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章节目录 2.我想喝熱呼呼的香蕉牛奶~
    跟约砲对象的见面地点在那个懂的人都懂的公园中,某个僻静角落的长椅边。

    大概是因为昨天受到太严重的打击,所以今天潘寧世的工作反而异常顺利,约莫下午三点不到就跟老师谈完工作,还开开心心拿了一个饼乾礼盒,上面的Logo低调奢华,应该可以当作暗示他今天的约砲顺利吧?毕竟提着这么一盒饼乾,好歹可以亲上十分鐘?

    不小心提早太多到,潘寧世悠哉地坐在长椅上,跟跑下树的松鼠大眼瞪小眼,心想要不要拆一块饼乾餵松鼠?但好像不太合适,太油太甜对松鼠的身体不好,眼前这隻松鼠很明显已经过重了,尾巴蓬蓬松松一大把,皮毛光滑油顺看起来就吃很好。

    「你也是一个人吗?」母胎单身的技能可能就是能跟小动物如常对话吧?潘寧世支着下巴,顺着松鼠歪头的方向也跟着歪了一下头。

    松鼠吱吱叫了几声,树上立刻窜下另一隻肥嫩的松鼠,潘寧世彷彿从两隻胖嘟嘟的鼠脸上看到对他这个单身人类的嘲笑。

    妈得法克!尊严遭受打击的人类,决定有尊严的挪到另一把长椅上,让松鼠无恩爱可秀!

    「你就是香蕉哥哥吗?」清亮悦耳的声音突兀地传入正生着闷气的潘寧世耳中,他感觉自己从耳朵软到脊椎,下半身则反过来衝劲十足的要硬起来了。

    高大男人猛一下站起来,故作矜持但耳垂通红地循声找去,接着愣住。

    根据不负责任统计,也就是以他用过的约砲软体的讯息来算,今天大概是他第一千零九十次的约砲,若天天约大概要花上两年九个多月。看起来不多,但每一笔都是血泪作结。

    在他眼前的,是个大约只有一百六十公分的娇小纤细少年……大致上符合他一贯的审美,就是身材比过去的约到的人都要娇小得多,潘寧世莫名想起那张小仓鼠吃大香蕉的梗图。

    「抱歉,我想看一下你的身分证跟健保卡。」双证件还是要检查一下比较保险,眼前的人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万一没成年,那他的人生就真的要结束在床上了。

    昨天已经有人叫警察了,万一今天又叫警察,然后抓到他跟未成年人上床,他就得去监狱破处了……想想就不寒而慄。

    少年闻言挑了下略淡却很漂亮的眉毛,笑了一声后低下头翻包包,露出一节纤细得像古早味麻糬的后颈,柔软又香喷喷的。

    咕嘟。

    潘寧世吞了口口水,他嘴巴发痒,唾液开始异常分泌,总有种想咬点什么的衝动。

    「来,证件。」少年很快抬起头,一双灿烂的眼眸在午后偏斜的阳光下美得不可方物。

    潘寧世被美景晃得失神,拿过双证件的时候手指都是软的。他无比希望眼前的人已经成年了,先不说犯罪问题,年轻人身体柔软,眼前人看起来又特别乖巧温顺,搞不好他们今天真能试试看?不求全部插进去,能戳个龟头进去也可以啊!

    民国72年(西元1983年)。

    嗯?潘寧世猛地抬头看向笑吟吟的少年……一张白皙的小脸彷彿都没有他的巴掌大,脸颊还带点未消退的婴儿肥,粉嫩粉嫩红噗噗的,发色略浅在阳光下泛着茶金色,柔软地圈住了这张秀气又稚气未脱的小脸蛋……

    潘寧世倒抽一口气,恶狠狠地低头再次看手中两张证件上的出生年月日──民国72(1983)年。

    少年噗哧笑了,一隻白皙透粉的手指伸过来,点了点身分证上的出生日期,潘寧世觉得这几下根本点在自己心尖上。

    「放心,香蕉底迪。哥哥今天过40岁生日,不用担心操到未成年小朋友唷~」潘寧世恍惚地抬起头,对上了那双笑弯的漂亮眼睛。两人的视线交缠了大概两秒,对方露出个狡黠的神情,恍然大悟道:「还是,你今天本来就打算操个未成年小朋友?」

    「绝对没有!」潘寧世头摇得跟波浪鼓一样,他是有点白目但不是白痴,眼前这位看不出年纪的哥哥显然是很有意愿要跟他上床的,谁会傻到答错这个送分题!

    他的反应大大逗乐了身分证姓名栏上写着「夏知书」的男子,怎么看都才刚满十八岁的脸庞,笑得鼻尖眼角都泛红了。

    潘寧世觉得自己心头开出了一片玫瑰园,他跟着夏知书傻笑,紧紧抓着两张证件都忘了要还给人家。

    他觉得自己坠入爱河了。上一个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就是哪位最后送医的助教,不过眼前的人比助教还要更可爱更甜蜜就是了。

    「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该让我确认一下双证件?」夏知书朝傻笑的潘寧世伸手,朝上的掌心也是粉粉的。

    空气里彷彿充满了甜美的香气,应该是砂糖、香料和一切美好的东西混合而成的味道吧!

