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甜秘密(校园高H) > 章节目录 从现在起,纪翡同学的身体就是我专用的了
    郁岁之要司机接她前往的地点是位于CBD的一处高级公寓。

    至少不是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海边别墅。

    纪翡在去的路上稍微放心了一些。

    但被送至专用电梯口,独自一人乘坐电梯直达顶层时,她才发现这地方进来之后,若是情况危险,同样没办法逃。

    电梯因为中途不停留,在她真正拔腿想要逃走之前就已经到达。

    “叮”地一声,两扇电梯门朝一旁拉开,出现在电梯后的身影,几乎让纪翡呼吸一窒。

    郁岁之这张面孔,纪翡平日里没少见到。

    因为在同一层,他又和苏嘉名关系好。即使她特地告诫自己不要沉迷于美色,也难免要对上几回视线。

    今天男生没穿校服,而是随意穿了一件灰T恤。闪瞎人的耳钉也被取了下来,现在他耳骨干干净净的,耳廓的形状好像还有点点尖,像精灵一样。

    “进来吧,纪翡同学。”

    见她迟迟站在电梯内不出来,只顾着悄悄打量他,郁岁之微微一笑,一手拦住电梯门,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轻轻扯了一把。

    她闻到了男生身上的香味,淡淡的,很清新。

    纪翡有些防备,却还故作镇定的姿态,倒是意外地中和了平时那股生人勿进的冰山感。郁岁之开始觉得她其实是有些呆的。

    将她拉进公寓后,他忍不住在她脸上多扫了一眼,才将她松开。

    纪翡光顾着观察这间名为“公寓”,实际上是三层豪华别墅的屋子,没察觉到男生的那一瞥。

    换好拖鞋后,纪翡跟着郁岁之往里走。

    男生此时表现得极为亲切,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介绍他的领地。

    纪翡不知道该回他些什么,只好礼貌地问道:“你平时就住这里吗?”

    “很少过来,”郁岁之说,“平时会住在学校旁边。”

    “哦……”纪翡点点头,“那这里现在只有你跟我两个人?”

    郁岁之脚步停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她说:“当然啦,纪翡同学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吗?昨天也不让我送……”

    在学校时,纪翡偶尔经过他身边,听见他讲话的口吻其实并不是这样透着让人难以拒绝的熟稔,相反,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冷淡的,即便是好声好气地与人交流,也像是在无形中拒绝所有人的窥探。

    就像昨天,他被大部分人围在中间,眉宇间却隐隐透着不耐。

    但他今天和她说话,特别是刚刚的后半句,听起来好像……

    有股撒娇的意味。

    怪可爱的。

    纪翡想了想,直接问道:“你是在让我降低防备心吗?”

    郁岁之愣了愣,随即笑开:“这么明显啊……”

    纪翡点点头,超明显的。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一间卧室,郁岁之推开门,示意她先进去。

    被邀请的女生站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嗯……很典型的男生卧室。套房设计,灰棕色调,木地板、地台床、书桌、设计师品牌的沙发,还有一整面墙的书柜。

    他平时不住这边,书柜里的书看起来都没被翻动过,中间单独的格子里,有个帆船模型,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不知道是不是出自他之手。

    通往露台的大片窗帘已经被合拢,但因为房间内光源很多,所以看起来明亮而通透,像刷了一层暖色的糖。

    纪翡从小没有什么异性朋友,过年跟着父母走亲戚时,也基本上没进过堂哥堂弟们的房间。

    这还是第一次,她和同龄男生亲近到这一步。

    郁岁之靠在门边,看着她迈开步子,小心翼翼地踏进去。

    纪翡是羞于展露自己身材的女孩子,发育期没有受过女性长辈正面的引导,所以她对自己身体的任何变化都想要藏起来。私服的风格以不展露少女性征为主要目的。

    所以她今天只简单套了一件枣红色正肩T恤,配上一条直筒牛仔裤。一头黑亮的头发被她扎了起来,露出雪白柔嫩的后颈。

    但属于女生的背影纤薄而挺拔,袖口伸出来的两条胳膊,被T恤的颜色衬得愈发白净。

    “咔嚓”一声,房门轻轻关上。

    男生高挑而阔大的身子朝着她逼近,像是裹着一团热源,纪翡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喷洒在她头顶,只要他稍微再压下来一点,自己就会被全然抱住。

    她瑟缩了一下。

    “呵……”男生敏锐地察觉,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短促的笑。

    这下她确定他的呼吸已经晕到了她后颈上。

    但下一刻,热源竟移开了。

    郁岁之将身子直起来,越过她走向房间的沙发,似乎刚才那瞬间的裹挟只是她的错觉。

    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纪翡终于从包里拿出两张A4纸,“我……昨天,做了一个表格,是关于彼此之间属性的调查。因为我不了解你,所以如果要继续下去的话,我希望能事先规定好一些注意事项,还有……”

    郁岁之撩着眼皮一直注视着她,她有些紧张地顿了顿,接着说道:“安全词什么的。”

    “一脸正经地说出「安全词」这种东西,你弄得我也开始紧张了,”郁岁之调整了一下原本歪斜的坐姿,朝她伸出手,“我看看。”

    会被嘲笑的吧。

    纪翡慢吞吞地走过去,将表格递到他手上。男生却认认真真地从头扫了一遍,然后说道:“好厉害,居然是手绘的。”

    欸?

    她愣了愣,有些意外他竟然没说出什么调侃她的话。

    他用手指夹着调查表起身,走向书桌,拿出两支笔,朝着纪翡递过来一支,“那现在就填一下吧。”

    于是就这样,二人莫名其妙地在书桌前坐下来,像完成什么作业一样,一项一项地将表格填满。

    题目是纪翡出的,她写起来无比流畅。

    倒是郁岁之,拖拖拉拉也没填几个答案进去,还很作弊地写一栏瞟一眼她的回答。

    磨蹭了将近二十分钟,终于将所有答案填好。留下了一些空白,是不确定,有待在实践中体验究竟能不能接受的。

    落款处,二人各自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交换问卷。

    纪翡的问卷答案的确很大尺度,和她喜欢看的片子一样。郁岁之很难想象她究竟是怎样用这样干净冷冽的形象写下这么多黄暴词汇的,相比之下,他根本不需要写什么内容,他只用,完全遵照她的意愿来就行。

    换言之,她只是想要一个稍微强势一点的男生来陪她玩一场很刺激的游戏,并且严守她的秘密而已。

    很微妙的,他有种自己被人嫖了的感觉。

    “安全词你来想,”纪翡提醒他,“有什么词是可以让你立刻停下来的。”

    是在害怕他会一时收不住手吗?就像被她看到过的那样。

    郁岁之笑了笑,“不如就「我不喜欢」吧。”

    ……

    竟然是这么普通又扫兴的词吗?

    纪翡愣了愣,听见郁岁之继续说道:“如果纪翡你说出那种模模糊糊、摸棱两可的话,我会当作你其实很想要我继续。但是,如果你明确表示自己不喜欢,我一定会停下来。怎么样?”

    问她怎么样……

    这当然很好啊。

    好得有些过分了。

    她有些闪躲地避开他的视线,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郁岁之将她手里的表抽走,迭放在桌面上,“从现在起,纪翡同学的身体就是我专用的了。”

    他这样通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