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偕鸾帐 > 章节目录 【番外三:暗室逢灯】
    那一夜,边峦正坐在院内的石桌前百无聊赖地洒水。井水在空中变成白纱般的冰霰,款款落地,瞬息间委顿无物。不远处簌簌声响,小妮十二叁岁,眉目凝霜,几乎睁不开眼,挎着弓,背着空箭筒,从狗洞外面艰难地拱开雪爬进来。

    如星轨般交错的命线倏忽开始运转。

    边家的千金不喜欢男子,产育之后更是对男人厌恶至极,她身边只有复姓北堂的护从随侍,寸步不离,同卧同起。北堂家坐事时此女尚幼,黥其面者心生恻隐,刺在左耳后,方一寸五分,书阔一分半。小小稚女,何罪之有?遂仅刺‘平州托温’四字。她自小就高壮多力,相当生猛,跟边茂松亲如姊妹,古书中常有言‘茑与女萝,施于松柏。未见卿娘,忧心奕奕。’边将军名叫茂松,老家主遂为北堂女取名为‘萝’,又嫌草头轻了,故代之以‘罗’,族布而罗生,取旺盛之意。

    在边茂松产育后的第叁年,北堂罗继而有娠,此前她已有过一儿一女,然而平州环境恶劣,没能养大。这回这个,听说是从营里挑了个戍边的良家子,长得高壮又英俊,身姿挺拔,活泼爱笑,北堂罗跟他有过几回鱼水之欢。原本说只要孩子平安落地,就会跟人婚配结契,给个名份,让他留在府里。但后来边茂松一直拖着,说军务繁忙,只在他的黄册上标记‘未配,有后’,直拖到他服役结束,阁泪汪汪地被发回原籍。

    北堂罗的幼女岑儿跟那个良家子很像,从小浓眉大眼,结结实实。在家戴着大红虎头帽,穿着虎头鞋,坐在凳子上用勺子大口吃饭,啊呜啊呜的,吃着吃着还乐起来,挥着小手拍桌子。边茂松怎么看她怎么爱,去哪儿都带着。

    身为守疆从将,值守任务其实并不重,先于戍楼值宿四日,后在号房值宿两日,空闲六日,以为休沐,轮番接替。大多数时间,边茂松和北堂罗都野马翻山,一去无迹,顺着城防往西南的方向去,研究上哪儿找越冬用的粮食、怎么种地以及如何抓逃兵。

    平州气候恶劣,高山深谷,八月飞雪。托温城地力贫弱,粮食的产量低下,几乎无法满足卫所需求,军士粮饷需令旁近州县运给,损耗颇大,还有地方官员冒支,以至于每到寒冬时节,月粮减少,日粮不给。戍军九月拨发,十月到边,都是娇生惯养、没见过世面的良家子。没血性就不说了,男子又不耐寒,非死则病,非病则逃,毫无实用。见风沙惨烈,饮食不调,就恨不得哭着要娘,赶紧返回原籍,随便找个人家配了,过安稳日子。边茂松的法子也很简单,找个露天地方捆起来,把衣服扒光了,拿驯马的鞭子抽,让其他人在底下看着。一般两顿就能打好,很少有打了叁顿还逃的,假使有人拥有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边茂松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地放他了,但若是叫北堂罗发现,拴在马腹底下捆回来,那跟她可没有关系。

    跟着这两个娘长大,北堂岑自小就野得很。

    她五岁的某一天,边茂松正蹲在地上挖麦草,忽然听见牛叫。抬头一看,是头野牦牛发疯似地狂奔,小岑儿抓着牛角挂在牛背上,咯咯直乐,北堂罗在后头边喊边追,见边茂松还蹲在地上瞪个眼瞅着,急得一个背篓砸过去。八岁的时候,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妮已经能骑马了。两个娘骑着膘肥体壮的枣红大马,带着人去城郊开荒,小岑儿胯着刚出生没多久的枣红小马在后头跟着,手里还抓着麂子肉干。到了十叁岁那年的冬天,城郊的荒地在种过四年麦草之后终于变得适合耕作,干燥的沙砾成了微微湿润的土壤,秋播的糜子收了叁十筐,是托温城里罕见的大丰收。卫所的长官们与军民在城外欢天喜地,见这一片田终于有了收成,也忙不迭要翻地开荒,两个娘喜滋滋地带着人进山,检查之前下的网。

