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七巧(1v2) > 章节目录 18.杏 l a yuzhaiwu.x y z
    预计着离目的地还有一公里的时候,罗放又举起了摄影机。镜头先是对准窗外,记录下巴士由减速到彻底停下,再转回车内,聚焦率先站起身的经理,经理很大力地拍着手,叫队员们醒一醒,准备搬东西。

    一路保持同一个姿势睡了两个多小时,大家的腿脚早被坐得发麻,因此当经理的话喊过三遍,也并没有人立刻跟着站起来,反倒是一片哀鸣,足足缓了好一会才依次下了车。

    腹仓里堆得半满,除了各人的旅行包外,还有帐篷,鱼竿,烤箱,木炭等等。搬东西当然也是轮不上罗放的,她就站在一旁,端着摄影机记录队员们往下搬东西的景象。

    这次露营的地点是最近被驴友们发现,而后才在网上火起来的,但由于并非被充分开发的景区,道路的建设约等于没有,尤其夏季植被丰茂,被前人踩出的小径辨认起来也很困难。一行人着实走了许多歪路,直累得气喘吁吁,总算找到一块有露营痕迹的平地,将东西随意在地上一堆,就坐着休息起来。

    季殷是这群人里情形最好的一个,甚至有余裕先铺好野餐垫,才将拎包背包放到地上,完全没有脱力的样子。但手却是被勒得狠了,在掌心留下很刺眼的一道淤痕,令他不得不用拇指揉搓来活血。

    镜头情不自禁地就移到了他的手上。

    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皮肤下隐隐可见的青色血管,在使力时向下微微弯出一点弧度,看着就叫人觉得有力,又不失美感。

    电竞选手除非体重基数实在太大,不然手都不会太难看,但季殷这双手多少有些漂亮得过分了,简直是可以去做手模的程度。罗放一边细致地拍,生怕手抖聚不上焦,一边觉得自己首先不是一个手控,其次不是一个手控,对于最近自己剪的视频评论区善意质疑摄影师是不是手控的疑惑评论,也真心感觉摸不着头绪。

    好吧……也许是有一点,以后剪的时候注意一下。

    颇有些做贼心虚地将镜头移到了别的队员身上,她心里又止不住地联想,就是刚刚的那一双手,在多少个夜里抚遍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刚洗过澡是凉的,情动时是炽烫的,激情渐消后又是温热的,那温度感受透过肌肤,皮肉,骨骼,一直烙进灵魂深处。

    浑身暖洋洋的,这暖意却并非太阳光所能给予,而是由内而外,因为由衷感到幸福所散发的。思及此处,她不由悚然一惊——心动了?不会真心动了吧?日久生情?察觉到这种可能,天上好似有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叫她浑身一凉,被迫冷静了下来。

    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她再清楚不过了,一个背着必须完成任务的漂泊旅人——不,或许连人都算不上,一年以后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事。前途不明,未来难测,就算心动,也不过是害人害己的多余感情罢了。

    镜头里的队员们都离开了画面,只剩下经理和分析师在那准备等会烤肉用的东西,她却恍然不知,只是站在原地,琢磨着该如何料理这段不该存在的感情。直到季殷又朝她走过来,伸手在镜头前晃了晃道:人都没了傻拍什么呢?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i52yzw.com

    她这才回神,连忙有些尴尬地说道:抱歉,刚走了会神。

    本来预计是一起钓鱼的,但刚检查鱼竿坏了一根,就是他们四个去钓鱼。我刚看到山上有青花椒,打算去摘,要拍么?

    照理来说,这个提议罗放本应该拒绝的,但因着刚刚的一晃神,她下意识便回答了好,再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两个人于是就踏上了上山的路,说是山,其实也不过是个土坡,只是植被丰茂,爬起来十分困难。季殷大概是见两个人独处,丝毫没了避讳,知道罗放自己端着摄影机走得吃力,就时不时回头伸手拉上一把。罗放开始时还在盘算这些片段剪完了该怎么拼,后来索性破罐子破摔,到时候再说了。

    两个人一路无话,一直走到了那棵花椒树边,这里显然没什么人来过,季殷也不多摘,只揪了几串最饱满的果实,就朝旁边满树金黄的杏树走去。罗放看他那意思是要摘些回去,终于没忍住,开口制止道:别摘。

    季殷回头,脸上的表情显而易见是好奇:为什么?

    罗放不立刻给他个解答,只道:你摘一颗,掰开就知道了。

    季殷不明就里,但还是伸出手去。目光巡视两圈后,他在绿叶间摘下一颗最为成熟饱满的杏子,然后依罗放刚才所说,将那颗杏沿着天然的缝合线顺利掰开。

    杏子已经熟透了,果皮的黄色沁透了整颗果子,果肉呈现出一丝一丝的质感,掰开的裂口毛茸茸的,光是用看就仿佛能闻到甜香。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在那诱人的果肉之间,纠缠着几条色泽不美,肉嘟嘟的大白虫。

    看到那几条蛋白质的瞬间,季殷的脸就僵住了,手登时条件反射般地一松,裂开两半的杏也随之滚落进了草丛中。罗放短暂纠结一秒,到底是去拍那杏里的虫还是季殷的脸,最终决定去拍季殷的脸色——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机会难得。

    眼见着罗放左拍右前拍后拍恨不能来个俯拍,季殷终于绷不住了,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罗放!

    罗放眼见不妙,立刻蹲下身,给那仍在杏肉里翻滚的肉虫子来了个特写,打算放到片子里或者评论区去污染观众的眼,嘴里同时咕哝解释道:路边的杏就是这样,不打农药没法吃的,你季大少爷不食人间烟火,怪不得我的呀。

    那你直说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我亲身验证?这个问题无需问出口,季殷也知道答案,无非就是为了视频素材。但看着罗放抱着摄影机笑嘻嘻站起身来,脸上的喜悦显而易见,他这抱怨终究也没说出口,只是冷哼一声:素材拍够了没有?刚才我看好了一条下去的路,有点陡,你就别抱着摄影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