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在男校女扮男装(nph) > 章节目录 宣告主权
    温淮不知道江朔是怎么弄到广播室的钥匙,又是怎么避开老师闯进去的。

    教室里还在上课,窗外的蝉还在不知疲倦地叫着,校园里的喇叭猝不及防响了起来。

    江朔将音量调到最大,弯下腰,对着话筒,一字一句道:“各位!从现在开始,我要郑重宣布一件事!”

    教室里,学生们正认真上着课,一听到广播,刹那间激动地叫了出来。

    “靠!这他妈不是朔哥的声音吗?!”

    “卧槽,朔哥牛啊,不上课居然跑到了广播室!他要做什么?”

    江朔瞧了眼广播室外慌张不已的温淮,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从今以后,温淮就是我的人了,以后谁要是想欺负她,惹她不开心,又或者是弄哭了她,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不管对方是谁,老子都会一一讨回来!希望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尤其是你——宋时!”

    最后两个字,江朔咬的极重。

    教室里,一群男生齐刷刷地转过头,朝当事人宋时看了过去。

    宋时面不改色,慢慢合上了书,从容淡定道:“老师,我记得广播室的钥匙,一把在分管老师手里,另一把在校长手里。”

    校长这段时间外出考察,不在学校,广播室是学校重要之地,非有关人员,严禁入内,分管老师是不可能把钥匙给无关人员的。

    江朔能拿到钥匙,定是使了什么手段。

    果然,等教务主任急匆匆赶到办公室的时候,地上正躺着一个人。

    能用拳头解决的事,何必废口舌之争,江朔清楚多说无用,直接将人敲晕,拿走了钥匙。

    他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在全校宣告主权,要让众人都知道温淮是他的人,尤其是警告宋时不要打她的主意。

    这件事发生后,江朔被记过处分,还通知了家长。

    温淮也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里,不过,班主任没责怪她,反而关心起她的情况来:“温淮,是不是有人在学校欺负你了?你别怕,有什么事就告诉老师,老师和校长都会为你做主的。”

    毕竟是校长亲口发的话,不许有人在学校里欺负她,一旦发现情况,就要及时上报。

    温淮成绩好,性格也听话,老师们喜欢这个学生都来不及,自然也都捧在手心里。

    温淮咬了咬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总不能说江朔那样“欺负”了自己,要真是说出去了,更加解释不清了。

    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嗫嚅道:“老师,没人欺负我。”

    班主任道:“没关系,你别怕,有老师给你撑腰,以后在学校里就好好学习,要是有人来打扰你,你告诉老师就是。对了,你现在舍友关系相处的怎么样了?江朔这小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架,他在宿舍有没有欺负过你?还有宋时,他性格虽然孤僻了些,不过不怎么惹事,这里毕竟跟你以前的学校不一样,教学方式也不同,你以后要是学习有什么困难,可以多问问宋时。”

    温淮咬了咬唇,乖巧道:“我知道了,老师。”

    最后一节课结束,温淮收拾着书包就出了教室。

    教学楼到宿舍的路上,有一片幽静茂盛的树林,学校严禁学生吸烟,查的很严,不少男生会趁机溜到小树林里,寻一个僻静的地方偷偷吸烟。

    天色快黑了,树林遮挡了日光,小路上光线幽暗,路灯散发的光芒微弱,星星点点,越发遮掩了不少树林里正在发生的秘密。

    温淮正一个人走着,身后忽然掠过一道疾风,肩膀一沉,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身旁,粗壮的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

    “喂,你叫温淮是吧?”

    温淮脚步一顿,抬头望了过去。

    来人染了一头黄毛,身材健壮,一身鼓突的肌肉,皮肤偏黑,足有一米八五,看着有些痞气不羁。

    温淮不认识他,以为是同校的学生,没有戒备,点了点头。

    “得嘞!看来没找错人!”

    找她做什么?温淮还没搞清楚情况,见他身后突然又蹿出两人,往自己这边径直走来。

    这会儿,温淮心中隐隐生出不安,道:“你们是谁?我……我不认识你们!”

    黄毛男生吊儿郎当,遒劲的手臂搂住她的脖子,笑嘻嘻道:“你是江朔的朋友,我们也是他的朋友,自然是请你过去做客了!”

    “不、不用了!我跟他不是很熟,我要回宿舍了!”

    温淮说着就要挣脱他的手臂,黄毛男生没让她如愿,那只黝黑的手臂就跟铜墙铁壁一样。

    黄毛男生低下头,似笑非笑道:“不熟?要真是不熟,那家伙怎么会说你是他的人?想骗老子?嗯?”

    温淮心中惴惴不安,这下终于能肯定,这些人绝对不是江朔的朋友!

    “他打了我的人,怎么着也得礼尚往来,你说对不对?不过,没想到江朔居然会跟你这种人待在一起,眼光越来越差了,就是你这细皮嫩肉的,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承受的住?”

    温淮一颗心猛地沉到了谷底,大声求救起来,另外两人立即上前捂住她的嘴,钳制住她反抗的举动,口中发出呜咽不止的声音,温淮被三人拖着往外面走。

    “唔……唔!!”

    温淮不知道自己落在他们手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不顾一切奋力挣扎着,对方也专门挑人少的地方走,走了一路,都不见有人经过,温淮眼中渐渐闪过一抹绝望。

    没过多久,这群人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荻哥,前面有人!”

    “怕什么,不就一个人,还对付不了他?”黄毛男生轻蔑地看了眼前方椅上坐着的人,没放在心上,抬颌道:“你们两个去解决他。”

    他们不是这所学校的人,此次本就是偷溜进来,要是被发现了,肯定会将事情闹大。

    因还隔着一段距离,那个男生应该是没有看见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就上前走了过去,拿出一包烟,递了过去,招呼道:“兄弟,来一根?”

    那人似乎正埋头看手机,听到他们的话,没有抬头,也未理睬他们。

    两人有些不悦,互相使了个眼色,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这时,男生的身形终于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