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偕鸾帐 > 章节目录 二四、宋珩下乡传圣意北堂杀鸡飨来宾 ρō1
    许国姑姊妹俩在狱中畏罪自裁,吞服鼠药暴亡,许老太太伤心过度,犯了尸厥,大抵是救不回来的。北堂岑缓步徐行,微微侧着头听宋珩说话,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陛下那边说什么了吗?”

    “并没有。大概就这么结案了。听说王姎又得新欢,余下的事情都是两位大人在料理。”

    说话间,行至小径前,宋珩余光瞥见不远处广嗣送生慈姆庙,香火鼎盛,几要踏破门槛。她略微愣怔,道“而今民间也如此盛行拜娘娘么?”苯文將在℗ô18𝒹k.čôм獨傢哽薪槤載 請荍蔵棢圵

    “多是翁公带着女婿来,亲爹领着的少。我最近抽空打听了一下,几乎没有拜成的,十里八乡也都只是听说有男子拜完娘娘以后怀胎了,并没有亲眼见过。大多数还是求母神庇佑家主能平安产育。”红日悬在屋脊之后,北堂岑站定原地,眯着眼看了一会儿,问“子佩怎么想?”

    她现今不大点两个女儿,都是拜娘娘得来的,她怎么想?她对此没有任何想法。

    没有母亲把持的深宅大院;虎视眈眈、各怀鬼胎的几房叔叔;被强行夺去生育能力的身体,她的命途本该随着黎明前的星轨无可挽回地划落,是凶蛮而慈悲的佛多重新给了她生机。男子怀胎是僭神,僭神要付出代价。宫中的两位巫祝来到她府中影堂为小五接生,原本长身玉立、丰容盛鬋的美少年,不过六个月的光影,已经消瘦得脱了相。宋珩原本以为自己会感到愧疚,起码在内心深处有一点点的不安稳,然而她想错了。

    飞薄的刀刃顺着右肋划破小五的肚皮,暴露出其中安睡在羊水里的如同莹莹美玉般的胎儿,那是她的女儿,那一刻她只感到喜悦。巫祝将古树根系般虬结的胎盘从小五的肚腹里剥出来,将这个孩子完整地捧到她的怀里,小五的血已经流干了。刀尖挑破近乎透明的薄膜,温热的液体掺着血丝淌满她赤裸的前襟,巫祝托着她的手,将婴儿连着胎盘的脐带举到她的嘴边,命令道:‘咬。’

    她感到自己像母狮,又或者雌虎,牙尖切开柔韧的血肉,这个孩子终于从男人逼仄而狭小的腹腔中得到彻底的释放,回归母亲的怀抱,放声啼哭。宋珩在那一瞬也为神所感召地落泪。火焰将血腥气熏蒸得发烫,震天的鼓乐声中,她缓缓跪坐在地,托着女儿的后脑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从手肘到掌心,她讶于婴儿的娇小与稚嫩。她用手指勾住女儿的小拳头,在她的胸口亲了又亲。年长的巫祝娘娘身着彩衣,狰狞的凶兽面具覆盖脸孔,佛多通过这沟通天地的巫女将手掌搭在她的发顶,说:

    “母神自有定夺。”

    北堂岑侧过脸去斜睨着宋珩,说这话时,她老神在在,揣着两手微笑,那样子很像只餍足的玉面狐狸。她家里两房小侍是目前北堂岑仅知的拜成娘娘的人,除了朝中的巫祝,只有她亲眼目睹过广嗣送生慈姆的神力。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但是北堂岑生来就有的敏锐直觉告诉她不要多问。

    “好容易来一趟,上家坐坐么?”北堂岑抻了抻背,接着往家走,道“我可以杀只跑山鸡,让内子煲汤给你喝。”

    闻言,宋珩就笑,跟在她后头背着手溜达,说“真有庄稼人的样子,我该叫你罗姐姐了吧?姐姐给我这样的殊荣,却之不恭,小妹就叨扰了?”

    “说起来确是金贵的,本来也没剩几只,不是你来,我真不舍得杀。家不远处挨着那户是杀猪的,她家养个狗,看着也没多大,叁天两头不是咬死野猫,就是上我家后院咬死活禽。小死狗儿,我两回想捉它,差点把老腰都闪了。”北堂岑‘啧’一声,忿忿道“改天我也弄一只卫犬来养。”

    当年汗王溃败,缴获一批随军羁留在圣城的獒犬与马匹,都被定王带回了关内。宋珩见过西北的大獒,骨骼沉重魁梧,肌肉有力,身躯极宽,勇敢却温顺,驯良又敏锐,攻击性极强。当时仅仅相看了一眼,她觉得这种西北獒的神态像极了岑姐,她真的应该养一只,带在身边想来怪有意思。见宋珩脸上笑么丝儿的,不是什么好笑,北堂岑不晓得她在想什么,但也没有问。

