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与校园男神共梦后 > 章节目录 chapter030干柴烈火的性爱日
    周六,苏糖随意吃了点早餐,拿起背包准备出门。陈佳芳追上来,往她书包里塞进两瓶牛奶,交代道:“记得把牛奶给沉唯,人家总是照顾你,你也要知道感恩。”

    “好。”

    苏糖背着两瓶牛奶上了公交,坐出两站,便看到路边小巷口那辆低调的黑色小车。她刚下车,身后一轻,背包被人从后拎住。

    裴逸取下她的背包,上了车,把备好的早餐拿出来。

    苏糖:“我出门前刚吃过。”

    裴逸顿了下,随即把早餐袋放到一边,情绪似一点没受到影响,眼中反而跃跃越试:“我们去水上乐园?嗯哼,”他清清嗓子,“我有个朋友,刚送的票,可以走VIP,不用排队。”

    “裴逸。”苏糖叫住他。

    裴逸眸星暗下去,苏糖应该是不想和他去人多的地方约会吧,说不定会碰上班里或学校的人。他真是昏了头,怎么没考虑到这点。

    一股淡淡的甜香靠近他,女孩子特有的柔软声线缓缓传入他耳廓。

    “去你家,我想和你做。”

    裴逸喉骨滚动,嗓子骤然发干,身体里的烟花轰然炸响。

    砰!

    房门被缠抱拥吻的人一下撞开。

    裴逸将苏糖抵到墙角,胡乱扯开对方的衣摆,急切用抚摸感受彼此的体温,两人身体紧贴。

    裴逸吻着她,大手探到下面,剥开她的裤子,内裤也只拨到一边。小穴里早就湿得不像样了,滴答淌到地上。须臾,捞起她一条腿,上翘的阴茎毫不犹豫操进去。“嗯。”苏糖胀得想要呼吸,可这狗东西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唇舌缠着她逗弄,下面也被他堵住。

    裴逸把住她的胯骨,腰身又重又狠地挺动。苏糖上下两张嘴都被他死死操上了,手勾在他脖颈上无助抓挠,随着裴逸一下比一下深,他冷白的皮肤上迅速渗出丝丝红痕。

    苏糖仰起长颈,细声急促喘息。

    裴逸舔过她细白的颈,嘬吸她的耳垂:“老婆,你的小逼好紧,我的鸡巴都快被你咬断了。”

    粗长的柱身在穴里来回进出几十下,苏糖脑子都空了,哪里能管他说什么,随手抓了他一把:“你烦人。”

    “不喜欢我了?”

    他坏笑着问,忽然拔出阴茎,钳住她的手强制握住。那根东西滚烫发硬,上面裹满两人交欢的黏液,滑溜溜的,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苏糖小穴失去堵塞,喷出的蜜水登时浸湿地板。

    “混蛋啊你~”快要登到顶峰,却被人摁住,哪都在痒,只是软绵绵的呻吟不知能威胁到谁。

    “宝贝,叫我一声,”裴逸诱哄着,阴茎在她手中抽插,“乖,宝贝,梦里怎么叫我?”

    “裴逸,裴逸,”苏糖埋首在他肩窝,受不住这狗东西的折磨,“操我。”

    狗东西立刻丢失理智,把自己的阴茎插到她身体里。连着几下深顶,肏得苏糖身体软得不住往下。

    “啊,太快了,啊啊~”

    她喷出的蜜水浇在龟头上,阴茎在她小穴里弹了弹,蓦地拔出来射到她小腹上。苏糖高潮后,人还懵,狗东西便拿着半软的玩意儿在她小腹磨蹭。他的鸡巴靠近她就能硬,当下二话不说就从小肉缝挤到甬道里。

    她被整个抱起,身上的衣服鞋袜一件件甩飞,不知去向。裴逸只顾着揉她的奶子,含她的小舌,底下肏着她的穴往房间走,才不管门口糜烂成什么样。

    苏糖多看一眼,地上一滩黏糊水渍,墙上还有射上去的白灼。如此淫靡的画面,看得人脸红心跳。

    可惜狗东西偏不把她放在床上,而是抱到落地镜前,让她的握住冰冷的镜框,从后插进去。

    “老婆,你被我操的样子好美。”

    苏糖无力掀眸,巨大落地镜里,她似只鲜薄出的嫩笋,两团奶白的乳球在裴逸手里捏得积压变形。底下的三角区,介于成熟和稚嫩间,满是少女的纯欲。

    少年昂扬的阴茎在她腿心若隐若现,随着他每一次深入,小腹便凸起出奇异的形状。

    而被少年肏到高潮的女孩,双眼迷离,脸颊布满潮红,娇媚得模样和平时截然迥异。

    下巴被人掐住,强行掰过去接吻,苏糖感觉自己正在被裴逸迷奸。小穴里已经中了他的毒瘾,只想被他用力地,狠狠地肏。

    “裴逸,”她神志不清开口,“我好想你。”

    裴逸受不住她半点软话,猛地一下撞到底,苏糖手臂一软,两团莹白的乳压到镜面上,一下被压扁了。

    镜面登时变得雾茫茫的,乳球和镜面,随着裴逸的顶撞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上头留下扭曲的痕迹。

    身后的大狼狗贪婪啃咬女孩单薄的蝴蝶骨,手掐住她的胯骨,往上拎起。看到她娇嫩可怜的贝肉红红的,肿肿的,已是饱受他摧残。可他停不下来,这样美好的地方,任何男生看了都会忍不住想蹂躏她,把她的小逼操烂。

    “啊,”苏糖趴在镜子上,双脚悬空,撅着屁股被人干,浑身早就没了劲儿,“裴,啊啊,裴逸,去,床上  啊!”

    “那宝贝数数我一共操了宝贝多少下,嗯?”

    他狗性子最会恃宠生娇,苏糖稍微表达点留恋,立马嘚瑟起来。

    苏糖气都快喘不匀了:“你给我过去,啊!混蛋!”

    “我的鸡巴更混蛋。”裴逸整根性器拔出,再故意整根撞入。来回几下,把身前的女孩插得嗓子快叫哑。豆大的汗珠从他头发和额角滑下来,落到苏糖背脊的美人沟。他拔出发硬的性器,将一滩白灼喷到她美人沟里。

    苏糖后背被浇湿,头发也被淋得湿哒哒的。还没等她庆幸自己可以休息会,狗东西的鸡巴紧紧逼进来。

    “嗯,好深,你出去,啊!”

    不过三周没做,裴逸对她的渴望和初次相比,急剧增加。还放肆得很,这回彻底不装乖狗狗了。

    “宝贝咬这么紧,我怎么出去?”

    苏糖双腿打着抖索,底下流出一股热意。

    是尿。

    太坏了。她浑身战栗着,手臂酸软,双腿失去控制,前后摆动。除了乖乖被裴逸操到爽,一点反抗都做不了。

    苏糖想骂他都没力气了,谁让自己挑的狗东西,一旦上瘾就发疯,定要吃到饱胀,真打算把她操烂呢!

    她唇齿间呻吟着,抬起软绵无力的后颈,偏脸睨他:“老公~”

    狗子怔愕,连自己的鸡巴都忘了在哪,他傻愣愣问:“你,你叫我什么?”

    说着,他星眸闪动,自己不可置信失声一笑,假作镇定说:“老婆,我没听见,你在叫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