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别安 > 章节目录 小组(2)
    快走进办公楼的时候,李尤尖有些气短,她从镇上赶班车过来,晚餐没来得及吃,从刚才后背就一直冒冷汗。

    而且知道身后有人一直踩着她影子,步子总被束缚住。

    谈时边轻轻松松追上她,风一样短促低语一句:

    “晚修结束阅览室门口见,我有话要说。”

    李尤尖心头一震,昏沉脑袋被劈开一般,恍恍惚惚没答应也没说什么别的。

    陈冰一个头两大送走了几个人,看苏冷的眼神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

    什么局长千金,不如直接给他班分个混世魔王都比这号人物强。而且你还不能说她错,作为一个城市娇养长大的姑娘,苏冷偏偏比大部分人对待镇上来的同学态度要和善。

    他作为班主任,什么不门清儿,知道李尤尖这类人,很难融入集体,集体也不缺她一个,更不会主动容纳她。

    一开始了解班上有这么个同学存在的时候,陈冰是真有点头痛。

    因为李尤尖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了,言简意赅,太穷了,而且父母双亡,从小跟表姐相依为命,因为入学晚,年纪比其他人都大,这类学生若不妥善安置,难保出现什么意外。

    所以陈冰调查了其他班有无类似同学,特意安置李尤尖与十七班有着相似家庭背景的江橙一个宿舍,又不至于让她离本班同学太远。

    同时决定铤而走险,安排局长千金作为她的同桌。

    怎么说也有个国家干部的父亲,家庭素养没大问题吧。

    事实证明,好像他所有一切安排都是合理的。

    苏冷热情过头,不仅闹到办公室要给李尤尖调寝,今晚还为了替李尤尖出头和同寝室的孙笑娉闹上了。

    而且千防万防,还是让李尤尖作为一粒不是那么贴合十六班的小石子被人挑出来。

    但听完事情始末,陈冰又真不觉得孙笑娉罪无可恕。

    可伤害似乎已经造成了。

    陈冰心力交瘁,心情复杂,整个晚修都没在班级出现。

    杨易杰听完整件事,不厚道笑出声:“我觉得你们老班迟早被你搞抑郁。”

    苏冷难得也笑开怀,“不至于吧,我到哪里都是小太阳哎,我为同学出头他应该为我的良好品德感动才对。”

    “是是是,冷冷一点也不冷,内心狂热……”杨易杰难得见她傲娇,表情生动,心随意动。

    一个周末没见,此刻两人贴近,温热鼻息纠缠不休,忍不住要低头吻她。

    苏冷笑笑,欲拒还迎挡住他滚烫的唇,“我有礼物给你。”

    杨易杰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咽了咽唾沫,在她细腰过了一把,“什么?”

    “喏,挂在书包,咱们一人一个。”苏冷把挂坠从口袋拿出来展示在杨易杰眼前,对方轻嗤一声,“小女生的玩意儿。”

    “怎么只有一个,不是说情侣款?”

    苏冷也奇怪,东摸摸西掏掏,懵懵懂懂的,“什么呀,怎么不见了。”

    杨易杰屈指敲了敲她脑门,把人往怀里一带,含糊一句:“不见就不见了,我回头再买了送你……”

    光线偏暗的篮球场气氛火爆,季见予把球砸出去,气喘吁吁随口问了一句:“老谈呢,不是说要来。”

    游其森坐在一旁系鞋带,想起楼梯间那幕,轻轻一笑:“班级内部矛盾需要他这个做班长的调和,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挂个闲职。”

    那边张金远正补充液体呢,冷不防后背挨一记闷砸,鼻孔喷出几滴水,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去!校园暴力啊。”

    游其森无奈一笑。

    本来选班干那天季见予正明目张胆趴桌补觉,班长迟迟无人竞选,张金远主动举手卖队友:

    “老师,季见予初中的时候有过当班长的经历,实在没人他能凑合凑合。”

    就这样,在嘻嘻哈哈不怎么严肃的氛围下季见予当选了十七班的临时班长,完全是赶鸭子上架。

    当天晚上张金远硬是在外面晃到闭寝才钻回宿舍。

    “你得感谢我,不是我让你当这个班长你有机会和江橙接触吗?”

    张金远大言不惭的,颇为得意,季见予挂汗的眉峰更清晰俊冷,微微一动,没说什么。

    这让张金远游其森对视一眼,觉得不可思议,这老哥是承认了他和江橙有点什么?

    季见予面色冷淡仰头含了一口冰水,没什么情绪开口:“我就算不当这个班长,也不缺机会和感兴趣的女孩接触。”

    张金远做了个夸张表情,一下子八卦心思全没了。

    这人也太狂了,而且是那种不动声色内敛的自傲,都是大好青年,怎么大家差别这么大。

    三人正商量着准备回去不打了,谈时边慢悠悠一个人往这边走过来。

    游其森看他脸色不怎么好,调侃一句:“内部矛盾调节得如何?”

    谈时边从他手里把球稳稳接过来,随手拍了两下,“我觉得陈冰迟早被我们班女的搞抑郁。”

    张金远笑出声,“不至于吧。”

    “本来大家都羡慕你们班有个苏冷够撑场面的,这样看来,是个刺头啊。”

    季见予本来在戴表,手里动作一顿,望了眼游其森,紧接着听到谈时边哼笑一声:“刺头倒不至于,人家能屈能伸的。就是苦了陈冰一个大男人,恋爱都没谈,现在就苦恼怎么调和班级女生的小矛盾。”

    “你们班今天怎么了?”