    向阳山坡的树林并不很密,雪地之下是厚厚的落叶,北堂罗正将獭兔从皮套子里摘出来拗断颈子,眼睁睁望着不远处忽而蹿出一头大野猪,将离它最近的卫军拱翻在地。在平州城里靠着山生活,谁都晓得一猪二熊叁老虎,如今气候寒冷,山里的野猪都聚集到向阳的这面山坡来了。军民四散而去,岑儿的小马嘶鸣着往西边跑,北堂罗只听见她害怕地哭着尖叫了一声‘娘’。

    树影重重,风声呼啸,积雪滑落在地,很快与雪毯融成一片。直到天渐渐暗下去,北堂罗提着一盏随时会灭的马灯,扶着树干静立,雪已埋到了膝盖,边茂松捏了捏她的肩膀,将额头抵在她的背上,说‘回去吧。’

    天要黑了,再找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就算是为着盛殓,也得等天亮再说。

    这个孩子还是没能养大,回了边家宅,北堂罗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简直像个死人。边茂松坐在她身边,用热水擦洗她的手脚,给她捏了会儿腿。她勾住边茂松的手腕,枕在她的大腿上,颤着声音叹了一口很长的气。

    二人沉默着等待雪停。一直熬到后半夜,北堂罗下地给小岑儿收拾衣服和玩具。她最喜欢一匹木头小马,从小就攥在手里,马首上的清漆被她抓得亮晶晶的,唯独这天没有带着。她还那么小,来过初潮都没有半年的光景,母神随时会将她召唤回去。不该让她骑马的,更不该带着她进山,北堂罗越想越后悔,捂着脸跪在地上啜泣不止,边茂松拥着她,轻轻摸着她的头发,被烛火烤干的泪痕复又湿润——边峦推门而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妮子的小马受惊,把她掀进雪窟窿里,妮子脸都哭花了,若不是肚子直叫,估计能哭到大夜里。临出门时娘怕她饿,往她怀里揣了一包肉干,小皮囊中灌的是泡了炒糜子的马奶,她吃饱喝足,有点冷静下来,将羽箭深深凿进冻土,抓着箭杆往上爬,一个没攥住就又跌下来,骨碌碌地滚好几圈。等终于够着地面,从雪窟窿里爬出来,一双手上指甲掀了好几枚,掌心也磨破了,满脸都是泥。

    地面上比雪窟窿里冷多了,妮子一出来就被吹得东倒西歪直打哆嗦。一到晚上,山路就好黑,她用小手抹着眼泪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天上的摇光星,迷迷糊糊不晓得走了多久,肚子又开始饿。妮子边走边哭,看见戍楼的火光在东北,懵懂地晓得了身处方向,于是城墙的边沿上摸,穿过两道幽邃又静谧的水闸门,沿着窄窄的小巷往南走,一座青砖厚瓦的大院墙,墙里似有微光。

    妮子已经无力再绕远,沿着院墙摸了半天,找到一个狗洞,趴在地上往里拱。一抬头,看见院中的石桌前坐着个大姐姐。终于见了人,妮子钻出来,抖抖身上的雪,两步跑上前往边峦怀里一趴,抱着他的腰说要喝热水。边峦说没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被如此斩钉截铁地拒绝,妮子难以置信,抬头看他,很不甘心。

    听说罗姨的小女儿丢在山里,这样一夜风雪,定然活不成了。这个小妮子十几岁,狼狈是狼狈了一点,但穿戴得还算齐整,腰上挎着弓,佩着一只涂朱红牌,确是边家的家生奴婢。边峦拿起她的腰牌看了看,忽然有些反应过来,问:你是罗生幺娘,是不是?

