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一抹姝色(校园np) > 章节目录 回家
    第9章回家

    到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这是一栋二层别墅,离青云高中不远,是她姐姐给她买的。

    当初明姝执意要跟随来江市开拓市场的姐姐一起过来,为的就是能离开父母的管束有一个自己的空间。

    别墅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司机刘叔、一个李管家和一个保姆陈姨。

    “李管家,我回来了。”她尽量轻声的喊,但还是压抑不住声音里的嘶哑和疲惫。李管家是个训练有素的专业女管家,听见她的声音急忙迎了上来,“小姐,你回来了”她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双鞋蹲下替明姝换上。

    “小姐,大小姐来了。”管家从刚吩咐好的陈姨手里接过一杯温水递给她。

    明姝接过,喝了一口,甜甜的蜂蜜水从喉管下去,让她的嗓子舒服了不少,她把水递回给管家,便看见正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她姐姐明缨。

    她姐姐22岁大学毕业就接管了家里的公司,两年过去,她已经做到只剩江市这最后一个市场还没开拓。

    明缨一身高定ol装,微卷长发打理得当,耳边点缀着珍珠耳环,正捧着电脑在编辑着什么东西,眉宇间微微皱起,看来是江市这块骨头很不好啃。

    “姐姐”明姝不敢离她太近,她怕身上的味道让她姐姐闻到。

    尽管如此,“明姝,在学校这种公开场合要注意什么你忘记了吗?”明缨审视的眼神打量着她妹妹,尤其是那头散开的头发。

    “知道,要注意打理好自己的外在,尽量给他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父亲说的,明姝没有忘记。”她隔着茶几仪态端正的站在明缨面前,几乎挑不出什么错。

    父亲从小就对她这方面格外严苛,小时候她还委屈地问为什么姐姐的标准比她松,却只得到父亲你以后要从政的回答。

    “今天不小心将发夹弄丢了。”明姝乖巧解释道,她的qsf发夹应该是掉在他床上了。

    “嗯”明缨淡淡应了声,“你该知道,私下你干些什么父亲不会管,但这里不是云市,若是一旦有什么负面消息在媒体上传开,那我也保不住你。”说到这里,她极轻地叹了一口气,她也是这样长大的,又怎么不理解她妹妹呢。

    “我知道的,姐姐。”在云市,媒体压根就不会报道她们的新闻,而在这里,一切都不在她们家的控制范围内,要是有任何消息闹出来,父亲就会立即让她转学回云市。

    “你先上去洗漱下,换身衣服下来吃饭吧。”明缨继续道。

    “好”再不上去,她腿间的东西就要流出来了,她一边走一边极力忽视小穴传来的痛感,但还是脚步不稳了下。

    “走路”明缨简洁的声音提醒她,“嗯”她调整了下忍着痛一步步走回楼上自己的房间。

    “哗”淋浴喷头打开,热水流出,浴室瞬间充满了热气。

    明姝脱下身上的衣服,校服裙内侧是干涸的精斑,她只看了一眼便将这套校服连带身上的内衣内裤一起丢进了垃圾桶,脏死了。

    腿间的精液在水流的冲击下一点一点往下滴着,她烦躁地用手指向里抠挖,“嘶”一不小心碰到红肿的地方,“靠”她忍不住骂了句脏话,那只傻狗射这么多也不怕精尽人亡。

    好不容易清洁完毕,换上一条白色丝质吊带裙,加上一件小开衫,这批衣服是她妈妈得知她要来江市,特意叫了设计师上门来为她定制的,贴合她的尺码,加上明姝从梳妆台上取下的叶形暗钻发夹将她吹干的头发重新挽成一个半扎发,挑不出任何错。

    明姝下楼,和她姐姐用过饭,二人便沉默的坐在沙发上。

    她姐忙着处理公司事物,她打开电视漫不经心的消磨着。

    什么时候她们两个变成这样了,明姝有点恍惚,明明那时候姐姐会因为一只小狗吓得哇哇大哭地抱住她,她则是一天到晚上蹿下跳跑个不停歇。

    后来妈妈说要姐姐继承她的公司,爸爸说她要接替他的位子,于是姐姐变成杀伐果断的总裁,而她带着温柔面具变成遇事三分笑的乖乖女。

    这么多年下来,即使她两了解彼此也卸不下面具了。

    “姐姐”明姝放下遥控器试探开口道,“姐姐有没有碰到靳氏集团?”

