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七巧(1v2) > 章节目录 1.突发状况
    两年半以前。

    一间装修颇为典雅的酒吧里,灯光昏暗,音乐舒缓,香薰气息隐隐浮动,越发叫人放松,正是个谈情说爱的绝好所在。

    坐在卡座的季殷却并无谈情的雅兴,只端着酒杯,一下一下轻晃着其中的淡金色酒液,目光漫无目的的掠过视野内的一桌桌男女,最终才落到对面的男人脸上。

    “找我出来什么事?”

    男人很伤心似地挑眉“啧”了一声:“我说老季你这就是好心当驴肝肺了,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才约你出来散散心,怎么说得跟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似的。”

    听到这话,季殷唇角很勉强挂上一丝笑,是想让好友放心,可心中郁闷半点未减,眼中仍旧殊无欢意:“我知道你是好心,但——”

    “季殷,我的季大少爷,这时候回训练室你又能干嘛?rank冲分?”男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接下来,又有意压低了声音道:“再说你那四个队友全出去操粉玩德州,你就算把自己磨成世界第一又有什么用?这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见季殷还是端着酒杯不说话,他叹口气:“你身边都空了多久了?要我说今晚你就放松放松,万一再有段艳遇什么的……”

    “在这种地方找女朋友?”季殷总算不再是那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但眼中的嘲讽却显而易见:“没时间没兴趣。”

    “那419。”

    “你不怕得病?”

    “我说你——”好友几乎要被他的消极态度气得背过气去,余光瞟到左前方一桌,忽然又计上心来,揶揄笑道:“那英雄救美有没有兴趣?”

    季殷眉头一挑,依旧不言语,静等着他往下说。

    好友努努下巴,示意他去看刚刚落座的一对男女:“那男是振华董事长的小儿子,你别看长得人模狗样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又脏又狠,他领来那小姑娘,今晚怕是要遭罪咯。”

    “你又知道他们不是你情我愿?再说就算是刚来,和你我又有什么关系,轮得到咱们去多管闲事?”

    “季殷你还真别跟我杠,这种地方是你来得多我来得多?至于和你我什么关系,哼哼。”好友仰头猛灌一大口啤酒,咧嘴一笑:“你看看那小姑娘包上挂着的钥匙扣。”

    拗不过好友的热切,季殷纵然怠惰,也只得偏过头去。因着角度关系,他看不清那男人的面容,但看背影,的确颇有精英气质,至于那女孩——

    他眸光不由得微微一凝。

    好乖。

    女孩来前显然仔细装扮过,长发柔顺地披散下来,越发衬得下巴尖尖,一张小脸像只有巴掌大,说话时总是低着头,不太好意思看对面的男人似的,却由此更显出一股惹人怜爱的韵味来。

    而那被好友特意点出的钥匙扣,则是一只衣服上印着“JI”两个字母的棉花娃娃。娃娃做工普普通通甚至称得上简陋,和女孩的皮包格格不入,分外突兀。

    季殷看着那娃娃,目光忽然间就柔和了下来。

    他记得这东西是去年俱乐部发售的周边商品,大概是在年终礼盒里包含的?总之是不单卖,当时还引起了一波不小的抱怨声浪。

    所以,这女孩是自己的粉丝?

    心尖有什么东西蓦然一动,他回过头,将一直端着的酒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抬眼看向满脸揶揄的好友,问道:“你确定他们真是第一次见,之前不熟?”

    “我在这种场子泡了多少年了,能看走眼?怎么样,心思动了?我瞧着那小姑娘也不错,你……”

    “别瞎想,我对她没意思。”季殷斜好友一眼,神情依旧称得上泰然自若,宛然一副君子做派:“你难道不知道我最看不上睡粉的人?”

    “行行行,你清高。”好友送来一记白眼,但见他总算不再沉溺于负面情绪里,也不和他计较,当下对着一旁的服务生比了个手势,将人叫过来后,低声吩咐了几句。服务生听完,面上很显然露出犹豫的神色。好友笑着打开钱夹,抽出一沓钞票,又解下腕表,连着钞票一齐递过去,服务生这才喜笑颜开,快步走回吧台去了。

    季殷一旁冷眼看着,不由笑着摇摇头:“你也是够大方的。”

    “难得能看你季大少的乐子,这点东西又算什么?等会那小子一离席,你就找准机会把人带走,对面三季酒店我常年有包房,报我名字就行,你要等不及,这里二楼,我也有单间,2466就是。”

    “包房就大可不必了,我带她离开后讲清楚就回来,要是她还愿意跟这男人接着聊,我也管不着。”季殷撂下还算半满的酒杯,很笃定道:“给我留着,等会我还回来喝。”

    也正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方才的服务生已经端着一杯香槟去而复返,就直直朝着那对男女的桌位走去,接下来——

    玻璃杯碎裂的刺耳声音响起,跟着就是男人压抑着暴怒的指责:“怎么做事的,没长眼睛么?!”

    服务生立时连连道歉,建议不如先去盥洗室清理一下,如果客人不愿原谅,他愿意全额赔偿,

    那男人大概是顾忌着在女伴面前不好发怒,一句“你赔得起么”只说到一半就勉强咽下,到底还是跟着服务生去往盥洗室。

    眼见着二人越走越远,无需好友再去使眼色暗示,季殷便施施然站起身,迎着女孩诧异的目光走过去,听到一声“你是季殷?”后很自然地落了座。

    “小妹妹,能不能占用你几分钟时间,我有两句话想说。”

    女孩果然点点头,季殷也礼貌地笑笑:“这里不太方便,我们出去说,可以么?”

    女孩当然还是同意,两人于是起了身往外走,然而就在离出口还有约二十步路程时,门口忽然响起一阵极明显的喧闹声。季殷眼尖,加上个子高,很轻松就将状况看了个大概,只见几个警察拦在门口,又有几个警察已经在往人群中挤。

    抓嫖,还是查毒?如果是后者,一时半会,这屋里的人恐怕都别想走了。等会那男人从盥洗室出来,两边假如正好撞见,被误会截胡又要惹出一身的麻烦事。

    踌躇之际,身旁的电梯好似有意提醒似的,忽然“叮”了一声,是已经停在了一楼。

    即便此时已经不在好友的视线之内了,季殷仍隐约感受到了一道带着友好嘲讽的目光,但情势逼人容不得犹豫,他到底还是一咬牙,对着女孩道:“这好像出了点事,先跟我上二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