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墨格拉的邀请函 > 章节目录 派对
    许琮和郑修齐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小学认识了施丞祺,初二的时候贺柏廷才加入。

    贺柏廷刚转学去那阵,仨人小团体看贺柏廷挺不顺眼,觉得哥们儿装酷钓女孩子。

    没多久许琮喜欢的一个妹子给贺柏廷写情书,许琮下课带着弟兄堵人,被贺柏廷拉到卫生间1v3,贺柏廷打架特别狠,对三他打不过,就挨个揍,揍到对方没有反手之力才去打下一个,满脸的孤戾凶狠,施丞祺那仨说白了养尊处优长大的小少爷,再厉害也被他不要命似的打法吓到,怂了。

    这次打架给老师撞了个正着。

    贺柏廷脸上只有一片青,另外仨两个嘴角裂一个流鼻血,贺柏廷就显得错很大,但实际上先找茬的是施丞祺他们仨,可面对老师下的五千字检查,贺柏廷没申辩没反驳,闷声应了,许琮又转了态度,觉得他爷们儿,缘分就是这么起的。

    当时还不清楚“贺”这个姓有多大的能量,贺柏廷被三个人家长知道后,才向他们科普了一番,但贺家子孙众多,当不了接班人,其实也就是蒙阴吃信托的豪门子弟,所以四个人相处的没什么芥蒂。

    改变是后来贺柏廷出国念书开始的,贺柏廷大学期间频繁跟着他家老爷子暑期和国外一些财阀家族度假期,基本上,这就是把他当成接班候选人之一在释放信号了,贺氏的掌舵人,跟贺氏的子弟,差别天与地。

    贺柏廷如果真继承家业,他一句话,可以让他们仨的家业风雨飘摇。

    人之所以害怕猛兽,并不是因为猛兽有杀人的想法,而是因为猛兽有杀人的能力。

    索性直到现在,贺柏廷并没有对他们呲过獠牙。

    ……

    施丞萱进酒店后,姜拂北就没再继续看了,她展开手掌,掌心排列着四个深嵌的指甲印,但她却不觉得疼,这种麻木的好像北敲懵的感觉让她的行动都变得有点迟缓,宛如机器人被重组还不适应接受到的资料一般,凭着意识打开桌上的电脑,输密码,连wifi,安装数位板。

    她请假三天,得补两个作业上去,手在触摸板上胡乱的画,盯着屏幕两分钟后,姜拂北才清晰的弄懂自己在干嘛,可也干不下去了,电脑上挂着的微信滴滴响,她点开,赵粤问她在哪个房间。

    这姑娘也来了。

    带着一肚子抱怨来的。

    “北姐你行不行啊。”几分钟后,姜拂北打开门,赵粤站在走廊里对着她撅嘴:“让施丞祺把宋以桐弄走!”

    宋以桐是一个小有知名度的网红,在短视频平台靠穿一件红色吊带裙跳舞爆火发家的清纯款美女,一开始名气没现在大,但年初跟一个选秀出来的男爱豆同游日本传了波绯闻上过几次热搜,那男爱豆的女粉丝挺多,怕被粉丝把老家撅了当时没敢承认,宋以桐被骂了半个月的倒贴绿茶女。骂挨了,好处也慢慢来了,她借助这股关注东风摸到了娱乐圈的边儿,开始上综艺出活动,可惜这种舆论里出来的,始终难登大雅之堂,到六月份的时候,她又和一个演而优则导的男明星被拍到在车上举止亲密。

    男明星咖位一般,可他老婆不太好惹,宋以桐半只脚刚踏入娱乐圈就被人封杀了,这边呆不下去重回网红圈子也没见好,名声臭了关注度大跌,被很多以前合作过的牌子拉黑,最近一次听说,是被骂直播卖假货。

    姜拂北之所以知道她,因为赵粤就是那个男爱豆的梦女粉丝,虽然当时脱粉了,可也瞧宋以桐烦,来的时候在电梯里碰见宋以桐,白眼差点翻上天。

    “你不是说想看看她现在的惨样吗。”姜拂北返身回房间:“施丞祺这不是满足你了?”

