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偕鸾帐 > 章节目录 十九、寂夜长锡林诉肺腑寒露重北堂哀自身
    主屋里连一盏小灯都没有,雪胎和梅婴在自己屋子里做针线,青阳院的气氛相当低靡。

    北堂岑并没有惊动他两个,悄悄走到房门边,从正打盹儿的执莲手里顺走了马灯,进了屋子。她抬手撩开珠帘,行至榻前,挂上一侧床帷子,轻声问道“睡了么?”

    昏黄的烛火照得屋内相当逼仄,齐寅呼吸声一滞,将眼睁开,朦朦胧胧地瞧见些许光晕。他并没有拨开蒙在脸上的被子,只是伸手去摸索北堂岑,问“家主怎么这会儿来了也不叫个人?不是说腿上的伤发了吗?”

    他的鼻音很重,是正在哭。“你没吃晚饭,是我选的地方不好。早先太医来放过血,又敷了药,腿好些了,来瞧瞧你。”北堂岑把马灯放在一边,将两手探进被窝里,撩开齐寅身上的中裾,将他腰身一掐,惊道“瘦得哪里还有一点模样了?”说罢又往上摸,不过几天的光景,两侧肋骨已历历可数。

    “不是的,这几天我实在没有精力,都没有问问你,府里大小事务也都搁置了。”齐寅摁了她的手,说“别摸了,怪凉的。我起了,你先别看我。”

    “府里长史拿着岁禄,不能不管我。给你留了饭,你一会儿记得吃。”她俯下身,隔着被子在齐寅的身上摸,发现他是蜷着的,姿势就像母亲胞宫里的胎儿。“外头把话传得难听,你不要去听。”她用被子将齐寅裹起来,把右腿盘上床,弯着身搂他,轻声道“皇上的差使,你姐姐不能不做。你母父嘛,凑活着过,十几二十年也都过来了,如今不过了,自然是有别的原因在。至于旁的那些风言风语,你就更不需要放在心上了。”

    “你怎么还肯来看我?”齐寅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哭腔“这几天我一直在等着你休我。”

    “说的什么话?我休你做什么?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北堂岑有些愕然地搡了搡他,“嗯?锡林,怎说的?锡林。”

    被子鼓动了一下,是齐寅在里头翻身。他扶住了北堂岑的膝盖,枕着她腿面道“你有夫有子,你和边峦才是一家子。我是太皇指给你的,不是你喜欢的。而且我父亲耽于党争,他最初把我配给你,只是帮族中姊妹投石问路,想让姐姐有些助力。我知道你很烦这些事。”沉吟片刻,齐寅道“你原本就是要和他婚配结契的。既是先配,又有公子,我情愿让他做哥哥。”

    此前齐寅所有的眼泪都是为了这句话而流的,他并非不爱北堂岑,他担心北堂岑不爱他。若是他不将大房的位子让给边峦,他怕北堂岑在夫儿跟前难做,从而觉得他不识好歹,与他父亲如出一辙,从此越来越嫌恶,那么这个家便要被他给弄散了。可是这句话说出来,他的心焉能不痛呢?自北堂岑揭下他的盖头,对他说了第一句话,他对北堂岑就全部改观了,那时他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是这个人的了,也正因如此,齐寅才对她原郡前夫耿耿于怀。

    齐寅是从那一刻开始感到委屈的。如果他对北堂岑并不怀有一点爱,那么他就认他的命,是做棋子还是做鳏夫,他也就都不在意了。

    “他若做了哥哥,还有谁管得了他那脾气?这几天在外头,若不是我盯着,那田姓的家仆早叫他捅死几个来回了。”北堂岑闻言失笑,觉得齐寅这话真是不晓得利害。她将被子轻轻拽下来,露出齐寅一双红肿的眼,被烛光照应得俨如千年琥珀。北堂岑遽然有些愣住了,收住了笑。迟语的孩子若再不会哭闹,便是母亲也不晓得他的冷热。她道“锡林的性子实在傲,我的态度不庄重了。”

    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锡林从来都是矜贵自持的,起码在心痛发作的前一秒依旧如是。在亲眼目睹北堂岑如寻常一般的神情,听见她温和的语气之后,齐寅的情绪剧烈如潮,他很少如此主动地投进北堂岑怀中,毋宁说他今晚才将自己的心彻底交出去。

    “早些时候被伤到了,是不是?”北堂岑用手背蹭他的脸颊“从小盼着配个有德行的卿娘,盼着妻夫美满,但是没能如愿。郡公把家里的意愿强加在你身上,兰芳卿娘管不了,我也没有什么省悟。你的心里苦,是不是?”