    妮子迷朦地点点头。她正讶于这个姐姐的嗓音很不像姐姐,就感到手腕一紧,胳膊被扯得很痛。她只踉跄着跟了两步,边峦就拎着她的腰带将她提起来,一把扛在肩上,阔步走出仪门,往主院的方向去。

    公子的名声在边家十分不好,他是寤生的人疴,脚先从产道出来,差点把将军害死。最初生育的时候,若非是接生婆婆担心损害母体,将军早拿剪子将他搅碎了。后来还是罗娘捧着将军的脸,稳住她的心神,接生婆婆握着公子的两条腿缓缓旋转,找到了合适的位置,硬把他给拽了出来。

    这是个畸形的孩子,身兼女男两具,脸也皱巴巴的,眼睛浮肿,头发精湿,手指甲很长,因为窒息而全身青紫,简直丑得惊人。将军不想看见他,觉得很恶心,几乎是那种跟害喜一样的恶心。当即便大怒,叫人把他生父拖到暖堂外头狠狠打,打到死,又命把他丢在廊檐外,谁都不准管。后来半夜睡醒,听着婴儿啼哭,觉得很烦,又有点不忍,自己偷偷下地把他抱了回来,原本想尝试着给他喂奶,可是刚将他抱在怀里,就顿时嫌恶得不行,于是又掼在床底下,‘咚’一声,惊得北堂罗立马醒了。

    接生婆婆都说寤生的孩子克母且命硬,边茂松深以为然。她甚至没有请乳母,只是叫老长仆找点什么汤水随便喂喂,这个孩子居然也能活,还长得很壮。他一岁多学会叫娘,是那个老长仆教的,边茂松胃里翻江倒海,当即就转身拂袖而去。

    边公子被安排在最角落的冷僻小院居住,下人背地里也说他的闲话,多难听的都有。平时不管他做什么事,好的坏的,边将军都不理。随着他长大,脾气愈发差,每天打骂长仆,刁难下人,虐待小院里的家生子,寒冬腊月叫顶着石头跪着。

    前几个月母子俩刚大吵过一架。人到将军跟前告状,说公子将她十一岁的小男孩儿打得口鼻出血,躺在地上足死了半日,醒来以后唬得什么一样,吃不能吃、睡不能睡。天底下哪有这种道理?都是娘生的,将军的儿是拼死拼活生的,婢子的儿难道是从逼里顺顺当当滑出来的么?将军从墙上摘了马鞭,怒气冲冲地闯进小院,将公子踩在地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抽。公子抱着她的腿不让她走,将军说他生下来就是个乱七八糟的怪东西,想起来就恶心,一脚就把他踢开了。公子披头散发地大吼大叫,说他不是自己想这样出生的,他不奢求做娘的女儿,做儿子也好过不女不男。要怪就怪他那个死爹,他只是想要娘,想见娘,他有什么错?下人的小子辱他,骂他,他凭什么打不得?边将军不仅没有动容,反而觉得这是边峦的新伎俩,就叫小院跟前所有人撤出来,不留一个伺候的,院门也尽封上,留他在里头自己闹,活不起就赶紧替个好人死。

    而今看到边峦冒着雪闯进来,边茂松并没有什么反应,只当他又要发疯,可随即,她就注意到边峦肩头那团火一样的小红袄。

    “母亲,罗姨。”边峦走到跟前,‘扑通’一声跪倒,上身几乎伏在地上,如同献宝一般将这个妮子从肩头摘下,打横举过头顶。

    “岑儿。”北堂罗难以置信地膝行两步,捧住小岑儿冰冷的小脸,她喜极而泣,激动得说不出话,只是哭着发出一些零散的音节,将小岑儿紧紧搂在怀里。

    “娘。”小岑儿已经很累了,在边峦的肩头颠腾了一阵子,被他身上的热气烘着,感到有些晕晕然,“我好冷,肚子好饿。”她抱着北堂罗的颈子撒娇,闭着眼道“娘我跟你说哦,我掉到一个大窟窿里面,一开始吓得哭哭,后来肚子饿了,我就吃了好多好多东西。然后我想呢,好高哦,我要怎么才能爬上去呢?我就用箭凿土…就爬呀爬呀…结果指甲都磕破了,我就又哭了。后来…”她说着说着就犯迷糊,北堂罗抱着她,一边听一边笑,笑着笑着又淌眼泪,捏着北堂岑的小手看,心疼的不行。边茂松命人去打了热水来给她擦洗,听到她说什么雪白色的、长着翅膀的大马,天上有一颗特别亮的星星,不由失笑,蹭了蹭北堂岑的小脸,道“妮子说胡话了。”

