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远岫麂 > 章节目录 无形脉脉
    两国君主及随行皆下榻广陵宫,也即新周朝司马氏治扬州时的故宅。

    十月初的午后,天气异常暖煦。丽麂在庭中柿树下设一藤椅,覆以白狐茵,抱子负暄。

    一岁半的阿勊,是个大块头男童。但也只是块头大,一岁儿似三岁儿。面孔十分俊秀,尤其是两条乌浓的小眉毛,随着幼儿情绪变化跌宕,挑动灵活,可爱煞。

    间或,丽麂仍能从中捕捉到一些乃父的影子,惆怅多于惊惧。这些时刻似乎提醒她,自己没有忘记祖茂的音容,但记忆中的他,形象确实越来越澹化了。

    有时,她会前往太庙,瞻仰太宗画像。其实,当初画成之日,她就觉得一点儿都不像。记忆磨灭之后再来看,当然更加觉得不可信。时间对人多么残酷,即使是生前叱咤风云的君王,一旦撒手人寰,也只能在亲骨肉的面貌里稍作还魂。

    阿勊牙齿长得很好,已经不爱食乳了,反倒是丽麂不能接受哺乳期这么快结束,有时仍鼓励他含一会儿乳头。

    傅母和医士都表示过反对,她也不听。

    含着含着,阿勊便睡着了。

    丽麂用羊绒织披帛裹住他,依然抱持在怀中,完全不计较他沉甸甸、压垮胳臂的重量。

    妙风几次欲接过,她也不肯。

    忽然想起妙风与文鹿那段简短的恋爱,丽麂问:“阿陈,你还喜欢我阿兄不?我可以安排你随他回南。”

    妙风无奈地笑了。要过去多久,小郡主才能忘记这回事。“早就结束了,娘子。我现在同您一样,已经当自己是北朝人了。若您真慈悲,请许我和柳二交往。”

    柳二是西苑东宫门一名普通的宫门卫。

    丽麂若有所思:“情愿嫁柳二,也不要嫁我阿兄。”

    妙风徐徐解释:“娘子勿要误会。我心中一直有文鹿殿下,只是你们的游戏太残酷了。上回婕妤娘子堕胎,您让我去服侍她。哎,她真是差点儿丢了命。您还记得太宗过世后,咱们提心吊胆的那段日子?阿勊殿下还是乳婴,也有可能被从您怀中夺走杀头。我从前不喜文阳郡公,所谓的不喜,只是想少见、少交接,绝不望他死,而现在,世界上没有他这个人了,我反而觉得荒芜——”

    丽麂自辩地插话:“二哥之死,我也不开心。”

    妙风点头:“您与文鹿殿下,俱是生在天家,身不由己。但我想,我的心胸肝胆,天生只宜做小人物。”

    文鹿到来后,她并未借故走开,大方拜见之,含笑立于一旁侍应。

    文鹿也澹然处之。

    二人之间,仍有春日气息般无形却脉脉的温情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