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墨格拉的邀请函 > 章节目录 你妹
    “拂北,是这样的,上次的事情我们老板觉得只给你退款的话不够表达我们的歉意,我们这边想给你补偿两倍的费用,不过希望你可以继续在剑馆训练,咱们之前的相处一直都挺愉快的,你可以考虑一下啊。”

    昨天晚上太子爷的助理问他们要姜拂北的资料,剑馆老板只纳闷了一分钟,随即回过味儿来问姜拂北教练,这女孩儿长什么样,她教练如实答:超级美。

    这就结案了,花钱再把神仙请回来吧。

    但姜拂北盯着屏幕,没懂这缘由,离上次的陷害事件过去一周多,他们当天晚上把钱给她结清后就没再联系,要中间贺柏廷提过她,没道理现在才说,若是因为昨天下午他们的“偶遇”让他重新想起了她,可贺柏廷当时的表现又太过淡漠。

    姜拂北脑子里拐弯儿,答应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容易被钱动摇了,可不答应……她暂时也没有别的能跟贺柏廷产生交集的地方,他行踪很难查。

    况且两倍补偿费,快三万块了。

    钱啊钱。

    正思索,腿上“呲”一下被人拿水枪崩了一溜水。

    她都不用看,就知道这艘游艇上谁会那么无聊,扣了手机扭头咬他的名字:“施,丞,祺。”

    今天比昨天还要热,跟八月份也差不多,施丞祺穿着花裤衩,黑t,眉眼在阳光下及其英俊,站在她几步外,抗一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红色大水枪,把她惹得要发飙他好像很高兴,水枪压在手里又朝她一呲,笑退着往后走:“开启一级戒备!”

    妈的傻缺。

    后来就跟这傻缺在游艇上追起来了,等追上他的时候,也到了码头,姜拂北气喘吁吁,不懂他天天闲出屁的人怎么运动细胞这么好。

    他们去的是一个小岛,近十年才开发旅游度假资源,岛上开着各种小资咖啡馆和漂亮民宿,在东港中产里特别火。

    施丞祺生日,在岛上一贵得要死的酒店包了三天场,还请了爬梯策划人,又安排了游艇会载他那些狐朋狗友,姜拂北瞅过一眼策划人给他的人员估计,上百号人,什么名流网红小艺人,还有一挺火的乐队演出,施丞祺说他23了,离回家当牛做马又近了一年,所以每一年都要大搞特搞。

    与此同时,广晟的评级被降和沉氏增持广晟股票上了一周的财经头条,各方猜测层出不穷,不知道沉氏怎么会在这个关口拉广晟一把,总之广晟的股票稳了,施丞祺这场生日派对才不那么像大厦将倾前的粉饰太平。

    去程是俩人单独去的,在码头被车接上送酒店,酒店一楼的花园已经台子搭好了,连着大厅全布置了一遍,空运的鲜花柱拼写的生日快乐,到处都是金钱堆砌的味道。

    施丞祺到酒店就忙活起来了,朋友一波一波来,他得去招呼,姜拂北坐在套房的落地窗旁,看楼下服务员把参加趴的人迎进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看见之前跟在贺柏廷身边的郑修齐,身边带着个女生,没贺柏廷,一跟施丞祺碰面先撞下肩,明显关系要比其他人近一些。

    五点多开始上人了,施丞祺干脆就呆在大堂前的花园里,服务员给他现搬了个沙发,没多久,郑修齐下去,俩人并排坐,他递给施丞祺一根烟,施丞祺接了,没抽,点燃后在指尖夹着,大爷这会儿当“门童”当累了,和蔼可亲也收起,重新一副爱谁谁的样,有人来就提着下巴招呼一下,关系行的仰头说两句话。

    来的女孩儿都漂亮,很会穿,就算颜值一般的,打扮也是贵气千金,处处透着精致,至于男的,姜拂北看到现在,平均水平比女孩儿们低出一大截,有那么几个帅哥,但明显跟施丞祺有壁,质感差很多,施丞祺倒成鹤立鸡群了。姜拂北抽出来点心思瞧施丞祺,这么一比的话,他也确实帅,那种谁的面子也不给的叛逆劲儿挺吸引人,女孩子们大部分的眼神都落在了他身上,但他懒得搭理,低着头在发信息。

    “叮”,手机响,解锁开屏,施丞祺问她:歇好没。

    她没回,依然半隐在帘子后看着楼下。

    郑修齐和一个美女勾搭了两句加上微信,转头坐回沙发,碰一下施丞祺的手臂:“这么多妞,不是你风格啊。”

    “许琮叫的。”施丞祺语气不耐烦,没等来姜拂北的回复,点开游戏开始虐人。

    “我就说。”郑修齐点进刚加的那女生的朋友圈,刚从英国留学回来,一水儿岁月静好,每句文案必带英文词儿,有个词还拼错了,郑修齐退出,挨近施丞祺:“现在这么清心寡欲了,一个也没看上?”

