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SAD的年上嗨爽中短集合 > 章节目录 SweetArchitect·10
    何南几乎没有从潘逾口中听到过这个“看”字。

    他已坐在潘逾的床上,自己脱掉了上衣,替对方也脱去那件帅气的卫衣,里面果然还是衬衫。卧室很暖,潘逾的窗帘大概一年四季都是拉着的,但室内仍是白天的亮度,他可以看清潘逾面上的细纹,略显瘦削的躯干,极白的肤色,还有他腰侧的伤疤。

    “车祸。”在何南问出口之前,潘逾解释了,“这里的,后背的,还有后脑也有,压迫了神经,所以才瞎了。我竟然一直没跟你说。”

    他话说得云淡风轻,却令听的人不由得心酸。那时他的父母应该已经不在了,一个天之骄子独自从大千世界,退缩回一片漆黑的故乡,城还是记忆中那座城,但人生已物是人非。缅怀双亲的悲怆大概还没有平复,他就要重新学习在黑暗中独自生活。

    何南凑近他,要去抱住他,“没关系,以后多跟我说,我想听你说说。”

    “下次再说这个,现在,”潘逾直起身来,伸出双手触向何南的脸,然后双手捧着,倾身向他,“让我……”

    “看你……”他将吻落在了何南的额上,双手托着他的面颊,指腹描绘着他的眉骨、眼帘、耳廓、鼻尖,仔细地触碰他脸上的每一点细节、每一寸肌理。然后,他的吻也随之下滑,从何南的眼角,一路吻向他嘴边,然后落在了肩头。

    潘逾用他的吻,细细地触碰着何南的身体,不错过任何一处,以舌尖感受着他的锁骨轮廓、皮肤线条,还有他随呼吸起起伏伏的胸膛。

    “你很美……”潘逾将整个手掌都覆盖在何南的肩膀上,揉着捏着,用他的手指去丈量何南的身躯,在每一个让何南颤栗的位置温和地停留。

    这就是他看自己的方式吗?何南的呼吸急促起来,沉溺入他的接触和亲吻之中,半阖双眼,缓缓放松自己的身体,任由他全身上下所有的脆弱和敏感,都在潘逾的探索之下展露无遗。

    “你真美,我能看见你。”潘逾喃喃着将他按向被褥之间,脑袋埋在他胸前,用脸颊去蹭他的胸腹,粗重的气息呼在了他的小腹上,“你有一点……肉乎乎的。”

    何南忍不住上扬嘴角,微笑着哼哼了几声,在潘逾终于吻在他胯骨上时发出一声叹息。

    “你比我高,腿比我长,腰比我细,长得比我好看多了。”潘逾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何南的勃起,仿佛把玩珍奇摆件一般,轻柔地抚摸磨蹭着。

    “哈……”何南猛地喘气,闭上眼任触觉充盈头脑,与潘逾同步品味着这一刻的失明。

    “你……”潘逾终究不是个擅长夸人的人,这么几句下来已经词穷,只能一边亲吻他的胯间,一边呢喃着朴素的情话,“你在我的眼中。我看见你……”

    何南心中一阵酸软,他坐起身来,反客为主地将潘逾抱起,用尽全力去吻他。直到年长者也气喘吁吁,粗糙的手指抓在了他的腰上,再难控制的力度说明了他的急切难耐。何南搂住了他,两具同样赤裸的心胸彼此紧贴,“让我来……”随后,何南坐到了潘逾的腿上。

    潘逾仰卧着,从窗帘缝隙溜进来的阳光,正好打在他胸膛上。他抬手去摸床头柜上摆着的东西,何南目光追随他的动作,这才发现他早就准备好了安全用品。

    “……你一个人去超市买这种东西?”何南一边撕开包装,将安全套给潘逾戴上,一边笑着问他。

    “在便利店买的。”潘逾也微笑起来,“反正我看不见,像你们年轻人说的,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何南发出几声可爱的笑声,然后一手撑在潘逾的胸上,另一手绕到身后,扶着潘逾的勃起,自己缓缓坐了下去。

    这感觉很不同。他以前从来没有和何鑫堂用过这样的姿势,毕竟对何鑫堂来说,最重要的是他的侧脸。现在的节奏由何南自己掌控,潘逾没有催促他,只是一边牵着他的手,一边扶着他的腰侧,喘着气,让他自己慢慢地向下,直到他紧致的后穴被寸寸顶开,又层层包裹上来。

    “疼吗?”潘逾开口仍是先关心他。

    时隔半年,再度被填满的滋味让何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才想起来潘逾看不见。于是他稍微向下俯身,主动去吻潘逾的嘴角,“不疼。”

    他能看见潘逾喉结轻微的上下滚动,似是在忍耐着什么。但潘逾始终没有更激动的动作,只是抱住了何南的腰,手掌抚摸着他的腰窝和脊背,“我担心我的,我,我这副样子……把握不好,会弄伤你。”

    “不会的。”何南忽然一阵鼻酸,原来被担心、被照顾,在床上被体贴对待的滋味,是这样的吗?“这些人,你都没有和别人……吗?”

