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章节目录 6.小倉鼠的早餐
    夏知书醒来的时候,窗帘是拉开的。阳光洒在脸上,强迫他从深沉的睡眠中醒过来。

    他愣愣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迟钝地想着,我睡前不是有拉上窗帘吗?忘记了吗?昨天做过头了?

    叩叩两下敲门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夏知书迟钝地从床上撑起来,看向大开的房门,以及倚在门边的俊美男人。

    「早安。」男人浅笑道,扬了下手腕:「下午三点半,你应该起床了。」

    「喔……」夏知书揉揉眼,大大打个哈欠,困顿道:「我要起司欧姆蛋、两片厚切煎培根、两片烤土司跟一杯牛奶,钱包在老位置,拜託啦!」

    「食材我都买来了,你快点起来梳洗乾净,我现在去弄给你吃。」男人控制不住翻个白眼,不放心又催促道:「你现在下床进浴室去,快点。」

    过去经常发生他前脚叫完人,任劳任怨帮忙做饭后,回来发现夏知书又缩在被窝里睡得打呼的情况。回想起来就让他捶心肝,桌上都是些热过就不好吃的食物,他明明都算好时间了!

    「别这么严肃嘛,我这就起床……」夏知书笑着又打个大大的哈欠,几乎是全裸地鑽出被窝,身上的痕跡大剌剌地呈现在男人面前。

    男人皱了下眉,没好气问:「你昨天不会又跑去跟那个人睡了吧?」

    夏知书愣了下,满脸疑惑地歪头盯着男人,显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这么多瘀青……」男人迟疑了下走上前,抓起随便被丢在室内椅上的浴袍,劈头盖脸扔在夏知书头上。「看起来没出血,他懂得客气了?」

    夏知书轻呀着扯下浴袍,瘪着嘴穿好,一边嘟囔:「你到底在说谁啊?说话说清楚嘛。」

    「那个跟你睡了三个月的砲友,叫什么名字来着……信义区的钉子哥?」男人伸手用力搓揉夏知书的脑袋,把人揉得东倒西歪,唉唉叫着摔下床。「你约砲对像的名字能不能挑一挑?老是这些乱七八糟的,前一个叫什么?高射炮?」

    「阿姆斯特朗旋风喷射阿姆斯特朗砲2010。」这款砲,夏知书大概约过十个,算是所谓男人的浪漫吧。

    这个2010号的当量是最大的,各方面数值也是最好的,应该是因为2010这个数字是小朋友的出生年,才刚大学毕业的年纪,技巧跟体力都是他歷任砲友里数一数二的──如果昨晚没遇上香蕉哥哥的话。

    「我是不介意你跟谁睡,但拜託找那种不会在你身上留伤的好吗?」男人头痛地戳了戳自己的太阳穴,把人从地上捞起来,拍了拍身上看不见的灰尘,表情严肃:「我不想再去医院看你了。」

    闻言,夏知书只是哈哈一笑,用脸颊蹭了下对方的手掌:「我好饿,拜託主人餵食。」

    回应他的是个大大的白眼,男人猛地缩回手,夸张地甩了甩,指着浴室的方向命令:「向左转!起步走!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了!」

    完全清醒的夏知书歪七扭八地行了个军礼,啪噠啪噠在男人严厉的表情中,踩着一隻拖鞋走进浴室洗漱去了。

    至于身后的人是怎么用难以忍受的目光盯着他光着的那隻脚,夏知书完全没当一回事。

    因为有晨浴的习惯,半个小时后夏知书才一脸清爽地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现在外头的开放式空间里。

    分隔餐厅厨房与客厅的交界处是一张多功能工作檯,又宽又长当餐桌的时候可以坐下一打半的人,现在只有掛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孤零零地坐在其中一个角落,右手边不远住放着一整套的早餐,正散发着让人心旷神怡、肚子咕嚕咕嚕响的香气。

    浅绿色的盘子中央放着黄澄澄、胖嘟嘟的欧姆蛋,不那么光滑的表皮看起来很好吃,点缀着褐色的酱汁,一旁还有几朵翠绿的花椰菜,和几根宝宝胡萝卜。

    厚切煎培根跟烤土司放在一起,用的是水蓝浅黄相间的盘子,有种地中海风情。培根的厚度看得人非常安心,整体是焦黄的咖啡色,边缘顏色更深,因为厚度的关係没有皱起来,油脂在阳光下闪耀美味的光泽,上头撒了一些黑胡椒粉末。