    二人沿着小径慢慢行,很快望见了北堂岑买的小杂院。不大,两扇柴门,前头是花圃,架子上乱七八糟地爬了些冬瓜藤,两边地里是萝卜缨,院子背阴的地方种一排玉簪花树。鸡鸭圈在后院,靠着井边放了一把大铲,看上去沉且锋利,宋珩不晓得是做什么用的,只觉得像兵刃,不由想象它被北堂攥在手里的样子,恐怕两下就能把人脑袋削下来。沉吟半天,宋珩还是忍不住地发问,北堂岑瞥了一眼,只道寻常,说铲鸡屎。

    “子佩自便,喝碗粗茶,随处看看。”北堂岑抬手示意竹烟泡茶,自己转身进了后院。茉莉花的高碎抓满把,放进大壶里用热水冲开,就喝这么一浇,相当杀口。宋珩靠在圈椅里叹气,望着院内晴光明媚,岑姐现在这个小日子过得,还怪叫人羡慕的咧。

    没有一会儿功夫,院子里头叮哐五四一阵声响,鸡毛乱飞。

    所谓鸡杀喉,鸭杀头,北堂岑抓了只五斤多的野鸡,将喉咙上的毛择去了,菜刀握在手里,顺着脖子横剖一刀,肥壮壮的小东西在她手里只挣了两下,很快就不动了。

    武妇对于屠宰有着相当的经验。杀鸡的这一刀不能割得太深,以免割破嗉囊,导致其中未消化的食物倒流,也不能割得太浅,不然死得太慢,备受折磨。北堂岑倒提着鸡脚放血,就在院落的一角站着,血淅淅沥沥地滴在土壤里。宋珩端着茶碗看她杀,面上仍然是和善的笑意。经过庖厨的分隔与酱色的掩盖,生命的底色仍然血腥。竹烟在一旁瞧着宋大人,倏忽有些不寒而栗。

    “开水。”边峦提着一只热气腾腾的木桶,搁在厨房门口。待放得不那么烫了,北堂岑将野鸡脑袋朝下地泡进去,没过一会儿又拎起来调个儿,说“就在桶里拔吧。”

    “竹烟。”边峦抱着胳膊朝屋里看,一歪脑袋,说,“来。”

    竹烟是从小在定王府长大的,后来去大将军府的湖园伺候,平日里做的都是端茶送水、铺床迭被的活儿。跟着出来这么一趟,什么上锅抹灶、烫水拔毛全学会了。北堂岑洗过手进屋,在上首坐了,自己倒茶。宋珩同她说了点许家的大体情况,两位国姑身上都背着人命,这么多年,贪了不少钱,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从银杏庄流过去的,给事娘沉孟沉光宪已借着这次机会将皇庄勘报上疏今上,建议还田于民。

    “那么陛下的意思呢?官地变民地是君恩浩荡不错,但若是徒有其名、蚕绩蟹匡,只恐怕会失信于民。”

    “当年设立皇庄时,定有庄头瞒报自肥,金姓的娘们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这便算了,旧事不好追究。而今陛下令耕作十年以上的佃户留置田地,不需备价购买,恐怕庄头也不会甘心,仍是要私吞自留的。若是查出来,就是欺君。”宋珩在脖子上比划了两下,笑道“再不容情了。”

    “话是这么说,你先叫大司农把吃进去的油水吐点出来与下面人分,不然这些夹在中间的庄头怨声载道,我不好做。”北堂岑揉着额角,沉吟片刻,截然道“我会从中央军与北军中抽调军禁尉,作为绣衣使者前往庄子里复查,重新丈量田地,清点佃户,与地亩册核对。我想陛下应该已经给金老太太提过醒了,你再替我找她一回,告诉老太太,让她通知家里早做准备,把金姓管事的摘出来。若是她家里真有那跟庄头沆瀣一气,要钱不要命的,待我查出来就晚了。”

    岑姐孑然一身,没有亲族,没有门楣,并不像其他上有老下有小的卿娘,会出于无奈徇私。今上将此事交给岑姐就已经表明决心与态度了,金老太太是先帝的乳母,久在宫闱,她不会不晓得轻重。宋珩应下,拱手道一声是。

    听着厨房里有动静,是边峦喊了,语气已经很急,她再不去,恐要跟她嚷嚷。北堂岑可不敢惹他,悻悻起身,去厨房端鸡汤,竹烟在外抹扫桌子,搬来条凳,支开窗户,摆放碗筷。

    “岑姐和姐夫感情如此深厚,伉俪情深,倒像一户山野人家,平凡妻夫。”宋珩不需要谦让,已经自己落座,她根本就不打算帮忙,岑姐手里托的那口大砂锅看上去真的很重,不是她能搬动的东西。

    “谁说不是,当年若是不来京师,就这么过一辈子倒快,稀里糊涂的。”北堂岑笑着将砂锅放下,竹烟又捧出一甑白饭,两碗甜芋粥。“内子的手艺不行,食材却都新鲜。子佩请。”她比了个手势,宋珩已在盛汤,毫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