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远岫麂 > 章节目录 无父之子
    次年夏,丽麂在和明院诞下一名男婴。

    绯鹅俯身,扶着摇篮边框端详,笑起来:“已经可以看出,他长得很像先皇陛下。”

    丽麂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哺乳时,都不敢看他的小脸。原来别人也这么觉得。

    不到一岁间,祖茂的子嗣凋零殆尽。先是秦王祖勋在江南被文阳郡公诱杀;不久鲁王祖劲夭折;绯鹅的身孕也止于第四月。当时,她也劝丽麂堕胎,“没时运的孩儿,生下来也是人家砧板上的肉。”

    尽管如此,抱了丽麂之子阿勊在怀,她仍忍不住怀念自己那块肉。未来,她还有当嬢的机会吗?

    “我想出宫去,已获蘧嬢嬢恩准。”绯鹅其实是来道别的。

    “你要回南?”丽麂讶问。

    绯鹅笑起来,“当然不能回南。此回狙退北兵,我阿耶、阿兄皆有大功劳,荣居新南主信臣之列。可以想象,陆嬢嬢她们现今有多拽。哈,我早就说过,我们得意的时候并不多。只是,想出口恶气也真难。不过多亏了她们,我有时觉得人生在世没意思,也咬牙活着,不能给她们热闹看呀。”

    “那你预备去哪里?”

    绯鹅眉目间有得色,“我在永业坊赁了一处居所。左邻是新罢退的程相公,右舍是今上姨母赵国夫人。如此嘉址,孟母看了也没话说。有婕妤的俸禄并今上特赐的居孀抚恤,自无米帛之忧。若遇着好人、好时机,卷土重来未可知。”

    又问丽麂:“你呢,真要为先皇守节养孤儿吗?你才十七岁哎,别胡涂——啊呀!小子无礼,胆敢摘我的奶桃,欲烝庶母哉?”从襦襟里揪出小婴儿的禄山之爪,假装啃了下,将他递到丽麂怀中。

    “——你同今上,从前绯闻闹得那样盛。他或许还惦记着你呢,只是暂时拉不下伪君子的脸。所以我说,你生下这个小登徒子作甚?名分太难绕过去了。”

    丽麂抱紧阿勊,冷色道:“你再轻贬我孩儿,以后就不要来这里。”

    “你——”绯鹅惊诧语噎,半晌倒过气来:“我不过顽笑而已。我是他姨姨,怎会不疼他?”

    丽麂也明白自己反应过度,只是控制不住。如绯鹅所言,这是个时运不济的孩儿。祖茂临终前说,“无父之子很可怜的”,又思及怀珠初期,他在她腹中战战兢兢。那时的他,还是一团浑沌之肉啊。她简直不知怎么补偿他才好,舍不得他受一丝委屈,听一句不悦耳的话。

    不知不觉间,丽麂又泪流满面。双颊习惯了泪水的冲洗,都麻木无觉了。

    绯鹅本想继续理论,见她抱子垂泪,也只好噤声了。

    ————————

    还记得崔芹的母亲王杳娘吗?感觉绯鹅是她转世投胎,哈哈。写的多了,虽然会尽量避免重复,人物性格还是难免有落入窠臼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