    盛着牛奶的玻璃杯外凝结了薄薄一层水气,色泽浓郁看了就让人口水分泌,应该是男人特别买的小农產品。也不知道到底哪里买的,每次都好喝到让夏知书恨不得把牛奶当水灌。

    「又没擦头发?」男人拿下眼镜,无奈地瞪了夏知书一眼,将手中原本正在翻阅的几张不知道是文件还是稿件的纸放下,抓起早就准备好披在自己椅背上的毛巾开始替已经叉起培根吃起来的夏知书擦头发。「我特别买了低盐的培根,你吃吃看习不习惯。」

    「嗯嗯嗯。」夏知书脑袋乱摆,被男人从后脑勺抓住固定,这才安安静静地享受擦头发服务跟自己的早餐。

    男人的动作很轻揉,先用吸水毛巾按压发丝,等水气去了大半后,才用了一点力气将剩馀的水气擦拭掉。

    等他擦乾了夏知书的头发,培根和土司已经被吃完了,夏知书正准备用叉子切开欧姆蛋。

    一叉子下去,稍稍有点硬度的表面被划开,里头半熟的蛋液混合着一些洋葱、火腿、青椒等等的碎块蔓延开来,金黄灿烂地摊在浅绿的盘子里。

    夏知书双眼发光地舀了欧姆蛋跟蔬菜火腿丁进口,满足地哼哼。

    「你的手艺真的超棒的,我没吃过比你做得更好吃的欧姆蛋了!」鸡蛋没有半点蛋腥味,却风味显着,略有些咸的蔬菜火腿丁搭配上鸡蛋后味道适中,彷彿多一颗盐都会破坏掉这份美味。

    人生能吃到这样一份早餐,就算下一秒就暴毙,也值得了!

    「多谢讚美,我希望你看在我的手艺上,能让自己活得健康一点。」男人没好气地戳了下夏知书的后脑勺,拿着用过的毛巾进卧室去,过了一会儿带着洗衣篮出来「还有没有衣服要洗?现在就拿出来,不要又塞在角落里醃咸菜。」

    「唔唔唔唔唔!」塞了满嘴食物跟仓鼠一样的人用力摇摇头表示没有,接着继续低头风捲残云。

    男人先将衣领袖口这些地方都先喷上洗洁剂搓洗过后,在连同毛巾浴巾一起塞进洗衣机中设定好模式,洗衣精、柔软剂、芳香豆等等都放进相对应的格子里后,才洗了手回到起居室中。

    吃饱喝足的夏知书像隻自在的老公公鼠,窝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他喜欢把自己塞在椅子、靠背以及扶手中间那个角落,手上拿着文件夹正在阅读。

    男人重新掛上黑框眼镜,回到先前的位置上坐下,他原本看的那些稿子已经不在原处了,应该是正在夏知书手上。

    「怎么样?」他问。

    「嗯……我觉得还可以再修改一些地方。」夏知书把下顎抵在屈起的膝盖上,语调有些含糊。

    「那就改,需要延长截稿日期吗?」男人打开自己的笔记型电脑问。

    「好啊,多给我三天吧。」夏知书也不客气地承接了对方的好意,然后笑问:「说吧,你想找我帮什么忙?」

    闻言,男人笑了一声,面露无奈:「你又知道我要找你帮忙了?」

    「拜託南南,我们都多少年的交情了。你会主动说要帮我延截稿日期,肯定有鬼啊!」

    「不要叫我南南!」名叫叶盼南的男人咬牙,神色羞愤又无可奈何:「我确实有事情想找你,但不能算找你帮忙……大概。」

    「说来听听吧盼盼,你知道我向来不太拒绝你的请託。」夏知书笑出一排小白牙。

    叶盼南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用力到像是快抽筋了。

    「是这样的,你知道梧林出版社吗?」要是顺着夏知书的挑衅继续,正事就不用谈了,洗衣机运转的时间是45分鐘,他得在这个时间里把事情结束。

    「听说过,一个小出版社,选书的眼光很好,出版的品质也很好,不过我没跟他们家合作过就是了。」夏知书闔上手中的文件夹,手指在硬壳封面上敲了敲。「怎么了?他们有书想找我翻译?」

