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亲人
    “你也有吗?”

    金灿灿的花丝流苏在庄凌的指间流淌,她望着姜呈的眼眸,轻轻地问道。

    “有。”姜呈点头,“我有的,你也会有一份。”

    姜家素来奢豪,特殊的地位和三代姜家人的魄力让姜呈的生活环境完全可以诠释纸迷金醉四个字。

    他的长命锁是姜濂特意求来的,结结实实地带了三年。

    所以他在准备礼物的时候,想要她也有个。

    长命百岁,这是最美好的祝愿。

    “我很喜欢。”庄凌合上盒子,如同雏鸟般投入姜呈的怀中,下巴枕在他的肩上,心底某种怅然渐渐消失。

    姜呈轻拍她的脊背,敏感地察觉到了她不太对劲的情绪,问道:“不开心?”

    “不是。”庄凌用自己的脸颊蹭着侧颈,闭上了眼睛,“我以前也有一个。”

    她感受着姜呈身上温暖的体温,他触碰她时温和的力度,像是被柔软蓬松的云彩包裹着沉甸甸的心,缓缓放松了自己紧绷的身体。

    “银包铜的,刻着长命百岁。”庄凌艰难地调取自己脑海中快要模糊的记忆。

    姜呈垂眸看着她,只看到她乌黑柔顺的发丝,垂落在他胸前。

    “是妈妈给我的。”庄凌说道,手臂搂紧姜呈的肩。

    “阿凌,妈妈走了。”

    模糊了样貌的女人,脸上还带着怎么也无法痊愈的淤青,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顶。

    “对不起,阿凌。”

    她放下了手,背对着她,大步向着黑暗的远方走去。

    她没有回头。

    小小的庄凌坐在门槛上,捧着掌心里的长命锁,呆呆地看了很久很久。

    那片黑暗,似乎从来没有结束过。

    “后来,我爸爸再婚,长命锁被拿给了新生的弟弟。再后来,他们也离开了,我再也没见过那个长命锁了。”

    庄凌说话的时候,语调没有波澜,平静得像是在说一个遥远又不真实的故事。

    姜呈只觉一股汹涌暴烈的怒气在胸腔里四处乱窜,像是咆哮恐怖的海浪般冲击着他的理智。

    像是之前他说过的那样,他从来没问过她的过去,甚至为了避免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连她父母的详细资料都没看过。

    他今后的人生是要和她永远在一起的,所以他必须要避开任何岔路的可能性。

    “你别生气。”庄凌却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一点点地起身,捧着他的脸,眉眼弯弯,如新月般静美。

    “哥哥,我很开心,我又有一个了。”

    她主动亲吻姜呈冷硬的唇,察觉到他握紧的拳在她后腰上缓缓松开,最后搂紧她的腰,温柔又凶狠地吻回来。

    舌尖缠绕,气息交融,亲密得不分你我。

    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姜呈。

    和他在一起,所有的遗憾都能被弥补,所有的伤痛都能被抚平,所有的孤独都会被填满。

    她一直看得到那些好奇、打量、揣测的目光。

    他们像是在说凭什么、为什么、怎么可能是你?

    可是,为什么不能是她?

    她是被姜呈坚定地选择的,她也选择了姜呈。

    他们之间的事,为什么要被别人评判?

    就算有一天,他们走不到最后,那么,也是她能够接受的结果。

    她自小早慧,从不会因为周围的人的话语有任何动摇。

    “哥哥……”庄凌轻喘着叫出这个在两人之间更显得暧昧的称呼,“要……要做吗?”

    情绪对于身体的影响往往是很直接的。

    就像是现在,她想要和他更亲密一点——虽然一开始她的想法是不能和他闹太晚,毕竟还在奶奶家。

    姜呈艰难地从她胸前抬起头,压低眉眼,一脸焦躁地摇头:“太晚了。”

    他的手指还落在她的锁骨上,恋恋不舍又艰难地离开。

    这还是庄凌第一次被他拒绝。

    是个新奇的体验。

    她倒是没有什么被拒绝的不满,只是单纯觉得姜呈这种焦躁又必须得压制的无奈模样看起来格外可爱。

    她的唇角微微上翘,很艰难地憋住再捉弄他的念头,伸手握住他的手指问道:“那你要回去吗?”

