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藤蔓(1V1校园) > 章节目录 礼物
    郁金香的花语:博爱体贴、聪颖能干以及永久的爱

    肥沃的土壤,充足的养分,新鲜的空气及其他都是养护郁金香的必要条件,尽管这些条件都具备,但世界上再也种植不出第二朵金色的郁金香。

    她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

    语文课,班主任在讲台上随机抽人翻译文言文,谢晚晚成功躲过后开始不安分起来,她的八卦之心再也按捺不住了,由于程夕越身体原因,她们的聊天形式基本就是写纸条,传纸条。

    这种在老师眼皮底下偷偷摸摸摸写纸条的行为,换平时一定很刺激,但现在谢晚晚没那个感觉,只觉心疼和惋惜。

    好好的人怎么会变成哑巴,老天爷知道自己做干什么吗?

    “你认识盛却啊,你和他是什么关系?男女朋友,青梅竹马还是老同学?”

    主动给人送牛奶,绝对关系匪浅。

    程夕越时刻关注教学动态,见老师没注意到这边,她写,

    “都不是,他的爸爸是我舅舅,我们是亲属关系。”

    可能因为盛却只比她大了几个月,叫表哥实在别扭,她写不出来。

    谢晚晚努力控制音量,前排的同学还是听见了那声国粹“卧槽”。

    “你没骗我吧,我得缓缓。”

    班主任警告似的瞟过来,程夕越正襟危坐,谢晚晚诧异到把书碰到地板上。

    “事情有些特殊,找时间我再和你讲吧。”

    她也有点意外,盛却在学校貌似很受欢迎,来学校不到一星期,她总是能在某个地点,某个时间听到他的名字,班上的女生甚至公然送过他情书,这都是她听说的,她没亲眼见过。

    字还没写完,老师的粉笔头率先擦过谢晚晚脑门。

    惹得她“哎呦”一声。

    作为班主任,难免有内分泌失调的时候,虽然他是个男的。

    “三”

    “二”

    “一”

    谢晚晚预见性地倒数起来,程夕越不解。

    果然,康健老师开始吹胡子瞪眼,指桑骂槐道。

    “该哎呦的是我好不好,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整天找人说闲话,我特地安排程夕越做你旁边,你照样死性不改,高考考得不是嘴皮子功夫!”

    他匀了一口气,继续摊开骂,“你看看你们,都高二下学期了,还有几个月就高三了,还是这副鬼样子,别以为你们能考到这里就一定能考上大学,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连屈原的《离骚》都背不连贯,你们不是为我读书,是为了自己……”

    哔哩吧啦的,谢晚晚努努嘴,得儿,正儿八经的的语文课又被他搞成批斗大会,附加心灵鸡汤的灌输。

    程夕越没理他,低头做笔记。

    有时候说不了话也挺好的,毕竟说话也是一门深奥的艺术。

    她学不好的。

    最后一节课,程夕越发现自己忘记带家门钥匙了,思来想去,打算在盛却的教学楼下等他,然后和他一起回去。

    西城中学实行错峰放学制,理科班的学生需要在班上等待十分钟。

    程夕越站在楼底。

    天空布满金粉色晚霞,清风徐徐,惬意万分。

    另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儿:周五没有晚自习!

    好心情搭配好天气,double  kill。

    等着等着,视线内出现俩道身影,一男一女。

    他刚到楼下,有名瘦小的女生急匆匆地小跑上前挡住他,盛却敛眉停下,倒不是嫌烦,只是他看见程夕越了,想快一点到她身边。

    “盛同学,这是我给你的礼物,那个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女生脸红道,断句不太连贯。

    文科班的同学几乎走光了,下来的大多是些男生。

    熙熙攘攘的,还吵,聒噪的很。

    这种表白场面对他们而言司空见惯,何况对方是盛却,随意地扫了下,笑嘻嘻地你推我,我推你从他们旁边经过。

    也有些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拐偏了位置,险些撞到他对面的女生

    盛却伸出右手拦住他的腰腹,及时避免了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女生脸变得更红了,心里有点雀跃。

    殊不知,这只是他的本能反应,而且他看得出来那个男生是故意要撞她的,那个角度方向很容易碰到她的胸部。

    男生说了句抱歉,灰溜溜地跑了。

    程夕越感慨,难怪盛却招人喜欢,谦逊有礼不说,心思也格外细腻。

    盛却正要开口拒绝,宋之衍鬼鬼祟祟地从身后冒出头。

    宋之衍笑眯眯地看向女生手里的爱心礼盒。

    粉红色,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里面装得是巧克力。

    他哈哈大笑道,“我们盛却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同学你还是拿回家给弟弟妹妹吃吧。”

    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程夕越感到很奇怪,奇怪盛却怎么会交到那么与他格格不入的朋友,无论性格还是气质,这个姓宋的超级像一只花蝴蝶,动不动就扑粉,认识第一天,他就自来熟地喊她表妹。

    叫得又亲又欢,差点怀疑自己认错亲戚了。

    盛却也挺无奈,但习惯了,随宋之衍胡闹。

    “不好意思,比起认识我,我更希望你多认识一些书里的英雄伟人。”盛却推拒道。

    宋之衍捂嘴偷笑,他理解的意思就是,嗯,吃饱饭就多看看书,别净想一些情情爱爱的事。

    不愧是爱学习的盛却,一如既往地发挥稳定。

    上上个他怎么回复得来着。

    好像是:“如果你的零花钱很多的话,我建议你去书店买几本五三来刷。”

    全名《五年模拟,三年高考》

    他当时又在旁边,笑得前俯后仰,那人送的是一双名牌球鞋,价格不菲。

    盛却还蛮会看菜下菜碟的嘞。

    宋之衍平时的笑料,有一半来源于盛却的激励性言语拒绝。

    女生不但没有放弃,反而直接把礼物塞到他怀里,飞快地说了句,“谢谢你,我以后会好好学习的。”

    争取离他再近一点点。

    接着,女生溜之大吉。

    “都怪你太优秀了。”宋之衍语重心长道,“这东西你不会要扔吧,很伤人的,人家的一片心意唉。”

    “那给你。”陈述句。

    不等他的反应,盛却立刻丢给了他。

    我勒个去,敢情他是“垃圾桶”啊!

    宋之衍不高兴地跟上。

    盛却走到程夕越身边,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忘带钥匙了吗?”

    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别的。

    公寓离学校只有几百米远,程夕越先放学就直接回去了,从来没等过他。

    程夕越小幅度地点点头,表情看上去有点闷闷不乐。

    “谁欺负你了吗?”盛却担忧地问。

    她抓紧书包两边的带子摇头表示,“没人欺负我。”

    “嗯,那就好。”

    他偏头问宋之衍,“乔新书呢。”

    哦,终于想起他来了,天天就知道关心表妹,他打篮球被水瓶砸到脑门,也没见他安慰一句,重亲轻友的家伙!

    “她啊,今天声乐考核,还在多媒体教室唱歌呢。”宋之衍瞧了眼时间,“我得去接她了,你们先走吧。”

    迈了几步,他抱着盒子回头大喊,“表妹,下次来我家玩啊!”

    程夕越:“……”

    声音极其欠扁,盛却瞪了他两眼。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的傍晚,他们一起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