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恶意
    说开之后,某人的撒娇就变得理直气壮,属于完全不要脸面的那种。

    他果然是没有任何道德感的。

    周末过去,又是一周开始。

    姜呈还是得去公司报道,不过,今天他下午就可以回来,不用待一天。

    最近这一个月他都是这样,庄凌也习惯了。

    反正现在在学校里还有俞书懿,前桌的柳善棠和姚一贞性格也挺好的,她可以多努努力多交一些朋友。

    柳善棠是个高个子斯文清冷的姑娘,姚一贞则是个圆脸活泼可爱的女孩。

    “……之前学校论坛里还说你性格高冷。”姚一贞笑嘻嘻地说道,“我觉得你其实很好相处呀。”

    下午这两节是影视鉴赏课,学校里有一个小型影院,所以整个班级都来影院里看原文无字幕的英语电影。

    庄凌长叹一口气,叹息道:“我只是不太喜欢文六班的氛围,外加……男朋友有些黏人。”

    六班根本就不是好好学习的地方,她前期课业压力也大,自然不想花太多时间在社交上。

    “黏人?”柳善棠轻声重复,和姚一贞在昏暗中对视一眼,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因为座位离得近,她们上一周就见到很多次姜呈来班里找庄凌。说实话,他顶着那么一张脸,很难让人联想到黏人上。

    她们只觉得每次他过来都感觉窒息。

    像是一只野性十足的猛兽漫不经心地路过,即便什么也不做,单单是他的存在,就足够让人恐惧。

    华谦其实对于串班这种事并没有一个详细的规定,但是能够这么来去自如地出入一班的学生,大概也只有姜呈一个。

    她们听到时自省劝过两次,但是明显姜呈根本不想和时自省说话。

    “他有时就是这样的,比较自我。”庄凌帮姜呈解释道,“不过,他没有恶意。”

    柳善棠隔着姚一贞看了庄凌一眼,到底没说出来心中的嘀咕。

    她可以算得上是姜呈的亲戚,她的姑妈柳曼文嫁给了姜呈的叁伯李宣,算是高嫁。因为这层关系,她对李家和姜家的关系也算是熟悉。

    姜呈这次毫不避讳地带了个女孩回来的事,早就在各家亲戚间传了一遍。

    姜姑姑亲自说了,庄凌是她收养的,这事才算是消停。

    但是,私底下的嘀咕却从来没少过。

    李家的权,姜家的财,全都能汇集在姜呈身上。即便姜呈从小做事诡谲难测,但是从来不妨碍他是很多人眼中的乘龙快婿。

    连柳善棠自己的妈妈,也不是没打过这个主意。很多人都觉得姜呈毕竟年纪小,年少叛逆也是正常的。

    柳善棠就默默地说了姜呈在学校里的事,还好她妈没被权财迷了眼,到底清醒过来,知道姜呈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对象。

    姜呈没恶意,这句话大概只有庄凌才会相信。

    不过,这学期倒是基本没见到姜呈出状况了。每天按时上下课,空闲时间都和女朋友腻歪。华谦学子头顶上的乌云一扫而空。

    柳善棠觉得挺好并且希望庄凌能够再接再厉,管好姜呈。

    电影看完,大家一起走回教室去收拾东西参加社团活动。

    庄凌走到自己教室门口时,刚好看到姜呈从理一班出来。她快走两步,迎上去问道:“你待会儿去休息室还是学生会?”

    姜呈站在她面前,神情有几分疏懒:“学生会吧。瞿韬说要举行圣诞节晚会的商讨。”

    他其实就是走过过场,但是人还是得出现的。

    庄凌点点头:“那等我这边结束了,我去找你。”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俞书懿叁人已经进了教室。

    姜呈还想说些什么,俞书懿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飞快走到庄凌身边,表情为难地说道:“庄凌,出事了,你快去教室里看看。”

    庄凌微愣,还未说话,旁边的姜呈就已经变了脸色,大步上前,率先进了文一班的教室。

    庄凌连忙跟上,周围的同学都给她让开了一条路。

    教室里是令人窒息的沉默,她的座位附近几乎成了真空区,柳善棠和姚一贞都站在自己座位边,看着地上的混乱,脸上俱是凝重。

    地上倒着的是庄凌的书桌,书本被丢了满地,她的白玉小花瓶也掉在地上摔碎了,里面的水和早上姜呈送的蓝月石花瓣都洒了一地。

    更加过分的是,书桌上一个个血红的大字。

    婊子、狐狸精、母狗、公交车、卖身求荣……

    一些纯粹低俗下流的侮辱人字眼,浓浓的恶意扑面而来。

    庄凌皱着眉看了会儿,心里头倒是没什么波动——华谦的学生估计自持身份,没写更加下叁滥的东西,杀伤力也就还好的水平。

    “是谁?”姜呈的声音阴沉晦暗,压抑得像是暴风雨前的阴云。

    庄凌站在姜呈身后,被他用胳膊挡了一下,不让她上前,没看清他的表情。

    站在前面的柳善棠却是看清了,她很难去形容姜呈现在的神情。

    乍看上去,他根本没什么变化,但是从他身体中辐射而出的、令人恐惧的窒息感,告诉她,姜呈基本已经在爆发边缘。

    柳善棠下意识咽了咽唾液,双腿有些抖,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大概是身体本能的恐惧告诉她,现在站在面前的姜呈,绝对是惹不得的存在。

