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藤蔓(1V1校园) > 章节目录 红痕
    上天总爱开一些天马行空的玩笑,他都认,可这次的玩笑貌似超出了盛却的心理承受范围。

    春梦里的意淫对象莫名其妙变成了他的表妹,梦里的他们做了不止一次,对盛却来说,这和形式强奸没什么区别。

    狗血吧。

    程夕越梳了条斜辫,未施粉黛,眉眼干净,温柔感扑面而来。

    她穿着白色的及膝长裙,身姿优越,水晶吊灯投出的明亮光线明明是打在她身上的,晃的却是他的眼。

    一道刑,横亘在道德和欲望之间,只一眼,盛却觉得世界都在摇晃,海洋平面在匀速下沉,狂风巨浪马上就要将他淹没。

    震惊之余,是强装淡定的偷偷看她的裙摆,也只敢看她的裙摆。

    质感轻薄的布料有意无意地掠过纤细的脚踝,那里似乎缺少了点东西。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红痕

    梦里,盛却的手曾紧紧地攥着这个脆弱的地方,不留情面的将陷入恐惧之中的少女拖到身下,慢条斯理地剥落她的里三层外三层。

    衣服里的细腻肌肤他也曾一寸寸地抚摸过,柔软的私密部位被他肆意地怜爱过,回想起当时的触感,只叫他喉咙发烫。

    所以他的世界末日真的来临了吗。

    容音走上前拉起程夕越的手,笑容温和,连伤感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兮兮是你小名吧,阿姨以后就叫你兮兮可以吗,你长得和你妈妈一样漂亮,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刚找到女儿的盛千就爱听这种恭维话,她介绍道,“这是你…舅妈,后面的两个是她儿子,你表哥和表弟。”

    换作平时,她都懒得施舍容音一个眼神,有钱人心高气傲,哪会瞧得上市井出生的普通人。

    连盛却在她心里同样低人一等。

    因此,她自动把盛却和容音归为一类,就像个装饰挂件,摆顺眼就行。

    盛却早就习惯这一家子的傲世轻物,他现在就只有庆幸,好在,陪他来的不是生母关清,否则,不等这顿丰盛的年夜饭上桌,她先嫉妒的把桌给掀翻了。

    谁也别想好过。

    程夕越乖巧地点头问好,看到盛却的那一刻她也有点震惊。

    西城是座繁华的大都市,四通八达,人满为患,往返经过学校的公交车都有几十辆,怎么偏偏是他。

    盛却长得太过醒目,简直让她一眼难忘。

    有时候溜神发呆的间隙,那日雪下的梦幻场景仿佛历历在目,尤其是他略显慌张,手足无措的小动作。

    还挺可爱的。

    家里的长辈赶在开饭前陆续到达,饭桌上围坐大大小小的人,一片和睦喜悦。

    这种笑脸相迎的场合,盛却永远把自己当成局外人,默默地坐在最后头,努力降低存在感。

    弟弟盛然硬要挨在他旁边,劝都劝不走。

    程夕越坐在他对面,每每四目相对,率先败下阵来的都是他。

    盛却如坐针毡,五分钟不到,度过的却是漫长的世纪。

    煎熬无比,却不能逃。

    随着话题的展开,长辈们开始攀谈。

    “要我说,兮兮这病就应该去国外治,我已经联系好国外的专家了,过完初七我就带她走。”说话的人是盛千。

    奶奶听了直皱眉,“我看你是糊涂了,也不看看你女儿是个什么情况  ,从小就颠沛流离,举目无亲,你还想带她去国外,国外的生活她能适应吗?”

    “她想要的是安定,不是跟你们夫妻两口东跑西跑  ,兮越目前还在上学,转学的手续你们来得及办嘛。”

    砸钱没什么办不了的,盛千不敢驳。

    盛千夫妻三年前就移民美国,找到女儿是计划之外的事,回国匆忙,什么都没准备妥当。

    “那您要我怎么办,亭亭还在美国,我们没办法长时间在国内逗留,况且我们的事业中心都在那,一时半会叫我如何权衡。”

    她口中的亭亭是他们后面生的小女儿,一个被宠坏的娇气公主。

    没找到程夕越之前,他们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亭亭的出生相当于是爱的寄托,为了缓解失去女儿的痛苦以及弥补亏欠。

    “夕越肯定是要留在盛家的,国内又不是没有治这种病厉害的医生,你哥随随便便都能找到。”

    老太太的言外之意旁人或许听不懂,盛千一听就懂。

    她苦涩一笑。

    程夕越用纯净如水的目光看着她,水光潋滟里含满了复杂。

    盛千几近哽咽,可身不由己,别无他法。

    程夕越全程低头,碗里的米饭被筷子戳的稀巴烂。

    心情差到极点,甚至倒胃口。

    这里的每个人,他们的一言一语就可以轻易决定她的人生轨道,她的感受和想法根本不值一提。

    况且她连口都开不了,最简单的“不”字发音于她而言是天大的难事。

    穿再美的衣服,吃再贵的食物又有什么用呢。

    她能改变自身的处境吗?

    答案是,她没有权利更没有资格。

    一旦踏入盛家的专有领地。

    面前的黑色铁门,笼子里飞不出的金丝雀,炫目的宝石金银。

    即是糖衣炮弹,更是枷锁。

    气氛逐渐降到冰点,老太太的脸色铁青,她一向专横跋扈,连丈夫和儿子都忌惮她,谁要是敢忤逆,谁就得付出惨重代价。

    这场闹剧盛却尽收眼里,包括程夕越的反应。

    他沉默地垂眼,心中酝酿着什么。

    随即,盛然拍着桌子大叫,“我不要吃这个,哥哥啊!”

    他讨厌吃海鲜,这是全家都清楚的事,为什么哥哥忽然变得这么笨,记忆比他还差。

    盛却面无表情地把海虾夹回到自己碗里。

    弟弟还是一脸不开心。

    他太小了,辨不出场上的低气压,闹出那么大动静,全家齐刷刷地看过来,他还在屁颠屁颠地傻笑。

    容音深深地看了盛却一眼。

    “国外还是别去的好,要我说,干脆替兮兮转个学,西城中学的教育资源比西城一中好很多,转过来对她的学习只有利没有弊,适宜的环境更有助于病情的恢复,我和盛义也可以隔三差五的帮帮忙。”

    容音建议道,说话的过程中她暗暗地观察了每个人的表情。

    盛义插话附和,“容音说的对,我给盛却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子,索性让兮兮一起搬过去,兄妹两个也有个照应,至于请医生的事,你放心,我一定给兮兮找最好的。”

    良久,盛千莞尔,算是同意了。

    如果把兮兮放在老太太眼皮子底下养,她都不敢想象女儿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

    老太太那也成功松口。

    只要呆在姓盛的地方,程夕越哪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