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在男校女扮男装(nph) > 章节目录 疯狗
    这话犹如一道惊雷炸下,劈地众人跟烧焦的木头一样,瞬间呆滞住了。

    就连温淮也难以置信地睁圆了眼。

    江朔脸上的表情逐渐裂开,上前抓住宋时的衣领,咆哮道:“……你他妈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宋时眼眸微抬,嗓音没有一丝温度:“我说,她昨晚亲了我。”

    沉默,气氛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直到片刻后,人群中迅速炸开一片激烈的谈论。

    “操!看不出来啊,温淮居然是个gay!幸好我没跟她分在一间宿舍,否则老子这么多年的清白就不保了!”

    “卧槽!那这么说,朔哥这么生气,是不是也……惨遭毒手了?”

    “温淮这家伙够行啊!简直我辈楷模!居然一次性得罪了两个大佬!”

    “你们说,她在哪边会‘死’的更惨?”

    “我猜是朔哥,你没看到朔哥刚刚的脸色黑的快要揍人了!”

    “不一定,宋时这人看着也不太好相处。”

    温淮呆呆地看着宋时,不知道他是在给自己解围,还是在真的和她算账。

    江朔放在她小腿上的手臂愈发收紧,咬牙切齿道:“小矮子,老子还是小看你了,胆子这么肥,敢亲宋时?你他妈是不想活了?!你以为这家伙是什么好玩意?还蠢笨地把他当作救星,我他妈真想撬开你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江朔情绪翻滚,朝宋时冷笑道:“呵,交到你手上,把人给我弄废了?”

    江朔奉行的准则就是,他看不惯的人,只能自己欺负,绝对不能让别人插手!

    宋时面无表情,抬了抬眼皮,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个一身蛮力只会打架的疯狗?”

    “行,老子是疯狗,你把人差点弄进精神病院的时候怎么不提?!在这里摆出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给谁看呢?”

    宋时这家伙折磨人的手段不比他低,之前有个校外的男生招惹了他,宋时不知做了什么,将那人整的心理崩溃,精神都快不正常了。

    不过,这件事最后被压了下来,没几个人知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温淮脸色变了变。

    她抬头望了过去,却与宋时的那双漆黑深沉的眸子在半空中交汇。

    宋时表情很淡,仿佛并不在意这件事被人知道。

    这一刻,不知为何,温淮只觉得他就像是一座无人踏足的雪山,风景很美,可一旦靠近,不小心踩了下去,就会掉进地下无底的深渊。

    上课铃响起,看热闹的学生陆陆续续回了教室,只剩下宋时一人,还站在那里,碎发遮盖了他的眉眼,叫人越发看不清那双眼中隐藏起来的情绪。

    江朔是不可能把人给他的,直接扛着人就出了教学楼。

    后山。

    温淮被江朔扔了下来,温淮屁股落在草地上时,还是疼地忍不住“嘶”了一下。

    没等温淮开口,头顶落下一大片阴影,江朔撑着粗壮的手臂,将人禁锢在身下,狠狠磨牙道:“你他妈喜欢宋时,所以亲他?看我不顺眼,反过来咬我一口?”

    温淮缩着肩膀,嘴唇嗫嚅,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昨晚的事,完全是在意料之外。

    自从温淮父母去世后,温淮就开始出现了梦游的症状,医生说是心理创伤留下来的后遗症。

    那段时间,她每晚都会梦游,等第二日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哥哥的床上。

    温淮潜意识里已经将哥哥当成了最后的依赖,只有和哥哥待在一起,她的梦游症才会有所好转。

    所以,温淮一直和哥哥睡在一起,两人是世上最亲密的兄妹,依偎在一张床上,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上了初三,温淮的梦游症突然消失了,两人才开始分房而睡。

    她也是今早从宋时口中才知道,自己的梦游症又复发了。

    昨晚咬了江朔本就是一场意外,她什么印象都没有,更记不起来自己是不是真的亲了宋时。

    温淮咬着唇,道:“昨晚的事,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自己的梦游症复发了!”

    江朔当然也知道她昨晚是在梦游,昨天半夜,他好不容易睡着了,却隐约感觉到身边一团柔软的东西在蠕动,不断贴了过来,等他清醒的时候,人已经扒拉着他,往自己胸口上咬下了一个牙印。

    从小到大,江朔一直都是欺负人的份儿,别人哪敢生出胆子对他不敬!

    温淮是第一个!

    猝不及防被咬了一口,于是,震惊之余,江朔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爬起来后,他心中怒火噌噌噌上涨,正准备拎着人狠狠教训一顿,却在看到床上的人蜷缩着身体,那样弱小又无助,眼角还挂着泪珠时,怒意顷刻间消散的一干二净。

    他烦躁地抓了把头发。

    妈的,小矮子在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之前吼了她几句吗?他又没动手打人!

    更奇怪的是,看见小矮子哭,他心里也难受起来。

    江朔甚至觉得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着魔了。

    而且昨晚的事,梦游就算了,他这人宽宏大量,就暂时不跟她计较了。

    不过,咬他一口,亲宋时一口,这算什么?区别对待?

    连江朔也不知道自己在嫉妒什么,小矮子亲了宋时,没亲他?

    操!他又不是gay!

    除了一双眼睛还算漂亮,长这么丑,胳膊和腿又细又短,跟个小萝卜丁一样,他在意个什么劲?

    江朔只觉快要疯了,一股莫名的情绪在他胸口里横冲直撞,搅得他心烦气躁。

    然而,温淮却觉得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仿佛下一秒就要揍自己一顿,紧张不安道:“你、你先起来好吗?”

    “怕老子?老子又不会吃了你!”

    江朔没放开人,反而将人提溜起来,分开腿,坐在了自己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