    庄凌抓了抓姜呈的外套下摆,轻声说道:“我们先收拾吧,这样放着并不好看。”

    她知道姜呈应该很生气,但是他估计是不愿意在她面前发火的。

    庄凌想了想,继续说道:“前两节课,我们班这里都没人的,但是我记得走廊上和教室里都有监控?去查查就好了。”

    她说着,就按下姜呈的胳膊,打算自己走上前去收拾。腰间却忽然一紧,她被姜呈搂住了腰,不让她向前。

    姜呈面沉如水,甚至抱着她退后了一步,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给我把中午十二点后高二文一班的监控全部调出来。”

    柳善棠见庄凌说话,终于松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去看电影前,我回了教室一趟,那个时候大概两点过十五左右,这里还是正常的。”

    庄凌点点头,目光又看向地上的混乱,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觉得做这事的人真的脑子挺有问题的,对她而言完全没有杀伤力,还要惹上姜呈,何苦来哉?

    这时候,时自省也和方济一起匆匆进来。方济一看到这个场景,心中不由得出现和庄凌类似的无语,还多了很多恼怒。

    惹谁不好惹姜呈,这些小屁孩一个两个都脑子有问题。

    方济轻咳一声,拿出班主任的架势,吩咐道:“其他同学没事的话,先收拾东西去参加社团活动好了,这里我来处理。”

    趁姜呈这会儿被小姑娘安抚住赶紧清场,免得他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

    方济念头一转,又补充道:“这些事,希望各位同学不要外传,我很快就能查清楚到底是谁这么做的。”

    姜呈这时转头对班级门口站着的邓西奎说:“西奎,帮我记一下人。”

    邓西奎几人本来就打算和姜呈一起去学生会,自然也围观了全程。

    邓西奎狞笑一声,站在文一班门口,拿了自己的手机挨个记名字放人。

    卢新荣装模作样地叹气道:“这两天查论坛和表白墙估计会挺忙的。”

    这句话,其实是个威胁。就是要让在场的所有人知道,如果这事被发出去,他们一定会查到底。

    没一会儿,班里其他人就走得差不多了。与此同时,副校长和叁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也来到了门口。

    庄凌有些不解,她在以前学校时,可从来没见过这种程度的校园霸凌还能叫警察的。

    时自省推了推眼镜,目光在姜呈身上一扫而过,平静地对中年男人的那个警察说道:“今天的影视鉴赏课是16点结束的,我提前了两分钟离开,来到教室的时候大概是16点过五分,当时教室门关着,我推开门时就看到这个场景。我让易宁同学守在教室里,防止别人破坏现场后,就去找了方济老师。”

    与此同时,年纪叁十来岁,眼角有细细的鱼尾纹的女警察也靠近了庄凌,她语气轻柔地说道:“庄同学,你好。我叫林云,你可以问一下,最近你有没有遇到一些不友好的人吗?”

    庄凌回忆了一会儿,还没说话,俞书懿就举起了手,声音颤抖略带哭腔:“……我知道。”

    庄凌默然。的确,最近她也就是插手了关于俞书懿的校园霸凌这件事而已。

    但是那叁个女生看起来不是挺怂的么?怎么还有胆子干这件事?

    另外一个看着也叁十来岁的灰肩章警察,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箱,从里面拿出刷子和粉,开始扫指纹。

    因为是座位的关系,俞书懿、姚一贞还有柳善棠都会在日常生活中碰到庄凌的桌子,于是每个人都采了指纹才离开。

    方济叹气道:“庄凌,你今天也先回去好了,这里我会让人来收拾,相信很快就能抓到幕后黑手。”

    庄凌点头,抬头看到姜呈下颌肌肉紧绷、目光阴沉的模样,拉了拉他的手,轻声说道:“我们回家好不好?”

    姜呈绕是再怒火攻心,看到她担忧的神情,也不得不压下。

    明明被霸凌的是她,到头来却还要她来安慰他。

    他说不上自己心理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愤怒、暴躁,亦或是……心疼。

    姜呈牵着她的手,靠着她的温度让自己平静,对警察说道:“那个花瓶,是古董。价格大概在十万上下。我希望能够尽快抓到人。”

    中年警察脸色稍稍一凛,涉及大额钱财……这事恐怕不能善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气势十足的少年,点头道:“好,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