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一抹姝色(校园np) > 章节目录 误入
    第1章

    江市,Pink高档酒吧一楼。

    舞池中央人头攒动,动感音乐加上富有节奏感的灯光,让人沦陷在这视听陷阱中。

    “来,陪本小姐再喝一杯!”卡座里的女孩举起一杯澄澈透明的粉红色调制酒,对着坐在她对面的女孩。

    粉色酒液顺着女孩樱唇溢出少许,平添几分惑人之气。

    女孩一双狐狸眼,根根分明上翘的睫毛,延申到眼尾的黑色眼线上挑,搭配艳色系眼影,显得妩媚。

    而小巧的鼻子和瓜子脸又让她看起来有几分纯真。

    “阿姝,庆祝你转学,喝!”对面女孩一脸浓颜系长相,一头微卷的长发,也举起了杯。

    “为了最后的夜晚,干杯!”明姝又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两人一会互叙离别一会抱头痛苦。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人醉的不轻。

    “阿姝,我先去上厕所。”宣琳说完就起身告别,座位上留着她的ch包包。

    明姝微微点头,一双眼睛里弥漫了少许雾气,两颊因为酒气略微有些红。

    “美女”

    她抬头,一个端着一支酒的男人走上前来。

    kul上衣gx的鞋,加上他手上那个20万的表,标准的纨绔子弟。

    作为江市最高级的酒吧,pink毫无疑问是富家纨绔子弟的聚集地。

    当然还有许多来这里寻机会的拜金女,他们用着租借来的名牌包包化着或浓或艳的妆,意图一举跨越阶级。

    往往只是沦为玩物。

    这些明姝在云市也见过,别人的事,她不管。

    但是面前这人,将她也划分为那一类人,让她很不爽。

    男人见她看向他,装作绅士的询问,“这里可以坐吗?”

    明姝收回目光,只用涂了浅绿色的指甲轻轻摇晃杯中的酒液。

    啧,要不是美甲太耽误写作业了她就去做了。

    男人见她没说话,以为她是默许了,便要往她对面坐下。

    “滚”清脆如黄莺般的声音,带了几分高高在上。

    男人见她一瞬间凌厉起来的气势,便知是自己判断错误,忙不迭地走了。

    pink酒吧这点非常不错,那就是一旦被拒绝,猎色的人便不再纠缠。

    毕竟拒绝的人,十有八九是同样的富贵之家。

    也许对方家还在你之上,曾经就有过纨绔执意纠缠,然后被对方一夜之间搞的家族破产的例子。

    但也有例外。

    江市人所周知的四大家族的直系公子哥们,可以忽视这一点。

    这些是刚从云市过来的明姝所陌生的,即使她知道,也会照拒不误。

    尿意从膀胱传来,宣琳还没回来,明姝起身去厕所找她。

    pink酒吧今晚的人似乎特别多,厕所排起了长队。

    实在憋不住了,她烦躁地扯过侍应,打听清楚二层也有厕所后就往上走去。

    电梯气味太繁杂了,她选择楼梯。

    二层与三层一样的布置,只不过二层是普通vip的,而三层只有一个超大的房间,客人自然是那四位。

    三层,隔音的房间里。

    “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伴随着搅弄的水声,连绵不绝。

    “啊……嗯啊”浑身赤裸的女人趴伏在地上,一对圆润肉感的乳房随着后面凶狠的撞击来回晃荡。

    “屁股再撅高点,骚货。”

    男人一身篮球服,裤子半褪,露出腿间的紫红色阴茎,冠状头像一把剑刃一样破开女人的小穴,在里面进进出出。

    “爽不爽?嗯?”又是一记深顶,操的女人淫水直流。

    “爽,宿少爷的肉棒操的我的小逼好爽。”

    “操,真骚”说完,男人加速了冲刺。

    这场活春宫有两位旁观者,诸斯坐在沙发上,白色系着绀白条纹的领带的衬衣包裹住他上身,西装长裤修饰出他笔直的腿。

    温润俊朗的脸庞很容易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如果忽视男人两腿间高高支起的事物的话。

    他骨节分明的双手举起酒杯,慢慢啜饮着,眼镜镜片反射着酒液的微光。

    “停下,这位小姐好像不舒服。”诸斯温和的嗓音响起,他是对着另一边的活春宫说的。

    “停下?他妈的这怎么停下?”

    黑发挑染蓝灰色的靳佑和嗤了一句,反而加快了速度,黑色水晶质的耳钉随着他的动作晃动。

    而在他腿上坐着一位少女,两腿大分着,眼睛里是要落不落的泪水,嘴唇屈辱的咬着,暗示这场性事的被迫性。

    “你叫啊,小婊子,怎么不叫?”

    “诸斯,你他妈就喜欢操这种货色?”

    “像死鱼一样不给反应,除了是个处还被你破了之外,一点都不给劲。”

    靳佑和腰部快速顶动,最后在少女身体里释放过后就拔了出来。

    “你喜欢给你操。”说着推了一把少女。

    少女顺势倒在诸斯脚边。

    小巧的乳房上是红肿的乳尖,腰上还印有青青紫紫的印记,没完全闭合的小穴里流出白色的浊液。

    “救救我”许是刚才诸斯的话让这个少女感受到了一丝温柔,她伸出颤巍巍的手,扒拉着他的裤腿。

    “放我走”低低的啜泣声让人情动。

    “好啊”诸斯脸上带着堪称完美的笑容,弯下腰,将她抱到怀里。

    “你怎么就喜欢操成绩比你厉害的,怎么,成绩是能通过体液传播吗?诸斯?”沙发上同样穿着的付曦文眯了眯狭长的眼眸,胸前青云高中的刺绣若隐若现。

    回答他的,是有节奏的拍打声。

    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味。

    “啪嗒啪嗒”

    一层一层的台阶走完,明姝站在走廊里,酒意随着运动消散了大半,尿意更为明显。

    什么破酒吧,厕所都找不到。

    “咚咚咚”她敲响了唯一一间房门,打算问问路。

    ti的个性耳饰随着她的动作摇晃。

    “咚咚咚”没有人开门,她再敲了一次。

    “有人敲门”付曦文示意靳佑和,这里闲着的,就他们两个。

    “哪个不长眼睛的来惹事?”靳佑和单手提着裤子,风流倜傥的脸上满是不爽。

    “咔嚓”门被大力拉开,撞在墙上。

    “你好请问厕所怎么……”

    la的吊带下面是ef家最新款的短裙,露出少女笔直白皙的长腿。

    一六五的身高让她站在面前一米八的男人面前,能透过间隙看到房中的情形。

    房内的男人压在女人赤裸的身体上,因为外人在场而动作更激烈。

    声色场所,腐烂与堕落,这是她的感觉。

    “不好意……”明姝皱了皱眉头,眼里带了几分厌恶。

    她很快反应过来,转身要走。

    却有人动作比她更快,胳膊上传来大力一拉,“啪”门在她身后关上,她被拉进了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