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学校
    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他们上的学校前身是一所建国前就存在的教会学校,除去极为丰富的师资力量以外,来往的学生也非富即贵。

    姜呈也简单给介绍了一下京市的中学划分,有像华谦这类这种给权贵的,也有一中五中之类给学习好的尖子生的。

    一般两拨人不会凑在一起,主要是因为学习需求不同。

    华谦学风自由开明,而同一条路上的五中则以勤学奋斗为名。两个学校最短距离不到两公里,理念却是南辕北辙。

    华谦的校服分为春夏款,每款都有常服和运动服两身。常服女款就是常见的及膝裙、长裤、衬衫、马甲、领花、领带和外套,冬款会加厚衣料。常服男款也是常见的西服三件套。

    不过,姜呈说一般也没人会没事穿全套。一般就穿个衬衫和下装就行,华谦对于裙子和裤子还没有严格要求,只有举行活动的时候才会要求正装出席。

    穿裙子就搭配领花,穿裤子就是领带。庄凌默念着,选了领花给自己带好。

    出了自己房间,姜呈也换好了同样藏青色的校服。他穿的是长款衬衫,之前去学校报名是也是如此。

    庄凌看过学校里的校规,华谦校规并没有很严格,但是这种大范围裸露的纹身依旧是不允许的。

    庄凌忍不住问他:“要洗多久才行?”

    姜呈拎着她装运动服的袋子,随口回答道:“再洗三四次就行了吧。”

    “我下次陪你去好不好?”庄凌背着自己的书包,跟他走出家门。

    “不用了。”姜呈却难得摇头拒绝,“你在家里看书等我就行。”

    “可是,你不是说疼吗?”庄凌嘀咕道。

    他上次洗完回来就在说疼厉害,还非要抱她,又亲又抱地折腾了不少时间。

    姜呈面不改色地回答:“的确很疼,所以怕你看了心疼。”

    只不过想要找个理由亲她而已,他并没有那么疼。

    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中,两个人走完十五分钟的路程,来到了学校门口。

    距离的确很近。

    学校门口站着西装革履的校长和两位老师,正在笑呵呵地看着来上课的学生。

    校长姓杜,听说是姜阿姨的学弟,庄凌报道那天就去他的办公室坐过,觉得他像个弥勒佛一样和蔼可亲。

    校门口都是各种各样的豪车,庄凌最近才认识了一点。她之前来报到的时候其实是在学校要求时间的前一天,所以还是第一次见到学校门口如此车水马龙的样子。

    姜呈在一片熙熙攘攘中足够引人注目。

    他身高就已经到了187,加上非常刺头的发型和狂傲的气质,即使半年没来学校,也一露面就唤起众位学子久远的记忆。

    “卧槽!”刚下车的瞿韬看到眼熟的人,立刻爆了粗口。

    和他坐一辆车来的卢新荣吓了一跳,“大早上你见鬼了?”

    瞿韬眼睛还看着校门方向,嘴里含糊道:“差不多。”说着就扒拉着人群往校门口去。

    卢新荣人都快麻了,“韬子你大早上别犯病——卧槽!”

    他说到一半也看了眼校门口方向,随即也卧槽了一声,连忙跟着瞿韬往校门口挤。

    华谦的校门口是比较高的设计,需要上二十个台阶,两人一通乱挤,自然招来不少怨言。

    旁边一个高大的男生皱着眉,一把抓住瞿韬的后领,“大清早的你干嘛呢?”

    瞿韬转头一看,眼熟,邓西奎嘛。他反手去掰邓西奎的手,“你抓我干嘛,我见到呈哥了!”

    邓西奎也一怔,随即更加用力地扒拉着人群,“哪儿呢?”

    卢新荣眼睛好,左看右看终于看到已经下了校门台阶的两个人,眼睛一亮,挥手大声打招呼:“呈哥——”

    他招呼打到一半,就顿住了。

    瞿韬也终于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呈哥,以及,呈哥身边那个……小女生?

    邓西奎眼睛都直了,喃喃道:“那是谁?”