    齐寅埋在她怀里,两手紧紧搂着北堂岑的后背,被压抑了多年的委屈杀了个叁回马。北堂岑看不见的地方,齐寅吃过的苦头还要更多。

    听说齐寅很小的时候,兰芳卿娘把着他的手,一笔一划教他写字。从前人都说他写得十分好,他也很爱写,可后来太皇看了,觉得不喜,说精神见于翰墨之表,齐家的风骨养出了高傲的心气儿,可是这一手敲金折玉的好字得是娘们写才是好,儿郎写来倒不好,不是能旺姎妇的格局,令他从此都改。函谷郡公说这是小事,让他不要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关内侯有那样大的家业给他操持,何必记挂着这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不放。这是北堂岑前几日在官署衙门和娄总署闲聊时候听说的。

    “彼时我初来京师,想远离党争,不愿站队,故而将锡林刻意疏远。直到拜倒太皇门下,才懂得我是她老人家一把好刀,借放在大姑姐那里。”北堂岑轻轻摇晃着他“是我之过,我之过矣。我明白你的心里苦。”

    可她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齐寅怎会怪她?听闻有人家刻意磋磨虐待权贵之子以显清高,最后大都是不了了之,无可奈何,北堂并没有那么做,她甚至都没说过一句重话。齐寅安静地淌眼泪,搂着北堂岑的颈子不肯松手,在她脸上爱重地摸,像是很久没见一般,拇指抹过她唇边岁月深凿的细瘦纹路,问道“你为什么能明白?我一直以为你不明白。”

    “我其实比锡林想得要细心一些。”北堂岑将这个问题含糊地带了过去。

    年轻时她黄门驯马以娱太皇。西北人对驯马很有一套,马与马的驯法也不尽相同。战马要用鞭子抽,跑马要用声色吓,驮马要用苦活熬,然而所有方式最终都不可挽回地走向同一个终端:将人的意志强加给马。北堂岑是个深谙此道的武妇,只不过她并不想像函谷郡公那样以爱人之名对齐寅施以迎头痛击。

    人和马的习性大抵都相仿,吃的苦头足够了,也就熨贴了。从前的阔海亲王不也是这么对待她的吗?只不过人的记性差,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若再没有坚定的自我,就会像锡林此刻这般作茧自缚、自讨苦吃。与其图未就之功,倒不如保已成之业,悔既往之失,亦要防将来之非。京师并不是全然不好,起码北堂岑也学了些道理。

    “起来吃些东西,明天我叫太医来给你看看。”北堂岑在齐寅的后背上拍,安慰道“府里乱糟糟的,我已让边峦去处置了,正好抬他,立一立威。你的性子太好。明日一早他估计要打骂人,届时你别出去,省得见了血,再把你吓着。”说着,将被子掀开了,从衣架子上随手摸了件锦袍,给齐寅披在肩上。

    “他的性子太不好。”齐寅起身时,北堂岑伸手要搀,她出门不带手杖,斜着身子站。齐寅忽然笑了一声,复又想起当年人家边峦和家主是患难与共的妻夫,可自己这两天陷在情绪里,都没有把分内事情做好,有些自责,遂叫人进来点灯,烧水来他梳洗。

    “我轻易不放他,也怕他将人殴死。可这种时候,不下重手怎么行?外头人说你的话,我下午在家都听见了,还有没有些规矩了?”北堂岑弯着腰拾地上的马灯,转身时候看见齐寅推开房门,迎着霜似的明亮月色晾着满头青丝,地上投映他一截孑然的长影。不论他的性子如何多愁,端得是弘润通长,而今双目明朗,是人则超越劫浊。他骨子里跟他母亲一样,是个好事的文人。

    “彼时你是陷陈营的都尉。”齐寅转过身,缕金丝的云雁细锦袍将他衬得脸色莹白,眼眶与唇珠胭脂了一片,倒是好看。北堂岑自然料到这一出,齐寅的心肠千回百转,最终还是会绕回她身上。

    “我都看见了,你就那么爱他?都爱到了肉里。”

    先前见不得边峦,听不得他的事,是因为齐寅疑心北堂岑的心里只有前夫,没有他,再加上接连出事,他觉得自己不被在乎,恨不得大病一场。而今知道北堂岑对他是很有情谊的,心里不怕了,却有些免不了吃味儿。齐寅的性格像他的母父,从来一心求好,凡事都想争一个‘最’字,常常迷在里头。

    那天早上家主和先生没有吵架,不知怎么回事,一顿饭吃完以后就谁都不理谁了。妻夫之间可能确是有些默契的,雪胎梅婴两个体会不到,他二人在西厢扶着门瞧着,见家主来了,也不敢进去打扰。听先生要热水,遂叫引灯端进去,让执莲递茶。未过一会儿,瞧见家主亲自阖了半扇门。

    “我有多爱他?你说我听听。”

    齐寅洗漱过了,正敷面膏,他用惯的是平南香的,北堂岑喜欢这个气味。她在齐寅身后站着,把着他的颈子叫他抬头,从镜子里瞧他,道“该磨了。”

    “你不回来,我都懒怠照镜,有什么好磨的?”

    北堂岑‘啧’一声,说“我这才几天没回?”将他头发捋到一边肩头,接着逼问“倒说我听听,我有多爱他?”

    光线昏暗,先生的皮肤呈现一种相当肉欲的色泽,执莲不好意思看,红着脸扭头拽着引灯出去了。

    “这我不好说,是怎么把四方铜牌烧得红了,烙在人家肋下。”齐寅的手从她衣摆里探进去,在她胸甲上拨弄,动作轻微,有些痒,身上酥酥的,北堂岑的心情不坏,遂由着他。未几,又听他道“还在人家的下腹烧香痕,这辈子是非你不可了。”

    不得不说,齐寅的心肠很好,他总是会为别人考虑。北堂岑伏在齐寅肩头,在他颈子上亲。齐寅仰着头轻轻喘气,间隙时问了一句‘为什么’。他的衣衫刚穿好,北堂岑又拨开了,手顺着前胸抚摸下去,揿住他的腰,答非所问“我的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