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在男校女扮男装(nph) > 章节目录 偷亲
    温淮不记得这节课是怎么过来的,梦游这两个字犹如咒枷一样,圈在了她的头上,大脑一片空白,上课也没认真听讲,浑浑噩噩,直到被老师叫了起来,温淮才猛然惊醒。

    全班男生都齐刷刷地转过头,目不转睛盯着她。

    温淮咬了咬唇,埋着头,嗫嚅道:“对不起,老师。”

    老师不仅没有责怪她,反而一脸温和道:“温淮同学刚来学校,应该还不适应新的环境吧?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没关系,要是困了,可以和老师说一声,老师不会责怪你的。”

    老师和蔼的态度令温淮有些受宠若惊,心里更加愧疚了,于是,接下来的课程里,她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认真听了起来。

    最后一节数学课的时候,老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题,准备挑两个学生上来解答。

    于是,选来选去,就选中了温淮和宋时。

    班上男生对这位中途转来的插班生有所耳闻,只知道她是学校的第一名,和宋时一样,成绩优异。

    众人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争相看起好戏来。

    黑板上的题目,是一道超纲的函数题,对温淮来说并不难,以前上初中时,不懂的功课她都会请教哥哥,哪怕哥哥上了大学,也会经常打电话询问她的学业。

    这种类似的题,哥哥以前给她讲过,所以,她很快就答了出来。

    宋时也在她之前将答案写了下来。

    数学老师欣慰地点了点头,夸赞道:“两种完全不同的解答思路,步骤清晰,完全正确,不错!不错!这道题是超纲题,本来只是想随便考考你们,没想到你们两个都答了出来。”

    数学老师逮着人就是一顿夸,温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这题本来就是哥哥先教了她,自己才会做的。

    下课铃响,男生们如脱缰的野兽,飞一般冲出了教室,在走廊外打闹起来。

    温淮坐在座位上,拿出下节课要用的书本,开始预习。

    没一会儿,门口传来细细簌簌的动静。

    “哟,朔哥,今天怎么得空来咱们班了?”

    “找人。”

    “真难得?朔哥要找谁?”

    江朔单手插兜,慢悠悠走了过来,问道:“小矮子在不在?”

    “小矮子?哦!你是说新来的那个男生?呐,就坐在那里看书呢!”

    有人从身后拍了拍江朔的肩膀,兴奋道:“朔哥,下午约不约打篮球!”

    江朔看都没看那男生一眼,直接甩了两字:“没空!”

    教室外围了一大群人,见到江朔过来,都纷纷让开了路,江朔迈着大长腿,扯着嗓门,往教室里大喊了一声:“温淮,出来!”

    乍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温淮后背僵了一下,屁股坐着没动。

    江朔没什么耐心,直接踏进教室,走到座位前,抓住人的胳膊,将她提溜了起来。

    还有这么多同学在,温淮没想到他会直接动手动脚!

    将人提起来后,江朔皱了皱眉,这才意识到,这小矮子居然这么轻!

    温淮回头瞪他:“你要做什么?!”

    江朔没想到她还有胆子瞪自己,昨晚的事他都还没跟她算账呢!

    温淮紧紧抱住桌子,就是不肯走。

    要是跟他走了,她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江朔额头直跳,简直快要气笑了,扒开她的手,直接将人抗了起来,放在肩膀上。

    周围的男生皆是一惊,不解道:“朔哥,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她惹你了?”

    江朔冷笑一声,戾气压眼,眼神凶狠道:“昨晚被一只老鼠咬了。”

    “老鼠?宿舍怎么会有老鼠!?”

    “朔哥,你去医院打针没有?小心别感染病毒了!”

    江朔道:“放心,那老鼠咬不死人,被我制服了。”

    还是有人反应过来,挠了挠头,疑惑道:“这跟温淮有什么关系?朔哥,你带她走干什么?”

    江朔斜睨了那人一样,眼神蔑视,语气透着一丝狠厉:“你他妈想管我?”

    那人吓了一跳,脸色僵硬道:“不敢!朔哥!”

    江朔肩膀很宽,肌肉块状分明,硬的像石头一样,温淮肚子被抵的难受,反抗起来:“你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还要上课!”

    江朔压住她的腿,恶狠狠道:“你再动,老子弄死你!”

    碍于江朔家里的背景,周围没几个人敢上前阻拦。

    江朔腿长,步子大,很快就扛着人要下楼梯了。

    这时,温淮余光忽然瞥见不远处走来的一抹身影,想也没想,大喊出声:“宋时!救我!”

    这一喊,江朔整个脸都阴沉了下来,难看到了极致。

    “操!你他妈还敢求宋时?不知道老子跟他不对付吗!?”

    温淮哪管得了这么多,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走过来的男生,声音颤抖道:“宋时,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

    宋时站在阶梯上,江朔在他下方的台阶,听到温淮的声音,宋时耷拉着眼皮,淡薄的眸子看了过来。

    全校男生都知道,宋时成绩优异,全国各种竞赛奖项拿到手软,但他为人性格冷淡,平日里话少,不愿与人接触过多,身上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质。

    用全校人的话来说,就是一朵令众人仰望的高岭之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加上他父母又是省厅级高官,背景深厚,没人敢在学校开他的玩笑。

    所以,宋时在学校里没什么交好的朋友。

    更准确的来说,是没有人能入他的眼,够资格当他朋友。

    就在所有人以为宋时不会插手的时候,宋时立在台阶上,身形微动,朝温淮一步步走了过来。

    那双清冷的眸子,宛如冬日霜降后,枝头上屹立的雪,难以消融。

    然而,江朔最厌恶的就是这家伙的眼神,居高临下,目空一切,就像是把所有人都当作蝼蚁。

    江朔眉眼透着股野性的戾气,死死盯着面前的人:“你想拦我?”

    宋时语气冷淡:“我没打算拦你。”

    “那你给老子滚开!”

    宋时却站着不动,眼眸微转,落在温淮身上,有些意味不明的情绪在里面:“不过,我跟她之间有些恩怨,不得不处理。”

    温淮一下子愣住了,不清楚他这话什么意思。

    江朔微微蹙眉:“什么意思?”

    宋时踱步来到她面前,忽然抬起修长的指尖,落在她脸上,细细摩挲了起来。

    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她,有些晦暗不明。

    下一刻,他突然笑了,只是这笑有些微凉,不达眼底。

    “她昨晚趁我睡觉,亲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