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打扰
    姜呈拉下了那条精致昂贵的旗袍,还随手帮她平铺放在房间的沙发上。首饰也被他解下,放在了茶几上。

    庄凌耳朵都红了,跪坐在姜呈纯黑的大床上,拉着被子往自己的身上盖。

    姜呈走到床边,看着她努力把自己裹成一团的模样,心中浮现起类似好笑的情绪。

    他伸手扯了扯被子,看着庄凌从被子里露出来的毛茸茸的头,问道:“不喜欢做?”

    这句话其实也不完全对,至今为止的两次,他只是用唇舌帮她达到高潮,一直都没有做到底。

    庄凌抓紧被子边,躺在床上仰视着他,抿唇后低声说道:“不是不喜欢……”

    姜呈慢条斯理地把手伸进被子里,摸到了她还穿着保暖内衣和打底裤的身体,很有耐心地问她:“害羞?”

    庄凌点头又摇头,感觉到他的手已经拉开了内衣,暧昧地贴在了她的腹部上。

    “不全是害羞?”姜呈俯下身,低头亲吻她的脸颊,问道,“还有什么?”

    “我只是觉得……”庄凌抓着被子的手松了松,声音更小了,“你好像很熟悉这些的样子。”

    从第一次亲吻开始,她就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他诱哄的语气和熟稔的动作都让她的心理产生了微妙的醋意。

    姜呈抚摸着她身体的动作一顿,用另一只手抬起庄凌的下巴,看着她飘忽不定的眼眸,低笑道:“乖宝宝,原来也会吃醋?”

    红潮瞬间蔓延到庄凌的脖颈上,她尴尬地想要往被子里缩,却被姜呈压制住了身体,完全没法乱动。

    姜呈低头亲吻她的唇,笑着说道:“阿凌,有些事是可以自己学习的。”

    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轻轻厮磨,与她交换着吐息,继续解释道:“我好像从来没告诉过你,从我出生到现在,只有你才能让我的心脏跳动得这么真实。”

    他的手从被子里拉出庄凌的手,按在自己喉结的位置,把自己脆弱的部位交给她来掌控,“你是我第一个心动的人,也会是最后一个。这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吸引,驱使着我不断向你靠近,也会让我对你升起强烈的欲望。

    “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姜呈的眼眸是一种燃烧着安静火焰的明亮,像是幽暗丛林中的一丛篝火,是陷阱,也是让人无法不靠近的温暖。

    “你不想触碰我吗?”他问道。

    庄凌感觉到他说话时,掌心被喉结蹭得微微发痒,她迟疑了一会儿,摇头道:“我没有不想的……”

    “那么,这次让你来,怎么样?”

    姜呈用右手拉着左边的衣领,不费任何力气地就将身上宽松的长T给脱了下来。

    他的肌肉线条流畅有力,肌肤偏白,能够看到他薄薄的皮肤下凸显的青色筋脉。

    明明是很正常甚至可以说是漂亮的身体,但是在他赤裸地靠近时,多了几分色情的意味。

    庄凌轻轻吐气,感觉身体的温度都在升高。

    她身上还穿着一层贴身的内衣,正在犹豫间,姜呈就已经伸出手,帮她脱衣服。

    庄凌很快就被剥得只剩下碎花棉质的胸衣和内裤。

    今天的碎花还是玲珑嫩红的小樱桃,姜呈看得眼热,注意到了布料下不明显的凸起,刚好把殷红的樱桃顶出一个山尖般的痕迹。

    她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亲手选择的,这让他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他的女孩,从内到外都是他的痕迹。

    心动情动,欲念自然也升起。

    姜呈的右手贴在她的腰间,左手拉起她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胸口。

    “来,宝宝,享用我。”

    他的眉梢眼角都是暧昧而诱惑的笑意,毫不吝啬地赤裸着身体斜靠在床头。

    庄凌面红耳赤,眼眸飘忽不定了几秒,到底停留在他的唇上。

    品尝过欢愉的身体早已蠢蠢欲动,特别是某人本来就是她的所有物。

    她不用客气的。

    庄凌缓缓凑上去,亲吻那双线条冷硬却柔软灼热的唇。

    她的手指轻点他肌肉绷紧的胸口,揉了两下暗红色的乳头。

    ——他总喜欢这么玩,她自然好奇地回敬了过去。

    唇齿分离,粘稠淫秽的银丝之中,两人的呼吸都有急促。

    庄凌低下头,指尖又戳了戳硬如石子的乳头,“可以舔吗?”

    姜呈握拳的手背早已青筋暴起,面上却还笑着:“当然可以。”

    毛茸茸的小脑袋贴在了他的胸口,濡湿而温暖的感觉裹住他的乳头。

    男人的这个位置被这样亲密地触碰,姜呈有些承受不住——他满脑子都是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灌满。

    啧啧水声中,姜呈被烧得几乎快爆炸的大脑忽而听到一声猛烈的敲门声。

    “咚咚咚!”