    知妹莫若姐,她一开口明缨就知道她要干嘛了,作为公司掌权人,几乎在还没来江市之前,她就把靳氏全面调查了一番,靳氏背后不单独只是靳家,和另外诸、宿、付三家都有联系,她想要入驻江市,以后少不了要和其中之一合作。

    但她妹妹不会是想了解商场,她听说这四家刚好各有一人在青云高中,和她妹妹同年级,看来是他们了。

    “我让助理把那四人的信息及背景发给你。”明缨相信她妹妹,不管是和他们成为朋友亦或是与他们竞争,明姝都不会输。

    “好的,谢谢姐姐。”她在学校了解的都太片面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是嘛。

    “还有姐姐,我手机丢了。”明姝继续说。

    “手机丢了?”明缨语气有点严肃,“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什么”明姝知道,她姐姐问的是泄露出来会变成丑闻的信息,这个她可以保证没有。

    “滑雪、冲浪、旅游、酒吧”远离市郊的一栋别墅里,宿野接过付曦文递过来的一个最新款tg手机,手机有密码,但这难不倒他,只见他手指操作一下,三两下就解了锁。

    “她手机也没有什么啊”宿野不解地翻着这些照片。

    “给我看看”坐在沙发上一直没说话的诸斯开口了,“给你”他接过手机,一张张翻看,她很谨慎,手机相册里基本上全是记录她生活的照片,甚至连露脸照都难有几张,没一会儿就翻到了底。

    诸斯骨节分明的手指按灭屏幕,将手机丢到桌上。

    “诸斯,有什么发现吗?”付曦文脸上表情不再阴沉,显然是发泄过了。

    注意到一侧沙发上的动静,诸斯扶了扶眼镜,开口道:“她和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同类,她只是想玩玩而已……”

    白玉佳从柔软的沙发上支起身体,她嘴唇红肿,脸上、身上、小穴里甚至是嘴巴里都是男人的精液,身上布满青青紫紫的印记。

    “玩玩而已……”她喃喃道,原来,她把她和他们都不当一回事吗?女孩不可置信,眼泪从她红肿的眼睛里流出来,滴落在沙发上,留下一个个印记。

    “醒了?”像是才注意到,诸斯走过去,将女孩抱起,“我带你去洗洗”,他温柔磁性的声音响起,本来见是他还有些瑟缩的女孩也在他的话里逐渐平静下来。

    “啧,诸斯比我还会啊”靳佑和突然感叹一句。

    “诸斯只对他感兴趣的女人,而你他妈像个花孔雀一样到处开屏。”宿野怼他一句。

    “那就打赌,谁先睡到她,怎样?来不来?”靳佑和撩了撩他蓝灰挑染的头发,若是在学校里,他这一下又得引起多少女生的尖叫。

    “收起你那发情的样子,我来”付曦文开口道,他一定要抓到她。

    “赌点什么吧,我赌那辆限量版跑车。”靳佑和道。

    “枪,a国产的最有杀伤力的那款。”

    “我靠,付曦文你够本事的啊,这都能搞到,那我加一个私人飞机。”宿野回复道。

    “行,那我叫助理明早给你送一个过来。”明缨松了口气,“好了,我要回去了。”她公司还有事要忙,在市中心有房子,平时也不住明姝这里。

    “好,姐姐再见。”明姝站在门口,目送她姐姐离开。

    “管家”她转过身吩咐道:“给我买几套学校的制服和一套新课本。”

    “好”管家恭恭敬敬地应下。

    “还有gu家的书包”明姝补充道。

    “小姐,是哪一款?”管家说着递上一个平板,里面全是gu家的新款包包。

    她划拉几下,挑了一款,“明早我要见到课本和书包。”陈列间的那些包包她都背腻了。

    “是”管家点点头便下去了。

    (女主家庭的一些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