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揉揉
    下午的课,庄凌上得很愉快。

    因为课堂终于安静了,老师的上课节奏不用被打断。

    至于有没有人听课?

    这个不在她和老师的考虑范围内。

    她的绝大部分同学也并不需要她来操心。

    姜呈第二节课时就离开了,离开前指定了班里一个叫唐修的红发男生当纪律委员。

    庄凌虽然觉得姜呈这事做得比较奇怪,但是华谦也不是她以前上的高中,所以也没说什么。

    下午上完两节课之后是每天固定的社团活动时间,因为是刚开学,所以操场上都是各个社团摆摊招新的时间。

    庄凌觉得很有趣,于是就去看看,姜呈照例跟着她。

    庄凌收了好几张宣传折页,好奇地问姜呈:“你参加了什么社团?”

    “在学生会挂了个名。”姜呈回答道,“我对于这些集体活动没有兴趣。”

    好吧,他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忙。

    庄凌本来想参加语言类社团,但是……她没什么基础。小镇教学资源落后,她只会哑巴英语。

    最后只好选了一个一周只活动三天的园艺和手工社团。

    学习种花也挺不错的。

    “你想学什么语言?”姜呈见到她有些垂头丧气,就问道。

    “法语?”庄凌试探着说,英语主要是发音问题,词汇量她不缺的,毕竟她已经是把单词书当课外书看。

    “我给你找个老师来教你。”姜呈想了一圈,学校里就有不少资源,刚好可以用上。反正这里的老师也不会嫌钱多。

    这些事也很轻松就决定好了。

    总体而言,在华谦上学的确没什么压力和烦恼。

    不过,到了周五,庄凌的烦恼又来了。

    她捂着肚子趴在沙发上一脸惨白。

    刚刚吃下去的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药效,她接过姜呈递过来的水杯,整个人又蔫了。

    “昨天没有感觉?”姜呈将她抱在怀里,用手捂着她的小腹位置。

    “好像有一点吧……”刚开学,庄凌的确很忙,所以有些身体上的反应就忽视了。

    姜呈皱眉,见她难受,又舍不得责怪她,只得当着人肉抱枕,试图让她好受一点。

    其实这次没上次反应那么剧烈了,这段时间的调养已经有了作用。

    庄凌悄悄伸手环着姜呈的腰,她还是很喜欢他的怀抱。

    “晚上我陪你睡。”姜呈搂紧她的脊背,语气平缓,说了一个陈述句。

    庄凌的脸有些红,难得磕巴道:“不……不用了吧?”

    姜呈托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眸光幽沉,“真的不用?”

    都快过来一个月了,他们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真的没有在小镇时那样睡在一起过。

    两个人平时活动范围最多也就是在客厅,但是一个要上课另一个要学习公事,也只有间隙才能觑空抱一下。

    最近开学后,更是忙得只有中午的休息时间才能黏在一起。

    姜呈是能够察觉庄凌在刻意回避一些太过于亲密的行为的,但是鉴于他也不想为难自己,所以也默许了。

    在她身体内养好之前,他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行为。

    姜呈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时洗澡,然后去外面拿早餐。

    拥抱和亲吻能够让他觉得满足,却也会让他更加空虚。

    他甚至开始控制自己抚摸她的时间,以免真的忍不下去。

    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姜呈盯着她粉白健康的脸颊,忽然觉得,可以让两人再亲密一点。

    即使不能做到最后,为什么不可以让她先适应呢?

    资料上说,女性的初次体验是非常重要的,他希望她能有一个完美的回忆。

    庄凌面对这个问题,支支吾吾没回答出什么。

    姜呈也没逼她,恰好这时送餐的阿姨过来了,他把她放下去拿餐。

    庄凌坐在像是大床一样软绵绵的圆形沙发上,捧着脸的手指只感觉烫得不行。

    好烦恼……

    “阿凌,来吃饭。”姜呈已经在取餐摆盘,抬头叫她一声。

    好吧,先吃饭。

    这顿饭吃得格外沉默,两个人各有各的小心思。

    吃完饭,庄凌去拿一次性抹布,姜呈收拾碗碟放入洗碗机。

    她从背后看着姜呈的背影,心中忽而发软,他对她真的很好,连很少的家务事都不会让她碰。

    悄悄走过去,准备抱一下他时,姜呈突然转身,抬起的手肘直接撞到她的胸口。

    发育期加上经期的双重酸胀被这么碰了一下,庄凌眼泪瞬间就滚落下来,捂着自己胸口,半晌没说出话。

    姜呈脸色一变:“我带你去看医生。”

    他是听到庄凌接近的,转身也是想抱她,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个意外。

    庄凌身体一轻,就被姜呈抱了起来。她顾不得还在有些疼的胸口,抓着他的衣服制止他:“我没事!”

    姜呈脸色依旧不好看,“你都哭了!”