    像是惊雷要把卧室的大门劈出个大窟窿。

    危机的本能顷刻觉醒,姜呈迅速将被惊吓的庄凌抱在怀里,脸黑得像是暴风雪前的阴云。

    “没事。”他的欲火在最旺的时候,被打扰简直让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但是还得安抚好不容易主动一回的庄凌,“我去看看,你继续休息。”

    敲门声如同催命一般连绵不绝,姜呈顶着噪音,硬是把庄凌好好地塞进了被子,才随意抓起睡袍披上,绕过屏风走到卧室门口。

    打开门的一瞬间,姜呈的拳头跟着冲了出去。

    门外站着的是个穿着鹅黄色卫衣的少年,身材高挑,五官俊朗,谁见了都得赞一声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他此刻见门一开就飞快往后撤,连着挡了好几招才笑着打招呼:“小叔你还是这么热情。”

    姜呈一脚踹到他膝弯上,直接把来人踹得单膝跪在地上,连句话都懒得说就直接往自己房间走。

    少年飞快爬起来,一边龇牙咧嘴地叫疼一边说道:“小叔,太奶奶让我来找你玩,你待在房间里干嘛呢?”

    这人倒是一点也不怕姜呈的冷脸,还一个箭步挡住姜呈关门的动作,贱兮兮地往里看:“小叔,你房间里藏着什么?”

    “你欠揍?”姜呈冷着脸,拳头又捏起来。

    “小叔,我们这么几年不见了,你不想我?”作为从小和姜呈打到大的李明宥,完全不怕姜呈下狠手。

    姜呈这人虽然没人性了一点,神经病了一点,脑子有问题了一点,但是对于亲人他还是有数,他怎么也进不了医院的,最多疼两天罢了。

    李明宥就是喜欢这种疯狂在姜呈雷区上蹦跶的刺激。

    姜呈没理人,拽着他的后颈就往外拉。

    两人拉扯对抗之间,屏风后忽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李明宥眼睛一亮,举臂挡住姜呈的手刀,挣扎着往里看。

    他见一个身着粉嫩桃色旗袍的少女单手扶着屏风,似有犹豫地往两人方向看来。

    那是个精致美丽的少女,但是却不像是温室里的娇花一般美则美矣,到底失了几分灵魂。

    她更像是长在深山中的野桃花,峰回路转间,那一片浪漫且生机勃勃的粉色烟霞顷刻映入眼底,深深烙印在心上。

    她的发丝有些凌乱,脸颊上带着羞怯的绯红,眸中似有点点水光,神情却是镇定的,一点也没有什么回避的神色。

    “姜呈,怎么了?”她说话的声音很温和,完全没有姜呈那种暴躁的情绪。

    姜呈转身,放弃关门,声音也恢复平静:“没事。我大伯的孙子,李明宥。”

    他扯了扯身上凌乱的睡袍,拉着庄凌的手往屏风后走,“换个衣服。”

    庄凌自然跟他走,走之前对李明宥礼貌地笑了笑。

    她匆匆一瞥间,看到李明宥挥了挥手,倒是完全没有因为姜呈的冷脸而生气的样子。

    姜呈飞快地换好衣服,顺便还给庄凌整理好匆忙之间穿上显得凌乱的衣裙,给她带回项链时低声问道:“内衣要不要换?”

    两个人刚才在做什么他可没忘,这会儿只是担心内裤上沾了潮气她穿着不舒服。

    庄凌小脸微红,摇摇头道:“还好,我刚才去卫生间擦干净了……你别说这个里,外面还有人呢。”

    姜呈不高兴,“别管他。”

    要是换了别人,他非得把人揍到医院里不可,大白天的非要往里闯,李明宥就是故意干的。

    庄凌抬手搂住姜呈的脖颈,把他拉下来,轻吻他的唇:“别不开心,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

    姜呈被她哄一哄,心情自然就好了,伸手扶着她的后脑勺,速度很快地深吻一回,才贴着她的唇含含糊糊地说道:“晚上我来找你。”

    这人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庄凌默许,不过却想着晚上早点把他赶出去,她可不想在奶奶家赖床。

    两人说好,再手牵手走出去。百无聊赖的李明宥一见到两人,眼睛一亮,笑道:“小叔,这位是谁?你刚刚都没介绍。”

    姜呈被顺毛之后神色淡淡,面上看不出来什么特别。

    他的右手却是紧紧地包裹着庄凌的手,刚刚的暴躁冷漠一扫而光,唇边微扬地介绍道:“叫小婶婶。她是庄凌,庄周的庄,凌霄的凌。”

    庄凌。

    李明宥咀嚼着这两个字,目光从两人交握仿佛粘在一块儿的手上上移到姜呈的脸上。

    姜呈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野桃花般的姑娘,目光之中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热切和眷恋。

    仿佛在他的眼中,他的世界,只有这么一个人。

    李明宥缓缓提起唇角,黑瞳之中的兴味渐渐深重。

    庄凌……

    真是个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