    潘寧世连忙掏出自己的证件,连同夏知书的证件一起放在那隻手掌中。他以往也会给约砲的对象看自己的双证件,这样才有足够的保障嘛!哪里像现在这样,傻呼呼的。

    「潘寧世……」夏知书轻轻唸道。

    「欸……你还是可以叫我香蕉哥……呃……弟弟?」眼前人的外表迷惑性太强了,潘寧世怎么样也没办法把对方看成一个四十岁的成熟男人。

    「为什么用香蕉哥哥当暱称?」夏知书看起来像间话家常,如果他没有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的话。

    潘寧世脸色通红,訥訥回答:「呃……就是,你知道,香蕉长得跟那个有点像,所以就……」明明这个问题以前也被问过,那时候潘寧世还装作一副情场高手的样子,勾了下那个可爱小青年的下巴,压低声音说:『那是因为哥哥有大香蕉啊,你要不要吃吃看?』

    但他现在口乾舌燥、掌心冒汗,一边感受着阴茎即将耀武扬威起来,一边又羞涩地深怕讲错话吓跑眼前的人。

    「喔~~所以,底迪要让哥哥嚐一口你的大香蕉吗?」夏知书凑过来,两人虽然有三十公分的差距,但他双手一勾就让潘寧世心甘情愿弯下腰,自己把耳朵凑过去,被滚烫的气息喷得下腹部紧绷。

    当然只能同意啊!他作梦都想被人咬一口大香蕉呢!

    等到潘寧世终于回过神的时候,两人已经在公园附近的廉价旅馆里开了一间房,夏知书正在浴室里洗澡,潘寧世则捂着他进去在自己脸颊上亲的一口的地方傻笑了将近十分鐘。

    事情好像进展的太顺利了!

    失败过一千零九十次以上的大香蕉哥哥,在盯着夏知书T恤上的老公公鼠几分鐘后,找回了自己的脑子。

    这不正常,平时虽然大家约砲也是直接朝正题跑,但多多少少还是会喝个饮料,约个小会的,毕竟潘寧世喜好的关係,他找的都是些白白净净,看起来清纯可人的年轻人。

    这样的人讲坦白一点,喜欢装纯,通常不会一见面就手牵手上宾馆,总会装模作样培养一下感情,不吃饭不逛街起码要喝杯饮料吃个蛋糕啊!

    夏知书的目的性就很明确,他看起来完全没打算培养感情,有那种间工夫喝奶茶,干嘛不直接喝香蕉牛奶呢?这是潘寧世之前问夏知书要不要喝饮料的时候,他的回答。

    香蕉牛奶……潘寧世捂着胸口,差点不顾面子在床上翻滚尖叫。

    喝!都喝!喝到你吐奶为止!潘寧世嘴巴上客客气气,心中那列小火车的时速已经飆破战斗机的速度了。

    但这么顺利,潘寧世会怕。

    没办法,他失败过太多次,今天他其实早就做好又上不成床的心理准备,所以才拒绝了夏知书的共浴邀请。

    要是提早看到了自己的大香蕉,搞不好澡都没洗完人要又跑了。再这样下去,他的香蕉牛奶又得滞销了。

    还没等他自怜自哀完,浴室门打开了,夏知书带着薰衣草沐浴乳的味道,和水蒸气走出浴室,浑身都是粉红色的,对潘寧世歪头轻笑。

    要死了喔!潘寧世颤抖地捏住自己的手,他看过很多人出浴,每个都水灵粉嫩的,但绝对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夏知书!怎么说呢,所谓的清纯又充满色慾,大概就是指夏知书这个人。

    「你要洗吗?还是直接来?」夏知书问。

    「那个……我、我还是先洗一下好了。」潘寧世想直接来,但他真的很怕自己裤子一脱,大香蕉弹出来的瞬间,眼前的人会跟仓鼠一样窜逃。能拖一时事一时吧!

    夏知书耸耸肩,他拢了拢浴袍,短版的浴袍下摆约莫在他膝盖的位置,两隻纤细修长的小腿上几乎没什么体毛,潘寧世捨不得把视线移开,就这样看着他走到床边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转到电影台。

    电视上正在播放恐怖片,背景是个溼答答黏糊糊的渔村。

    「底迪快一点,别让哥哥等太久唷。」说着对他眨了下左眼。「你看,我的肚子都饿扁了,想喝热呼呼的香蕉牛奶。」

    潘寧世真的恨不得直接掏出自己的香蕉往夏知书嘴里塞,但他忍耐住了,颤巍巍道:「那个……我的香蕉可能有点粗有点长……」

    夏知书微微舔了下唇。「喔,我就喜欢又粗又长的香蕉。」

    碰!浴室门被摔上,潘寧世想,想这么多也没用,是个男人提蕉就上!他就不相信自己这次还能失败!毕竟老一辈说,女大三抱金砖,零大二那么一应该也能抱块银砖吧!

    ----

    本文每天晚上九点更新唷~

    话说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香蕉跟香蕉牛奶啊gt;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