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七巧(1v2) > 章节目录 5.想听什么
    季殷看她这模样,火从心头起,脑海里一时间就只剩下了两个字——欠操。

    不紧不慢地将性器楔入,他垂眸道:“放心,肯定喂你吃个饱。”

    然而这说出口的话和他的动作毫不相配,反叫罗放不由得面露迷茫,但很快,随着一记极深的顶弄,整场缠绵彻底变奏,这点迷茫也就烟消云散,转而被一种隐约的恐惧所取代了。

    太快了,太深了。

    每一下顶弄都是几乎尽根没入,抽出时又是整根抽出。这样大开大合的抽插下,甬道内的淫水被带出了许多,穴口被反复拓开摩擦,也很快就感受到了隐隐的痛,罗放忍不住向后躲,却被牢牢按住腰,避也避不得。

    疼……她哀叫着。

    馋还这么娇气。季殷啧了一声,但身下的动作的确放缓了,抽插的速度虽然还是快,却并不再整根抽离,只是极有分寸地在以特定的幅度顶弄,免去了进入时的一番碾压。罗放绷起来的腰肢渐渐放松,脸上又随之显出餍足的样子来。

    她是知恩图报的人,季殷在火坑前拉了自己一把,又半推半就和自己来这么一发,她当然也很愿意给对方添加一些良好体验,于是一次又一次地努力拱起腰肢,迎合着季殷动作,嘴里也忍着羞,说起曾经在片子上学到的荤话。

    她以为男人都是该喜欢听这些的,结果一句哥哥好棒刚说出口,季殷顶弄的动作便立时为止一凝,脸上表情也颇有了些无奈的味道:不想叫就不用叫,我不爱听这些。

    罗放强装出来的风情无处施展,登时就凝结在了脸上,也不好再问那你想听些什么,因为这一桩插曲,满室旖旎的气氛登时有些冷沉了。

    季殷看出她的疑惑与尴尬,心中分明有回答,却不愿意就此说出口。

    何必去学那些演出来的夸张词调呢?又哪里需要刻意为之的情态呢?他看着那张秀气小脸上的表情随着自己顶弄而产生的细微变化,也许是无意间蹙起的眉头,也许是跟着快感颤抖的睫羽,也许是嫩红舌尖湿漉漉地一舔,这样自然的风情媚意,才真撩在了人的心尖上。

    至于想听的……那真心说出口的一句句喜欢,不是胜过虚伪言语千倍百倍?

    只是这样的话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讲明,方才被窥探到欲拒还迎的心思已经是输了,现下要去剖白心迹,不如叫他找根绳子吊死还来得快些。直截了当的喜欢,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那些细微的喜悦与偏爱,暗藏在掌心的温度,抽送的力道里,但罗放并没敏感到能从这层层伪装下分辨出真心,也无心去分辨——露水情缘,何必费神?

    快感涓涓滴入心田,她觉着自己好像被甘露浇灌的一颗枯萎幼苗,一点点舒展开来,方才的拘谨散去,肉体的结合飞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她已经能毫无障碍地冲着季殷撒娇了。快一点,慢一点,重一点,轻一点,接个吻,摸摸胸。季殷却是相当的好脾气,随她怎么吩咐,尽职到好像服务业从业者,反叫偶尔清明的罗放感到不好意思。

    终于,当罗放的湿发已经半干,累加在体内的快感也到了某个阈值,她的呼吸忽然急促许多,两团乳肉晃得像水波一般叫人目眩,紧接着小腹绷紧,已经被男人性器操软了小穴乍然间收缩,自深处喷出一大股水液,正浇淋在季殷的性器之上。季殷粗喘一声,身体不太明显地一抖,也跟着痛痛快快泄了出来。

    小腹处迎来一股股暖流,罗放脸上的迷醉之色更重,双眼都微微眯着,笑得格外惬意,好像冬天靠在火炉边的小猫那样,浑身都透着放松的气息。季殷摸摸她的脸,声音是相当的温柔:喜欢么?

    罗放很诚实地点点头。

    季殷罕见地笑笑:好,那再来一次。

    罗放其实是无所谓的——她现在已经吃了有七分饱,餐后甜点当然就无足轻重,季殷态度里隐约藏着的危险气息叫她觉得不妙,当下便想糊弄过去:那个……其实一次也够了……

    然而季殷不肯放过她,脸上表情虽还是和善,说出的话却步步紧逼:咱们虽然说是露水情缘,可也该讲江湖道义,小妹妹,你吃饱了,我却还饿着,这难道算公平?

    这番诉求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但罗放总觉得这位好人是憋着一股劲,非要她露出些不堪的情态不可。可惜猜想不能当证据,她只得先扯出个笑小声到:好……但是我得先休息五分钟。

    季殷立刻点头应允,干脆利落,反叫罗放暗暗后悔,心想刚才就是说十分钟,这人恐怕也不会说个不字。季殷却像能看穿她心思一样,表情平淡道:还是十分钟吧。

    他这样好说话,倒显得罗放方才的怀疑似乎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戒备心当下便放松了许多。季殷给她递了杯水,仿佛随意问道:你真成年了?

    罗放点点头:都大三了。

    学业很忙么。

    还好,课不算多,还有空追比赛。

    前男友也是同学?

    不全是。被问到这节,罗放很明显有些慌乱,语速极快地想掩饰过去:是学长,已经出国了。

    季殷瞧出他的慌张,但心里衡量了一下,感觉这个理由也还算合乎逻辑,只当她是不想谈私人问题,于是就没再向下追问。

    两个人接着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些游戏啊比赛啊之类的闲话,气氛一时间还算融洽,但当十分钟一到,季殷还是点了点茶几上的钟表,轻声提醒道: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