    走到一半儿又补充:“哦不对,她应该不是施丞祺叫的。”

    姜拂北记得施丞祺看见那一溜网红名单的时候还不爽了。

    赵粤关上门跟她身后进来,瞧她看上去满不在乎,着急:“我是提醒你好吧,宋以桐还有那帮大长腿,你真以为是来玩儿的?”

    到落地窗前,挺刚好,下面又来几个大长腿,赵粤用手指在玻璃上点了两下:“都是来卖的。”

    赵粤的语气毫不遮掩的鄙视,姜拂北看着她的侧脸,赵粤回望,恍然:“你没跟施丞祺去过他那帮少爷的聚会吧?”

    “那我话说前头,不是挑拨离间,施丞祺好像没听过有这种毛病,那些……”她下巴朝楼下一撇,“基本上都是高级外围,来就是陪玩儿陪睡的,我估计宋以桐也开始赚这种钱了,运气好的傍一个有点良心的富二代,捞波钱去国外水个硕回来充白富美嫁个小富,没什么底线的,你得把你家施丞祺看紧了。”

    赵粤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很有富家女的派头,姜拂北蓦地笑了下,坐在椅子上把电脑合上,轻描淡写:“这么多女生,我哪看得过来,来的帅哥也挺多,还是让施丞祺看紧我吧。”

    “算了。”她还是这样,赵粤分不清她是真不在意假不在意,不过么,她瞅姜拂北今天的打扮,寻常的吊带开衫短裤穿她身上跟单开滤镜似的,多少大长腿在她面前也不够看了,人有云淡风轻的资本,她往旁边沙发一坐,“你说的对,施丞祺今天不是靶心,我听说贺柏廷会过来,他才是靶心。”

    姜拂北没接话,她无不讽刺的想,难怪赵粤的话她听着别扭,自己确实没什么资格跟赵粤一起批判那些怀揣着别样目的往上爬的女孩子。

    她们连目标都是一样的。

    ……

    而她的靶心晚上九点多才来。

    趴八点正式开始,在泳池边的花园搭的地方,边上围一圈自助的食物,空运来的各种酒花样繁多摆了好几排,七八个酒保待命工作,dj音乐开始放,硕大的彩色照明灯直扑天际。

    纸醉金迷。

    姜拂北一直没下去,施丞祺叫她的时候,她说要给他一个惊喜,施丞祺回了个问号,姜拂北一望就知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色情的东西,说秘密。

    八点多,赵粤在趴上碰见几个熟人,拉了个临时群,姜拂北被她拉进去,群里连她带赵粤一共八个人,赵粤艾特姜拂北,说她是施丞祺的女朋友,她仔细辨了辨,里面并没有施丞萱,一溜的女孩子,估计都是赵粤认识的白富美小姐姐。

    听赵粤的介绍,小姐姐们稀稀拉拉回应,不算热情,也没有冷落。

    姜拂北在跟负责人沟通事情,抽空才看一眼群,最后回了个表情包结束这波介绍,她们的话题已经拐别处去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

    等其中一位问:我老公什么时候来?

    在这之后,群里开始热络,姜拂北看了一会儿,发现她们在说贺柏廷,但她们一直没直接点出名字,仿佛很享受这种隐晦的心照不宣的乐趣。

    她们的老公也没让人失望,出现的排场一如既往的大,九点二十三,一辆直升机轰鸣着盘旋半圈在草坪上降落,螺旋桨掀起的气流令泳池波光闪动,这动静把dj放出的电音都盖了过去,全数人扭头,贺柏廷微压一点身子从直升机上下来,风把他的衬衫吹鼓起贴在身上,施丞祺从人堆里出来迎上他,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贺柏廷笑了下,虚虚搭上施丞祺的肩,走出几步后,往七楼抬一眼。