    “恐怕是神佑护。”北堂罗抚着她的额头,略略有一点发热,说“母神自有定夺,岑儿的命不该绝。”

    “这么小个孩子,能走回山下,从狗洞钻回家。说没有神明护佑,尊妣显灵,怕是不会有人相信。”边茂松摸着她毛绒绒的发际,对北堂罗说“该是你的母亲在天上指引她的前路。”说罢,边茂松起身,正要去厨房吩咐人做席面的时候,忽然感到衣摆被扽了一下。边峦浑身颤抖地跪在原地,红着眼恳切地望着她,充满期待地唤道“母亲,我呢?母亲…”

    边峦长着张阴柔的脸,然而这几年他的身形愈发像男儿了。他穿着单衣,长发垂落,露出雪白如玉的一张脸,死死盯着边茂松,紧窄的黑瞳瞬也不瞬,几乎要泛出血点。边茂松无法控制对他的厌恶,每每看到边峦,她没办法不去想那双从她两腿间滑出来的小脚,也忘不掉那娇嫩的两瓣肉丘前簇拥着的、被一层赘皮包裹着的男根。

    怎么会?分明是她亲生的孩子,怎么会如此恶心,如此怪异,如此地惹人生厌?

    “母亲。”边峦的声音发抖,爬到她跟前,牵住了她的衣摆,已经卑微的不能再卑微。

    “姐姐。”北堂罗拧眉抬头望着边茂松,以一种几乎责备的目光逼催着她。小罗从来就不讨厌这个孩子,边茂松几次想干脆将边峦打死,都是小罗在旁拦着。很多次,小罗都劝她试一试,哪怕不接触,就是远远地看一眼公子也好,看这十七年来,他出落得如何美丽,早已摆脱了最初的形状。

    确是有个人的模样,衣服一裹,谁也不晓得他是个什么东西。终于,边茂松伸出手,犹疑着悬停在边峦的发顶。她的喉头哽了又哽,相当艰涩地拍了两下边峦的颅顶,将自己的外袍解下,搭在他肩头,随即仓促地收回手,快步离开了。

    再一次望向小岑儿时,边峦的目光犹如绝渡遇舟,暗室逢灯,跪伏在地的身子因为过度的喜悦而抖若筛糠。

    “我尝试过了,但我无法说服你母亲。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可是她受了很大的惊吓,那几乎要了她的命。产后的两年时间里,当初的裂伤没有一天不在折磨她,至今仍然会有反复。”北堂罗轻轻摇晃着小岑儿,这个妮子睡得香甜甜,一副很没心肝的样子。“我今天大悲大喜,精神有些受不了。你能帮我抱抱她吗?就这样,打横抱,托着她的两肋,温柔一点。”罗姨很有些倦了,但她的神情仍然和往常一样。在原地跪坐了半晌,边峦挪过去,将她从罗姨的臂弯里接过来。

    这个妮子是由结实的血肉堆砌而成的,有一点沉,但是骨节都很柔韧,是习武的好底子。她看上去体量很大,可毫无防备地躺在人怀里时却像水一样要流走。这是深受母亲喜爱的孩子,一个完全的女孩儿。她简直像一头小老虎,边峦由衷地感慨,只要有这个妮子在,只要他在这个妮子身边——

    北堂罗和她的女儿在托温城里并不总过得一帆风顺。岑儿曾有一回问母亲,究竟什么是小唱妇?北堂罗没办法给她一个答案。边茂松怒不可遏,眼里火星子直迸,可小罗的黄册和契纸就放在她的书房里,她黥面时还很幼小,耳后的青印随着成长而不断地扩大,以至于难以掩藏。人们当面这样说:罗娘宿卫将军,忠心耿耿,她的幼女十岁就能骑马射箭,前途不可限量,真让人羡慕。