    他第一次见到她落泪,还是他造成的。这个认知让他心情更加糟糕。

    他的声音是非常难得的急躁,抱着人已经冲到了门口。

    “只是碰了下,等等就好了!”庄凌不得不提高声音,用力抓着他的衣襟,“你放我下来,让我休息一会儿。”

    这个地方怎么好给别人看?再说本来也不是大事,就是姜呈小题大做。

    姜呈没再动。

    就在庄凌以为他终于听进去时,他声音低沉地说道:“不看医生可以,让我看看。”

    庄凌条件反射地再次捂住自己的胸口,目光对上他低垂下来的视线,只觉得他的眼睛中似有火焰燃烧。

    安静而热烈。

    空气都静了下来,只有姜呈抱着她行走在地毯上很轻的脚步声。

    他将她放在了沙发上,直接按了智能茶几上的窗帘关闭按钮。

    机械运转的声音中,他拉开她的手。

    “宝宝,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好不好?”

    庄凌怀疑他蓄谋已久,只是在等这样一个意外。

    衬衫的扣子被他挨个解开,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都开始加快。

    庄凌不敢再低头,害怕看到更多让自己承受不了的场景。

    她竭力让自己的视线不往下,没有焦距地盯着靠着墙的书架,前几天她买的新书还没拆封——

    “啊!”庄凌小小地惊叫一声。

    姜呈已经将她背心式的内衣推了上去,露出一对白嫩娇小的鸽乳。

    在微凉空气的刺激下,乳肉轻轻一抖,像极了四月时节在春风中绽放的、娇弱易碎的纯白珙桐花。

    乳尖的红蕊在白皙的肤色承托下格外明显,像是香甜的奶油蛋糕上那颗最诱人的樱桃,勾起他心中某些隐藏的欲念。

    姜呈半敛眼睑,指尖抬起,触碰到了右乳侧边的一块红痕。

    她天生就白,也不会晒黑,这么一撞留下的痕迹格外显眼,宛如被揉碎了的花汁染成的颜色,低头靠近时,都能嗅闻到血脉深处散发的芳香。

    “很疼?”姜呈用指尖轻揉着那块痕迹,听到她吸气的声音。

    “……别摸了……”她的声音也低了下去,飘在空中,又细又轻。

    比起疼,更加明显的是被抚摸时的羞涩和酥麻。

    他的指尖带着火,轻轻一揉,就让那火苗在她骨头和神经中缓缓燃起。

    姜呈单膝跪在她身前的地毯上,手指没舍得离开那处柔软娇嫩的地方,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在明亮的客厅中似乎添了夜晚的深沉。

    “我看到资料里说,女孩子在经期胸部也会不舒服。”

    他的两根手指贴着那处红痕,把乳儿微抬起来,更显出乳尖羞涩颤动的挺立,他的眸光更加幽暗,低声说道:“宝宝,我给你揉一揉,让你好受点。”

    他的手掌很大,整个贴上来,将还在发育的乳儿就彻底拢在了掌心。

    敏感挺立的乳尖蹭到他掌心的薄茧,更是被刺激得酥痒难耐。

    火焰已经烧到了脸上,庄凌抓着自己的衬衫下摆,双眼都被刺激得生出泪意,咬着唇看着姜呈,又是羞涩又是委屈。

    “别咬自己。”姜呈仰起头,唇贴上她的唇,“别怕,只是揉揉。”

    呼吸在接吻中逐渐沾了湿热的潮气,她整个人已经浑身无力地被他搂住,听着唇齿间的水声越来越重。

    “坏人……”她在他的唇离开时,轻声说了句。

    像是抱怨,又更像是撒娇。

    他明明知道她拒绝不了他的。

    孤独长大的女孩,对于亲昵行为无比渴望,更何况是依赖和喜欢的他。

    “嗯。”姜呈的左手很轻地揉着那团奶冻般绵软有弹性的乳儿,右手揽住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低声哄她:“你还小,我不会做什么的。”

    被他揉着胸说小……

    庄凌最近看了不少漫画的脑子瞬间想歪了,她张了张口,却在他的注视下一句话也不敢说。

    她忽而忿忿,扭过脸不想再看他。

    姜呈手的动作一顿,察觉到她心情的变化,再看一眼自己揉着的地方,忽然就笑了。

    他用右手捏着她的后颈让她转过头,低头亲吻着她继续哄:“多揉揉就会长大的,以后每天都给你揉。”

    隐秘的小情绪被他察觉,庄凌脸都羞红了,伸手拽着他左手臂上挽起的衬衫,嗔怒道:“你放开,不给你揉了。”

    这个说话不算话的骗子,一开始明明就是说看看伤到没有,谁让他上手的?

    姜呈心情好得不行,才想着怎么创造进一步接触的机会,现在就已经有了理由。

    他对庄凌向来耐心,更何况,客厅里也不好操作,遂随着她的想法,把人放开,还给扣好了衣服。

    最后一颗扣子扣到胸口,姜呈手指微微动了动,到底忍下继续触碰的欲望。

    没事,晚上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