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在男校女扮男装(nph) > 章节目录 梦游
    身上的衣服对温淮而言太大,上衣已经垂到了膝盖,显得她整个人更加纤细瘦弱,裤子太长,温淮挽了好几圈裤脚,才没让它掉在地上。

    此刻,江朔站在她面前,人又高又壮,都快赶上那门高了,往那一站,跟堵宽墙似的,几乎挡住了她的去路。

    温淮攥紧了衣服,紧张道:“麻烦你让一下。”

    江朔身形并没动,须臾后,慢慢弯下身去,男性的气息不断逼近,犹如一张巨网,瞬间笼罩了下来,温淮只觉快要喘不过气来,更怕被发现什么,抬手抵在了他胸前:“你让一让!我要出去了!”

    江朔若有所思地盯着她裸露在外,雪白细嫩的脖颈,鬼使神差地开口:“小矮子,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之前他就发现了,这家伙身上总是萦绕着一股香甜的气息,像是牛奶和水蜜桃混合的味道,不是香水,而是身体本身散发出来的气味。

    温淮匆忙解释道:“是沐浴露的味道!”

    “是吗?”

    江朔语调拉长,往下凑得更近了,如今仔细一看,这小矮子,这么香就算了,皮肤还这么白,嫩的不像话,跟个女人一样,要不是脸上长了这么多斑,江朔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不过,江朔眼神暗了暗,心中升起一丝异样感,过了一会儿,才终于知道哪里不同了。

    她没戴那副丑的要死的眼镜。

    没了黑框眼镜的遮挡,那双眼睛贼大,湿漉漉的,酝着一层朦胧的水雾,比小鹿眼还要多一份无辜,许是才洗完澡的缘故,脸蛋红扑扑的,就连眼尾也晕染了一抹绯红,睫毛卷翘纤长,一颤一颤的。

    这双眼睛,简直漂亮的不像话。

    温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觉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越发滚烫,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直接用力推开了人。

    江朔本就心不在焉,被她这么一推,差点摔倒在地上。

    “……”

    江朔猛地回过神来。

    草!他刚刚居然对一个又丑又矮的家伙起了反应!

    江朔整张脸都黑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关上了浴室的门。

    江朔掏出那根迅速勃起的巨物,对着马桶,之后,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响起。

    随后,抖了抖尿液,本打算套上裤子,却不知为何又想到了那双动人心魄的眸子,仿佛不受蛊惑一般,虎口卡住根部,直接上手撸了起来。

    温淮将自己紧紧包裹在被子里,没注意到浴室里传来的动静,而宋时翻书的手指一顿,似乎意识到什么,脸色更难看了。

    江朔射出来后,不仅没畅快,反倒越来越燥热了,看着一片狼藉的墙壁,心中暗骂一声,简单清理干净,出了浴室。

    温淮平日里就睡得早,今日又发生了这么多事,还不到十一点,上下眼皮就开始打颤,睡意很快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离自己只有半米之外的床上突然响起一阵动静,将温淮直接从睡梦中惊醒了。

    “操!小矮子,你他妈叫什么!”

    江朔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发凌乱,粗喘着气,双眸发红地盯着她。

    还没熄灯,温淮揉了揉眼,茫然地坐起身,意识还不太清明,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

    江朔本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觉刚才被她那么一叫,浑身都不正常地燥热起来。

    要是被人知道,他居然被一个男的叫的起了反应,说出去他的脸还往哪儿搁!

    想到这,江朔心情越来越烦躁,将气都洒在了她身上。

    “你他妈刚刚是不是做春梦了!还说梦话!老子都被你吵的睡不着了!”

    床本就隔得不算远,两人此刻正对着,江朔只觉她坐着也跟没骨头似的,加上温淮睡觉的时候不太安分,宽大的袖子爬到了胳膊处,露出来的一截藕臂又细又白,跟刚冒出来的笋尖一样,嫩的让人丝毫移不开眼。

    看着这一幕,江朔不争气地又硬了!

    温淮被他这么一吼,意识回笼,终于清醒了些,她垂下眼,手指抓紧被褥,解释道:“我没做春梦。”

    不过,吵醒了人,温淮还是跟他低声道了个歉:“对不起。”

    江朔只觉自己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胸口里蹭蹭冒出来的火,就这么一下消散了。

    温淮本以为他又要奚落自己,谁知道他重新躺了下去,声音冷冷飘来:“睡觉给老子安分点!再吵,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温淮:“……”

    他真的好凶。

    温淮躺回被窝,默默盖住了被子。

    宿舍再次陷入安静。

    这次,温淮没睡着,而是盯着天花板,双眼有些放空。

    刚才她梦到哥哥在医院里醒了过来,所以才会那么激动开心。

    江朔怎么会觉得她是在做春梦?她的声音有那么奇怪吗?温淮心中疑惑不已。

    不过,幸好他没发现什么。

    还有,他动不动脾气就这么暴躁,是不是脑子真的有病啊?

    翌日一早。

    江朔还没醒,躺在床上,被子高高鼓起,跟个小山丘一样,腿委屈巴巴地搁着,仿佛都快放不下了。

    宋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穿着宽松白T,黑色长裤包裹下的一双腿笔直颀长,身形清瘦,额前的碎发耷拉下来,遮住了那双精致的眉眼。

    温淮只知道,他性子冷,话很少,除了告诉自己名字那一次,两人就没怎么说过话。

    所以,一大早起来碰上,温淮没主动开口,像个小透明一样,越过他,就要钻进浴室里。

    身后的宋时却叫住了她,顿了顿,开口道:“你昨晚——”

    温淮心中一惊,转过身来,睁大眼珠子,紧张道:“我是不是又说梦话了?”

    宋时被这双透亮澄澈的眸子看的微微一怔,随后,他敛下眸,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不是。”

    温淮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下一秒,心脏就提到了嗓子眼。

    只听宋时淡定开口:“你昨晚梦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