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与校园男神共梦后 > 章节目录 chapter026戳破
    聚会散场,值日的人负责将教室收拾干净。苏糖也是今天的值日生,等大家拿垃圾下楼,她挨个检查完窗户,摁灭了教室的灯。

    手摸到门把,身后靠近一抹温热,不等她叫出声,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唇将她扯到怀里。

    啪。

    她的手反撑在讲台上,鼻尖登时嗅到一股熟悉的洗衣液清香。

    “裴逸,你疯了!”这个点,随时有保安上楼检查。裴逸的身体紧贴着她,湿热的呼吸不断喷洒到她耳后。

    “疯了吗?或许是,”裴逸哑声自问自答,“苏糖,我错了,不该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些梦境,更不该那样对你。对不起,你不要选别人,好不好?”

    裴逸突如其来的自白让苏糖愕然,里面的信息量给她带来无与伦比的震撼。她一向还算平稳的情绪迅速崩裂,着急用手去推他的胸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赶紧放开我。”

    裴逸贴得更近了些,手撑在两侧,将她夹在自己和讲台间。

    “你撒谎,”裴逸声音颤了颤,“你买的睡裙,我的衣服,还有你大腿的红痣。那些东西,除了我,世界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苏糖脑子懵了,此刻完全确定裴逸这是知道了梦境的事。她张口结舌,本就不善辩论的口舌,更是没用。

    裴逸见她不否认,一丝丝甜意浮上心头:“我也记得那些,梦境里的一切我都记得。”

    “记得又怎样?”苏糖浅声反问。

    裴逸声音放轻:“你说过的,只喜欢我,只会要我一个。苏糖,我也只属于你。”

    苏糖失笑一声:“你的‘属于’,就是不断换女友,不断和人上床?”

    “我付过钱了。”

    话音未落,啪地声脆响,裴逸的脸被打得偏了过去,有点发懵。

    苏糖冷冷盯着他:“恶心。”

    她推开裴逸,没走两步,被人从后拦腰抱住。

    “不是你想得那样,”裴逸收紧手臂,“我没碰过她们。”

    在失眠的日夜里,他疯狂思念梦里人,于是开始在身边找寻梦中人的影子。有的人发型像,有的人背影像,有的人走路的感觉像。于是他花钱,让她们一整夜的保持同一种感觉,同一种动作。

    她们要得很简单,裴逸用点钱和时间就能解决,根本费不了多少心思。

    有些女生受不了整晚保持同样的动作,拿了钱就走。有些能坚持久一点,直到受不了他的吹毛求疵。

    不过往往要不了多久,裴逸就能区别两者的不同。

    仿品,始终都是仿品。

    直到梦里的人变成苏糖,一切好像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梦里的人分明是妩媚娇艳,热情如火,现实的苏糖却冷淡反感他。他似乎从不曾将苏糖当做仿品看待,甚至不会生出既然不像,那就丢掉的念头。

    那些恶劣的态度,像是对着最亲密的,最在乎的人使出的孩子气。一切都是在诉说自己的委屈,为什么看不到我,为什么讨厌我,为什么要对别人好而不是对我好。

    心底滋生的嫉妒,让他跟小孩子砸东西发疯引起注意一样。可当时的他没认清,不肯承认自己在乎一个讨厌自己的人,还试图强行要她。

    这些恶劣的行径让苏糖对他的反感和厌恶愈来愈重,他一面不在乎,一面心底快要委屈嫉妒地爆炸了。

    于是他迫不及待出国治疗,赌气找更多的仿品,似乎在向苏糖示威:看吧,除了你,我找谁都可以。

    错得越来越离谱。

    事实是,什么狗屁治疗,什么新仿品,在回来看到苏糖后,立刻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她可以不是最初的模糊梦里人,可以不是深爱他只爱他的“苏糖”。

    他想要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她。

    “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做这种事,”裴逸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我以后会改,苏糖,我。”

    “好了,”苏糖打断他,“都是梦而已,不要混入现实。”

    “苏糖,你怎么能当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裴逸觉得喉头有些堵。

    “对我而言,那就仅仅是场梦。天一亮,梦就会醒。梦里的一切,没有任何意义。”

    “没有意义?”裴逸脑袋低垂,久久沉默。

    苏糖淡声:“就这样算了,行吗?”

    裴逸:“......”

    苏糖催促他:“松手。”

    “老婆。”后头的人闷声含糊喊。

    苏糖怔住:“你。”

    “老婆。”含糊的声音渐渐清晰。

    “裴逸,别这样叫。”

    “老婆。”

    “你住嘴。”

    “老婆。”

    苏糖在他怀里转身,见他一脸委屈巴巴,狐狸眼里水光流转,像要哭了。

    “你不想原谅我,是不是?那惩罚我吧,”他眼睛眨也不眨凝视苏糖,“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

    苏糖仍是不说话,他涩声说:“玩弄我,践踏我,做只要你能感到快乐的事。不要讨厌我,离我那么远。”

    苏糖对上他的视线:“那你让我走。”

    裴逸神情破碎,她是真得不想和自己有任何瓜葛。看着苏糖的手,一点点从他指间滑走。

    苏糖走到门边,脚尖一凝,转过身。

    “裴逸,我有个条件。”

    垂着的脑袋倏地立起来。

    “不能告诉任何人。”

    他呼吸都忘了。

    “不能就,唔。”

    眼前黑影一闪,腰让只有力的手臂圈住,剩下的话被这个吻全部堵了回去。

    ……

    中午十二点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