼下。同往常和静静一般相互慰藉过后一样,打开门窗通气,不然如此浓烈的腥味肯定会被妈妈发现的,做完这些过后陈功才安然睡去。

    只是还没有等到味道完全消散,刘春又在自慰高潮三次过后,打算清洗一下被自己淫汁湿乱的身体,路过陈功放门口时刚好闻到这股腥味,刘春很熟悉这股雄性荷尔蒙分泌,看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功,此时自己还是裸露着身体,屄洞口还滴答滴答的流出黏汁“不会是自己儿子吧?不不不应该不是,陈功这么乖”

    刘春宁愿自己闻错了,也不想认为这是自己儿子房间里传来的味道,只是这股雄腥气息让刘春淫屄又分泌不少阴水淌在那双美腿内侧。

    卫生间里刘春把喷头对准自己的阴蒂,水流冲刷着刘春敏感处,闭着眼睛享受着片刻不需要动作的时光,即使最有冲劲的水流也不能填补刘春心中的悸动,简单冲洗了全身终于还是结束了今天晚上的发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