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哥哥
    吃完晚餐,姜呈接到了助理赵岳发来的进展情况。

    目前已经抓到了一个人,是理六班的一个女生。但是,那个女生说,她是被威胁的,威胁她的人是曹家的曹悠悠。

    姜呈抬头看了一眼庄凌在拿书的背影,脸色愈加不耐烦起来。

    曹家是他大伯李宏的长子媳妇苏泽蓝娘家的远亲,这几年在京市很是活跃。在姜呈的记忆里,搭着苏家的关系来过几回李家。

    至于曹悠悠这个人,他压根没有印象。

    赵岳说,曹悠悠直接否认了,说没这回事,是别人诬陷。

    姜呈拿着手机给母亲和苏泽蓝都发了信息,然后站起身,走到庄凌身边,双手在她胸前交叉,将她亲密地拥抱在怀中。

    “想不想出去玩?”他低声问道。

    庄凌从他怀中仰起头,看着他下颌凌冽的线条,轻声笑道:“我没有那么脆弱的。”

    “你的以前,我没法去管。但是,我不能容忍你在我身边之后,还发生这样的事。”姜呈垂下眼睑,隐藏内心越来越压抑不住的怒火。

    他从小到大第一次体验到愤怒的感觉。

    胸中长满了一股怎么也无法泄去的火焰,只想把见到的一切都烧干净。

    “你又不是万能的。”庄凌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有人作死你也拦不住。”

    她见姜呈还是阴郁的模样,提议道:“你抱我去沙发上,好不好?”

    即便再生气,姜呈会顺着她,不会违背她的想法。

    他坐在了沙发上,庄凌跨坐在他膝上,捧着他的脸颊,温柔地亲吻他。

    “别生气了,你和胆小鬼有什么好气的。”她学着他喜欢的方式,用舌头舔舐着他的唇,“我也不需要居家‘疗伤’的,错的又不是我。把她们抓出来,教训一下就好了。”

    她是真的觉得对方只是胆小鬼,这种连面都不敢露出来的霸凌,对她而言并没有杀伤力。

    小时候,她遇到的是别人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婊子的女儿。

    她的回击是抓着人,把她狠狠地揍了一顿。

    姜呈眼睫微颤,搂着她的手指在她后腰的位置微微收紧,随后又放松。

    他能感觉到她平和温柔的气息,轻柔地吹拂到他的胸口,让那里盘踞着的、咆哮着的愤怒在无形是逐渐软化。

    他温柔却又坚强的女孩,连一滴眼泪都没有落。

    他在为她更加心动的同时,也愈加心疼她。

    她的手指放在他的喉结位置,轻声说道:“哥哥,你别生气了。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好好的,她们肯定会更加难受。”

    之前哄了她很长时间也不肯叫出口的亲昵称呼,他第一次听到却是她为了哄他。

    姜呈阖下眼睑,低头去亲吻她,答应道:“我不会生气。”

    他忽然明白了,到底有什么好生气的。他生气还要连累她来担忧他,还不如……早点想出办法,把人弄死最好。

    让她烦心的人,不应该再出现在她眼前。

    十点半时,庄凌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姜呈却一反常态地没上床,只是轻柔地抚摸着她已经长及锁骨的头发,说道:“我出去一趟。”

    庄凌的睡意瞬间消失,她睁开眼看着他,却被他用吻堵住了唇:“我很快会回来,别担心。”

    他这个样子,肯定是去处理那些事。庄凌抿了抿唇,没劝什么,只是说道:“那你快点回来。”

    她看着他晦涩幽暗的眼眸,认真地说:“你不在的话,我会睡得不好的。”

    姜呈声音有些低哑,回答道:“好,十二点以前,我会回来。”

    关上她房间的门,姜呈出门前,去自己的房间,拿了一把唐刀。

    刀锋的寒光在昏暗的室内也有彻骨的寒意。

    下楼时,赵岳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开着他的卡尔曼国王越野车等在楼下。

    姜呈拉开车门,把赵岳拽下车,自己上了车,也不管赵岳在外面的叨念,直接启动了发动机。

    他的时间很紧,没空跟他啰嗦。

    赵岳阻止不成功,不得不上了后头那辆商务车,指挥着保镖和司机跟上姜呈的车子——他刚才看了,姜呈没带枪只拿了刀,证明还在可控范围内。

    姜呈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就飙车到了曹悠悠家居住的小区,小区的安保认车不认人,一看这辆车就直接放行了。

    曹悠悠家是美式风格的独栋别墅,门口是铁艺大门。

    姜呈不可能去按门铃,直接踩下油门,在发动机的轰鸣和巨大的撞击声中,撞开了曹悠悠家的大门。

    车轮碾过破铜烂铁的吱呀哀鸣,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别墅陡然打开的大门前。

    姜呈的表情平静无波,踹开车门的同时,拔出锋芒逼人的唐刀,握在左手中,踏上别墅门口的台阶。

    首先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高胖的中年男人,脸上堆满了恐惧和谄媚的笑,“姜少,这么晚了——”

