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墨格拉的邀请函 > 章节目录 游戏
    姜拂北还是去跟赵粤一起坐。

    原本他们那边就只有姜拂北和郑修齐的女伴在,她这一走,就剩下郑修齐的女伴搭六个男的,姑娘挺会看眼色,对面清一溜的白富美,姜拂北又是施丞祺正儿八经承认的女朋友,跟她在这种场合完全不是一个分量的人物,她再留也是尴尴尬尬自讨没趣,随后说了一声要去找小姐妹先行退场。

    于是加上离开的贺柏廷,桌边刚好七男七女的局面,按性别分着坐,又都年轻,乍一瞅像什么学院联谊。

    施丞祺对姜拂北去赵粤那儿老大不乐意,顶着少爷脾气的眼神看了她几秒,姜拂北当没看见,赵粤拉着她认识了一圈儿她的白富美朋友,互相介绍的过场走一轮后,就是三三两两凑扎堆的聊天喝酒了。赵粤另一边坐的是她表姐赵媌,临时群里对着贺柏廷喊“老公”最多的就是她,一头羊毛卷精致甜美,讲话却一口烟嗓,跟姜拂北打的招呼是自己先闷头干了一杯酒。

    姜拂北挑眉,但不明所以。

    “赵媌非要认识你一下,说你隔空帮她报仇。”赵粤贴她耳边解惑,顺便讲八卦:“施丞祺初恋是她死对头,那女的现在对施丞祺还没死心呢。”

    “哦对了,我刚还看到孙若了,就施丞祺的前女友,一看就知道是施丞萱带来的。”赵粤抬头望一眼斜后座的位置,施丞萱坐在那里,旁边都是经常捧着她的几个女生,但气氛有些微妙,施丞萱脸上也没什么笑容,时不时看向他们这一桌,似乎想坐过来又拉不下脸,所以撑摆着架子怨气重。

    “他妹叫施丞萱?”姜拂北问,声线平,起伏稳。

    “你不知道?”赵粤微讶,瞪眼看她,随后转过来弯儿:“你不知道也正常,他们兄妹俩关系不好,他这个妹有点装,反正我不喜欢……哎不对——”她捅了一下姜拂北的胳膊,“你都不关心他前女友的?”

    姜拂北抬手倒酒,琥珀色的液体逐渐升高,她淡瞥向施丞萱,在她发现自己的目光前移走,然后便收获一道俯视的、倨傲的、观察的视线,她不以为意的开口:“输的人为什么要关心。”

    说完准备把酒送入口,大腿上摆着的手机嗡一声,她低头看屏幕,随即抬眼看对面。

    施丞祺给她发的信息,说:别喝醉。

    这当然不是施丞祺给她的人道主义关怀,而是因为姜拂北每次喝醉后就死沉地睡,像滩烂泥,给不了他除了哼唧外的任何反应,施丞祺说像奸尸,不上不下的爽,但今天他肯定想要最好的体验。

    姜拂北哼笑一声,一手把酒杯提嘴边,一手打字回杠:我就不。

    没别的,看见施丞萱的脸就不想让跟她血脉相连的人好过。

    而大概半小时前姜拂北给他的惊喜值实在是太高,她这么蹬鼻子上脸施丞祺也没生气,隔着空气中氤氲的雾气看着姜拂北仰头把酒喝完,喝完还不算,迎着他的注视倒扣下杯。

    一滴不剩。

    施丞祺不知道姜拂北为什么忽然给他来劲儿,侧头跟郑修齐讲话,但眼神不离她,数秒后才嘴边斜个笑容出来,潜台词明显,半无奈半觉得她这个难驯的样子挺有趣。

    “赵媌她们仨嘀咕啥呢,不是说秦也甄吧。”郑修齐结束了上个对话,顺着施丞祺的视线瞅对面,脑子里自动蹦出来一个名。

    赵媌和秦也甄的矛盾很深,是当着好多人面互相扇过巴掌拽过头发的关系,秦也甄跟施丞祺结束两年多了,但她前一段时间还托人打听施丞祺现任的事情,姜拂北此时身上压着的些微烦躁和愠气,郑修齐自然而然就联想到秦也甄。

