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章节目录 1.大雞雞男子的煩惱
    「救命!杀人啊!」悽惨的哭叫声之后,是一连串房门打开的声音。

    廉价爱情宾馆的走道上瞬间热闹起来,不少人打开门看好戏,互相交流声音到底从哪里来。

    「你不要过来啊!」又是一声惨叫。

    「好像是404耶!」其中一个客人出声,他就住在409,双眼亮晶晶的好像巴不得撞开404房,亲眼目睹杀人现场。

    很快,旅馆工作人员就上来了,直接拿备用钥匙打开404的房门。

    「不是的!」浑厚的男声慌乱传出,看热闹的人已经全部挤到房门外了。

    那是个身材高大壮硕的男人,长得怎样看不太出来,房间里太昏暗了。但看得出来男人的身材非常好,身高腿长腰部紧实,标准的倒三角身材,腹部上的肌肉简直跟洗衣板一样线条分明。

    啊,真让人想在上头摩擦自己。

    工作人员啪一下打开顶灯,虽然用处不是很大,但还是勉强看清楚房间内的状况。

    高大男人腰上围了浴巾,可能是围上的动作太仓促,只勉强掛在胯骨边上,下腹部的毛发随着人鱼线没入浴巾中,瞬间响起了几个吞口水的声音,有男有女。

    「救命!」一个纤细的少年窜出房门,瑟瑟发抖地缩在几个大哥身后,崩溃大叫:「你不要过来!你离我远一点!杀人啊!」

    杀人?顿时,眾人看向男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没想到这个长相憨厚的傢伙,竟然会在爱情宾馆里杀人,真是太刺激了……不,是太可怕了!

    「不是的!我没有!请听我解释!」高大男子慌乱得直摆手,脸色都发青了。他往前走了两步,工作人员包含看热闹的人就护着少年退两步,让他更是急得满头大汗。

    「我、我只是想跟他上床而已!」男人结结巴巴地喊叫。

    喔──群眾立刻了然,原来是「那种」杀人啊?看来应该是小情侣之间闹脾气了吧?

    「可是……我报警了耶?怎么办?」大后方一个染着红发,刚刚还对男人吞口水的青年男子晃了晃手机,一脸抱歉。

    「什么!」男人的尖叫声都破音了,他焦急地往前走几步,腰上的浴巾在这时候刷一下松开来,赤裸裸的下半身瞬间落入十几双眼睛中。

    沉默,是今晚最震耳欲聋的喧嚣。

    大概五分多鐘后,才有一个人吹了声口哨:「杀人喔……」

    未勃起就目测大概有二十公分甚至以上,眾人脑海里唯一想到的就是:菊花残啊。

    大概是旅馆的地理位置太好的缘故,警察出警过来只花了十五分鐘。刚好够高大男人穿好衣服,而逃出房间的少年死都不愿意再靠近他,只能请旅馆工作人员帮忙进房间拿衣服。

    潘寧世,也就是那个高大的男人,什么解释都来不及说出口,就被警察堵在房间角落里问话了。

    「我……我就是想约人一夜情……」他穿着简单T恤牛仔裤,肌肉线条依然能透过薄薄的布料看得一清二楚,脸上的绝望跟优越的肉体条件完全不匹配,眼眶都泛红了。

    「真的吗?」警方其实已经听到围观群眾七嘴八舌的目击证词了,但基于谨慎,还是要走走流程的。只是,眼睛很难不往潘寧世的裤襠瞥。

    「我还确认过双证件……」潘寧世垮着肩膀,一百九十往上的身高,现在看起来彷彿萧瑟的枯树。「他明明说自己喜欢大鸡鸡的!」猛男委屈得快哭出来,自己还再三确认过的!

    「这样啊……」问话的是个中年警察,大概是见多识广,毕竟这一区算是有名的风化区,什么情情爱爱的状况都看过了,表情很淡然,不动声色地又瞥了眼潘寧世的裤襠。

    「我喜欢大鸡鸡!但你那是杀人凶器!」逃走的少年在不远处吼叫:「你想害我菊花残吗?」

    「我都还没进去,怎么知道会不会残?」潘寧世也生气了,哪有人约砲约到警察出面的?

    「我不需要把西瓜塞进鼻孔里也知道塞不进去!」少年叫嚣。

    「噗嗤!」不知道是吃瓜群眾还是警察,反正有人笑出来了,潘寧世觉得自己乾脆死在这一秒算了。

    所幸,警察很快确定这是一场乌龙事件,分别教训了两人不要乱浪费警力资源后,中年警察同情地拍了拍潘寧世的肩膀,劝道:「你还是去建立一段稳定的恋爱关係后,跟对方沟通好了再上床吧。」

    潘寧世哭笑不得。

    是他不愿意谈恋爱吗?是他没谈成功过啊!

