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死于未来,尸体腐烂于十五年前的午后》 > 章节目录 雷暴齐鸣(吞)
    无他,只因为他一声招呼都不打,很突然地将自己的阴茎整个插进了你的嘴里。

    他插得很深,甚至顶到了咽喉,让你忍不住想吐。咽喉和口腔的柔软,让他欲罢不能,你开始挺动他的腰胯,在你的口腔里横冲直撞。他的动作很大,时不时碰到你的下巴,让你眼中的水珠愈加多。

    好痛,好难受。

    下巴很痛,整块骨头上的神经源源不断地像大脑诉说着苦痛;疼痛让你的胸膛都好像涨了起来,让你肺部充满空气,却不能呼吸;你的喉咙因为他捅得太深不断抽搐,干呕。你早已泪流满面,疼痛让你的耳边响起了鸣音。甚至盖过了娄崈望重重的喘息声。

    你的食道都跟着在抽搐,口水被堵着流不出去,也咽不下去,合着越来越浓的腥气在口腔里四处涂抹,到处肆虐。

    你的大脑嗡嗡的,疼痛到了一定的阈值,你觉得你的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耳朵也只剩下令人难受的耳鸣了。

    不知道娄崈望最后冲刺了多少下,总之他狠狠地塞进了你的嘴里,破开你的咽喉,在你的口腔里喷射着气味浓重的液体。

    你本能地不想吞咽,可是他用长戟堵住了去路,还捏着你的后颈威胁你,“咽下去。漏出来一点,就让你的下巴脱臼一辈子。”

    好恶心,好恶心。好讨厌,好讨厌。

    黏糊糊的液体像是爆开一样,糊在嘴里,喉咙里。它们紧紧地抓着口腔的内壁,不知道是你不想咽,还是它们抓得太牢,一时半会居然没有全部消失。

    忍着恶心,你强迫着自己的喉咙咽下带有腥气的液体。可是胃在翻涌,大脑在恶心,好痛苦,好难。

    你咽下去了。他的性器还没有软。你的意识被痛苦折磨得溃散,你难以呼吸,因为缺氧,你的视线慢慢被数不清的黑色鳞片覆盖。你在合上眼睛的前一刻,你还清晰地感觉得到,他的性器还在你的嘴里冲撞,你的下巴,很疼很疼,你好想吐。

    ...  ...

    “不吃东西?”娄崈望拿着钢笔,在文件上落笔。管家婆在一旁站着,回了话,“她不是不吃。是...  ...是吃了,就吐得一干二净。”

    娄崈望不看管家婆,眼神还在文件上移动,“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

    娄崈望笑了,“那就告诉阿金,他会知道我的意思的。”

    管家婆应了,转身就走。谁知娄崈望远远地叫住了她,管家婆连忙转身,对上了娄崈望笑吟吟的表情,他已经放下了钢笔,双手交叉,放在面前,“告诉阿金,对那小子温柔一点。”

    连续叁天,你都没有正常吃下饭。无他,时至现在,你仍觉得有一团泛着腥味的粘稠的絮状液体堵在你的喉咙,让你食不下咽。一想到要进食,你的胃就会抽搐,你会打嗝,你会想吐。

    雪白的米饭泛着光泽,但你含在嘴里,咀嚼成汤,你的喉咙都在抵抗着下咽。

    没吃还吐,将你折磨得够呛。你难受得眼眶发红,浑身都没有力气。

    你躺在床上,想要休息。你根本睡不着,胃酸在你的胃里、食道里作祟,喉咙和食道火辣辣的疼,让你根本入不了眠。

    “醒着吗?”

    娄崈望的声音忽然在你耳边响起,将你吓了一跳。你睁开眼睛,看到是他,吓得想要坐起来,却被自己笨重的身体拖累,挣扎了一番,仍在原地。

    娄崈望笑了一声,脸色又转为可怜,他用手背贴上你消瘦许多的脸蛋,上下滑动。“哎呀呀,不吃饭。连跑的力气都没有,真可怜啊!”

    你恶狠狠地瞪他,你连说话的声音都很小,“难道这其中没有你的错吗?”

    娄崈望听了,颇意外地挑了眉,他笑着,贴近了你,“怎么会是我的错呢?不想吃饭的人是你,又不是我。相反,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好好吃饭,好好活下去的。我的一片真心,你可明白?”

    你听了他的话,不屑,你转过头去,不想搭理他。

    “现在你想吃饭吗?想的话,我喂你。”

    娄崈望在你脑后问着你,你果断拒绝了,“多谢您的好意。”

    “好吧。”你听到娄崈望惋惜地开了口,接下来,你的身子腾了空,你被吓了一跳,就要挣扎。你挣扎的动作很小,娄崈望稳稳地将你抱在怀里,他笑看你挣扎,等你停下,喘气时,他对你说:“如果你见了一个人之后还不想吃的话,那就继续听你的。”

    谁?见谁?

    连着几天挨饿,你的脑袋早就不清醒了,全身的机能都用在了维持生命上,更别说分出一些精力,调出思绪去整理、思考问题。

    其实不用思考也会知晓答案的,娄崈望将你抱到了花园里。你的眼睛难以适应强光,泛出了泪花。“看看,这是谁。”

    谁?等你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你睁开了眼睛。花园里站着叁个穿着背心的大汉,这么凉的天,难为他们了。

    他们围着一个人,是谁?

    那人的眼睛被蒙上了,系着黑色的布,耳朵也被罩住了。只露出了一个下巴和一张嘴。

    你觉得很眼熟,是谁?

    是谁呢?是谁呢。

    是。

    陈祺汕!

    看清了那个人是谁之后,你怒不可遏,你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就对上了娄崈望戏谑的目光。

    你想问他:你怎么敢。

    可是你想到你自己的处境,你知道,他敢。他很敢。

    被他抓到,逃出生天难如登天。你崩溃了,眼泪不断往外流着,你捶打着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不可以这样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娄崈望重复了一遍你的话,然后蹭了蹭你的额头,“因为,我想让你好好吃饭,好好活着。”

    “你放了他。你放了他好不好,你放了他,我就吃。”

    “事到如今,娃娃还是不了解我呢。”娄崈望叹了一口气,他抬起头,给了那些人一个眼神,“动手吧。”

    那些人听到娄崈望的指令,立刻开始了动作。打到肉身的闷响在你后边传来,你猛地回过头去,你看见陈祺汕不知道被大汉中的谁踹倒,此刻他正佝偻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紧紧地咬着唇。

    大汉还在对陈祺汕拳打脚踢,陈祺汕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可是他的唇角早已慢慢溢出鲜红的鲜血。你大叫着,“不要再打他了!不要再打他了!”

    大汉并不听你的话,他们的动作还没有停下。他们踢着陈祺汕,其中一个还拎起了陈祺汕的衣领,一拳打中了陈祺汕的胸口。这一拳,打的陈祺汕松开了嘴唇,一口鲜血就这样喷涌了出来。

    那一瞬间,你明明隔了很远,你却感觉那口鲜血吐到了你的胸口,流进了你的心间。浓重的血腥味被风送到你的鼻尖,霸道地闯进你的大脑,搅乱你的所有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