    女人凑在一起能有什么话题。

    施丞祺盯着姜拂北的动作这才有了变化,缓缓移到郑修齐脸上。

    这么说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他俩讲话不避人,许琮听到这,甩个响指在俩人面前,“看爸爸的。”

    许琮的招俗得不行,他把负责人招来,现在是晚上九点五十三,他要负责人在十点整的时候玩儿个两分钟心跳游戏,全场关灯,外面下雨又搭着棚,这灯一关到时候恐怕伸手不见五指,而在这漆黑的两分钟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牵手,接吻,乃至尺度更大一点的事情,反正没人看见。

    郑修齐听他嘀咕完就跟着疯狂加一:“这个好这个好,给你姑娘来点刺激的,完事儿直接拉她进酒店,什么小脾气都捋顺了。”

    “你们俩把嘴边口水擦擦。”施丞祺日常嫌弃这俩货,但态度上没反对,负责人心领神会,点头默默复述了一遍任务而去。

    那会儿许琮想挺好,觉得小情侣真有点别扭他赶紧发挥聪明才智给修复一下,反正贺柏廷也不在这,施丞祺的妞没人敢碰,那边都是女生,施丞祺到时候眼疾手快一步过去就能把姜拂北搂怀里,不用担心乌漆麻黑的亲错人这种尴尬事件的发生。

    但就在主持人讲完一半规则,现场意识到要做什么都开始交头接耳蠢蠢欲动准备嗨的时候,许琮被前面好多人调转的脑袋吸引,扭头,临时搭好的棚中间留出的“门”,服务员移开的伞下,消失了二十多分钟的贺柏廷出现了。

    他半边肩膀被雨水扫到,头发浓黑如墨,对看向他的目光习以为常,对现在舞台上主持人讲的话毫无兴趣,不入耳不入心,目不斜视地朝他们的卡座走来。

    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这么刚好的到来给即将倒数开始的游戏增加了怎样的筹码。

    许琮心道不好,但下一秒又觉得不会这么巧,在犹豫要不要暂停游戏的摇摆之间,主持人高喊:“全体起立!”

    贺柏廷依然没有停下来,只是终于有心思去关心一下他们在搞什么花样,为此开始听主持人讲话,但他接下来是倒数123。

    姜拂北本来坐着没动,施丞祺朝她扔了个骰子,她更大力的掷回去,但也跟着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发现周围背对着“门”方向的女生们逐渐而起的躁动,她们的目光大多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表情跃跃欲试又强自按耐,像在楼梯口等待告白心仪的男生,那边的施丞萱更是抛却冷艳高贵人设,主动往这边靠近。

    这种场景,她也算经历过几次,熟悉感伴随一个名字开始飘,就在她想回头确认一眼——

    砰!

    所有灯全部暗下来。

    瞬间停电般的机器嗡鸣声伴随着女生的尖叫和男生吐露的难以统一的各种字眼,姜拂北在刹那间到来的漆黑中被人撞了一下。

    听见有人喊贺柏廷的名字,也听见施丞祺叫北北,酒杯清脆相撞的叮铃桄榔,还有瓶子跌落草地发出的钝响。

    她的位置在两组沙发间的边缘位置,这一撞将她从桌边撞到外围,眼睛适应不了忽然而至黑暗,因为踩的地面是草坪而身姿微晃,手下意识要抓沙发靠背稳住在空中晃,这时,她又被撞一下,背后靠上一片温热,她迅速转身,手抓上对方的手臂。

    一秒的触碰只能让她确认对方个子很高。

    “施丞祺?”她问。

    对方没有回应,但被她抓住的手臂晃了一下。

    放置在他手腕上的手往下,即将松开的前一秒,中指上的金属戒,被冷风吹拂了二十分钟的凉润,连抽几根烟后淡淡的烟草味,微敞的衬衫领口飘出先前闻到过的青柠般的气息。

    在这一刻无限放大。

    身体比理智更快做出反应,她的手毫不犹豫的顺着他的虎口滑进去。

    指尖抖,缓慢的触碰。

    那里有跟她掌心如出一辙的茧。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