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呈(1V1)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夜雨
    十一点半,夜雨未停。

    姜呈抬手拉下卷帘门,隔绝了外面的风雨。

    “你去洗漱。”姜呈说道,“我再待一会儿,雨小了就走。”

    庄凌看到靠在柜台边的雨伞,滴滴答答地滴着水珠,这是刚刚她拿给他的,结果他拎着一条薄被又回来了。

    他把送她东西这件事做的理直气壮,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仓库走出去是个很小的后院,修了一个简陋的卫生间。

    老板娘之前也雇佣小工看店,她来的时候上一个刚好辞职。

    庄凌拎着暖水瓶进了卫生间,洗漱后走出来时,看到姜呈坐在仓库通往后院的门口,目光盯着屋檐下落下的水珠。

    庄凌收好伞,抱着装了洗漱用品的小盆,低头看他:“你不困吗?”

    “唔。”姜呈含糊地应了声,抬眸看着她,“烟瘾犯了。”

    他烟瘾其实并不重,但是听着雨声中模糊传来她洗漱时的水声,他就下意识想要做点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可以抽一根。”庄凌其实也不能算很讨厌烟味,虽然他买了烟,但是她一次都没见他抽过。

    “我不喜欢香烟。”姜呈的手指微微卷曲又伸直,“我抽电子烟,烟弹用完就没买。”

    他说话的时候,眼眸幽静晦暗,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

    “电子烟……?”庄凌想了好一会儿,对他说道,“市里有专卖店。”

    “我的烟弹是定制的。”姜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里买不到。”

    定制……

    这个词语出来,庄凌意识到,姜呈可能比她以为的,还要昂贵一点。

    姜呈伸手触碰她的肩,手指温热有力,“去睡觉,改天我带给你看。”

    他因为一直坐在屋檐下,身上的白T湿了少许,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衣料下肌肉的线条。

    庄凌猝不及防想起之前看到的他赤裸的上半身,脸颊微烫,抱着自己的东西进了小棚子。

    风扇呜呜响起,庄凌脱去自己的T恤和七分裤,换了一身短袖短裤的睡衣。

    刚换好,就听到外面姜呈的声音,“我想进来,外面太热了。”

    庄凌一愣,连忙用他放在床上的被子裹住自己的腿,见他掀起棚子的门帘,手里拎着擦干净的纸板走了进来。

    他把纸板铺在她的床和放东西的矮桌中间,占据了唯一的通道,屈膝支着右腿坐在了地上。

    庄凌的手指揪紧被子,有些紧张。

    他的动作自然顺畅,给她反应的时间太少,让她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风扇还是他买的呢……

    她默默想到,不让他吹好像不太好。

    “你哪天休息?”

    姜呈仰头看着她问道。

    庄凌侧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薄被柔软不闷,非常舒服。

    这也是他送的。

    她回答:“老板娘说让我提前跟她说一声就可以休息。”

    现在已经快到八月了,她一天都没休息过。

    “再过五天,你休息一天。”

    姜呈说道,“我找了人过来帮你处理监护人问题,你想要早点去京市还是暑假过完再去?”

    明明在一个多小时前她才不得不做出选择,现在他就已经接着往下推行自己的计划了。

    其实,不是在今天,她过几天也会答应他。

    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庄凌下意识咬了下嘴唇,缓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我要等暑假过完呢?”

    “也可以。”姜呈还是很好说话。

    “但是学校需要提前一周报到,再加上在京市收拾东西整理的时间,你最迟8月20号就要去京市。”

    这么一算,只有20来天了。

    其实很快就会过去。

    庄凌还是没什么真实感,只是点头表示知晓。

    床头的花儿香气淡雅宜人,庄凌又想到一件事,轻声说道:“你不要再送我花了。”

    “为什么?”

    姜呈的表情只有纯粹的疑惑,“你不是很喜欢吗?”

    “这里快放不下了……”庄凌低着头没看他,“而且,我收了你的花还有食物,感觉——”

    她说不出来。

    其实就是在占他便宜。

    她读过很多书,知道贫穷的人最后只会剩下自尊心,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够保留的东西。

    这种自尊是好事,但是也不完全是好事。

    总觉得接受别人的好意是欠债,这样的想法压在心里,最后很容易把人逼上死路。

    她很矛盾。

    “你现在有多少存款?”

    姜呈却这么问她。

    庄凌想了想,回答道:“四千块。”

    她有奖学金和打工的钱,勉强能养活自己。

    “我跟你要一千块,你会不会给我?”

    姜呈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明亮得像是阳光。

    庄凌略微犹豫,点了点头:“会。”

    即使不论其他,姜呈这段时间的陪伴,也值这个价钱。

    “所以,你会给我你全部财产的四分之一。”姜呈用手撑着自己的下颌看着她。

    “那么,你为什么会觉得收了我全部财产几十万分之一的东西,会不好?”

