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在男校女扮男装(nph) > 章节目录 他成小三
    温淮大惊失色,吓得就要从他腿上爬下来。

    谁知,江朔抬起手掌,往她臀上用力一甩,手臂禁锢住她的腰身,咬牙切齿道:“你再动试试?!”

    温淮脸色苍白,已经吓得僵住了身体,不敢继续动了,嘴巴颤抖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她这样一问,把江朔也给问住了,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烦躁地抓了把头发,没耐心道:“老子心情不好,想揍人!”

    果然,一听到这个词,温淮就连话也不敢说了,生怕自己哪一句惹他不开心了,往自己身上来几拳。

    不过,现在这个姿势她也很难受,刚才屁股被摔疼了,还没缓过来,男生的大腿也跟烧红的铁块一样,体温高,隔着一层薄裤都阻挡不了,肌肉也硬邦邦的,硌地她屁股疼。

    温淮难受地咬了咬唇,这一咬,唇色越发红艳,比刚采摘下来的玫瑰还要艳丽几分,江朔此时注意力全在她身上,视线一下子就被那张唇夺走了,目光凝滞。

    像是鬼使神差地,他掐住了温淮的下颌,稍一用力,逼迫她抬起头来。

    温淮仰着脖子,不解又茫然地看着他。

    下一秒,瞳孔倏地放大。

    江朔含住了她的唇,准确来说,是咬,用牙齿碾磨着她柔软的唇肉,叼在嘴里,使气地往下轻轻咬了咬,又慢慢松开。

    他生的人高马大,就连舌头也大,粗粝的舌面舔舐着她的口腔内壁,上颚,连她的牙齿也不放过,舔的一干二净,跟野兽凶猛进食食物一样。

    亲的毫无章法,毫无温柔可言,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狂妄桀骜,又不可一世。

    嘴巴里全是男生的气息,充斥着薄荷的味道,还有一缕淡淡的烟草味,如同一头冲开铁笼的野狼,横冲直撞,陌生,强势,令人害怕,又退无可退。

    横在腰上的粗臂收紧了力度,犹如蟒蛇一样缠紧,温淮被箍地腰疼,合下牙齿,往他唇上用力咬了下去。

    “嘶——”

    江朔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松开了人,凶狠地瞪着她,表情凶神恶煞极了:“怎么?老子亲不得?”

    温淮眼神慌乱,语无伦次道:“我,我是男的!”

    江朔态度恶劣道:“昨晚不也亲了宋时,怎么就忘了自己是男的?”

    没错,他就是吃醋了,他就是嫉妒了,凭什么?宋时那狗逼玩意儿有他帅吗?

    温淮急道:“那是梦游!!”

    “老子没嫌弃你,你就该合着感恩戴德了,这是老子的初吻,便宜你了!”

    “我没要你亲我!”

    江朔丝毫不买账,低着头颅,凑了过来,磨牙威胁道:“那你说,我跟宋时,你更喜欢谁?想好了再回答!!”

    这人实在蛮横无理,温淮反抗了好几次,都徒劳无功,瞪眼道:“我都不喜欢!我性取向正常!”

    “行,老子是gay!老子他妈都被你掰弯了,这时候你说你不想负责?”

    温淮身体一滞,她现在都已经变丑了,都这副样子了,他还这么饥不择食。

    江朔刚尝了她的味道,只觉甜的不像话,哪能轻易满足,手掌掐着人的后颈,又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呜呜!!放……放开……我!”

    温淮奋力挣扎起来,抡起小拳头,往他身上使劲锤了下去,这点程度对江朔来说不痛不痒,直接抓住人的手腕,反绑在身后。

    他力气大,手掌也大,包裹住她两只手完全不在话下,温淮只觉手腕疼的厉害,她皮肤一向娇嫩,定是红肿了起来。

    亲着人,江朔又嫌她脸上的黑框眼镜碍事,直接扯了扔在地上,然后,继续像只饿狼一样啃咬着她。

    温淮的声音尽数被堵了下去,唇边溢出细细的呻吟,胸口贴在男人身上,起伏地厉害。

    等江朔停下来时,温淮嘴唇完全肿了,艳丽的不像话,仿佛沾上露珠的玫瑰,让人生出一种极端的破坏欲,看的江朔下半身很快又硬了。

    温淮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变化,有个又硬又烫的东西抵在臀下,鼓囊一大团,吓得她脸色发白。

    江朔倒是没打算继续对她怎么样,刚喘了口气,压下了欲望,一抬眸,就发现人目光呆滞起来。

    江朔轻拍了拍她的脑袋,道:“操,亲傻了?”

    温淮猛地回神,心里委屈一下子蔓延上来,抬起手,就要往他脸上打去。

    江朔捉住她的手腕,语气凶狠道:“又想打老子了?”

    下一秒,见人眼中蓄了泪,眼尾发红,态度立马一变,心烦意乱道:“好好好,给你打,打吧打吧!都是老子惯的!”

    说着,抓着人的小手,贴在了脸上。

    “来!打左脸,右脸还痛着呢,还没好。”

    昨天他从床上摔了下去,虽然身体抗造,皮糙肉厚,不过右脸也刚好撞到了地面,虽然消肿了,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温淮目光落在他受伤的右脸上,吸了吸鼻子,赌气地抽回了手。

    然而这幅样子,落在江朔眼里,就误会了起来,难得有些开心:“不打了?心疼我了?”

    温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别过脸,瘪嘴道:“手疼,不想打。”

    话音刚落,江朔就捉住人的手看了起来,果然,被他刚刚这么一弄,手腕上俨然出现了两道明显的红痕。

    江朔拧眉道:“皮肤怎么这么嫩?跟个女人一样。”

    她本来就是女孩子。

    温淮作势要从他身上下来,江朔这次也没强迫她,松开了手。

    温淮捡起地上的眼镜,重新戴了上去,然后往回走。

    江朔大步来到她身边:“去哪儿?”

    温淮道:“我要回去上课了!”

    江朔道:“一会儿再回去,嘴巴都被我亲肿了,那些家伙一眼就看出来了。”

    当然,他只是纯粹不想让其他男人看见她这副模样。

    温淮咬唇责怪道:“都怪你!”

    “是,怪我怪我!”江朔抬起她的下巴,指腹覆了过去,揉搓起两片嫩唇,“别咬了,再咬下去,嘴巴要出血了。”

    “跟你没关系!”

    江朔冷笑道:“什么没关系,你的嘴只有老子能亲!以后你整个人都是老子一个人的!回去别再给我招惹宋时,听见没有!?”

    “我没招惹他,我也不想招惹你。”温淮拍开他的手,胡乱编了个理由:“而且,我有女朋友了!”

    江朔:“……”

    额头突突直跳,江朔只觉内心充斥着一股烦躁之意,倾下身,掐住人的腰,气势强势道:“行,我成小三了是吧?你可真厉害,吃着碗里的,还敢想着锅里的!”

    温淮:“……”

    随后,江朔嗤笑一声,不在意道:“小三又怎样,等老子到时候把碗踹了,你就只能抱着锅啃!不愿意也得愿意!”

    温淮不想跟他继续废话下去,然而,江朔直接抱起人,抗在肩上,往教学楼走。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温淮不知道他又发哪门子疯,踢着腿挣扎起来。

    江朔拍了拍她屁股,道:“老子要名正言顺,自己给自己争取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