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眸中的月亮(1V1 SC) > 章节目录 22.发烧
    到年终了,大家为了过个好年,最后这几天每天忙得脚不沾地,霍靖骁和余彬两个老板也陪着大家加了好几天的班,每次都忙得没有时间好好吃饭。

    余彬还好,回家去了还有孙语遥给他煮宵夜,热乎饭一吃,抱着香软的妻子睡着暖和的被窝倒是幸福,但霍靖骁孤家寡人一个,等他回到家时间不早了,很饿却没有胃口,而且还累,连应付都不想应付了。

    总算有一天能按时下班,他吃过晚饭后无事消遣,又翻出策划方案来完善,改着改着就趴在客厅里睡着了。客厅的窗户没关严实,寒冬的冷风灌进来,他是被冷醒的。他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他草草收拾了一下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他赶去上班,刚到办公室坐下没多久,他就感到身体不舒服,后来才发现自己发烧了,但是他还是撑着把当天的工作做完了才离开公司,等他回到家,一头扎进被窝里就起不来了。

    余彬下班来找他的时候,他的助理告诉他霍总已经提前下班了。

    “霍总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舒服,就先走了。”

    余彬说了句奇怪,看了看还在等自己发话的员工,“行,那你先下班吧,辛苦了。”

    “余总客气了。”

    提前下班可不是霍靖骁这个工作狂的风格,他发了条消息问他没事吧,怎么先走了,等了好一阵没回复,想着他可能还没看到消息,他没多想,自己先回家了。

    霍靖骁躺在床上昏昏噩噩睡了三个小时,口渴得厉害,起来喝水顺便吃药时才发现家里没备药,害怕拖着会耽误工作,他还是强忍着不舒服准备出门买药。

    正坐在鞋柜处穿鞋的时候,余彬来了电话,霍靖骁接通按了免提。

    “喂,你在哪儿呢?”

    “在家。”霍靖骁嗓子痛得厉害,说话的声音都嘶哑了许多。

    “噫?在家怎么不开灯?你穷到交不起电费了?”余彬嘴欠地打趣他,顿了一下,发现他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你声音怎么哑了?纵欲过度了吗?”

    “不会说话就别说,欠收拾是吧?”终究是身体不舒服,一句话说得有气无力,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气势。

    “还有力气收拾我,看来不严重。哦对了,你等一下开个门,给你送点菜。”

    说完,余彬就要挂断电话,霍靖骁及时出声。

    “你等等,你上来的时候给我带点退烧药。”

    “发烧了?严重吗?严重的话光吃药可不行,赶紧下来我带你去打一针。”

    霍靖骁舔了舔干涸的唇瓣,说:“不严重,吃点药就行了。”

    “好,那你等着。”

    挂了电话,霍靖骁无力地靠在墙上,不想动了,他就坐在门口等余彬来。

    霍靖骁住的小区附近就有个药店,没过多久,迷糊的霍靖骁就听到了按密码的声音。

    过道的光随着门的打开逐渐透了进来,霍靖骁抬头,看到了裹成球的宋诗乔。

    她一只手提着大包小包,另一只手把着门把手,她胸腔鼓动,微微喘着气,小脸被帽子围巾包着只剩下一双充满担心的眼睛露在空气里。

    “我……我来帮我哥送东西。”

    密码是余彬告诉她的,他说霍靖骁这会儿肯定在床上躺着,为了体贴他,就让宋诗乔直接开门进去。宋诗乔敲门了,半天没人应,她担心他病得厉害,连忙按了密码进来,没想到在门口撞了个正着,有一股莫名的紧张。

    霍靖骁站起身来,伸手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这么多东西,怎么让你来?”

    “没事,不重的。君如钧寒跟着来了,孩子黏他,就让我来跑腿了。”

    “进来坐会儿吗?”霍靖骁开了灯,整个房间瞬间亮如白昼。

    宋诗乔看了看他,感觉他的步子有点虚,心里很不安,鞋也没换,立马跟上去,想提走他手里的东西,冰凉的小手落进他温热的大掌里,霍靖骁顿了顿,垂眸望她,她埋头不看他,说了句:“我来,你去休息吧。”

    她抢过他手中的袋子,把药留在他手里,“这个是退烧药,一次一包,你快把药吃了。”

    霍靖骁看着她小跑进厨房的身影,突然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宋诗乔进了厨房,不由惊叹了一下他家厨房的干净整齐,她把新鲜的菜放在流理台上,准备塞到冰箱里去,刚打开冰箱门,她突然想到什么,她问:“你吃东西了吗?没吃的话先吃点东西再吃药。”

    一声闷闷的“吃了”传进厨房。

    “那就行。可不能空腹吃药,对身体不好。”

    “嗯,知道的。”

    此时的她宛如一个小大人,把往常自己生病时大人们对她的嘱咐都念叨出来。

    等她收拾完,霍靖骁闭着眼睛缩在沙发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宋诗乔踮着脚走近他,看到桌子上的冒着水汽的杯子,知道他已经吃过了药。

    她轻轻推了推他,放低声线叫他:“靖骁哥?”

    他没动静,宋诗乔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烫得厉害,她眉心紧皱,瞬间感觉心里像是被人揪了一把。她连忙跑进他的房间,抱了一床厚棉被给他盖上,又找到空调遥控器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些。

    她沿着沙发蹲下,静静看着他的睡颜,因为高热他的脸泛着红,呼吸也比平时更加沉重。

    她眼里溢满了心疼。

    如果不是今天恰巧他们来给他送东西,他发烧那么严重又有谁会知道呢?

    看了看时间,宋诗乔上去了挺久,余彬有些担心,他打电话问她怎么还不下去,她说:“靖骁哥刚吃了退烧药睡了,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我看他挺严重的,要不我在这守着他,看看情况,你先把钧寒君如送回去,然后你再回来把他带去医院打一针吧。”

    电话那头的余彬同意了,他挂了电话赶紧开车把孩子送到家,又立马掉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