    姜拂北拉上帘。

    ……

    趴上最中心的位置,七八个人坐在半包圈的沙发上,他们这儿人不算多,但往外围的地方挤扎堆儿,想靠近但又不敢太靠近,全在那儿杵着,眼睛来回巡梭。

    不远处的令一桌,施丞萱在人头攒动的时候看见贺柏廷的一点侧脸,下巴,看见他搭在膝盖上徐徐燃的烟,呼吸跟着明灭的节奏起伏,眼近乎痴,含着一丝怨

    施丞祺去跟负责人交代事情,他人一走,许琮和郑修齐商量给他的酒里加料,桌上调味儿的的盐糖芥末乱七八糟的全往里面怼,想到施丞祺到时候的狼狈样儿了,俩人愈发来劲儿,四周环肥燕瘦的女孩儿们捂着嘴笑,边笑边瞅贺柏廷的反应,表情一个塞一个娇俏可人。

    没多久,施丞祺回来,刚坐下,许琮就把那杯酒往他面前推,嘴上转移他注意力:“你姑娘不是今天也不给看一眼吧。”

    “你都说我姑娘了,轮得到你眼巴巴?”

    “不是,我真怕你被公的给骗了。”见施丞祺摸上酒杯了,许琮笑眯眯的在桌下撞郑修齐膝盖,示意让他准备开始录视频,“赵卓那事儿你记得吧。”

    他们跟赵卓不熟,但赵卓在泰国被一个人妖骗财骗色这事儿是老笑话梗了。

    “别,爸爸只会被你们骗。”施丞祺开始晃酒杯。

    郑修齐跟许琮对视一眼,眸底都压着即将得手的坏笑:“行,那你说个名,你他妈藏宝呢连个名字都不露。”

    这俩人做坏事的时候演技是最棒的,施丞祺什么都没察觉,抬起酒杯的手在空中一顿,嘴巴张了张,似乎准备说名字了,这时,一直没吭声的贺柏廷叫他:“施丞祺。”

    施丞祺停住看向他。

    许琮和郑修齐那叫一个慌,别了头疯狂给贺柏廷使眼色,贺柏廷余光都不带搭理他们的,提了自己的酒杯,表情自若,姿态懒散,往施丞祺杯子上轻轻一碰,说:“年年有今日。”

    行了,这酒不喝也得喝了。

    施丞祺入口前一秒还觉得蛮感动,贺柏廷的祝福语估计也就他家老爷子听过,这可太难得了,他眼晶亮,半杯酒打算一饮而尽,冰块撞着酒杯,冰凉刚入口,立刻爆喷出来,整张脸迅速变红咳的天昏地暗,许琮狂拍手掌笑地无比畅快,郑修齐一边拍视频一边“我艹我艹快给我儿子拿张纸”,周围人乐成一片。

    贺柏廷在施丞祺扑向郑修齐的时候抽了口烟,眼睛戏谑的微眯,笑着赏玩这一幕,像看戏,也是沉迷,也是游离。

    发到临时群里的照片记录了这个瞬间,可把他老婆团撩半死,在群里排队喊老公,后来进群的一个女生问:这是谁?

    姜拂北看着,没人回她,不到一分钟,她撤回了这句话,此后也没再开过口,像被人私聊教训过。

    这种类似的场面后来时常上演。

    贺柏廷,以及他们家族那些核心成员的名字,在所谓的上流圈,根本不是名字,而是一道筛子。

    如果你知道他们是谁,那么恭喜你,说明你具备了某种资格,如果你像那个女孩儿一样对他们感到茫然,那么就会收获晦涩的目光,不知道贺柏廷这仨字在那些人眼里,就是带着假钻石招摇过市,要被重新评估人脉和价值。

    作者有话说:

    赶在十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