    刚那波来了十几个女孩儿,施丞祺远远瞧了一眼就收回视线,整得挺禁欲。

    施丞祺手指忙活,头也不抬,听完郑修齐的话笑了声,这一声的含义就很有意思了,郑修齐风月场上打滚的主儿,秒懂,好奇心被他勾起来,手搭他肩膀上问:“真藏了个好的?”

    施丞祺往边儿上挪几厘米,眼睛仍旧盯着手机:“你离我远点。”

    郑修齐没明白意思,嗯了一声等他下文,施丞祺砍完最后一个人,收手机,看他:“我老婆对猥琐味儿过敏”

    “嗨……你妹。”

    “你妹!”

    “真你妹。”郑修齐盯着他身后。

    施丞祺这才扭头。

    确实是他的妹,施丞萱。

    楼上,姜拂北在看清施丞萱的那瞬间,全身的神经都被针扎了一遍,皮下的血管在抖,细胞在抖,她不自觉地握紧手,指甲掐进掌心。

    ……

    施丞萱一步一步朝他们这边走来,施丞祺看着,鼻子里发出讽刺的嗤音。

    他的妹穿一身刚发布的手工坊度假系列压轴款粗呢裙,戴墨镜,手拎一百多万的包,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还是最不好穿的尖头,冲天的“贵气”踩在石板路上举步维艰,在她身后,是她的公主伴读曹景慧,刚去调整了一下双眼皮,上半张脸不自然的肿胀,也穿高跟鞋,身边明明有服务员,曹景慧手里却拉着两个人的行李箱,其中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施丞萱的,定制的尺寸,特别大,曹景慧姿态有些狼狈,施丞萱扭头关心她一句:“走慢点。”

    这种做派就跟她这个人一样,要装仙女,却压不住倨傲,又像她对贺柏廷,喜欢,却瞧不起那些敢主动倒追的女生,要端着范儿,又别扭的认为她豁出去就一定能把贺柏廷拿下,从小在他爸妈面前报告一个不拉地打,还要觉得施丞祺欠她一个红娘情,没帮她把贺柏廷凑成对,主打利己自私又矛盾。

    施丞萱到施丞祺跟前了,拉一下墨镜,瞥前面不远处刚过去的俩女生:“你的趴档次真的越来越低了。”

    “看不上就滚。”施丞祺往后靠沙发背,话冒着火往外撂,一点不给客气的。

    郑修齐还在,他就敢这么下她面子,施丞萱全然忘了是她自己先开口损人,动气:“有你这么当哥的吗,我好歹也是给你过生日的。”

    施丞祺跟听到笑话一样:“妹,别装了,你是为了谁哪个人不知道。”他视线在施丞萱身后的另一个女生身上落一下,孙若,他的前女友,名单里根本没她,摆明施丞萱拉过来要恶心姜拂北的,面都没见过,但她就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这就是施丞萱,永远怕别人活得太舒坦。

    施丞祺抬眸冷对,半威胁半警告:“少玩儿花样,否则我他妈让你连柏廷一根头发都见不到。”

    曹景慧缄默不语,孙若反应过来自己八成是被当成工具人了,表情尴尬的跟施丞祺扯了个笑,施丞萱脸上青白交加,点头:“你这么能做他的主,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施丞祺弹一下烟继续补刀:“你有一丁点机会,他都不会放着你跟别人订婚,施丞萱,亏你痴心这么久,根本不了解他。”

    俩人对视着,气氛剑拔弩张,因为沙发占了地儿,后面来的人都停在了不算太宽的过道上,捕捉到一点词汇后表情精彩纷呈,兄妹这么吵架,还牵扯到贺柏廷,也是闷头来个大八卦。

    郑修齐暗扯了把施丞祺的袖子,然后站起来对曹景慧使眼色:“那什么,先进去吧。”随后又招呼后面的人:“都先进去吧。”

    施丞萱冷笑一声,提着气,挺着背,在曹景慧的安抚哄慰中走了。

    施丞萱离开后,郑修齐划开手机:“柏廷说他什么时候到?”

    “没说。”施丞祺又抽了根烟出来:“要开会,得晚点了。”

    “他一管培生开什么会?”

    贺柏廷是在旗下一家投资公司做管培生,但跟的高层会议是在另一家证券公司,他要跟进会议内容,整理,然后给老爷子汇报情况,同时学习底层和高层的工作推进逻辑理念,顺便对比两家公司的运营模式,又要避免在底层员工那里暴露身份,这种交叉式的培训方法在贺家已经传承三十多年。

    作者有话说:

    出门玩去啦,先码到这

    本文雌竞雄竞都很多,看不下雌竞的可以不用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