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礼物
    李明宥是个阳光少年,很符合正常的优秀少年人的标准。阳光开朗,聪慧机敏,长得也属于非常惹眼的类型。

    到底和姜呈是近亲,五官之中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他却没有姜呈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冷戾傲慢,显得更加亲和且平易近人。

    那双和姜呈极为相似的深邃黑眸看着她的时候,庄凌却总觉得有些幻视某种装可爱的大型犬——她是不相信和姜呈成为一家人的少年会有多么纯洁无暇。

    三人在游戏室里玩联机游戏。

    庄凌换了一身方便玩耍的衣裙——姜呈到底舍不得庄凌穿不舒服的衣服,自己跑到给她准备的房间里拿了套宽松的居家长裙给她。

    庄凌和姜呈坐在长沙发上,李明宥自己坐在单人沙发上。

    庄凌坐着坐着整个人就靠在了姜呈肩上,她和姜呈亲密已经成了习惯,很难改变。

    姜呈低头看她,低笑道:“宝宝,要不要匕首?”

    说的自然是游戏里的道具。

    庄凌点点头,见到姜呈把道具放在了公共储物箱里,操作着自己的小人拿出来再继续去搭房子。

    这是个生存建设游戏,他们仨分工明确,庄凌搞建设,姜呈收集物资,李明宥跑去打怪。

    李明宥看着地图上自己一个人在黑森林里杀进杀出、鸡飞狗跳,再看另一边的姜呈你侬我侬甜甜蜜蜜,姜呈更是像是绑了什么寸步不离道具,就在基地旁边打转,自己的角色快濒死了他都不看一眼。

    他很是不满,“小叔,你不觉得我更需要那个匕首吗?”

    姜呈懒得搭理他,庄凌看着自己手里的匕首,想了想说道:“你回来给你好了。”

    她倒是也用不着,主要是匕首造型挺好看的。

    恰巧游戏里的时间也到了晚上,李明宥操作着角色一边跑一边抱怨:“你们俩到底是来打游戏还是来约会的?”

    庄凌脸一红,稍微坐正些,试图让自己远离姜呈,不那么黏黏糊糊的。

    姜呈放下手柄,左手去圈庄凌的腰,把人牢牢固定在身边,冷脸道:“我本来的打算是约会。”

    言下之意自然是为了你都放弃约会了,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李明宥抛开手柄,仰天长叹,“小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神经病变成正常人,他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姜呈照样不理人,还用水果叉叉了切好的黄桃送到庄凌嘴边。

    庄凌脸红红,但是却没拒绝姜呈的好意。

    孰轻孰重,她一向分得很清。

    晚饭也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吃,姜定坤女士并没有回来。

    庄凌试图拒绝姜呈剥好的虾,未果,还额外收获了姜呈直接送入口中的蟹腿。

    姜濂笑眯眯地看着两个人互动,心情一看就非常好。李奇哼了一声,也给姜濂夹了一块鱼肚子。

    李明宥左看一对,右看一对,默默翻了个白眼。

    饭后,大家一起坐在休息厅聊天。

    姜濂把一个首饰箱推到庄凌面前,笑道:“这个你收着,家里以前收藏的,适合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

    庄凌略微迟疑,对上姜濂鼓励的眼神,到底大大方方地点头:“谢谢奶奶。”

    见她收的利索,姜濂轻拍她的手背,温和地说道:“乖孩子,珠宝养人,多带带是好事。”

    这时,李明宥和姜呈搬着东西走过来。

    姜濂微微点头示意:“阿凌喜不喜欢乐器?”

    庄凌瞧着那两人放了一把古琴,以为是李明宥要给姜濂表演,也随着说道:“很喜欢,不过都没空去学。现在学习比较忙,我想着明年要是空闲一点了可以去学一种。”

    “学一种挺好。”姜濂笑眯眯地说道,“到时候可以让阿呈给你参考参考。”

    庄凌刚想到姜呈的父亲好像就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就看到姜呈姿态自然地坐在了古琴前。

    她的思绪一下子中断,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姜呈的手上。

    她很熟悉他的手。

    温柔有力,带着些许粗糙的薄茧,抚摸着她的肌肤的时候,总会点燃亲昵热烈的炽火。

    她见过这双手揍人、打拳、点烟甚至偶尔会炫技般地让锋利的匕首在指尖飞舞。

    那是一双危险的手。

    但是此时此刻,从他指下流淌而出的却是温润缠绵的琴声。

    温柔似水,情长如丝。

    庄凌愣愣地看着他,见着那一个个音符滚动,从他指尖蹦到她的胸口,牵动着那颗小小的心脏,怦怦直跳。

    她却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诧异。

    她很早就知道了,他的暴戾冷漠之下,是一颗从来对她温柔的心。

    “凤求凰啊。”姜濂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轻柔地回响。

    “凤求凰?”庄凌呢喃着重复,语调微微上扬,像是沉浸在乐曲中的人随意应付一句。

    “就猜到他会弹这个。”姜濂笑道,“以前说不喜欢,现在倒是眼巴巴地拿来献宝。”

