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墨格拉的邀请函 > 章节目录 正中靶心
    贺柏廷要下场,训练室立刻就炸了,但碍于他人就在这,那股躁动被他压制着奔涌,认识他的每个人身上都抖落着不能高声阔论的悄悄兴奋。

    一向爱凑热闹的赵粤却在内场边缘停下,姜拂北扭头看她:“你不来?”

    “不了不了。”赵粤不敢想自己万一不小心打到贺柏廷,怕不是腿软的得当场跪下来,头摇的跟一只甩水的小狗似的。

    姜拂北看穿她的怂劲儿,这姑娘虽然也是个富二代,但父母早早离婚,她妈是老师,怕她从小在那种没有爱只有信托金的环境里被养歪,带她到十八岁,才让她开始接触钞能力。所以赵粤身上没有富二代万事都被人托底的自负傲慢。

    好哄,不好骗,天真,不愚蠢,大大咧咧,跟她相处没什么压力。

    姜拂北没强求,她走上内场,此时,内场已经站了有三十几号人。

    贺柏廷周围人最多,跟着他下来的那个太子伴读和他背靠而站。

    不是什么好事儿,这意味着他一开始受到的攻击就会多,很考验避闪能力。

    姜拂北收回视线。

    所有人差不多站定,教练站在场外中间的位置,眼睛往贺柏廷身上落了一下,他摆出准备姿势,宽大的袖子滑到胳膊肘,露出年轻修长,线条分明,几根青筋盘旋的小手臂,头上的面罩小幅度朝教练的方向斜了斜。

    得到信号,教练鼓腮帮,尖锐的哨响在空气中爆开。

    群战开始。

    国摩剑是日本国摩大师根据九州清水剑术,结合当时漂渡到九州的中原剑客的剑法开辟的剑术流派,既有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剑术技精髓,又不拘泥于68手,攻击中行云流水,十分考验修习者的反应能力。

    在外行看来,现在的场内那真叫乱成一锅粥了。

    实际情况也差不多,三十多个人,水平有高有低,能力有强有弱,凑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被竹剑碰到计分点。

    头三分钟最难避让,姜拂北手上被打到,算一个计分点,还剩下两个,虽然抱有目的,场上根本不遵守规则的人也不少,但姜拂北并不想破坏规则。

    她屏气凝神,精神高度集中,很快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战斗,只剩下单纯的一个目标。

    要继续战斗。

    挥、砍、劈、刺,手下的竹剑迅速又果断地撂走一个又一个对手。

    在离她不到五步远的地方,贺柏廷的竹剑同样强悍而犀利,他的力道比姜拂北凶猛,剑无虚发。

    砰!砰!砰!

    单听声音就能想象出这股毫不留情的狠劲儿,一次攻击没有得到效果反馈,下一次攻击眨眼就到,击打中,不少学员直接被他砍掉了竹剑,但这还不是他最恐怖的地方。

    在这样高速而猛烈的对战杀招里,贺柏廷居然还能抽出空给予没有攻击他的人连招的致命三连。

    即手,头,胸。

    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愣着神儿被贺柏廷一秒ko。

    群攻?那更省事,一下撂走三个。

    绝了!

    什么杀神在世!

    赵粤看得忍不住握拳放轻呼吸,在他每次淘汰掉一个人的时候都担心地瞅一眼姜拂北。

    虽然这只是日常训练,但这俩人的水平无疑把这场训练上升到了专业比赛的高度。

    没瞧他们的教练都开始拿着手机录视频了?

    剩下五分钟,贺柏廷身边的跟班也被淘汰下去,他拉下面罩,头发像炸开的刺猬,猛灌了一口贺柏廷助力递给他的水,高强度运动后被汗水打湿的脸红扑扑,双眼盯着场子,时不时伸手对着其中一个人定定的一指,再摇着胳膊让他们赶紧滚下去。

    那些都是已经被攻击满三个计分点还不愿意下去的人。

    有他监工,倒数三分钟时,场上剩四个人。

    这四个人没有选择混战,而是很有默契的先进行1v1。

    倒数两分三十九秒,贺柏廷把对手送走,

    倒数两分三十八秒,姜拂北把对手送走。

    很巧,他们定点的方向相背,又同时似有所觉般转身。

    唰——

    不过一瞬,竹剑相对,在满屋模糊的光影中,他们看见彼此的眼睛。

    黑且亮。

    呼吸在面罩里来回冲撞,像两只迫不及待咬死对方的兽。

    阳光下,细微的浮沉在两个人之间游走,这片光晕之中,涤荡的却是兵戎相见的紧张气氛,训练室逐渐安静下来。

    早就在余光里注意到姜拂北的能力,对最后留下来的是“她”这件事,贺柏廷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意外的神色。

    没有因为对方是女人而轻敌,他的竹剑仍旧紧紧握着。

    两人持续静默和缓慢试探的过程像一场无限拉长的慢镜头,把周围的空气和声波一起抽走,所有人的呼吸都在这个过程里变得迟滞,眼睛一下不敢眨地看着,忽然——

    姜拂北率先发动攻击!

    她的竹剑从左边砍向贺柏廷的手,但电光火石间,竹剑竟然调转方向,从下面飞速扫上去。

    这是一个佯攻!

    她的速度很快,竹剑尾端被带出残影,对面的反应也不差,挡住了姜拂北这次佯攻后,贺柏廷退后半步,这个动作有些不同寻常,赵粤心跳都漏了一拍,紧接着:

    “wow!”

    看着眼前的画面,全场发出整齐划一的惊叹。

    贺柏廷反击了。

    他是打算一招弄死姜拂北的,所以反击十分惊人,又快又猛的连招,打在姜拂北所有计分点部位,劈头盖脸,所有紧跟上的招数仿佛根本不需要思考,裹挟着磅礴的雷霆暴雨,密不透风的阻挡着姜拂北的退路和避让空间。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姜拂北的灵敏和迅捷显得力不从心,最后一下,她甚至需要半跪借力承担贺柏廷的击打。

    她的手腕在晃。

    她没力气了。

    赵粤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捏变形,心底也觉得姜拂北这次大概要输,不过,在贺柏廷手下活过三分钟,已经吊打在场其他人十条街。

    结局似乎已定,教练低头看了眼秒表,倒数十七秒。

    今天的群战训练真是精彩,他想,倒数十六秒,耳朵里却涌进那种类似毫无悬念的比赛中有什么意外发生的一迭声“我操”。

    他抬头看过去时,只看见姜拂北贴地唰一下窜到贺柏廷背后的动作。

    竹剑在她手上挽了一圈,抵地,飞速起身,整个过程快地像一道影子。

    这样的应战能力……

    教练的头皮发麻。

    变数来得猝不及防,现场所有人都没想到,贺柏廷也是。

    因为惯性前冲的身体刚刚站稳,背后的心脏部位,被轻轻一敲。

    那力道很快离开,他转过身,竹剑停留在他的眉心位置。

    他歪了下头,视线的焦点从竹剑上挪开。

    对面,只能看清眼睛的女生缓缓闭上眼。

    “嘟——”

    哨响。

    姜拂北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