    几人瞬间不说话了,不约而同望向季见予,一副定住的表情。

    他居然也有关心八卦的时候,而且还是别人班的八卦。

    谈时边打了个响指,语气淡然:“这件事我也有错,说来复杂,你们还打不打。”

    季见予捞起外套往回走,也不是真要刨根究底,白俊脸上无一丝求知欲望,完全是个性冷淡表情。

    “不打了,回去冲澡。”

    谈时边略觉遗憾,最后轻轻跳起来把球扔出去。

    没中,他皱了皱眉,心头那点烦躁瞬间变成火种播散到每个角落。

    他在阅览室门口等了二十分钟,李尤尖没来,她失约了。

    *

    苏冷在宿舍楼下碰到李尤尖,目送杨易杰走的时候隐约看到了彭天的身影,但不真切,正想要确认就被李尤尖拉走了。

    “苏冷,能不能……借一下你的手机。”

    折腾一晚上,李尤尖头发蓬松一块,小脸苍白,眼睛尤其明润。

    苏冷一下就明白她想干什么,把人拉到上回蹲着打电话的那个角落。

    李尤尖登录好半天才登录上自己的账号,鼻尖沁汗,五官都绷在一起,苏冷完全不理会她,点了支烟眼神游离。

    对面男生宿舍热火朝天,什么污言秽语都听得格外清楚,走廊外光着膀子走来走去,人影憧憧。

    最终,身边悠长荡出一口气,苏冷回神,烟没抽两口就燃尽了,她偏头凑过去看,手支出去摁灭烟头。

    “我平时只有一台我姐姐用了很久的老人机,充电很慢,开机两分钟就会黑屏。这个周末我回镇上,全都在忙材料的事,根本没机会登录上来看分组情况。”

    李尤尖声音轻轻柔柔的,清透如雨,叩到苏冷心头。

    “这不是你的错。”苏冷把手机接过去,听到李尤尖很难为情地说:“苏冷,能麻烦你帮我打一下字。”

    “谈时边?”

    李尤尖咬紧嘴唇点了点头,“不管怎样,我如今看到了消息,总该回复一下。”

    苏冷挑了挑眉,想起今晚谈时边也跟在她们身后忙前忙后的,原本以为这只是他出于做班长的自觉。

    可没想到,中间还有这层缘故。

    苏冷谈不上怪谁,谈时边在这件事中其实一点错都没有,可他今晚主动陪她们去老班办公室,恐怕也觉得自己多少难辞其咎。

    “你自己回啊,不会打字吗。”苏冷用手肘推了一下李尤尖,是个嬉笑神态。

    李尤尖惶然一阵,小心翼翼捧着苏冷崭新昂贵的手机,很慢打下一行字。

    “不好意思同学,因为个人原因没能及时收到消息,我在哪一组都可以的,今后也会及时关注班级消息,给你们工作造成麻烦实在抱歉。”

    两人上楼的时候,李尤尖突然想到什么,紧张拽起了苏冷的衣角。“我要不要也给孙笑娉回复一条。”

    苏冷嘴里嚼着软糖,漫不经心拍了拍栏杆,“回什么呀,人家都没给你发消息。”

    是谈时边后来告知李尤尖自己组员已满顺便把她已经分配给孙笑娉的消息一并发过来,孙笑娉从头到尾就没联系过李尤尖。

    回到宿舍,苏冷一进门里面的谈笑声就戛然而止,她全然不在意,哼哼歌曲问了一句还有谁没洗澡。

    “没人回答呀,那我去了哦。”

    夏鸥撩开床帘说:“大家都洗了的,你去吧。”

    “对对对,没人跟你抢,想洗多久洗多久。”大家陆续应腔,自然说笑。

    苏冷还是速战速决,从浴室出来后碰到正在洗衣服的孙笑娉。

    “苏冷,要不我们谈谈?”

    “嗯哼。”

    她一副无谓状态最让孙笑娉嫉恨又恼怒,无计可施,如果自己逼急了跳脚,就是自己理亏了。

    “我承认自己忽视了李尤尖,但我真不是故意的,今天晚修,你有必要把事情闹得这么难堪啊。”

    苏冷忙着擦头发,斜她一眼,“道歉啊?跟李尤尖道歉去啊。”

    “苏冷你不要太过分。”孙笑娉把衣服砸回水里,眼神忿忿,宿舍里面一片死寂,半掩着的门成了两个世界的分界点。

    苏冷漫不经心冷笑一声:“我实事求是,你要觉得自己委屈和老班说去。还有,是不是故意的你心里有数。”

    目及孙笑娉瞳孔里的情绪一下溃散开,苏冷轻轻吹了声口哨,饶有兴趣感慨一句,要说不说,留孙笑娉一个人在原地发愣,通体又冷又热,张皇又无措。

    她知道了什么?

    苏冷其实也是猜测,今晚这一出让她想起平时宿舍夜谈,她们谈得最多的名字就是谈时边。

    每次谈时边发个朋友圈动态,底下总有孙笑娉点赞评论的身影。彭天后来又告诉她,本来陈冰是打算分四个小组的,孙笑娉第一时间就找到谈时边,以玩笑口吻说自己提前预定要加入他的组了。

    可当时还没开始正式分组,谈时边没给她回应,后来他向陈冰提出意见,分成五个组会比较好管理一些。

    陈冰采纳了这个建议,并让作为文艺委员的孙笑娉成为了最后一名组长。

    就这样,她加入谈时边组做个普通成员的算盘落空。

    苏冷也是刚才得知,谈时边一开始邀请过李尤尖。又结合谈时边目前组员名单推算出——谈时边似乎只邀请了李尤尖一个女生。当然,最后李尤尖没进入他的小组,而是另一个从孙笑娉那边跑路过去的女生成为他们组唯一一个异性。

    至于孙笑娉是不是故意“为难”李尤尖,也就不难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