    离开宾馆的时候,潘寧世又遇上了那个少年,他一张苦瓜脸完全没有两人刚见面时的甜蜜温柔,三小时前明明还亲亲热热地喊他哥哥,还贴在他耳边说什么:「你闻闻,人家香不香?」

    超香的,一股甜美的奶香味,随着两人升高的体温飘散开来,让潘寧世心跳加速,整个人飘飘然的,心想今天应该可以全垒打吧!殊不知,等待他的是三振出局。

    他连个触身球保送都没捞到。

    少年对他翻了个白眼,在坐上计程车前又送了他两个中指,轰!一声留下车尾气从潘寧世人生的赛道上消失无踪,只剩他待在路边整整咳了三分鐘。

    他要检举乌贼车!

    想是这样想,可潘寧世根本忘记看计程车的车牌,他只能不爽地拉紧身上的大衣,在瑟瑟寒风中走回自己停在十分鐘路程外停车场的轿车,上车后整个人瘫成一坨烂泥。

    虽然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报警,但被说杀人已经是第……七次还是八次了?他抹了抹脸,躺在椅背上看着车顶,整个人陷入深深的哀伤当中。

    潘寧世这人吧,今年38岁了,长得虽然说不上很帅,但也端正完整,更重要的是身材非常好,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看起来,过半都是腿。更别说他是个自律、认真的人,一直都有健身的习惯,浑身上下都是紧实漂亮的肌肉,不会太夸张,恰到好处,线条俐落又柔和,差不多是可以光靠肉体就睡遍全世界的好看。

    然而,他现在却还是个处男。

    并非他不想破处。实际上他是个性意识成熟特别早的人,第一次梦遗就在国一,那时候起他就想着成年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破处,就这样等啊等、盼啊盼地过去了六年。

    大一入学第一周,他就跟室友看对了眼,两个热血少年决定偷偷来尝个禁果。潘寧世至今都还记得,他那时候害羞地红着耳朵,对娇小可爱的室友说:「我鸡鸡比较大一点,你会不会介意啊?」

    「怎么会介意?我喜欢大的,越大越好。」室友吞了口口水,双眼迷濛又狂热,迫不及待地脱下了他的裤子。

    人生的悲剧往往出现在关键那一秒,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悲剧已经无法挽回了。

    潘寧世的鸡鸡气势汹汹地跳出运动裤,啪一下重重打在室友白皙乾净的小脸上,留下一道醒目的红色痕跡。

    空气突然安静了,原本火热的气氛好像猛然凝固住,就算潘寧世这人稍稍有点白目,当下也无法假装什么也没发现,故作得意地问:「如何?我很大吧?喜欢吧?不亲几口吗?」

    实际上,潘寧世想过要讲几句垃圾话,但他不敢,主要也是他的鸡鸡被室友握在手中,他怕自己乱讲话会发生鸡毁人亡的惨案。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可能一两分鐘,也可能十几分鐘,潘寧世只觉得时间好漫长,彷彿他正在做棒式,但他现在明明露着鸡鸡打算跟室友滚个床单,探讨一下生命大和谐的意义。

    室友脸上被他鸡鸡打出来的痕跡红得更明显了,可见刚刚打上去的力道有多大。潘寧世很抱歉,他想道歉,但室友瞪大的眼睛跟他看不懂的眼神,在在告诉他,自己现在最好假装是个充气娃娃。

    室友后来跑了,潘寧世甚至都没能开口叫人停下来,他慌张地穿上裤子,跑出房间的时候撞上另外两个室友,好奇地问他怎么了?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潘寧世能说什么?自己的鸡鸡给了室友一巴掌,所以本来打算上床的两个人直接老死不相往来吗?