    「算是……」叶盼南沉吟,几秒后叹了一口气。「我也不跟你打哑谜了,他们家最近谈到了一本畅销书,作者在台湾的书粉也很多,上市就一定会大卖,是他们家今年最重要的一本书。」

    「嗯哼。」夏知书点点头,心里隐约有个猜测,但就是想听叶盼南说出来。

    叶盼南看了他一眼,略有点烦躁地揉了揉后颈:「那本书是藤林月见写的。」图穷匕见。

    夏知书挑了下眉,并没有太过意外。

    「我本来不想跟你提这件事,毕竟你跟藤林之间的问题太复杂,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这辈子跟他别再有任何交集。」叶盼南抹了下脸,神情又暴躁了几分。「负责这本书的编辑是我一个学弟,以前他也帮了我不少忙,他都问到我这边来了,所以我想确认你的想法。」

    「我其实都行啊。」夏知书耸耸肩。「月见的书向来是找我翻译的,我也知道我不可能躲他一辈子,除非出版界再也不引进他的书,但那是不可能的。」

    「你不要这么轻描淡写……」叶盼南叹口气,也跟着夏知书的节奏敲了敲了桌子。「你好不容易躲了三年了,也换了名字接工作,现在也挺稳定的,也有固定找你合作的作者了,继续躲着藤林月见也不是不可行。」

    「那你学弟怎么办?」夏知书好奇问。

    这一问,叶盼南的表情又僵硬了,更用力抹了两把脸,差点把推到头顶上的眼镜都抹掉下来。

    「我是很希望能帮到他,毕竟藤林月见这次很坚持……不对,藤林就是个龟毛的傢伙,一直都很难搞。你这三年躲他,他就真的整整三年没有授权给台湾任何一间出版社出版他的书,这是三年来的第一本,关注度很高。」

    「他还是没变啊。」夏知书怀念似地叹息。「梧林能拿到他的书,应该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

    「是不小,但详情我没有问,也不适合问。」老实说,叶盼南听到学弟告诉自己拿到了藤林月见最新那本着作的授权后,惊讶到以为自己年纪大了耳背,连续问了三次才不得不接受现实。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夏知书伸个懒腰,在沙发中蠕动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窝着。「也许,这三年月见也成熟了?反正我在台湾他在日本,要躲还是能躲的,我倒没有这么担心。」

    那头,叶盼南重重叹气,他理性上也知道夏知书说得没错,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总会有遇上的一天,或早或晚而已。

    「这样吧,我先介绍我那个学弟给你认识,你跟他聊聊看,再决定要不要接这个案子。」但可以的话,叶盼南还是希望能让这个「重逢」拖得越远越好,要是能一口气拖到两人七十岁就太完美了。

    「也行啊,都三年了,我们也许可以多一点正面思考。」

    「我推荐你一本书。」叶盼南拿起手机操作了一番,很快的夏知书的手机发出收到讯息的轻响。

    点开来,聊天页面上是一个连结,缩图的书本封面上可以清楚看到几个字「失控的正向思考」,以及一群吶喊着往前衝的女性黑白照片。

    夏知书被逗乐得哈哈大笑,从善如流地点开连结订了这本书。

    「先跟你说,我那个学弟为人比较严肃,性格也比较靦腆,你控制一点不要吓坏他。」

    「还有呢?」夏知书摇晃着自己的脚,顺便又订了几本新出版的推理小说,他先前躲着藤林月见,连带着也很久没看这方面题材的书了,得看个几本抓回当初的手感才行。

    「他……」叶盼南声音猛地梗了下,引得夏知书好奇探看。「他的样子大概会是你的菜,你绝对绝对要控制住,拜託。」

    再次被逗乐,夏知书给他一个OK的手势:「放心啦,我昨天睡到一个挺棒的对象,应该会维持一段时间的砲友关係,你学弟暂时是安全的,放心把他的电话跟个人讯息给我吧!」

    叶盼南神色扭曲,混合着安心跟焦躁,最后只有一声长叹,把学弟的资讯传过去了。「我会请他先打电话给你联络,就这两三天,你等他电话就行。」

    「知道了。」夏知书随口回应,点开了聊天页面最新的那个连结,是张照片,端端正正的五官,看起来非常眼熟,姓名那栏写着:潘寧世。

    唉唷,有缘千里一线牵啊~

    ----

    这回的重点是早餐XD

    一边想着霍尔的移动城堡一边写这回,好想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