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别安 > 章节目录 041
    周五晚九点半,三中门前停满私家车,都是来接自己孩子回家过周末。

    季见予踩一辆自行车在对面红绿灯等人,鹤立鸡群。谈时边递了支烟,他斜睨一眼,没要。

    “你和苏冷,这两天什么情况?”

    两人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像那晚在女生宿舍那扇大铁门狭路相逢一样。

    一闪而过的惊诧后,只剩下无声无息地试探、博弈。

    那天中午,苏冷提出不合理要求,把季见予撩得一身火,可这两天想想,他本身就在她之前选择了顺服她。

    除了被谈时边两次撞见,不认也得认,季见予并没有向任何人炫耀他谈了个女朋友,对方还是自己的小青梅。

    因为苏冷没有要秀的意思。

    季见予憋着一口气,沉下心来想等她为他发一条朋友圈动态。

    可人家压根没有要承认他的意思。

    暴怒过后,季见予如今想起来,一笑置之。

    “你呢,我知道,李尤尖这种女孩才最难搞。”

    谈时边皱了皱眉,半天没说话。那晚,他在一楼等了十五分钟,李尤尖才磨磨蹭蹭下楼,也不怕宿舍锁门。

    他就一路跟着,保持安全距离。

    她走得很慢,游览似地享受凉爽安静的春夜,时不时仰头看道路两旁的槐花树,时不时蹲下来捡一些不知名的小东西。

    不被人群注视,脱离热闹环境,她整个人更安静也更明亮,有少女俏皮自由的一面。

    谈时边看得出神,忽然踢到一颗小石子,他反应很快,飞快侧身藏匿到树影下。

    李尤尖没敢回头,校园已经空了,她心惊胆战的,突然想起来可能已经到闭寝时间了,拔腿就跑,鞋带松了也顾不上。

    掌心捏着的花瓣漏出来几朵,像冬未眠,洒下洁白雪花,孤零零打几个转,就被风刮走了。

    谈时边唇角不易察觉地弯了弯,转脸看到季见予似笑非笑盯着自己,讥嘲一声:“所以我想着,和你取取经啊。”

    季见予怎么听不出谈时边在暗示什么,笑着摇了摇头,又听到他意味深长地说:“谁知道,你找了苏冷。”

    “苏冷怎么了。”季见予踢他一脚,明显不豫。

    是啊,苏冷怎么了,她不是那种性格温顺、文文静静的小女生,一般而言,不是少年理想型,以前,他也不怎么喜欢她张扬娇蛮的性格。

    谈时边笑着躲开了,沉吟片刻,说:“苏冷很好,至少,她对李尤尖很好。”

    红灯转绿,又一批学生熙熙攘攘穿行而来,季见予眸光一暗,从谈时边身边冷酷如风走过去。他步子迈得很大,手插在口袋里只动肩膀就拨开拥挤人群,径直走到苏冷和那个六中男生身边。

    “兄弟,不好意思。”他无视苏冷淡漠又锐利的目光,把人往身后一带,笑意浅薄,“这我的。”说完把苏冷手一牵,特意露出手腕上的皮筋,低声哄了句“别闹了”就把人牵走。

    “苏冷,你最好和我解释一下,这个六中男,去年也是他搭讪的你吧?这么久了,你们还有联系的意思吗?”

    他挡在她身前,快速通过绿灯最后几秒把她带到对面小巷里。

    苏冷不挣开他,也不说话,季见予气得嗓子疼,“你哑巴了?”

    “你不是不想听我说吗。”她面无表情把他手甩开,季见予被她一大把马尾甩到脸上,躁意更旺,直接把人压到墙上,对着她水嫩的唇重重咬了一口。

    苏冷疼得踩他脚,毫不吝啬在那双限量球鞋上又辗又跺,“好,我说给你听,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和我的事,这样我就可以和其他男生暧昧,接受他们的礼物,你知道吗,贾超还在追我呢,他今天又给我送了一杯热奶茶……”

    剩下的话全被季见予来势汹汹的吻给堵回去,苏冷胸口一阵发紧,空白脑海闪过一阵惶恐,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因为被男人吻窒息而死。

    “你不要老是亲我!”她喊得声音发哑,脚是软的,被他两条强劲精壮的长腿死死抵着,无助极了,“我讨厌死你了,你不理我给我打热水还不准我喝别人送的奶茶……”

    “我没不理你,我每天都给你发微信,也告诉你今晚我会在校门口等你,你明明早就看见我了,还和别的男生说话。”

    季见予压住她胡乱挥打的手,气喘吁吁,嘴唇都有点乌青,短发也乱了一丛,显得有点狼狈。

    “是你先不理我的。”

    “我现在亲口和你道歉好吗。”

    苏冷眼睛红红瞪着他,余怒未消,“你这两天为什么不来学校?”