    毕竟室友后来申请调宿舍房间,申请不下来,就乾脆交了一个校外男朋友,外出同居去了。

    惨淡的青春就在这么一个没有解释的悲伤事件中拉开最后的序幕。

    后来,潘寧世又跟几个同学、学长、学弟试图上床失败后,他在校内的gay圈已经找不到愿意跟他曖昧的人了。

    那最后一个勇者是学校助教,刚研究所毕业不久,看起来白皙乾净,笑起来还有酒窝,两隻手指指尖跟关节都是粉红色的,两人大概曖昧了两个月。

    已经确定过度粗长的鸡鸡是自己悲惨故事的根源,潘寧世一直在试图拖延跟助教上床的日程。但,这种事情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二十出头岁的年轻男孩,龟头的活跃度远远高于大脑。

    最终他们还是在约出去喝酒后,天雷勾动地火,又抱又亲地回到助教办公室,在那张看起来很舒服,坐起来也很舒服的拼布沙发上把彼此脱个精光,下半身飢渴难耐地磨蹭。

    「啊……好硬……好大……」助教动情的声音像棉花糖,塞进潘寧世耳中,甜得他几乎感动落泪。

    两块薄薄的布料阻隔不了他们肉体的反应,潘寧世激动不已地用自己硬起的阴茎顶蹭助教裤子里勃起的小东西。又湿又热又舒服,他喘着粗气叼着助教纤细地喉结含糊道:「我有点大……你、介意吗?」

    「我喜欢的大。」助教吐气如兰,短短几个字勾魂摄魄。潘寧世赤红着眼看着那张含羞带怯的甜蜜脸庞,再也控制不住地扯掉两人最后的防线。

    助教显然早就准备好了,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摆着润滑液,内裤后头的布料湿了一小块,应该事先前润滑过了,灌进去的东西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一点一点流出来沾上的。

    潘寧世咕嘟吞了口唾沫,他小心翼翼又虔诚地捧起助教肉呼呼的屁股,声音颤抖:「我、我可以进去吗?」

    不知道助教到底有没有真的看清楚潘寧世的阴茎有多大,他仰躺在沙发上凝视着身上的人,像个羞涩又魅惑的精灵,脸颊泛红、目光迷濛,微微咬着嘴唇露出一抹靦腆又意味深长的笑容点点头。

    每个故事都是这样的,主角虽天赋异稟,但这个天赋一开始会成为他生命中的试炼石,他要努力去克服,与自己和解,找寻那个最适合自己的另一半,两人终究会成为希腊神话中所说的那个圆形的人,完美地嵌合在一起,达成生命的大圆满。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潘寧世兴奋地双手都冒汗,他握紧了助教手感超好的屁股,另一隻手握住自己的阴茎,上头抹了不少润滑液,小心翼翼地戳上了那朵微微张开的小雏菊……

    「救命!」惨烈的叫喊回盪在走廊上,因为回字型建筑的关係,共鸣大到整栋楼都听见了。「你不要过来啊!」

    那一夜最后,用救护车的警鸣声划上句点。

    助教其实没怎么受伤,他润滑得很好,潘寧世也不是粗鲁的人,就是处男没经验又太大,所以弄痛了助教,小雏菊稍稍有点擦伤,并没有流血。但,事实已经无济于事,潘寧世辣屌催菊的名声一眨眼就响彻校园,他孤独地度过了最后两年学生生涯。

    「你们明明都说喜欢大的!」回到现在,即使是20年前的往事,对潘寧世来说依旧歷歷在目,他回想起那些人的甜言蜜语,跟离开时的冷酷残忍,就忍不住想哭。

    网路上人人说自己有三十公分,一堆小零们甜甜蜜蜜地喊着大鸡鸡哥哥快来操我,三十公分最棒可以戳到肚子鼓起来,快来让我怀孕吧哥哥!之类之类,结果现实里每个人都在看到他的鸡鸡后逃得跟飞一样。

    「一群骗子!」还害他被警察同情了,这都不是丢脸,他根本没有脸了。

    算了算了,当处男就当处男,他再也不要尝试找人上床了,万一又来一次警察盘问怎么办?他真的很悲痛好吗?

    嗡嗡两声,手机震动了下,潘寧世挪开压在眼睛上的手臂,懨懨地摸出手机来。是他最近常用的约砲软体传来讯息,对方头像是隻小仓鼠,好像是老公公鼠,小小隻的嘴巴里鼓鼓的,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

    他下意识嚥嚥口水,立刻忘记半分鐘前他决定要当一辈子处男的决心,点开了讯息。

    ──明天下午四点有空吗?

    潘寧世想了想,他明天约了一个老师见面,要聊接下来的新故事大纲,下午四点应该已经聊完了吧?

    ──有空,约哪里?

    约砲软件就是这点好,直来直往不用花时间试探。

    对方先回他一个笑脸,然后是一个地图标记。

    ──我会穿蓝色上衣,黑色牛仔裤。衣服上有一隻老公公鼠。

    ──收到,我有一百九十公分,穿绿色上衣。

    潘寧世看着对方回过来的「OK」,觉得人生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

    初次见面,希望接下来每天都可以顺利贴文。

    也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这是个大鸡鸡男子与黑洞受的恋爱轻喜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