    “闭嘴。”

    姜呈懒得去听他说话,手里的刀一横,搭在了中年男人的脖子上。

    “我今天不想见太多血。”

    刀锋的寒气隔着皮肤渗到骨头里,中年男人咽了咽唾液,两股战战,到底什么也不敢说了。

    这时,赵岳终于领着保镖们赶到,两辆商务车下来了十来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齐刷刷站在曹家被彻底毁掉的院子里。

    姜呈旁若无人般地走进曹家,一进去就看到了摊在沙发前,瑟瑟发抖的女生。

    陌生得几乎没有任何印象的脸。

    手里的唐刀一挥,茶几上的花瓶纷纷掉在地上破裂,碎瓷片飞溅,砸在了曹悠悠身上,让她颤抖得更加厉害。

    “选吧。”姜呈说道,“脸还是手。”

    他手中的刀刃已经按在曹悠悠的肩上,看到她因为恐惧而放大的瞳孔。

    曹悠悠脸上是一种蠢笨的茫然,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任何声响。

    姜呈不耐烦了,“行,我帮你选。脸。”

    手中的刀刃一转,贴着曹悠悠那张糊满了化妆品和眼泪的脸,没有任何手软地划下。

    剧烈的疼痛和温热的液体流淌的感觉,终于唤醒了曹悠悠被吓傻的神智,她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满手的鲜血在客厅白昼般的灯光下泛着血腥而恐怖的气息。

    她张了张口,喉咙发出“荷荷”的喘息声,却连尖叫的能力都丧失了。

    “啊——!”这声尖叫来自于曹悠悠同样被吓傻了的妈妈张安心。

    她万万没想到,家里之前还在争吵如何抹平这次的事,后脚姜呈就直接开车撞开了他家的门,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划伤了自己宝贝女儿的脸!

    尖叫声捅破深夜墓地般的寂静,曹平河脸上肌肉抽搐,却不敢阻拦姜呈的动作,只能劝阻道:“姜少,小女也是一时不懂事……”

    “我的脸……我的脸……”曹悠悠终于反应了过来,状如癫狂般痛哭尖叫,“妈妈……我的脸毁了——”

    张安心心疼女儿,一时心切,下意识就要冲上前去拉住姜呈,疯了般地叫道:“不过是一个玩笑,你、你居然要毁了我的女儿!”

    “啊!”她的身体在靠近姜呈的瞬间,被姜呈提腿,一脚踹在了腹部,整个人如死狗一般地跪在了地上。

    姜呈满脸戾气,被吵闹的声音扰得心烦意乱。他的目光左右一扫,看到一边的博古架,干脆也踹了一脚。

    博古架上的瓷瓶摆件噼里啪啦地往下落,终于盖住了曹家人的尖叫。

    “这也是玩笑。”

    他平淡地,没有任何感情地说道。

    掐着时间砸完曹家后,姜呈把沾了血的唐刀丢给赵岳,自己开车回了小区。

    他洗了个澡,没闻到自己身上有其他的味道,才打开庄凌的房间门,走到床边,掀开被子上床。

    她果然还没睡,他一上床,她就靠了过来,打着呵欠问道:“你处理好了吗?”

    “嗯。”姜呈伸手搂住她,“处理完了。明天曹悠悠会在升旗台道歉。”

    大约是读个道歉信之类的。

    庄凌略微揣测,小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难免又好奇地问道:“我都不认识她,她怎么看我不顺眼的?”

    姜呈默然,他压根没问这种事。

    庄凌的手放在他的胸口,抚摸着他还在紧绷得像是石头的肌肉,低喃道:“难道,她也喜欢你?”

    不然她真的是想不出来到底哪里得罪了曹悠悠。

    姜呈搂着她的手臂微微一紧,语气略带疑问地说出一个字:“也?”

    直觉告诉他,这里的也不是指庄凌。

    庄凌微愣,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端详了一下他的神色,唇边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原来你没感觉呀?”

    “感觉什么?”姜呈的手放在她的腰上,把人往自己怀里搂,不放她离开。

    他刚刚泄愤完回来,见血带来的冲动让他觉得很需要庄凌的抚慰。

    庄凌被他搂着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她凝视着姜呈有些焦躁不安的神情,摇了摇头:“不知道就算了。”

    她伸手搂着姜呈的脖颈,凑到他的唇边,轻柔地问他:“哥哥,你……要不要亲一下?”

    姜呈的眸光骤然发亮,像极了夜空中明亮的流星。

    他的手掌按住庄凌的后颈,急切而猛烈地吻了上去。

    --------------------

    呈哥突出一个打击报复却对不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