    是啊,他保送了,这个学根本就不用继续再上下去,时间自由,想干嘛干嘛。想到这一层,苏冷的心成了一堆灰烬,突然咬了一下他的下巴。

    看到上面有两排细细密密的齿印,她才略觉畅意,眼神放空。

    看她似乎是平复了,季见予摸了摸她头发,温声说:“坐我的车,我送你。”

    看到他那辆自行车,苏冷没忍住“噗嗤”笑出声,又故作矜持,“你有没有搞错啊季见予,你看这里,这么多名车,你骑个破烂单车来接我,凭什么觉得我会和你走。”

    季见予没有丝毫反应,一瞬不愿错过地看着她。

    “季神不是拿了很多奖金吗,六位数的表、几千的球鞋、连雨伞都要用贵族品牌,没想到私底下喜欢吃苍蝇馆子、骑自行车。”

    季见予无声一笑,“苏同学自己也是这个配置,”眼睛一瞟,杀人于无形,“你这个书包,我记得是全球限量,别人用钱,应该是拐不跑你的。”

    对上他那双噙笑又温暖的眼,苏冷心头一顿,默默坐到单车后座,忽然抬眼问了他一句:“是只搭过我一个人吗?”

    季见予明显怔住了,但脸上一点为难的神色都没有,“这辆车是新买的。”

    苏冷长大后没怎么坐过自行车了。以前没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半夜不睡觉,苏南添就从家里车库取出那辆他刚工作时买的单车,在后面绑个小椅子,把苏冷放上去带她出去兜风。骑着骑着,苏冷就睡着了。

    小学的时候苏南添带她到广场学车,她天生小脑发育不全一样,平衡感极差,苏南添就会绑一根棍子在单车后面。

    苏冷记得,那时候还偶遇过班里男同学,季见予为首,嘲笑她学个自行车也这么费劲。

    “你刚说,贾超给你送奶茶了,他是在追你对吧。”

    苏冷迎风眯了眯眼,抓紧他微微扬起的衣摆,故意不让他听到又想让他听到,轻声说:“我扔了,之前那一次的也扔了。”

    季见予好笑,“看来,你很喜欢扔东西。”

    他记得她和杨易杰那时候,分手前夕也是直接把杨易杰买的一袋零食毫不吝惜扔进垃圾桶。

    “我喜欢喝茶,不喜欢喝奶茶,而且全糖太腻了又容易发胖。”

    腰那里,贴上来一层温热,季见予放慢车速,让她靠得更稳。

    “可你也扔过我送的茉莉初雪。”

    “你这么小心眼,下次我再做一杯给你好了。”

    季见予无声一笑,当作默认,问起那时候她去做兼职有多少钱,老板不怕被人发现雇佣童工吗。

    苏冷乐呵呵地说:“我不要工资,我只是为了能多喝几杯饮料。”而且没什么毅力,她纯属是去玩的,在那儿只待了三天而已就喝腻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进过奶茶店。

    偏偏是那三天,让他重新遇见她,也是那三天,让她对甜得发腻的奶茶深恶痛绝,喜欢上了喝微糖的纯茶。

    “季见予,其实我点难过。”

    “嗯?怎么了。”

    苏冷睁着眼睛看到霓虹大厦里有一辆自行车飞掠过去的倒影,上面有一对少男少女,年华正好,意气风发。

    “这期英语报纸我完型错了五个。”苏冷越说越懊恼,突然哀嚎一声:“怎么办啊,我英语好差,以后你要是去了美国,可不能把我甩了。”

    说完头往前一伸,忐忑又好奇地问他,“你雅思考了多少?”

    “满分。”季见予十分淡然,说话的同时腾出一只手摸到了她抱在他腰上的手腕,似乎预料到她一定会气急败坏松开。

    背上一阵泄劲,苏冷并没有动,而是更软地贴紧了他的背。

    季见予突然说:“你以前谈恋爱玩,会担心影响到自己成绩吗?”

    苏冷一怔忪,缓缓坐起来了,望着他白衣之上优越的后脑勺兀自出神。

    “不会,他们都没我成绩好,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哦,孔家皓是个例外。”

    季见予捏了捏她有些冰凉的手,“我也是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