    庄凌目不转睛地盯着姜呈,一时也没听清姜濂在说什么。

    姜濂看她专注的模样,再看那边乖戾的孙子压下所有锋芒,装得谦谦君子模样,唇角的笑意压也压不下去。

    年轻真好。

    琴声悠长,余音袅袅。

    庄凌看着姜呈眼睫下的阴影,忽而想到他们认识不久时,在小店里躲雨时的夜晚。

    她去洗漱的时候,姜呈坐在屋檐下,看着屋檐上的水珠滴落。

    淅淅沥沥的声音中,他的侧颜静谧而美好。

    她其实不怕黑,或者说……不能怕黑。

    她很早就习惯了在黑夜中孑孓而行,不会害怕,不会退缩。

    可是,当他坐在屋檐下,抬头可见时,她无法否认的是,心底涌出的安心感。

    真好,这个世界上,原来是有人等着她的。

    所以,她没有拒绝他。

    “想学?”

    姜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已经结束姜濂要求的任务。

    姜濂在他很小的时候要求过他,学会一种乐器并且隔一段时间演奏给她听。

    姜呈一度很烦,压根不想做。

    后来才慢慢理解,姜濂大约是想通过这种方法分析他的状态。

    庄凌似乎有些走神,听他说话才抬起头,明澈的眼眸中仿佛有波光闪动,眼眶也微微泛红。

    姜呈微愣,脸上轻松的表情暗下来,低声问道:“不喜欢?”

    他甚至立刻想到凤求凰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怀疑是不是太不吉利了。

    庄凌摇摇头,伸手抓住他放在两人之间的左手手指,笑着说道:“没有,很喜欢。”

    姜呈抬起右手触碰她的眼眶,他并不喜欢她哭,追问道:“那是怎么了?”

    “很感动。”庄凌知道他的情绪,抚摸着他的手背细声安抚,“以前你都没告诉过我,你还会弹古琴。”

    “  随便学了会儿。”姜呈并没有把自己会古琴这件事当做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倒是庄凌的情绪更值得注意。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指,又问了一遍:“真的没事?”

    庄凌失笑,摇摇头:“我怎么会有事,你一直在我身边呢。”

    见她眼眸清亮,语气柔和,姜呈勉强放下心,趁着姜濂和李明宥说话,附耳低言道:“等会儿我去找你。”

    庄凌下意识看了眼爷爷奶奶,两人都没关注他们,她才动作幅度很小地点点头。

    今天这事说了好几次……总让她有些好奇,他到底想做什么。

    今晚的东楼只住了他们俩和李明宥,姜定坤并没有回来。

    庄凌的房间也在三楼,李明宥则住在四楼。

    洗完澡,庄凌的手指在衣柜里的不同种睡衣上轻轻划过,到底还是拿了一身长袖的睡裙。

    她刚刚换好,就听到敲门声。

    庄凌往门口走,打开门一看,果然是穿着简单睡袍的姜呈,头发丝上还带着水汽,左手却背在身后。

    庄凌歪了歪头,好奇地往他身后看,“你还拿了什么东西?”

    “进去说。”姜呈右手揽着她的腰,带着人往房间里走,顺便还将门踢上,一连串动作下来,硬是没让庄凌碰到他手里的东西。

    庄凌被他搂着坐到床沿,还是不死心,双手按着他的肩试图偷看。

    姜呈这回倒是没躲了,笑着任由她像个树袋熊一样攀在他身上,伸着头去看他放在身后的黑丝绒盒子。

    “那是什么东西?”庄凌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的暧昧,还伸手去拿盒子。

    她胸前的柔软毫无威胁力地压在他肩上,姜呈眸光微暗,不得不阻止她的动作:“这是给你的礼物,但是等十二点才能拆。”

    庄凌难得孩子气地鼓了鼓腮帮子,乖乖地跪坐在他身前,却又问道:“明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猜一猜。”姜呈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凑上去亲她,说话时振动的声波让她觉得有些痒痒的。

    庄凌的大脑刚刚想起明天的日期,就被他压在柔软的床上,细细密密地亲了下来。

    她一时泄了气,自己也伸手搂住他。

    睡觉前又和李明宥打了会游戏,两人也没闹多久在床上等到了十二点。

    庄凌难得到了十二点也不困倦,炯炯有神捧着盒子问姜呈,“那我打开了?”

    姜呈只觉心中柔软,心中那些曾经冷硬黑暗的坚冰在她的明媚笑靥下缓缓融化。

    他轻颔首,温声道:“打开吧。”

    黑色丝绒盒子一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个繁复传统的金花丝镶红宝石长命锁,如意形制的正面上雕刻着“长命百岁”四个字,周围和反面则有麒麟、牡丹、莲花等装饰纹样。

    庄凌伸手轻拨花丝流苏,抬头看向姜呈:“这是长命锁?”

    “对。”姜呈伸手抚摸她的脸颊,“这是你周岁的生日礼物。”

    庄凌一怔,望着他那双带笑的眼眸,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一直在想,如果能够更早点遇见你,该有多好。

    今天距离你的生日,还有十五天。以后每一天,我都会送给你一个生日礼物。

    “宝宝,我想把错过你的时间,都补回来。”

    --------------------------

    年关很忙=-=写得比较赶,之前写的生日日期有点错误,以本章为准……

    有错误我后续再改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