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远岫麂 > 章节目录 乌衣玄裳
    黄名骝又取出厚厚一迭谢笺,着内侍转呈灵宝王,“前我国苏贵妃、刘贤妃、孙昭仪、李芳媛、秦王殿下、燕王殿下、鲁王殿下、卫国公主、韩国公主等生辰,南主皆不惮千里,远致贺礼,太客气也太破费了也。我皇实在不过意,临行前叮嘱我,务必问知南主家人、宫眷的诞日,好礼尚往来。”

    灵宝王逊谢,“这个不必,不必。”

    黄名骝坚持,“我们北人也不是属貔貅的,哪能只进不出呢?北朝虽比不得南朝繁华,还是往来得起的。”

    灵宝王君臣听了,各面红耳赤。

    淮南之役后,商除了称臣,每年还向北朝纳贡百镒金、千镒银、万匹缯,这也是南人赋税重的原因之一。而今的南朝,民生凋敝,繁华早已是历史。

    尴尬的沉默后,荀温提议:“日色将午,陛下与二位使臣先午膳吧。黄公不是惦记着听琴么?我主新谱了一曲白雪歌,午后正可为黄公、晋王殿下演奏。”

    灵宝王纵有千般不是,在琴之一道,是不世出的圣手,号称琴帝。他之天才,一在于演奏,二在于创新,每岁皆有新曲发表。灵宝琴谱在北朝文雅士中,也极受追捧。能亲聆琴帝抚弦,是爱琴人的梦想。

    无奈这一日,灵宝王受惊吓过度,指头不听使唤。

    黄名骝道:“前几次太宁郡主代抚,听上去颇得南主真传。不知此番还劳动得起她未?”

    为了让自己有用,丽麂自幼便留意揣摩灵宝王的书法、琴法。长大之后,不仅是阿耶的笔替,也常做他的琴替。类似场合已经历过多次,连黄名骝也不是第一回见。

    闻诏抱琴来。

    北朝男子对南方佳人,都有一些浪漫遐想。

    是以,祖劭初见丽麂,很是意外。北国少女喜着嫩色衣衫,而她却是一袭玄色纤裳;未施燕脂,却点了额黄;除去皎腕上几个细紫金线镯,别无余饰。

    太寡素了也,简直不吉利。

    后来不断偷瞄,却是越看越入目。

    她原本就生得娇嫋白皙,在乌衣玄裳的映衬下,明明如月。忽而察觉他的目光,她对他莞尔,落落大方。

    只听黄名骝道:“仆欲观清指法,须得近坐,还望小郡主不要责仆冒渎。”

    丽麂顽笑道:“黄公目光如炬,我是无惧,弦怕。上次被黄公看断了一根呢。”

    虽如是说,仍命人移了几个蒲团来,请黄名骝、祖劭、灵宝王、荀温团团近坐。

    祖劭自小接受武人教育,不谙音律,本以为听琴是枯燥的活动,权且忍耐。当弦动时,忽觉飒飒冷风撼窗,雪花簌簌落,一下子想起母亲去世那晚,独卧小牀的凄凉。再看灵宝王,便有些惊服。这样一个畏畏缩缩的昏懦之主,怎谱得出如此动人的侧调?

    然而,丽麂只按了几下,就停了。

    黄名骝本已闭目,又睁开,诧问:“怎么了?”

    丽麂笑道:“阿耶教我,抚此曲时,案头须置水仙花,思绪随花气驰骋。今日嘉宾多,人气盖过了花气。”

    灵宝王颔首,“是了,顶好是独自消遣,其次是对一二知音。”遂对荀温道:“我们不妨退到帘外,且让嘉宾。”

    黄名骝志在听到最佳演奏效果,亦与祖劭商量,“不如殿下先听,仆随后。”

    祖劭却道:“还是黄公先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