    人们背后这样说:北堂家坐事,不可自赎,女娘都在脸上刺了字,本不可能有出头之日,只因北堂罗争做了边将军的唱妇,幺娘罗生是个小独豹女。

    随着年龄增长,岑儿最终还是明白了唱妇的含义,她也晓得了什么叫独豹女:年老的唱妇叫独豹,她的女儿自然被称为独豹女。

    大概在十五岁时,岑儿逐渐在边将军跟前展现出逾越亲情范畴的忠诚,她的一言一行都是下级军娘面禀长官的样子。尽管边峦很努力地想要维护他母亲与岑儿之间这亲如一家的关系,好让他顺带着进入母亲的视野,但是从善如流素来是岑儿身上珍贵的美德。

    明明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当岑儿提起他的时候,母亲对他的态度总是肯定的,偶尔隔着窗棂遥遥一望,母亲也会客套地问一句他的情况。再给他两年、不,或许都用不上,再给他一年的光景,边峦相信他也能够成为母亲的孩子,他能挽回母亲的心。那是他自诞生便始终渴慕着的东西。他一直梦想着能够伏在母亲的膝头,能够被母亲抚摸着脊背,在一声声‘我儿’的轻唤中安然睡去。

    可为什么?总有人要和他作对。

    岑儿终归还是明白自己是家生的奴婢了。边将军是她的主人,她的上级长官,而不是她的母亲,就连她的母亲都是边将军的奴婢。随后她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打心底里,她其实知道自己是母亲和一个男人生的,但在感情上,她始终将自己当成母亲和边将军的女儿,当成边峦的妹妹。可事实是:她与边峦没有任何关系,她是母亲和一个男人生的,边峦是边将军和另一个男人生的。

    转眼将要及笈的女娘,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和卫军一起扬鞭打马,参与围猎,每月在号房睡十五天的通铺,跟同泽战友们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扛着锄头去翻土开荒。岑儿是在某一天忽然开悟的,回到边家宅以后常住在挨着马棚的下房。那是她成年以后该住的地方,是她在边家真正所处的位置,而她本人也有种相当难得的钝感,十分知足安命,只偶尔有些怅然,摸着自己的木头小马出神。

    托温河尚未结冰冻死时,陆陆续续有西夷部落南下。人数最多的一支大略二百余人,佯装狩猎,实则劫掠。这并不是支悍勇的部落,首领是个老妇,她的左右部烈也其貌不扬,远望上去甚至有点滑稽。可若非有巨大的威胁在后,又怎会惊得这些小部族如鸟兽般四散。

    两位娘忽然忙碌起来,脚不沾地,常不在家。托温城一夜之间变得相当肃杀,有股暴雪天气之前、黑云压城一般的宁静。边峦偶尔会叫岑儿到小院子里去,喊厨房做席面给她吃。

    “你知道监军把我娘的契纸烧掉了么?她的黄册也迁回了原籍。”

    “那不是好事吗?”边峦用小刀削下棒骨的肉,喂到岑儿嘴边。从她十几岁的时候,边峦就这么照顾她了,妮子从小吃饭就嘴急,手还慢。

    “我不晓得算不算。”北堂岑摇头。

    加上边将军抛给娘的叁颗贼首,娘一共砍下十枚首级。虽不能用钱自赎,但可以用军功。北堂岑在戍楼看到母亲的时候,她正袒着上身盘腿而坐,晾着腰侧的刀伤,双臂明晃晃一对錾金臂环,凹凸不平的刻痕中尽是血污。监军在她的背上绣一头斑斓猛虎,虎尾从脖颈延伸至耳后,盖住了黥刑的印记,细密的血珠从浓墨中渗出。北堂岑从未见过母亲这般杀气腾腾的模样。

    母亲将她叫到身前,将臂环摘下来给她,说‘赶明儿将你也赎出来,带你回娘的故土瞧一瞧,给你姥姥上坟扫墓,烧叁炷香。’北堂岑隐约知道娘要去打仗了,她说她也要去,娘疾言厉色地斥责她胡闹,她说她就要去,边将军在母女之间周转不开,遣了两个卫兵将她连拖带拽地轰出戍楼。

    一晃到了八月份,平州已入冬了。闻听托温河对岸有鵽雀南飞,悉坠地而死,皆无头。皇叁女姬洪姱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