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寒香(睡错人之后)(1V1h) > 章节目录 22.悸动(微h夹被子自慰)
    为了明天早起,柳寒香调了闹钟后,就上床躺着了。

    她平时睡的不算早,现在才10点,对于她来说早了些。

    许是改变睡觉时间,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按理来说,不与顾辰轩做爱,她是更开心才对,毕竟,没有人羞辱她。

    但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竟然想起她跟顾辰轩在床上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想他粗壮的肉棒放进她的小穴,好止内里的瘙痒。

    她不想跟顾辰轩有太多的接触,但不得不承认,顾辰轩的肉棒很粗大,进去她身体里,很爽,她的空虚被顾辰轩的肉棒填满,只有欢愉与快感。甚至他说的一些糙话、侮辱她的话,她也会产生快感。

    自从与顾辰轩做爱后,夜里躺在床上,她总会想做爱都事情。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真的是一个荡妇吗?

    先前她偶尔也会有生理需求,但不像现在频率这么高。

    柳寒香皱着眉,疑惑不解。

    身体的欲望叫嚣着,柳寒香咬着唇,紧紧夹着双腿,摩擦着私处,但越摩擦穴里越痒。

    她索性把腿紧紧夹住被子,上下摩擦私处,简单的摩擦让她私处越来越痒,痒意从下面蔓延,像是蚂蚁轻轻啃食一般,不疼,只有痒……花穴深处更是瘙痒难耐。

    她扭动身子,双腿紧紧夹着被子,用力地把被子摩擦在阴蒂、穴口处,她扭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止扭动身子,还上下摩擦着穴,穴里的痒意越来越明显,被子硬硬的摩擦在阴蒂上,她弓起身子,脸色酡红,眼睛迷离,伸长脖子难耐的呻吟。

    穴口流出一滩淫水,她躺在床上喘着气,高耸的胸脯起起伏伏,她的手伸到内裤上一抹,内裤已经被淫水打湿。

    待快感散尽,她起身,重新换了一条干净的内裤,把换下的内裤洗好后,躺在床上,许是解决了身体的饥渴,柳寒香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闹钟响了。

    柳寒香拧着眉,一手把闹钟关掉,被子捂着头,继续睡,就在快进去梦乡时,她猛然惊醒,一个挺身,坐在床上,快速起床,穿衣洗漱。

    洗漱好,她赶紧到厨房,用咖啡机磨咖啡。

    咖啡机是智能的,她不用怎么弄,只需要拿杯子接着就好。

    接下来便是烤吐司了,煎鸡蛋、鸡胸肉了。

    她要做三个吐司。

    顾辰轩早餐是要吃两个吐司的,另一个是给她自己做的。

    顾辰轩要吃的吐司要用手工切,柳寒香能做饭,但刀工不太好,特意让面包店送来了手工切好的吐司。待鸡蛋煎好,鸡胸肉煮好,吐司烤好,她便做三明治。

    做好早餐后,柳寒香便把咖啡与三明治放在盘子里,送到顾辰轩的房间。

    “进。”冷冷的声音传来。

    柳寒香开了门,顾辰轩已经工作了。

    “顾先生,您的早餐已经好了。”

    柳寒香将早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便离开了顾辰轩的房间,关门时,她偷看了一眼顾辰轩,他穿着休闲居家服坐在轮椅上,认真处理工作。

    她不知道顾辰轩是什么时候起床的。但预感到他已经起来很久了。

    他桌前的水杯里水已经下去了大半。

    顾辰轩见早餐已经送来,便停下手里工作吃早餐。

    柳寒香来收拾餐盘时,盘里跟咖啡杯里都是空空的。

    柳寒香有些紧张的心也放下了。

    她接到这个任务时一直担心她做的没有阿姨那么好,在阿姨话里,顾辰轩很挑剔,她很害怕顾辰轩因为她做的不好而发脾气,最后把答应她的五千万一并取消。

    但现在看来,顾辰轩也不是那么难伺候。

    柳寒香看着空的咖啡杯,便问:“顾先生,请问还要咖啡吗?”

    柳寒香的声音很好听,顾辰轩微微有些愣神,阿姨在的时候从来不会问,因为他早上只喝一杯醒醒脑,阿姨知道他的习惯。

    顾辰轩原本是要拒绝,但他鬼使神差的说:“再给我送一杯咖啡进来。”

    “好。”柳寒香干脆应道。

    柳寒香磨了一杯咖啡端了进去,准备放在桌上时,顾辰轩转过头看着柳寒香的动作,道:“端过来。”

    柳寒香端着托盘里咖啡,低着头,来到顾辰轩的面前,她站得离顾辰轩不远不近,很是拘谨。

    顾辰轩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心里痒痒的,他喉结滚动一下,打量着柳寒香的身体。

    柳寒香今日穿的是宽松的灰色运动装,把她玲珑曲线全部掩埋起来,头发梳成马尾,看上去很很休闲。

    “顾先生,放您桌上吗?”柳寒香问。

    她的声音是柔和甜美的,跟她在床上全然不一样。

    柳寒香见顾辰轩未答,便把咖啡端到顾宸轩的手边。

    柳寒香站在顾辰轩身边。

    顾辰轩能闻到柳寒香身上一股清雅的香味传来,盖过了咖啡的醇香。

    那些香味仿佛长了触手,勾着顾辰轩的心脏,把他的记忆再次拉回他们在床上交缠的片段。

    顾辰轩闭上眼,掩饰欲色暗沉。

    他喉结滚动,手抓着轮椅边,青筋鼓起。

    “顾先生?”柳寒香见顾辰轩不抬咖啡,不知道要放哪里,小声提醒道,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他。

    柳寒香的声音像猫一样挠着顾辰轩。

    顾辰轩心里直发痒。

    他睁开眼,眼里有抹暗红,还有不明的晦暗。

    顾辰轩抬起那杯咖啡,咖啡冒着的热气,他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柳寒香,声音有些沙哑:“你去忙你的事吧。”

    柳寒香闻言,如同久逢甘霖,应了一声,带着托盘走了。

    顾辰轩听见关门声,把咖啡放在桌上,身子往后仰着,额头上,满是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