    潘逾苦笑了一下:“有谁会和我这样的……”

    “我会。”何南又吻了吻他的眼角。潘逾的睫毛止不住地颤动起来。何南抬起自己的身体,将一只手向后撑在潘逾的大腿上,然后开始摇晃起腰胯。

    “嗯……”潘逾轻叹着握住何南的腰,在黑暗中,体会着情人柔软身躯在自己身上起伏的滋味。怀中的年轻人是那么地有活力和坦率,灼热潮湿之处紧紧覆盖在自己的欲望之上,撸动摩擦的节奏越来越快,他的身体似是在吮吸和索取着自己的汹涌情绪。

    何南逐渐放肆起来,扭动着腰肢,一边猛喘,一边用潘逾的性器操弄自己,一次又一次将整根坐入到底,令自己的全勃反复甩动拍打在潘逾的小腹之上,渗出的粘液滴在彼此腹间。

    潘逾一手捏着他的一侧臀,使劲按压出指痕,另一手在他的胯下摸索,好不容易握住了他的那根,温柔地套弄着。

    “Hugo……呃——”何南发出几声略带压抑的喘息,然后朝前倾身去,双手撑住潘逾的肩头,抖臀的动作忽然变得又重又深,“别,别碰……”

    潘逾立刻松开握住他的那只手,改成双手都掰着他的臀瓣,抓握住他的大腿,然后兀自向上挺腰,狠狠地往深处操去,“舒服吗?”

    这一刻,何南清楚看见了,潘逾的双眼之中,竟然重现光彩。潘逾的眸光闪烁得如同恢复了视力,神采奕奕,专注而痴迷地看着自己。

    潘逾的眼中,清晰可见的,是何南自己的倒影。

    他的眼中只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只看着自己,看到的就是自己,不是任何回忆,而是一个全神贯注、此时此刻、全心全意、唯一的何南。

    “啊——”何南哭了出来,他的腿根一阵发颤,小腹收紧至极,后穴绞住不放。

    潘逾在用英文低声咒骂些什么,他听不清楚,只听见自己忽然拔高的甜蜜呻吟。潘逾的性器如上了发条一般在他的股间反复进出,他再也坚持不住,被潘逾操射了出来。

    高潮后的绚烂快感令他更加放浪地扭动身躯,直到潘逾大吼一声,一个挺身抱住了他,随后,他体内的异物终于软下。

    之后,他们继续亲吻,彼此都没有闭上眼睛。空气中的情欲,逐渐被温柔的爱所替代。

    后来,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在家里的各处角落都收拾出了空位,让何南可以放他的东西。

    太阳下山之后,他们又做了一次,夜里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何南睁眼时,潘逾已经依照他自己的作息习惯起床了。何南听见外面有音乐声。

    他光着脚,随便披着潘逾的一件衬衫,走出卧室。只见潘逾坐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晒着太阳。

    何南朝他走去,途中扫了一眼正在外放音乐的手机,屏幕上滚动着歌曲名字——“Every  Single  Little  Piece”。

    在歌声中,他坐到了潘逾腿边的地板上,然后轻轻将脑袋靠在了潘逾的膝头。潘逾立刻便伸出手臂来,搂住了他。

    “And  if  we  run  into  trouble  know  I  won't  disappear

    While  you've  been  spinning  in  circles  I've  been  standing  right  here

    Ooh  but  here  I  am”

    小平从角落里走了过来,也在何南腿上趴下。何南抱住了懒洋洋的小平。

    很快,歌声渐停。麻雀的叽喳和远处的车流声取代了音乐。

    “今天想喝什么咖啡?”何南稍微抬起头,微笑着问潘逾。

    *文章中出现的两首歌曲都出自英国女歌手Emeli  Sandé的专辑《Long  Live  The  Angels》

    ————————————————————

    篇章叁完结~

    下章是古风君臣,直男风流皇帝攻x半养子深情小将军受,敬请期待~

    ps整个短篇集结束后会有这一对CP的追加番外,想看的小伙伴记得留意