    “可是,我并没有给你一千块……”庄凌觉得这个逻辑不对。

    “哦,那给我一千块。”姜呈理所应当地对她伸出手。

    庄凌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掌,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摊开时肉眼可以感觉得很大的手。

    他的理直气壮让她的眼眶莫名有些酸涩——看起来是无礼的要求,实际上,却是在照顾她心里那点小小的别扭。

    她伸手摸出自己放在枕头下的小包,拿出一迭粉红的现金。

    这里有两千块,是她还没来得及存到银行的工资,她全部放在了姜呈的手掌中。

    “两千?”姜呈看了眼,就知道数量不对。

    庄凌点点头,声音轻缓,“这个月的工资。”

    “嗯。”姜呈从自己的裤兜里抽出一个皮夹,把那两千块放到钱包里,妥善收好后,唇边带着笑弧,声音如夜风般和缓的笑意。

    “你把你的一半给我了,阿凌。”

    姜呈的心情很好。

    打算找人把这两千块塑封起来,永久保存。

    孤独生长的女孩,心墙竖得比谁都高。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好好地保护自己。

    她总是笑着,乐观积极地面对所有困难。这样不是不好,他也是被这样开朗善良的她所吸引。

    但是,一直飞翔的小鸟总会累的。

    他只是想做她休憩的巢。

    现在,他已经逐步获得了她的信任。

    次日早晨再投喂时,她忽然问他:“你想不想吃草莓?”

    她送他的水果,都是在店里跟老板娘买的,这点他很清楚。

    “吃。”姜呈自然无有不好。

    晚上,他就看到一碟洗得干干净净的水灵灵草莓。

    她吃完东西,终于主动和他闲聊,说怎么去挑选水果,说店里的趣事。

    笑容温柔又甜蜜。

    吃到嘴里的草莓都像是淋了糖浆。

    晚上躺在床上时,姜呈自然又想起来她简陋的床。

    有事他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但是,这个环境不太合适。

    关心她的年长女性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防备,不关心她的人看着他们的眼里都是猥琐的暧昧。

    他能够做更多,但是,眼下只能这样。

    等到母亲派来的人和她的叔叔谈好价钱,她也休息了。

    京市的户口迁入证明已经办理下来,他们需要去这边的派出所办理一个迁移证。

    两边环节都已经打通好,她只要出面拍个照就行。

    接下来就是去京市后办理新户口。

    带着他们来办事的人是个高个子三十来岁的男人,言谈亲和,办完事很快就离开了。

    姜呈就问她:“饿不饿?”

    庄凌点点头,于是被姜呈带到了一家看起来像是私宅的餐厅。

    她好奇地张望,姜呈就介绍道:“这是一家私房菜馆,只接受预约排队的。”

    “那你什么时候预约的?”庄凌没来过这种地方,连装修都是江南水乡的风格。

    “我多出了一倍钱。”姜呈唇角微弯,“小城市的私房菜馆大部分只是个噱头,你有兴趣我带你去看看真正做得好的。”

    万万没想到的答案。

    庄凌倒也没说什么要不换一家之类,姜呈都这么说了,那么钱肯定付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吃完。

    本地口味其实比较重,这家却是淮扬菜风格,味道清淡。

    有服务员在一边服务,庄凌敏感地感觉对方的视线并不太友好。

    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很简单的T恤加七分裤,她差不多一个夏天都是这个装扮,只不过洗得很勤。

    “不喜欢她?”姜呈注意到了她小小的动静,说话并没有任何顾忌。

    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绝大部分地方都是先敬罗衫再敬人,一眼就看的出来贫穷的少女和张狂凶戾的少年,她的想法自然往下三路走,却不防立刻就被发现了。

    “没有。”那个还带着稚气的少女摇摇头,清凌凌的眼眸中没有任何的不满,“其实也很正常。”

    “这样想挺好。”少年似乎笑了笑,看都不看她一眼,却直接命令道,“出去,让老板换个人过来。”

    服务员眼中含泪,只能退下。

    庄凌吃着自己的小鱼丸,鲜甜弹牙,很香很好吃。

    她其实对于吃的东西并不挑,有什么吃什么,只要能吃饱就行。

    这一餐大概是自己吃过很好的一餐了。

    其实之前姜呈给她带来的食物也都不错,特别是那个神奇的三明治,不知道他是从哪里买的。

    姜呈吃东西的动作比较慢,没有同校男生那种迫不及待往嗓子眼里倒的急躁感。

    他还给她剥了虾拆了蟹,放在小碟子里推过来,满满当当的一盘。

    总觉得他把她当成小孩子。

    庄凌吃着东西偷偷看他。

    好神奇的人,明明很凶,但是却都不发火,还细致耐心得要命。

    妈妈还在的时候,都没他这么好。

    ------------------------

    凌妹的一些男朋友妈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