    姜呈抓了抓自己已经长长的头发,努力调整自己的神态,“我去洗个澡,你先睡。”

    庄凌了然点头,只是说道:“你别用冷水,小心感冒。”

    姜呈应下,顺便还关了大部分灯光,只留在远离庄凌那一侧的床头灯。

    时间已经很晚了,庄凌听着姜呈脚步声远去,打了个呵欠。她平时作息时间很规律,基本不会熬这么晚,早就已经困了。

    迷迷糊糊地睡着,感觉到有人接近,庄凌没睁眼,伸手想去摸他,却被他拉住手腕塞回被子里。

    “我身上凉,等会儿。”姜呈的声音低低传来。

    庄凌模糊地意识到他估计是没听话,又用冷水洗了澡。

    没一会儿,姜呈就上床躺在了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搂入怀中。

    他身上的暖意如同日光,舒服得让她想要像是猫咪一般发出咕噜声。

    他的呼吸声、心跳声,像是最催眠的白噪音,让她彻底陷入暖甜的梦乡。

    姜呈醒得很早。

    他属于不需要太多睡眠也会精力旺盛的人群,每天六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就已经足够。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起床,而是看着紧紧挨着他的庄凌。

    她睡得脸颊绯红,像是一颗诱人的水蜜桃。

    看着看着,他就觉得自己心底也有一块地方,像是软烂的水蜜桃果肉一般软了下去,果肉的绵软和香甜的芬芳逐渐充斥着整个心脏。

    这是一种在遇到她之前几乎没有的感受。

    姜呈放空自己的大脑,盯着她看了很久。

    这是两人一起睡之后他的新习惯,会让他有一种充能的感觉。

    新的一天的开始,因为她的存在,让他增加了新的期待感。

    轻手轻脚出门,关上门时,姜呈抬头就看到李明宥一脸纳罕地看着他。

    “小叔,你房间是这间?”

    姜呈身上还穿着昨晚的睡衣,一看就是刚起床。

    姜呈懒得回这个问题,抬眉扫他一眼,“没事干多读书。”

    李明宥笑嘻嘻的,也不生气:“小婶婶不吃早餐?”

    “她晚点会吃。”姜呈对于庄凌有关的问题还是给点面子的,说完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李明宥瞧着紧闭的房门,笑着轻摇头。

    早餐只有姜呈和李明宥两人,爷爷奶奶两人出门参加聚会去了。

    李明宥就看着姜呈吃完自己的那份,又交代厨房单独做了一份中餐,细心妥帖到仿佛在照顾自己孩子——话说姜呈到底哪儿来的耐心和经验的?

    “小叔叔,你这个女朋友到底哪儿捡来的?”李明宥满脑子疑问,他和姜呈也就大半年不见,看姜呈改变成这个样子,他浑身不舒服。

    姜呈只当没听到,大清早的他不想揍人。

    “姑奶奶和太奶奶没反对?”李明宥嘀嘀咕咕,好奇极了。

    姜呈只觉得李明宥问了个蠢问题,直接说道:“你是不是没事看多了什么垃圾电视剧,脑子不清爽?”

    这种简单的问题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

    李明宥灵活地动了动眼珠,倒是也没继续问下去。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大问题。

    姜家这个体量,早就已经过了拿儿女婚事联姻的阶段。比起家世之类外在的东西,他们更加注重性格和潜力。

    庄凌的性格很好,潜力巨大,而且姜呈喜欢得要命,长辈们根本不会反对。

    最妙的是,她年龄还小,以后的培养还不是姜家说了算。

    李明宥摸着自己下巴,忽而又问道:“小叔,要是以后你俩分了怎么办啊?”

    姜呈终于忍无可忍:“你是不是想去医院里待着?”

    他对于不看好自己和庄凌未来的人没有任何好感,不揍他已经是看在两人是亲戚的份上。

    李明宥举手投降:“我就是单纯好奇,毕竟——”

    毕竟感情这种事哪里说得好?

    就他听说过的东西来说,小姑奶当初还不是和时季爱得要命,连从小一起长大的苏加诺都丢到印尼了好几年,最后还不是狼狈收场。

    “你在担心我,还是担心你自己?”姜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问出一个可以说得上是完全没有干系的问题。

    李明宥放下手,乖乖地闭嘴。

    姜呈看了眼手机上的消息,庄凌已经醒来了。

    他拿了装好食物的托盘,放上送来的玫瑰,不再理睬李明宥,向着庄凌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的庄凌已经洗漱完毕,坐在沙发上,一看到他眼眸里就漾着笑意:“辛苦你了。”

    他很少会在她身上看到那些负面的情绪,偶尔的伤感和失落也会很快消失。

    姜呈放下托盘,伸手触碰她粉嫩的唇,笑道:“饿了吗?”

    “还好哦。”

    姜呈嗅闻到她靠近时清甜馥郁的芬芳,温暖的体温贴在他的手臂上,让他感觉因为李明宥那些冒犯的话语而暴躁的情绪逐渐缓和了下来。

    “吃完我们回家吧。”姜呈缓缓说道,“你还得回去写作业。”

    “咦,我还以为今天也会在这里?”庄凌咽下一口小包子,有些疑惑。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姜呈解释道,“不过爷爷奶奶临时有事,下次再来也一样。”

    庄凌点头应诺,这种事上她一般也不会反对姜呈,于是认真吃早餐。

    姜呈看着她吃得香甜的模样,又想起李明宥那个嘴贱的家伙。

    要不……还是回去揍一顿吧。

    ------------------

    最近加班加吐了……我尽量抽空写了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