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甜秘密(校园高H) > 章节目录 要找我玩玩?
    在被郁岁之撞破自慰的这一刻起,纪翡就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以及行动能力。

    以致于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至少应该阻止他,将她的手机捡起来。

    就犹豫了那么一瞬,手机屏幕上代表着她最不堪性癖的视频就这样完完全全、毫不掩饰地暴露在了郁岁之的面前。

    虽然他在下一秒,就面无表情地翻转手机,将屏幕摁灭。

    但纪翡发誓,自己真的听见了从他喉咙里发出的一声小小的、耳语般的惊叹。

    “哈……”地一声,像摇晃了许久的罐装可乐被拉开,里面咕噜咕噜往外冒的,全是她强烈的、无法言说的羞耻。

    她埋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内心深处最难以启齿的想法……她连男朋友都不敢交,不敢接受别人的告白,更不敢向喜欢的人告白。

    她在所有人眼里,都是漂亮的,清冷的,守规矩的,不可以亵玩的存在。班上男生甚至连黄腔都不敢在她面前开……

    这么久这么久了。

    明明密不透风的。

    为什么才短短几个小时而已,她就把事情全都搞砸。

    为什么,为什么……

    偏偏是被郁岁之。

    偏偏是这个,被她在校外看见恶意斗殴,并且窥见过施虐欲的人。

    这算是什么地狱级别的风水轮流转啊?

    雨声越来越大,这多少掩盖了一些纪翡吸鼻子的声音。但她的眼泪却完全无法止住,嗒嗒地往下掉,将她撑在地面上的手背敲打出一片湿痕。

    目睹了这一切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男生终于轻抬脚步,朝她走过来。

    余光瞥见男生的裤脚时,纪翡下意识地缩起手脚,往后倒爬了几步。透过朦胧的视线和几乎遮住眼帘的发丝,她看到男生及时停了下来,没再接近她。

    门外有脚步声渐渐逼近,或许来人察觉到门锁紧闭,又调转方向,去了另外的房间。

    长久的沉默过后,郁岁之蹲下身子,将她的手机放下,往她的方向轻轻推了推。

    然后不发一言地站起身来,越过她朝门口走。

    一只白到发光的胳膊却将他的裤腿拽住。

    男生的校服裤是灰色,衬得萎顿在地的女生露出的四肢愈发纤白。

    郁岁之对于纪翡的印象,起初是苏嘉名和她作为同班同学走得近,在聊天时偶尔会提及这个名字。

    但也很奇怪,他明明记不住大多数人的脸,可是高一开学,他去苏嘉名班上找他时,见到纪翡本人的第一眼,竟然就能莫名其妙和这个名字对上号。

    因为苏嘉名对她的形容是“漂亮、白、很干净清纯,但是不怎么爱理人,气质特别冷淡”。

    后来是周围同学在议论校园清纯女神人选时,会将她排进去。

    至于排名是高是低,他并未关注过。

    教室在同一楼层,几乎每天都能打上一两回照面。

    当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校外见到的那一次。

    这样一个冷淡系的女孩,其实内心对于性爱有着极不正常的渴望……这种事,虽然很令人震惊,但这世上多的是不正常的事。

    特别是对于他们这种所有东西都触手可及的群体。

    当快乐的阈值变高后,就想找点别的刺激。

    他也曾听说,身边有认识的同龄人,十四五岁就失去了处男之身,早早地开始和人乱搞,到十七岁时,身体都已经玩坏,要靠吃药才能硬起来。

    ……

    郁岁之垂眼看向纪翡。

    拽住他裤腿的手指,修长匀称,不是那种干瘦像鸡爪的手,而是莹润光洁,看起来很柔软。这双手在拉小提琴揉弦时,精准而有力,此时却在微微颤抖。

    “求你,不要说出去……”纪翡抬起头,仰面看他,绸缎般的长发垂在她脸侧,眼角的泪水还在不停地流,说实话看起来很……

    很色。

    “我做什么都可以……”她接着补充了一句。

    更色了。

    郁岁之看着她哭到梨花带雨却还是很好看的模样,忽然很想看到这张冷淡感十足的脸被糊满精液,射到吐舌头翻白眼是什么样子。

    但他也不想趁人之危。

    毕竟她刚刚失恋,不是吗?

    “你做什么都可以……”他再次蹲下来,握住她的手腕轻轻将她的手扯开,“纪翡同学,你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会让人产生奇怪的误解吗?”

    被握住手腕的女生一张脸顿时羞得通红,慌忙将腕子从他掌心挣脱。

    再说下去也许又要哭了。

    可郁岁之对嚼人舌根的事是真的不感兴趣,所以他微笑着安慰道:“你放心,我和纪翡同学一样,都是能保守秘密的人。”

    他这句堪称和善的话落在纪翡耳朵里,却犹如催命的符咒,立刻便将她判了死刑。

    他们都知道他指的是哪个秘密。

    郁岁之将人殴打致残的场景,目击的学生好巧不巧地,正是纪翡。

    因此这件事情传开,他会责怪到她头上,这很正常。

    但是——

    “真的不是我,那件事,不是我说的。”她再次解释,仰着一张哀哀挣扎的、泛着泪的面孔凑近他,企图求得他的谅解。

    他衣服整洁,一丝不苟,而她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自慰时解开的衬衫纽扣都没来得及扣上,就这样巴巴地贴近他。他微微垂眼,就能看到她肉粉色的带着小花边的胸罩。

    阅遍黄片的女生应该知道这样的姿势有多下流。

    郁岁之在内心讶异于她的大胆。

    在这瞬间他改变了主意。

    收回的掌心再次朝她伸出,他先是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脸侧垂下的发丝撩到耳后,然后,轻轻拍了拍她送上门来的,像是渴望被他做什么的脸,柔声说道:“既然不是你,那以你保守秘密的嘴风,应该也很能放心我才对啊!”

    “还是说,”他顿了顿,嘴角笑意更深,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洒下一片阴影,看起来像个十足的玩咖,“纪翡同学因为失恋,再加上被我撞破了想被调教的秘密,所以现在自暴自弃地,要找我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