    在他们眼里,姜呈属于人狠话不多的典型代表。

    华谦属于典型的学校里的社会,等级划分比一般学校更加明显。

    高一进来的时候,姜呈却在大家还没摸清彼此底细时迅速扬名——他揍人断了两根棒球棍。

    揍得还是家里小有底气嚣张跋扈的几个。

    神奇的在于,后续没人找他麻烦。连学校都是,意思意思的惩罚都没一个。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了,他是那个“姜家”。

    姜家国内混乱时在南洋发家,大陆被封锁时,姜家力排万难从国外走私不少禁运货物到国内。

    后因为被出卖,姜家当时唯一的继承人,也就是姜呈的外婆姜濂孤身一人携带所有家族可移动资产北上,嫁给政治局李姓大佬的儿子。

    姜濂有三个儿子,继承夫家人脉,每个都是位高权重。

    唯一的小女儿,也就是姜定坤,和她姓姜,继承并发展了姜家庞大的产业。后来姜呈也和母亲姓,明显以后姜家就是他的。

    姜濂的父亲当时被叛徒草草埋在山里,改开后上面给他补办了葬礼,骨灰盒上都是盖国旗的。

    据说姜定坤本人就从小在家里备受宠爱,更别说唯一的继承人姜呈,只要他不杀人贩毒,就能一直横着走。

    再说,那次打架事件,本来就是姜呈自己在打篮球被挑衅,连棒球棍都是找茬的几个带来的,姜呈最后也只是打断了两个人的腿而已。

    流言迅速传开时,姜呈的威名也在华谦学子心中深深烙下。

    华谦的学生基本从小耳濡目染,更加明白等级之间的差异。

    姜呈并不是能得罪的人。

    而他自己平时不喜欢搭理别人,用时髦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很酷。用普通人的感知来说,就是……精神状态可能有点问题。

    姜呈大约有一点暴力倾向。

    他之前来上学时,每周能打一次架——当然,因为他很有名,所以基本都是单方面揍人。

    既然是等级社会,学校里不乏欺压别人的人。然后好死不死总能被姜呈撞见,他老人家又不知道抽什么疯,会管这种闲事。

    华谦学生每周就能见到一次尸横遍野的现场。

    每次还都是姜呈有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什么的。

    于是,华谦老师头疼很久的校园霸凌问题居然得到大大的缓解。

    瞿韬他们三个,也勉强能算和姜呈从小一起长大的,大约有些了解。

    他不是路见不平,就是单纯地想见血。

    郊区的盘山路赛车场,姜呈时不时能在那儿撞废一辆跑车。

    瞿韬有次问过他为什么出来玩这种暴力的赛车,姜呈只回答了两个字。

    无聊。

    他的本性就是这样,狂傲凶戾。

    平时在学校里倦怠的模样,只是不想理睬在他眼中弱小的鸡仔们。

    然后,现在那个不搭理人的姜呈,居然一手拎着两个包,一手牵着一个长得乖巧漂亮的小姑娘,脸上居然还带着笑?

    被姜呈揍过和救过的人都沉默了。

    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一路到了高二教学楼的大厅。

    华谦的主教学楼是三栋坐北朝南的封闭式大楼,一字型分布,中间连接着走廊。

    高二的教学楼是中间那栋,进门左边是理科班,右边是文科班。

    瞿韬一行也不知道什么心理,看着两人在大厅告别,那个女生接过自己的包,转身上楼,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

    人一走,姜呈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扒着大门框往里看的三人组。

    “有事?”他的语气也波澜不惊。

    瞿韬一个激灵,连忙站出来打招呼,“呈哥,好久不见。”

    姜呈转头往二楼走,也不说话。

    教学楼总共有四层,回字形结构。每层六个教室,中间是连通四层的室内中庭花园。二楼最好的位置给了文一班和理一班,然后按照顺序从二楼往上排。

    高二总共六个文科班九个理科班,每班四十人,偶尔会多一两个,但是也相差不大。

    瞿韬见到姜呈在二楼时停了停,目光穿过花园看向三楼——新生入学一般都是在最后一个班,第一次期中考试后才会再分班。

    像是留意到三人的视线,姜呈终于解释了一句:“那是我女朋友。”

    虽然这架势一看就明白了,但是三人心里还是齐刷刷卧槽了一声。

    姜呈又说道:“她叫庄凌,有消息帮我注意着点。”

    瞿韬恍然大悟,原来是担心女朋友,不对,呸呸呸,呈哥有什么好担心的。

    邓西奎忍不住问了句:“呈哥,那姑娘你是从哪儿找来的?”

    看着小小巧巧的,不像是京市人。

    “G省。”姜呈已经在教室隔壁的男生储物间里找到标注自己的名字还挂着钥匙的那个,直接打开,把装着运动服的包塞了进去。

    华谦的传统,两个教室间分开设立男女生储物室,方便学生放东西。

    卢新荣还在回忆G省又没什么庄姓大家,姜呈就已经转身去了教室,连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

    三人组对视,一脸莫名,但是也加快了放东西的动作,跟着去教室。

    反正,迟早会知道的……吧?

    ------------------

    所有背景请当架空看……不要代入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